rvufl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 老祖宗在天有靈 txt-第880章 天哪!我的寶貝女兒懷的不是麒麟兒,而是圖騰聖子啊!沃日分享-iba17

老祖宗在天有靈
小說推薦老祖宗在天有靈
圣母娘娘,修为星耀级天门后期的高手,实力不可谓不强。
她的肉身被天门滋养多年,里面自成乾坤,而其怀孕的腹胎里,更是浩瀚如宇宙大地,飘散浩浩渺渺的长生之气,还有先天氤氲紫气。
加之,她是金鳞部落大祭司的小女儿,备受宠爱,身份尊贵,在养胎期间不知服用了多少镇族级神药。
这是外人不能想象的。
所以,她的腹胎中堪比绝顶洞天福地。
爱,需要说出来
此刻。
柳五海,柳六海,还有自称是投胎第八世的逼王陈北玄小屁孩,三人各自盘坐三个地方,开始修炼了起来。
“我们三人,都要尽最大努力,在娘胎里把修为和实力提升到最强,等出生的那一刻,咱们惊爆所有人的眼珠子!”
“没错!要的就是这种效果,等大家震惊的时候,我们收获‘震惊之意’,运转开天辟地装比神功,绝对会再次修为大涨!”
“吆西,搜嘎!本逼王已经有些迫不及待了!”
三人互相鼓励,很明显,最后一句话是小屁孩说的。
柳五海和柳六海,修炼的是老祖宗传授的古修士炼体神功。
这是门功法,是老祖宗为肉身锤炼和开辟天门而创,如果是炼体十八式是外功,那么,这门古修士炼体神功就是内功。
“呼呼~”
柳六海盘膝而坐,修炼古修士炼体神功,身边响起了急促的风声,一道又一道的先天氤氲紫气被他吸收过来,没入他的身体。
他的肉身发光,明亮如神灯,气血都在一起增强。
远处,逼王陈北玄看见了,一阵吃惊,眼珠子不由瞪圆了。
“我擦,这是什么功法?这么强!!”
便在此时。
另一个地方,发出了阵阵海啸般的声音,漫天先天氤氲紫气,都被席卷了过去。
逼王陈北玄一惊,急忙看去,发现是柳五海在修炼。
他的声势,比柳六海更加恐怖,整个人像一轮大日在燃烧。
先天氤氲紫气将他包围,形成了一个紫色大茧,他身上的气息在轰鸣,像奔雷一样,肉身急速蜕变,气息在迅速增强。
“握草!”
壹品道門 第九天命
“握了一根芨芨草!”
“大哥不愧是大哥,太牛批了!”
陈北玄震撼的眼珠子都掉地上了,自认为柳五海修炼的一定是另一门高深的神功。
看了柳五海和柳六海良久,他一阵后悔。
早知道刚才就应该用自己的《开天辟地装比神功》换取这样的神功,而不是换取《太古炼体十八式》了。
星际之炼器萌仙
直觉告诉他,两位大哥此刻修炼的神功,绝对比太古炼体十八式好得多。
“罢了,先修炼炼体十八式吧!”
“只要能把我身体里的毒素排出去,我未必不能赶上他们二人。”
陈北玄叹息一声,当即开始修炼。
他摆开架子,嘴里“哼哈”有声的练了起来。
炼体十八式,曾经是柳家族人的炼体之术,后来被老祖宗改良后,更加精妙绝伦。
陈北玄修炼了片刻,身上开始有肌肉块出现,筋骨齐鸣,气血沸腾,肉身发出道道璀璨的神光。
陈北玄敏感的察觉到了这一幕,眸光闪烁匪夷所思之色。
道魂 我是杜修言
“这门功法……不简单啊!”
他心中满是震撼,急忙再次修炼起来。
虚空中,一道又一道的先天氤氲紫气被他吸收过来,融入血肉之中。
柳五海,柳六海,以及陈北玄三人,在从胎膜里出来的时候,便已经都是长生天了。
如今,三人再次修炼,在先天氤氲紫气的温养下,肉身迅速蜕变,变强。
——————
尤其是柳五海。
异梦集 狮子丸
他的反应最剧烈,仿佛金属钠掉入水里了一般,身上又是发光,又是响起噼里啪啦的爆炸声。
那是气血迸发,肉身力量在鼓震。
先天之气,太珍稀了,更别说先天氤氲紫气了。
如今,在这股气息下,柳五海的肉身不断颤动,轰鸣,肉身身上,开始有一道隐约的门户在闪烁。
这道门户,门框的颜色呈现紫金色,中间是血金色,看起来无比华丽、高贵。
这扇门户还未完全成型,如今只露出了一角。
但纵然如此,一股无上尊贵的王者气息已经开始弥漫了出来,浩浩荡荡,在原地掀起飓风。
威压轰鸣,不可抵挡。
一刹那间,远处修炼的柳六海和陈北玄就被掀飞了出去。
女总裁爱上我
二人清醒过来,却被柳五海身上的威压给压制的无法起身,只能撅着小白屁屁趴在地上,满脸都是惊惧之色。
“发生了什么?!”
“怎么回事?!”
柳六海惊呼,满脸慌乱之色。
陈北玄见多识广,毕竟当年曾差点晋级王者,他一眼就看出了柳五海身上的玄妙,不由大惊失色的道:“沃日!大哥开天门了,而且一开就是王者级天门啊!”
“啥?!就他?!他也能开天门?!还开王者级天门?!”柳六海眼珠子掉地上了,又惊又不可置信。
步步错红尘 一纸轻寒
正在这时。
远处,柳五海的身上,开始发光,而他的背后,隐约出现了一道古老的天门。
这道天门,模糊而梦幻,从时空长河里而来,越来越清晰,紫金色门槛夹杂着一丝血金色,弥漫着尊贵无上的威压气息。
“真的是王者级天门啊!”陈北玄惊呼,感叹,嫉妒的眼睛都红了,羡慕的鸡儿发紫。
柳六海的醋坛子都翻了,他咬着牙,红着眼,紫着鸡儿,心中狂吼:“肯定是老祖宗给五海吃独食了,否则五海不可能比我牛批这么多……”
事实上,老祖宗的确没有给柳五海吃独食。
柳五海的强,是自始至终。
当年在柳氏神山上,他们众人一起修炼成了老祖宗法相,每个人的头顶上都顶着一尊老祖宗,互相斗图论武。
结果,柳五海一个人横扫了他们所有人。
那时候,柳五海的强大就已经崭露头角。
后来,柳五海寿元干涸而死,却被老祖宗引灵带入了青铜古棺中,亲自调教,传道,还给他开辟了一个洪荒大世界,让他在那里立下道庭讲道。
柳五海历经了生死大恐怖,一辈子是光棍,不知女人味,心思纯真无暇,没有柳涛的城府和算计,没有柳六海的弯弯绕绕,也没有柳大海的顾虑重重,他一切唯心。
柳涛等人,在修炼之初,修炼的是老祖宗之道和孝之道,可到了后来,渐渐又修炼了其他道。
而柳五海,自始至终,只修炼老祖宗之道和孝之道。
他不强,谁强?!
这一刻,柳五海盘坐在地,在天门紫金色神光的衬托下,他仿佛一尊古老的圣贤,宝相庄严,神圣无比。
柳六海和陈北玄不由得生出跪拜朝圣之心。
这就是王者级天门的可怕之处。
但柳六海和陈北玄二人,也非常人,他们立刻咬舌头清醒过来,目光骇然。
望着虚空中,浩浩荡荡的先天氤氲紫气,全被柳五海一个吸收,用来形成天门,柳六海和陈北玄满脸心疼。
然而,先天氤氲紫气被吸收殆尽,可柳五海身后的王者级天门,依旧未曾真正凝实,显化。
天门依旧在时空长河中飘荡,因为柳五海的能量不足了。
这能量,就是先天氤氲紫气。
可是,娘胎空间,先天氤氲紫气就那么多,柳五海已经吸收完。
霎时间。
柳五海身后的天门,又有隐去的征兆。
陈北玄见状脸色一变,惊呼道:“不好,大哥晋级有失败的风险!”
“失败了会怎样?”
“失败了就和我当年一样,形神俱灭!王者级天门可不像普通天门那样啊……”
柳六海闻言,脸色大变,眼中满是焦急之色。
远处,柳五海也感受到了自身的危机,但他无可奈何,只能全力吸收腹胎里所有的能量,维持天门不溃散。
一个即将出世的王者吸收能量,是多么的恐怖,腹胎空间,一下子被吸成了黑洞,塌陷成片,如同宇宙末日一般。
“啊,救命啊二哥!”
陈北玄大叫一声,扑到了柳六海的怀里。
“别怕,有二哥呢!”柳六海抱住了陈北玄。
这是极为辣眼睛的一幕。
两个光着腚的小屁孩,唧唧甩啊甩的,却抱在一块。
……
外界。
金鳞部落的祭祀活动结束,用变异怪始祖和诸多镇族级神药,熬炼了一炉绝世大药神液,送予在场的诸多大佬品尝。
天香国色
众人喝了大药神液,一个个浑身发光,气血沸腾,不由赞叹有加。
虚空中的坐席上,九个王者级部落还有一些特邀的强者,也都向金鳞部落的大祭司投以亲和的目光,并传音会与金鳞部落永世结好,互不侵犯。
但就在这时。
下方广场上,轿子里,圣母娘娘忽然发出了一声痛苦的大叫声。
这声音,突然了,让刚给圣母娘娘喝了一碗大药神液的御龙使吓得的面色一变。
知道的人,明白自己给圣母娘娘喝的是大药神液,不知道的,还以为自己动了手脚,给圣母娘娘喝了堕胎药呢。
“啊~啊~啊——!”
轿子里,圣母娘娘的痛苦的叫声,越发的凄惨,仿佛在经历剧痛折磨。
虚空坐席上,大祭司脸色一变,急忙一个闪烁,出现在了轿子旁,掀开轿帘一看,不由脸色大变。
只见自己的宝贝女儿的腹部,在不断的撕裂,出现了蛛网般的裂痕,似乎下一刻,女儿的腹部就要爆开一般。
“发生了什么事?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敌人算计吗?”
大祭司爆吼,身上杀意惊动整个金鳞部落,金鳞部落迅速吹响了戒备的号角。
“嘟——”
号角声传遍四方,一批批金鳞部落的金甲卫士,哗啦啦出动了,包围了整个金鳞城广场,同时又大阵禁制开启,隔绝虚空。
长乐夜未央 mi米
广场上,无数人茫然,惊慌一片。
人群中。
老村长和黑子等人,也察觉了空气中弥漫的肃杀之气。
“前辈,是有人算计金鳞部落的圣母娘娘吗?”
老村长眸光深邃,道:“不是没有可能啊!”
“不过,刀祖既然算出金鳞部落会出生图腾圣子,想来不会有太大的问题,放心吧!”
黑子点头。
而旁边。
大野牛怪杨守安也注意到了场中的变化。
尤其是圣母娘娘腹痛,这让杨守安一阵紧张。
“族长和五长老,可别被流产了啊!”
杨守安心中念叨。
而虚空中,那些大势力却一个个眸光闪烁,互相在悄悄地传音……
“银鳞部落,是你们的人在暗中出手吗?”
“狗屁!铜鳞部落,小心祸从嘴出,再者说,金鳞部落的圣母娘娘,虽然腹胎看起来不凡,但最多就是个麒麟儿。”
“有一说一,区区麒麟儿,值得我们出手的交恶金鳞部落吗?”
“我们在座的哪个部落里,没有几个麒麟儿?!”
“哼!不管你们怎么想,但我们血鳞部落和金鳞部落时代交好,金鳞部落圣母娘娘的肚子里的这个麒麟儿,已经和我们血鳞部落的圣女指腹为婚。”
“如果有人想要捣乱,别怪我们血鳞部落不给面子!”
……
虚空中的大佬,互相猜忌,都以为是他们中有人对金鳞部落的圣母娘娘出手暗算。
尤其是血鳞部落,十大王者级部落里综合排名第六的存在,一位浑身血色鳞片的老者,目光凛然的扫视四方,满眼煞气。
金鳞部落综合实力排名前三,他们血鳞部落好不容易和金鳞部落谈下了这等联姻美事,如果此番金鳞部落圣母娘娘肚子里的麒麟儿出了意外,他们血鳞部落也损失巨大。
两个大部落联姻,尤其是王者级部落的联姻,牵扯的利益太多了。
广场上。
金鳞部落的大祭司看着女儿剧痛的样子,心中无比焦急,他悬空运转神力,窥探女儿的腹部,想看看胎儿如何。
结果,一股极强的力量反弹出来,将他直接震飞了。
“握草!这是什么力量?!”
大祭司震惊,飞了回来,满脸都是不可思议。
刚才那一刹那,以他星耀级天门后期力量,竟然刚一接触就被震飞,这简直不能想象。
女儿的肚子里,到底怀了什么?!
真的是麒麟儿吗?!
他心中浮现了一个让他不敢想象的念头,却不能肯定,于是再次小心翼翼的窥探,同时,有部分神念在他的神力中流淌。
结果,他看到了令他激动到爆炸的一幕。
女儿的腹部空间里,隐约有一个婴儿在盘坐,宝相庄严,身后流淌时空之河,时空之河中,一座古老的天门若隐若现。
那天门,门框呈现紫金色,里面还有一丝血金色,弥漫着无上高贵威严之气,让他的星耀级天门都一阵颤抖,发出了敬畏而惶恐的低鸣声。
“什么样的天门,能让自己星耀级天门颤抖和敬畏?!”
“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
大祭司的激动的鸡儿都爆炸了,浑身颤抖。
“王者级天门!肯定是王者级天门!”
“天哪!我的宝贝女儿,怀的不是麒麟儿,而是图腾圣子啊!沃日!”
“我未来将有一个王者的孙子,哈哈哈,老夫这辈子到底走了什么狗屎运啊,老天待我如此不薄!”
大祭司不敢往下想了。
他急忙施展压箱底神通,隔绝了女儿腹部空间里的异象。
也同时一阵庆幸,幸亏自己发现的早,没有让腹胎里的图腾圣子异象流露,否则定然被虚空中那些外人察觉。
到那时,那些家伙还会安安稳稳的坐在那里喝茶吗?!
他们肯定会提刀杀来,想尽一切办法毁灭我这个还未成长起来的王者级天门的孙子!
“不过,现在情况也极其糟糕,我这女儿体内能量不足啊,竟然不够我那宝贝王者孙子吸收,这可如何是好?!”
大祭司急的脑门儿冒汗。
与此同时。
神奇牧場
在腹胎空间里。
柳五海背后的天门,有溃散隐去的迹象,这可急坏了柳六海。
虽然柳六海是个醋坛子,动不动就激动的眼睛发红,鸡儿发紫,还经常和柳五海斗嘴。
可是,他和柳五海情深义厚,又非常关心柳五海,在意柳五海。
两人曾一起在天蝎城柳家大院的门口对着夕阳抽旱烟锅的日子,是他内心深处最珍贵的记忆。
此刻。
柳五海遇到了危险,柳六海急的眼睛都红了,隐约有泪光闪烁。
“怎么办?怎么办?!五海曾经已经死过一次了,这次如果再陨落,老祖宗又没在,五海不是彻底就没了吗?!”
“不!我不能没有五海!就像我不能没有老祖宗一样!”
“我得救五海!”
柳六海咬牙,脑海里闪烁各种思绪,想要找到救柳五海的办法。
陡然,他想起了老祖宗给的锦囊。
“哎呀!我真是个猪头!”
“我不是还有第三个锦囊吗!这是老祖宗赐予的最后一个锦囊!”
“老祖宗的锦囊,肯定有救五海的办法!”
柳六海心念一动,他藏在自己身体中的一个锦囊,飞了出来。
自从他投胎转世,所有的宝物都被他收入了身体的内部空间。
锦囊飞出,十色神光闪烁,让崩塌的腹胎空间,都稳定了下来。
陈北玄看到了这个锦囊,不由惊道:“呀!二哥啊,你牛批啊!轮回投胎转世,你竟然可以带宝物进来?!”
柳六海没有理会他,他急着救五海呢,急忙拆开了锦囊。
“哗~”
十色神光大放,如同十色神日爆炸,一下子照耀的整个腹胎空间,一片璀璨。
柳六海眯着眼,急忙看去,不由瞬间呆滞在场。
老祖宗赐予的第三个锦囊里,竟然是……
ps:5600字,2章合1
作者慢慢写,写好,保质量,大家慢慢看吧,身体不允许啊,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