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dtzd笔下生花的玄幻小說 一品紅人 線上看-第592章 艱難的溝通讀書-jp0w9

一品紅人
小說推薦一品紅人
其实,这是一件彼此相互的事情。
领导不理会到来的下属,不尊重人,似乎对下属打压的一种手段,但反过来说,不也是暴露了领导自身的修养不足、肚量不大?
传出去,对说更不好,确实不能一言而定。
杨再新在这十几分钟里,心态上是平和的,根本不会被周术保所做激怒。早有心理准备,也知道对方会用某种方式来给自己施压,那既然你做了第一,就别怪以后不给你脸面。
对周术保这个人,杨再新同过这点小事情,自然能够看出一些。这时候,没必要有任何心态的冲击。
有过两三分钟,周术保抬头、站起来,走出办公桌后。到沙发这边,坐下,看着杨再新说,“杨再新书记。”
“书记,您叫我杨再新、再新、或小杨就好。”杨再新平静地说,似乎就像钢筋办公室一样,而不是 在这里等了二十来分钟。
“嗯,你不错。”周术保直视着杨再新,想看出他神色的变化。
“谢谢书记。”杨再新说,“书记,我是来汇报省城之行的工作。这次到省城参加农产品展销会,收获颇丰。”
周术保扬起手,压一压,示意杨再新没必要继续说下去,“你们在省城拿到金奖和银奖的事情,仁权县长已经跟我说过,我知道情况了。”
“那好,书记,我就不重复了。我汇报一下接下来怀仁镇和我县其他乡镇产业开发工作的推动吧。”
“再新,你是怀仁镇的党委书记吧。”周术保语气虽也平和,但显然有着调侃的意思,“还能管县里其他乡镇的工作?”
“书记,我在县产业开发专项工作小组里,担任组长,全县的产业推进工作,自然是我的工作职责。”杨再新平静地说,没有抗辩,也没有怯场。
吞噬星 我吃西紅柿
“哦,我认为这样的所谓工作小组,实际上形式大于实质,没必要设立这些重叠的机构,而应该精简,才能提高我县干部们的工作效率。”周术保说,“本身干部的指标是有限的,重复机构的危害可不小。”
杨再新听周术保这样说,便不解话题,只是听。等周术保说后,彼此之间再一次冷场。
生活不是偶像剧
杨再新明白,这样在领导面前汇报工作而冷场,是体现自己能力不足的。不过,杨再新也不在意,没有要挽救的意思。故意等两分钟,才说,“书记,那我汇报什么才好?”
周术保也不直接回应,而是等十几秒,才说,“那就随便聊聊吧。要不说说长善完全中学的事情?”
末世邊緣 巫仆
杨再新也没想到,周术保最为关注的会是长善完全中学。随即想,周术保未必是关注长坪县的教育,而是长善完全中学目前账面上,至少有一个多亿的资金吧。
“好的,书记。”杨再新说,“长坪县这些年的教育,在柳河市一直处于后三名。特别是高考,不论怎么努力,都落后于其他区县。我了解了一下,为什么会如此?
后来,拿到一系列的数据,觉得根本因素是我县读书最拔尖的一批学生,从六年级以及九年级毕业后,离开长坪县到其他区县就读的,占去三分之二。
可以这么说,只要家庭条件稍微好点的,经济上能够承受子女外出就读的,都将子女送出去读书。或省城名校、或柳河市高级中学、或其他区县的高中。
如此,在县里留下来的三分之一,到高三后,发挥的未必就好,所以造成每一年我先高考都落在后面。形成一个反向的循环。
神迹之迪迦奥特曼
秀丽江山
如何破解这个循环?我觉得,在县里创办一所条件好的完全中学,估计会改变以往的循环。
所以那次到省里同宏远矿业谈判时,格外提出要宏远矿业为我县建教学楼的要求。后来,他们答应了,又经过一番努力,将学习所有血药的建设都拉到微,便开始施工。
这个月,所有的建设工程基本完结,然后,填充设施设备。到八月份之前,会将学校所需要的老师也招聘到微,对本县和横折县的一部分学生进行招生。到时候,长善完全中学才算是正常运转起来。”
周术保点点头,杨再新虽说故意绕开资金这一块不谈,周术保也不至于直接问。而是说,“长善完全中学运转起来,对县里教育这一块有什么影响,你思考过吗?”
“书记,当初县里讨论过这些方面的问题。不管是长善完全中学还是其他中学,只要将长坪县的学子们有地方学习,有条件较好的环境读书,不就是最好的吗?”
“长善完全中学是作为单独在县教育体系之外,具有优先招生的权利?”
“那倒没有。但确实没有分片区进行招生,学生自愿的形式,与县里其他几所学校竞争。”杨再新说。
“学校既然建设起来,何不并到县一中、县高级中学?这样,县里教育这一块,更好管理。”周术保说。
王牌军婚:重生九八俏萌妻
“书记,关于长善完全中学最初的讨论,县里形成的决议,都不是这样的。我虽然是长善完全中学的校长,可校务委员会的主要成员,都是当初义赠的主要老总们,学校的所有决策,也都是这个校务委员会讨论执行……”
当初长善完全中学在建设之初,也意识到因为收益方面的问题,会引发县里领导对学校的干预。所以,成立这样一个校务委员会,来抵挡压力。
将省里的老总捆进来,一个县委书记未必敢来硬的,因为这些人既然在省城能够撑起场面,人脉上都是比较强大的存在。连市里的领导,未必就能够惹得起这些人。
钱是好东西,但也要吃得下,自身要安全,才具有意义。
如今的周术保,对省里那些有地位的存在,感受就更直接而强烈。
听到杨再新这样说,也明白,对方早先就有防备了,这一口,未必能够吃得下。可就这样放弃掉,心里极不舒服,周术保说,“我的想法,作为一个县,不管在教育上,还是在其他方面,管理上都要统一调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