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言情小說 回到明朝做昏君笔趣-第六一七章 要想富,先修路相伴

回到明朝做昏君
小說推薦回到明朝做昏君回到明朝做昏君
看了一眼戚元弼,俞咨皋冷笑了一声说道:“要不说你还年轻什么都不懂。当年的倭寇闹成那个样子,你以为陛下心里面不介意?”
“可是陛下那个时候都还没出生吧?”戚元弼无奈的说道。
“你以为当今陛下是什么人?”俞咨皋冷哼了一声说道:“当今陛下雄才大略,在古今帝王之中都可以排得上号了。这样的帝王,怎么可能会没有雄心壮志?”
无论是嘉靖年间的倭寇也好,或者说是万历年间的辽东之战也好,大明和倭国一直都在打,只不过国力不足,没能灭了他们。”
“当初在朝鲜打的那一战,大明可是吃了不小的亏。九世之仇,犹可复也,何况当今陛下如此雄才大略,怎么可能不报这个仇?所以这次打倭国是肯定的,这就是原因。”
戚元弼撇了撇嘴,觉得俞咨皋话有些不太可信。
因为万历的辽东之战听起来好像是大明的确吃了一点亏,甚至没能再继续往前打,剩下的一部分战役都是朝鲜人打的。
可是戚元弼却知道,那一次战争打下来,大明虽然损失很惨重,但是倭国人的损失也很惨重。
前夫大人请滚开 紫衣靓女
这些年打下来之后,可以说把倭国他们打得直接就龟缩起来了,现在根本就一点实力都没有了。别说再打朝鲜了,倭寇在海上都龟缩起来了。
在海里面强大的海贼,那都是大明的人。
之所以万历的时候没能把倭国打下来、后期坚持不住,那是因为三面作战。
万历三大征可不是说说而已。当然了,站在大明的角度上,这次是吃了亏的。你们居然敢让我损失如此惨重,那必然要报复。
一句话就是,倭国不但不投降,居然还敢反抗,这样的人必须摁死。
不过戚元弼想了想之后,就把这种乱七八糟的想法抛掉了。
这和自己又有什么关系呢?
要知道,皇帝如果要打仗的话,重用他们皇家水师,那机会就来了。
这次如果对倭国开战,那就是战功无数。
想到这里,想不兴奋都难。戚元弼站起身子搓了搓手笑着说道:“那要好好准备一下了。”
“准备个屁!”俞咨皋瞪了他一眼说道:“你是想告诉所有人,你已经知道了陛下的计划,而且是你二哥告诉你的?你还想不想活了?是不是想把你二哥也捎带上?”
“作死也不是这么做的。我们自己明白就行了,千万不要到处去说。只是私底下稍稍准备一下,到时候陛下问起倭国的时候,我们不要一问三不知就行了。”
“而且不光是倭国,朝鲜我们也要准备一下。到时候如果陛下想搂草打兔子,咱们也要做好准备。除此之外,还有海上的那些红毛绿眼睛、绿毛红眼睛的,回头都收拾了。看他们就不顺眼,把他们的船全都抢了!”
“那个,于叔叔,我怎么觉得你这番作为有点像海贼呢?”戚元弼看着俞咨皋有些无奈的说道。
“那是大明的海!”俞咨皋冷哼了一声说道:“以前大明没有办法,现在有了咱们皇家水师,那大明的海怎么可以让他们自由进入呢?早晚把他们都灭了!”
“好,都听你的。”戚元弼点了点头说道,心跳有些快。
虽然他不知道俞咨皋哪来的这么高的心气,但是戚元弼也明白,如果真打,那大明皇家水师必然会成为大明朝最被人羡慕的军队。
打架抢东西,这种事谁不爱干?
既发财又立功。
【送红包】阅读福利来啦!你有最高888现金红包待抽取!关注weixin公众号【书友大本营】抽红包!
“行了,回去休息吧。”俞咨皋摆了摆手,准备赶人了。
当然了,这只是一个说法。把人送走之后,他要好好的研究研究。不说有什么太大的成果,但是今天晚上必须要熟悉一下。
“行,那我走了。”戚元弼答应了一声之后,站起身子就向外面走了出去。
今天晚上还是真的有点累了,回去早点休息睡觉。
送走戚元弼之后,俞咨皋也回到房间开始研究了起来。
第二天一早,天光渐亮,朱由校就起来了。
他迈步从房间里面走出来,带着人沿着海军基地的海岸线溜达,最后找了一处比较好的悬崖看日出。
想想昨天晚上的睡眠,朱由校脸上露出了笑容。
这算不算军港的夜?
可惜没有人可以唱一首。
看了一眼站在身后的戚元功,朱由校笑着问道:“昨天见过你弟弟了?”
“是啊,陛下。”戚元功笑着说道:“还要多谢陛下开恩。”
摆了摆手,朱由校无所谓地说道:“你们三兄弟都为朕效力,也可以说是忠心耿耿。害得你们分隔各地不能相见,朕于心不忍啊。如果到了这个时候还不让你们见面聊一聊,那就是朕不尽人情了。”
“回陛下,这都是为臣的本分。何况陛下对我们三兄弟有知遇之恩,我们三兄弟有今时今日也都是陛下的看重和提携,我等万死难报。”
朱由校笑了笑说道:“说话越来越好听了。这些都是你们应得的,事情做得不错,你们三兄弟都很好。昨天晚上你弟弟没和你说点什么?”
“回陛下,说了。”戚元功面色丝毫未改变,语气平平的说道:“他们好像有一些厌倦了。”
“什么意思?”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就是一皱眉头,脸也沉了下来问道:“他们厌倦了什么?”
“回陛下,我弟弟说他们在这里每日就是操练,已经把本事练得很好了。陛下给了水师这么好的船,这么好的装备,但是他们却不能像亲军在辽东一样作战,无论是为将领的还是底下的士卒,这心里面都有点愧疚。而且年复一年日复一日的如此,不能打仗,这有点让人气馁。”
朱由校点了点头,脸上的表情也松懈了下来,说道:“正好,士气可用啊。这一次就让他们好好干,有他们立功的机会。”
“是,陛下。臣也是这么告诉弟弟的,陛下英明神武,让他不要胡乱揣度。”戚元功连忙道。
“很好,很不错!”朱由校满意的点了点头,笑着说道。
“不过有一件事情,臣还是想和陛下说一说。”戚元功看着朱由校小心翼翼的说道:“他们平日里自己会打一些鱼吃,算得上是打打牙祭。可是这件事情不知道怎么被内务府知道了,内务府的人到这里来让他们帮忙打鱼,然后运到京城去卖,据说能够获利颇丰。”
“不过皇家水师这边拒绝了,言明他们是皇家水师,怎么可能去打鱼?内务府那帮人说他们会请奏陛下。”
听了这话之后,朱由校把眉头皱了起来,转头看向魏朝问道:“有这个事吗?司礼监那边收到奏报了吗?为什么没有送上来?”
魏朝听了这话,连忙向前走了一步说道:“启禀皇爷,并没有收到什么奏报。不过这件事情奴婢有耳闻,前些日子内务府那边的确有这么一个事。”
“什么结果?”朱由校看了一眼魏朝问道。
“据说是内务府的一个管事提出来的,这个人倒也是比较有才华。只不过这件事情在内务府内部就没通过,直接就被否掉了,那个管事现在也被送到辽东去收羊毛了。”
朱由校点了点头。
这些事情内务府做的到也有分寸。这个人办事实在是没分寸,什么手都敢伸,居然还敢把手伸到皇家水师。
不过现在人已经被送到草原上去收羊毛了,内务府已经处理了,自己就不插手了。
魏朝想了想之后又说道:“他的计划虽然被否定了,但是内务府那边觉得这个事情大有可为,不但能够让京城人吃到新鲜的鱼,还能够赚很多钱;不但能够养活沿海的百姓,还能够养活一路上贩运的人。”
大明现在的物流很发达,各地的驿站可以说是非常的多,很多地方官都已经开始向朝廷请旨,一句话就是要修水泥直道。只要朝廷允许,钱都不用朝廷拨付,由地方上的士绅们凑钱修。
在这个时代,这些有钱的人还是有为地方修桥补路的习惯,一来有好的名声,二来也是一个有实惠的事。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地方士绅们也非常的积极。
加上现在大明的货运贩卖十分发达,各地方上也都想通过这件事情分一杯羹,那就能赚钱。
有很多地方已经喊出了口号,“要想富,先修路!”
在这样的情况下,他们怎么可能不动心?
修路这种事情,一般的地方官都很爱干,不但能够有声望和功绩,还能有好处。这里面可操作的事情就多了去了,说不定还能赚一笔。
所以地方官们都很积极,可见大明朝的货运有多发达了,光是物流这一项就养活了不少人。
内务府已经接到了圣旨,要扩大就业,要和地主们抢佃户,自然就要从这方面想办法。
于是这个渔业运输的方案就被翻了出来。
能够促进沿海百姓的就业,还能够促进运输业的发展,好事啊。
所以他们就想干一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