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w9ik火熱都市言情 人到中年笔趣-第九百三十六章 方豔芸的站邊!相伴-ipfif

人到中年
小說推薦人到中年
“这、这些人说的是不是真的呀?”
“这怎么回事呀?陈总不是大英雄吗?怎么变成抛妻弃子的混蛋了?”
“他和周小姐结婚的时候,是刚离婚吗?他是二婚的吗?”
“奇怪,这群人不会是陈总的前妻一家吧?”
四下一道道话语声,将舆论推到了风口浪尖。
暗殇魂
“是谁派你们过来污蔑我的,为什么会选择在今晚这种特殊的日子来污蔑我,你们的良心呢?”我看向张丹一家,看向王霞和张军,看向刘彩莲和张保国,看向向阳和朵朵。
“陈楠,你就别假惺惺的在这里骗人了?”刘彩莲冷笑一声。
“这位女士,环球购物中心的董事长陈楠真的是抛妻弃子的那种人吗?”一位记者突然冲出,将话筒递到了王霞的面前。
“我对天发誓,这个人就是抛妻弃子,离婚了还将妻子和孩子赶出家门,我姐姐和孩子,可是什么都得不到呀!”王霞脸庞通红,抽搐地说着,看向我的目光一脸的恨意。
哗!
王霞的话,让所有人都吃惊地看向我,本来还说我是大英雄的众人半张着嘴,随后议论纷纷起来。
愛情向東,婚姻向西 慕寒
“陈总,我希望你有一个解释,你真的是人品有问题吗?”那记者看向我,开口道。
记得的问题,让所有人齐齐看向我,现场本来还很吵,现在一下子寂静起来。
“陈总!”远端,蒋芳起身,她的脸色非常难看,除了蒋芳之外,我看到了王富仁和王静、陆冰、张永胜、钱雅芝,这些老熟人都表情不太好。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一旦我坐实了抛妻弃子的罪名,等待我的,只会是狂风暴雨,痛打落水狗,我知道很多人和我合作,是看在周耀森的面子上,也或者说是这个项目的确前景远大,但是我这边一旦出现问题,那么他们肯定会站边打,他们是不会站在一个抛妻弃子的人这边的,因为如果这个生意会惹一身骚,他们情愿放弃。
沈秋萍也在远端,她有些诧异地开回看着,身边的刘兰也露出了惊讶地神色。
“没事!”我给蒋芳一个安慰的眼神,接着走下高台,面对大家,面对记者。
咔咔咔咔!
无数闪光灯聚集在我身上,被我拍照。
“诸位,我陈楠行得正,坐得端,不错,我是农村出生,在滨江打拼多年–”我拿着话筒,一字一句地开口。
“陈楠,你这个畜生,我要杀了你,你害我姐和朵朵好苦!”张军破口大骂,对着我冲了上来。
张军冲出,立马被保安截住,这种意外,肯定是不允许发生的,否则我的保安就是吃干饭的了。
“这位先生,我希望你别打断陈楠先生的话语!否则我有权相信你是在闹场!”一道话语声下,人群之中走出一道熟悉的身影,我见到了方艳芸。
“是、是你!”张军脸色一变。
“诸位,我是陈楠先生的私人律师,当初陈楠先生和这位当事人张丹的离婚案,是我经手,给陈楠先生打的官司。”方艳芸开口道。
“方大律师!”
“是方律师,鼎盛律师事务所的金牌律师方艳芸!”
四下有人认出方艳芸,顿时惊讶道。
“陈先生,请你继续说,我是滨江电视台的夏琳!”又是一道话语声,我见到夏琳,也就是肖婷羽的闺蜜在这个时候出现了。
“好,接下来的话,我希望可以没有人打断我,我相信公道自在人心。”我说着,看向众人。
除了张丹一家,众人互相对视,接着点了点头。
面前十几个话筒,几十家摄影机,我早就曝光在所有人面前。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陈楠,老家徽省宣城,刚刚她没有说错,我的确是乡巴佬,因为我就是宣城农村出来的,我当初是农村人进城,考上了滨江政法大学,那时候我在做销售,卖的是灯具,因为销售业绩还不错,我在滨江买了一套三居室,也就是在那时候,和我前妻张丹相识相恋。”
“对,这是这个女人!”我说了这里,指了指张丹。
“结婚七年,我照顾家里七年,我对天发誓,我没有对不起这一家,我前妻的弟弟张军结婚彩礼、婚房首付、婚宴,都是当初我这个姐夫一手操办,但是我在前年过年前,做海鲜生意,血本无归,我相信大家都应该知道去年是最为艰难的一年。”
“那时候我所有的积蓄都赔光了,我不得已之下,送起了外卖,而那时候,我才发现我前妻出轨,我和我前妻的女儿居然不是我亲生的,我前妻那时候还要和我离婚,夺我买的房子。”
“试问大家,我离婚有错吗?老婆出轨,孩子不是亲生的,你们说我该怎么办?”
“大家看,这个男人叫向阳,这个男人才是我前妻现在的老公,孩子的亲生父亲,他联合我这个男人,也就是她弟弟,上门打我,这一家子对我造成的伤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
“我是离过婚的,但是离过婚的男人,就不配拥有爱情,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吗?”
霍格沃茨的黑巫师
一生一世绝代风华
“我和我现在的老婆周若云能够走到一起,是因为她信任我,爱我,觉得我陈楠是可以托付终身的,我不觉得我二婚有什么丢脸的,我只想说,我愿意为了这个家,为了我的事业,付出我的一切,而不是在今天这样的大会上,在大庭广众上,被这一群无赖扣上一顶抛妻弃子的帽子!”
“我发誓,我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如有半句虚言,天打雷劈!”
我连续开口,众人齐齐看向我,呼吸都有些急促,有些更是眼眶带有也是湿润。
最强农民系统 昔时舞九天
“我是陈楠先生的律师,陈楠先生说的句句属实!”方艳芸忙说道。
方艳芸的站边,加上我的话,让所有人已经感受到我的话真实性,此刻张丹一家互相对视,眼神躲闪。
“陈总,你愿意待会接受我们电视台的采访吗?我们对你的家庭婚姻,你从小的环境非常好奇,希望你可讲述你的人生,你愿意接受大众和世俗的评论吗?当然了,我们的采访是必须将真话的,会面向整个滨江!”骆冰开口道。
“我当然愿意,我也希望这一家也接受采访,告诉大家真相!”我点头答应,随后指向张丹一家。
“采、采访什么采访,走、走!”刘彩莲脸色赤红,忙拨开人群。
“站住,诬陷我们陈总还想跑,截住他们!”吴良大喝。
“算了!”我忙说道。
今夕何夕剪燭西窗 無塵無哀
我的话,让保安本来要拦,此刻往后退了几步,让出一条道。
“陈总,这些人有问题,你怎么可以放他们走?”吴良在我耳边轻语。
“派人跟着,最好可以打探出有用的线索。”我轻声道。
“明白!”吴良点头离开。
见到吴良去处理,我勉强一笑:“诸位来宾,今天给大家带来一些不愉快了,我没有想到我的一些陈年往事会被人在今天摆在桌面上,也没有想到会被人这么污蔑。”
王爺別逃:替身王妃要轉正 為妾懂妳
“陈总你这话说的,你行得正坐得端,真相不是大白了嘛!”
“是呀陈总,我也是农村人,农村人怎么了?老婆出轨孩子不是亲生的,这难道还要忍,这离婚本来就很正常,窝囊废才不离婚了!”
“老钟你说什么呢!”
“本来就是嘛!”
“诸位,酒会马上开始,扫大家雅兴了,大家移步荷花亭,哪里有美酒和佳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