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tfde火熱玄幻小說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第87章 能安生幾天推薦-0c8op

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小說推薦靠種田成爲王爺金主
思源堂的布局清晰分明。
从大门进去是一块平地,种着果树和蔬菜,长势喜人,蜿蜒其中的葡萄架给绿意盎然添了不少诗情画意。
后面是教室,里面朗朗的读书声不绝于耳。
接着是让孩子活动的空地,边角处有练武场和擂台厕所等。
空地左边是食堂,右边是给老师和帮工休息住宿的地方。
最后面的几排是宿舍区,宿舍分为男舍区和女舍区,门口有专人看管。
每个宿舍可住六人,床是上下铺,各自有壁柜和书桌,所有物品按统一规格摆放,床褥整齐干净。
林祁等人很震惊,他们以为收容孩子的地方破烂不堪污水横流,一天最多给两顿粥和咸菜续命,个个面黄肌瘦,饥寒交迫,看到他们就会像饿狼一样扑过来,求他们施舍。
这种情况下再结实的衣服都能被撕烂,所以在到这里之前他们有些担忧。
没想到全是杞人忧天。
林祁拍拍胸口:“王妃真是个神人,我觉得这地方简直算得上世外桃源。”
倒不是风景漂亮,而是因为这里平和又充满生机的氛围。
“要是爷爷早把我送这里来读书,我肯定不至于长成现在这样子。”朱建黎有几分惋惜。
他幼时的志向是做个好官,可家里人唠叨,又请了一个个古板唠叨的夫子,硬生生逼得他放弃了学业。
“却有一番趣味。”
程凌岳附和道。
郑光嗅嗅鼻子:“饭菜挺香,我们中午能在这儿吃一顿吗?”
圣印至尊 淡味冰淇淋
“当然没问题,不过只能吃大锅饭,你行吗?”封天建很怀疑。
他还好,他之前因为赌石被老爷子赶出家门,整整三个月都在外面飘荡,吃了不少苦头,可其他人都是自小锦衣玉食的公子哥儿,食堂的饭菜怕是难以下咽。
郑光不以为然地说道:“就当体验生活呗。”
“行了,赶紧干活儿去。”
林祁不想体验生活,他只想做完监工后找个酒楼点三五小菜和一壶清酒,那才叫惬意。
不过他催得紧也不管用,因为思源堂屋舍多,而且最先一批盖的房子屋顶坏得厉害,忙活了一上午只干完了小半的活儿,只好在食堂将就吃一顿。
没想到味道还凑合。
达成心愿的郑光很开心,一阵狼吞虎咽解决了三碗米饭。
吃完后他满足地打了个饱嗝:“太好吃了!”
其他人疑惑地看了眼餐盘,确认中午的伙食是普通的红烧豆腐,青菜烧百叶和全是汤的骨头汤,不至于难吃,但和好吃真沾不上边儿。
难道堂堂首辅家还吃不上这样的饭菜?
郑光被看得不好意思:“可能是我干一上午力气活儿,饿了。”
又是搬瓦又是搬木头又是扶梯子,他觉得自己把一辈子的活儿都干了。
“还是年轻好,我现在就觉得累。”
林祁没什么胃口,简单吃了些就瘫在椅子上。
朱建黎惨兮兮地说道:“我觉得胳膊不是自己的了,又酸又疼,上午还压着手了,好疼。”
“我砸脚了,肯定紫了。”
好好的饭局突然成了比惨大会,知道朱建黎派出去的小厮回来才终结。
“少爷,查清楚了,那户人家好吃懒做,花完了前头娘子的嫁妆不说,还把主意打到了孩子身上,想把她卖到肮脏地方去。”小厮恭敬地回禀。
符修系統之封召界
“还真什么人都有,亏他有脸说虎毒不食子呢。”
“好在我们来了,不然真是造孽哦!”
他们曾去过烟花之地喝茶听琴,偶然撞到老鸨教训不听话的姑娘,那场面血腥得很,他们从那以后再没踏足那里。
“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吾心甚悦。”
“那王妃死后是不是能登仙?”郑光突发奇想,王妃救的可是成千上万的人。
封天建一巴掌拍他后脑勺上:“胡说什么呢!”
他师父会长命百岁,死什么死?登什么仙?
郑光讪笑着解释:“我就是感慨一下王妃好事做得多。”
林祁嫌弃得不行:“以后你还是少说话吧。”
“以后多读书,总不至于夸人还得挨揍。”程凌岳好心劝道。
“不过我师父的确厉害,她除了这里,还给人义诊,我觉得她的医术挺好的。”封天建想起来京途中就是师父给他包扎治疗的。
那些年青春依然紅 下劍天下
“她到底是什么神仙人物啊?”
“她都答应给我们授课了,你还担心没机会了解吗?”
总裁的独宠娇妻
“这倒是,封兄,你帮我们催催啊。”
“我一直盯着呢。”
封天建也着急,师父说收来的学费都投到思源堂,他就想着赶紧把银子收上来,再多盖些屋舍。
不然流落在外又身无长技的孩子很难熬过冬天。
“几位少爷,我们马上开工了,你们还去吗?”工匠领头过来询问。
几个人互相交换了下眼神,在彼此的眼睛里都看到了退缩之意。
纏情總裁深深吻 桃衣
再干一下午,他们可能就看不到明天的太阳了。
花大姐适时出现:“还是几位少爷厉害,请来的工匠干起活儿来又快又好,我代表所有孩子感谢你们,另外我还有个不情之请,我们实在分不出人手,还麻烦几位少爷多看着点。”
人家都被这么夸了,他们不去实在说不过去,只好硬着头皮过去。
到夜色降临,屋顶终于修缮完毕,封天建等人累得连跟手指都不想动弹,全身的力气几乎都压在随从身上。
“几位少爷辛苦,我这就让人整治桌酒菜。”
封天建稍微站正了一点:“时候不早了,我们赶着回去。”
傍晚时花大姐给工人发馒头,一人两个,他们跟着啃了一个,这会儿还不饿,只想赶紧往床上一躺,睡到天昏地暗。
“那怎么行?你们累一天,要一口不吃我心里过意不去,而且要让云管事知道了,非得怪我慢待你们不可。”
花大姐试图挽留。
“真不用,我回去晚了会挨揍。”朱建黎想出个完美的借口。
“对,我也走了。”
封天建的家人不在身边,便道:“我送送他们。”
復仇嬌妻:總裁怕了嗎
云离看着远去的马车,嘴角微微上扬,都是本性善良的孩子,就是走了点弯路。
再就是京城的赌石老板能安生几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