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都市小說 靈契之主笔趣-第七百六十九章 饕餮盛宴(五)看書

靈契之主
小說推薦靈契之主灵契之主
“屏气凝神,切记不能坠入魔道。”
在杀戮和死亡面前,很容易坠落,偏离人道。四周飘动的魔气看似只是黑烟,但对他们有着浅淡的影响。因此,这道声音延绵百里,百里内的修行者和战士听得十分清楚,也记在心中。
寒门妻:爷,深夜来耕田
对于死者,无论是否有鬼魂报应一说,活者都应给予尊敬,可此时死者再一次被驱动,令正义之士大声咒骂起魔道生物。这等行为,真的不怕引来天谴?他要是老天爷,必定令其死在自然的愤怒下。
若大荒意识现身也好,来惩戒一番这些魔道生物。可他的想法和声音一起消散在乾坤中,因为这是极不现实的事。大荒意识从当初被副院长三人寻找时,便没有参战的意愿,从前和现在,乃至今后亦然。
看着昔日的战友挪动身躯,或飞疾而来,修行者们唯有挥动手中刀剑,可一颗颗人头落地,未免太过残酷。
面对同类的尸骨,人会自然而然的感觉到畏惧,害怕自己也会变成那样,可现实就是如此,无数尸骨,在魔气深处一人的操控下不断成为行走走肉。他还未出手,因为主要任务是将魔道生物吸收的生灵之气部分送给先祖,但他所处位置太深,生灵之气一缕缕从外界被拉回魔气深处,谁都察觉不了。
“愚蠢的人类,成为神行路上的垫脚石吧!”
正魔两道都觉得对方是傻 逼,可等头顶的符阵结束轰炸,一半的苍穹又恢复魔气色彩。孙仲磊站于高空,望之叹道:
“沉淀千年的魔道,有些东西。”
说罢,他继续投身战场,可没有落在地上,而是升上更高的天空。苍穹中的庞然大物远看似一群燕雀,无数修行者被其包围。但孙仲磊的到来,为焦头烂额的修行者们缓解大把压力。
“我还以为天空这处战场被遗忘了。”
王陵呼出口气,身穿黑龙甲胄,一对遮天蔽日的翅膀带其从空中落下。背后的苍穹中闪起白昼绽放的烟火,无数魔道生物像鞭炮一样先后爆炸。可在场的修行者,皆沉迷于手头的战斗,对其他地方的事并不感兴趣。
暖 風 不及 你 情 深
手中的镰刀挥舞时,为何而战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如何赢。只要能赢,大荒便算守住。因此,在这乱战中,处处都是平日少见的正义之士,一个个高喊着为了什么什么,在艰难之时自爆,以绚丽的爆炸结束自己的一生。
这似乎成了一股潮流,无数人争先效仿,兴许是不想成为模样难看的傀儡,所以不留自己的尸首在世。于此之下,地面和天空皆炸开花,只是苍穹中炸开的是魔道生物,那大鸟龙雀皆成灰白色的肉块下落,地上则满是坑洞,处处都是灰黑色。
战斗是一场斗志转移的漫长过程,永远不会结束。这等战斗才刚开始,可已呈现出超然之势,无论哪国的修行者,此时都在用尽全力,唯独一些特殊的存在,即便在这种场合都打着自己的小算盘,不愿吃半点亏。
学院工会的人主要分布在中部和左侧,右侧则是老一批五大势力的强者,还有云国人。作为云国第一强者,汪金龙在其中地位极高,无人敢小看他,可倍受敬仰的他,经过几次事件后已成众矢之的。幸亏实力不弱,因此,身份和影响力没有在这场战役中改变多少。
上了战场,汪金龙和云国数百修行者一同战魔,可谓尽心尽力。但大多数时间,他的目光都不在眼前魔物上,因此错过几个救人的好时机,令同国人在绝望中化作干尸,而后变成傀儡,僵硬的朝其走来,似要索命。但在汪金龙眼中,就算族中所有修行者的命,都不及汪娅萍重要。因此,他的目光总是跟她而行,唯恐她受半点伤,从而忽略不少同国的修行者。
汪金龙想建功立业,不想对不起列祖列宗,所以世代相传的任务,他必须得完成。造神计划的实施,又要靠汪娅萍,所以他就算牺牲自己,也不能让汪娅萍死在这。她的实力还不够强,可天赋在云国之巅,稍加时日,定能站在世界高处。
汪娅萍虽说同意加入战争,可和地王殿的人一起,从来到北境后便一直拒绝见汪金龙,也不收他的书信,现在更在地王殿的队伍中。其中的修行者无意间将其保护,否则汪金龙早就将其抓到身边。他始终清楚,汪娅萍作为云国的根,只要她在,云国便在!
地王殿这群能操作大地的人着实威力不凡,但凡战斗起来,四周大地便成了他们独特的领域,除了自己人,其余人要想闯入都得付出些代价,直接被震的五脏六腑剧碎。现在情况特殊,虽说汪金龙有那种想法,但不能逆天下而行,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汪娅萍冷傲如冰峰,却施展着可融万物的火焰,将试图吞噬生灵的魔道生物烧成虚无。
“整合!”
任殿主喝罢,地王殿的人整齐排列在一起,结印释放元气。这些元气连同大地中土行元气一起被任殿主吸收,而后他一掌拍出,当即天翻地覆。
“帝王印——”
作为地王殿最高绝学,一万丈手掌从其身前而出,猛地超前掠去。顿时,大地破裂,他们眼前蔓延而来的魔气溃散,其中魔道生物死伤大片,于尘埃中变成滩滩并不算纯正的黑水。瞧这些家伙一眼,任殿主甩臂扫开尘埃,低声骂道:
“全是些擎天宗的喽啰,真以为我们好对付?”
这本是个带回汪娅萍的好机会,因为她并非土行元气,也没有受到过训练,当即被阵型挤了出去,可她跑到地王殿和怪人岭队伍之间,令汪金龙又没有得逞。怪人岭的袁岭主倒没有注意那些,只是盯着前方的魔道生物和地王殿的动静,喝道:
“让他们尝尝绝对零度的暴风雪!”
一声声积极的回应后,这帮体术堪称变态的怪物体内积攒起一股元气,而后鼓的夸张的腮帮子吹出一口冷风。冷风中的元气形成暴风雪,汇集时令魔道生物化为一座座冰雕。见时机成熟,袁岭主迅速上前,一一将其敲碎。
说也奇怪,不知是学院的强者吸引走太多大魔,还是很多魔物在魔气中没有出现,虽说他们也有牺牲,可比起魔道生物还是少些。但很快,一道黑影冲进他们的队列中,眨眼斩杀数十人,令袁岭主见之惊愕,又红起眼迎上。
“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