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0zkxd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大隋國師 一語破春風-第七百零二章 玄霸?展示-zohvc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太原豆腐脑~~葱盐俱全,晚上没吃饭的,过来尝尝,填填肚子了喔,吃了饭的就当夜宵!”
周公解夢
“过油肉…..色泽金黄、质感外软里嫩!”
“陈醋,太原老店的陈醋~~”
夜色渐深,长街嘈杂热闹,过往的行人百姓间吆喝络绎不绝,揽客的伙计扯着嗓门大声呼喊,街边摊位下锅的滚刀肉传出嗤嗤的过油声,陆良生穿梭过这边,远处的青楼响起叫骂,一阵乒乒乓乓的打砸声响后,有人被丢到街上,指指点点的注视下,抓起地上的酒肉塞进嘴里,不顾身上疼痛一瘸一拐走远。
“看来吃霸王餐的,到处都有。”
男配是女主的 煙青色
陆良生看着那人走远,笑着拉过老驴继续前行,沿途打听了一下关于此间屈姓宅院位置,屈元凤现在是太原卫府鹰扬府任郎将,城中百姓不知姓名,但鹰扬府该是知晓的,寻着打听到的位置,来到城北,这里街道人迹较少,长街两侧多是高墙大院,宅院基本一致,应该是卫府文武住的地方,院门上方门匾都有写姓,按着名讳该是不难找。
不过陆良生直接寻着屈元凤的气息将这里方圆几里都搜索一遍,却是没感知到徒弟。
‘难道不在城中?’
走了几家,才看到其中一座宅院写有‘屈府’二字,上前敲响院门,吱嘎的轻响,一个门房小心翼翼打开门缝,朝外面的陆良生警惕的打量几眼,衣着灰色,须发银白,面容老态而祥和,不免有些好感,又看了眼外面留在石阶下甩着尾巴的老驴。
便开口问道:“这位老哥,你找谁啊?”
重生在奧匈帝國
最強節度使
陆良生知晓自己眼下容貌ꓹ 脸上带起笑容,“找你家屈郎将ꓹ 他若在,劳烦通报一声,就说栖霞山有故人来了。”
“寻我家老爷啊?”门房多看了外面的老人几眼ꓹ 摇摇头:“老哥,我家老爷今夜还未回来ꓹ 这个时辰了想必留在军中也不回来了,你还是等明日再过来碰碰运气吧。”
门房谨慎ꓹ 何况主人家不在ꓹ 不敢随意放人进来,多说了两句,就把门给关上,陆良生皱起眉头走回石阶下,转身看了眼紧闭的院门不觉莞尔,想不到自己也有吃闭门羹的时候。
“良生,既然元凤不在ꓹ 那就先去寻了客栈住上一晚。”书架里,蛤蟆道人边打着哈欠ꓹ 边开口传出话语。
“客栈住不成的。”
陆良生洒脱的拍了拍袖袋ꓹ 里面可是一文钱都没有ꓹ 最后的钱财也都是几年前还在南中时就用完了ꓹ 家中更是分文没有,父母、妹妹临走时就将银两都带去了长安ꓹ 这一路过来ꓹ 饭食大多都是从画里拿出ꓹ 自然也就用不上钱财。
“太原老城,总有空余之所ꓹ 容人栖息。”
既然没钱,陆良生也没太过纠结,拉过老驴沿着街道四处溜达,就当逛逛此间李渊治下的夜景了。
重生之先聲奪人
“公子,你不是跟李渊认识吗?不如去他那里借宿一晚。”红怜飘出画轴,绣鞋踩去地上,脚步轻快的跟在一旁。
陆良生想了一下,觉得还是算了,毕竟交集虽有,但还没到借宿一晚的地步,何况此时夜色不早,还是不要去打扰别人。
不过说出的话里,用着说笑的语气,逗着旁边的女子。
“如今我这番模样,除了自家徒弟,还有谁能认识,说不得刚一敲门就被人轰走了。”
“谁敢?!妾身收拾了他!”红怜横眉瞪眼,适时的举起拳头显出凶戾的刹那,绷不住了,抿嘴也跟着笑起来。
街道幽静,银铃笑声回荡,也不知走到了城中哪里,行人稀少,周围多是一些破旧房舍,偶尔还亮有灯火的人家,照出的光芒里,隐约看到远处黑暗有庙观的建筑。
“还说今夜要打野铺了,真是瞌睡来了,送枕头。”陆良生拉着老驴过去,走近看清是一座破瓦烂檐的土地庙,石碑歪斜插在地面,庙门的石阶缝里长满荒草,窗棂破烂,风吹来,上面挂满的蛛网微微摇晃。
好在庙门还算完好,陆良生推门进去,土地的泥像矗立神台,下方还有祭司的小鼎,里面残有纸灰,想来这里还不算被废弃。
“太原乃北方重镇,城中也算繁华,怎的一座土地庙这般破败?”
陆良生拿起蒲团拍了拍上面灰尘,洒脱的丢去一旁坐下,片刻,神台上的泥塑闪显神光,一道身形矮小的人影拄着拐杖走了出来,看到坐在那边须发皆白的老人,感受到对方身上王朝敕令,以及一股难以说清的气机,脸色一变顿时拱起手。
人皇劍無敵
“小小土地,见过国师。”
“土地公不用多礼。”陆良生也没成想自己随意说了一句,倒是把这方土地给引了出来,起身还去对方一礼,“刚才本国师不过随意感叹罢了,不用劳烦出来相见。”
十宗罪3 蜘蛛
身形佝偻的土地公呼出一口气,赔笑的点点头。
“原来是这样,还以为是国师有事召见。”
话是这般说,土地还是将陆良生刚才的感叹解释一番,“此间乃是旧庙,城中的官员在他处另起了一座新的,将我神位请了过去。”
原来是另有了新庙,不住这边了,陆良生也没什么要问的了,毕竟召土地也是无意之举,又说了些话,将这位土地公送走,从书架里寻了蜡烛点燃,放去神台,仍由老驴在庙里匍匐打滚,取了书架放到旁边,籍着火光翻起书来。
庙外街道变得幽静,渲染灰色的游云露出月牙,月光清冷照着外面这条破旧的街道,风里有着脚步声踏踏的跑动,似乎瞧见了这边光亮,朝着土地庙跑来。
听到动静,陆良生抬起头,庙门吱嘎一声被推开,一个瘦不拉几的孩童进来,转身就将门给碰上,猴子般一下跳到庙柱上,抓住垂着的红布,不管上面灰尘,就荡了起来,手一松,直接跳到供桌上稳稳站实。
烛火摇曳,陆良生这才看清站在不远桌上的孩童,面容枯瘦,身子单薄,穿着却是锦衣缎袍,不过袍摆下,一双步履硬是裂开了个口子,连里面的足袋也都破开,露出几根脚趾在外面翘来翘去。
看上去病怏怏的孩童,似乎也注意到了持书的老人在看他,蹲下来,挑挑下巴。
“老头,你看什么?”
“老夫在看一个夜不归宿的孩子。”
陆良生饶有兴趣的打量,对方看似瘦弱的厉害,可血气非比寻常,倒是难得一见,“此间破庙,为何深夜跑来?”
“你又为何过来?”那孩子似乎并不惧陌生人,一屁股坐去桌上,悬着两条腿踢踏:“这里可是小爷的地方,当然想来就来……”
就在说话间,陆良生忽然侧脸看去打开的庙门,隐约听到叫嚷声、脚步声蔓延。
“这边,小公子一定又来这边了。”
“快快!”
“等会儿说话的时候,声音尽量别大声。”
陆良生自收回视线,笑道:“找你的?”
坐在供桌的小孩也是听到了,斜眼哼了一声,跳下桌子跑去将庙门给关上,转身又将靠墙歪倒的半截土地娘娘给抱了起来,神像乃实心雕琢,就算不截也有上百斤重,硬是被让孩童给抱着放去庙门堵上。
“好大的力气。”这般小的年纪,有这种力气,陆良生可谓头一次见,忍不住赞赏了一声,“你如何做到的?”
那边的孩童得意昂起下巴,拍去手上灰尘。
“我天生神力啊。”
此时,外面的人已经跑到这边,有人叫道:“小公子,小的们看到你了。”
“跟我们回去吧。”
“老爷,还有夫人该等急了,会生气的。”
“哎哟,门堵住了!”
武俠仙俠任我行 石頭剪刀布
“快快,翻窗进去。”
窗外人影幢幢,分去数道影子沿着窗棂那边跑动,像是翻进来,小孩儿有些恼了,捏紧了拳头。
翻窗做案:老公手下留情
“小爷好不容易才偷跑出来玩会儿,一个个就知道叫我回去!”
忽然,偏头看去神台那边的白胡子老头,笑了起来,脚下一蹬,就跃了过去,蹲在陆良生旁边。
“老头,等会儿他们进来,你就说没见过我可否?”
说完,跳上神台,爬去土地神像,跃去上方吊着的华盖,下一秒,庙内两侧的窗棂有几人翻了进来,目光四下看了看,轻咦出声。
“……怪了,怎么只有一根蜡烛,人呢?”
“快到处找找。”
“找过了,没有啊。”
“难道小公子也玩起狡兔三窟?”“说不得故意引我们到这里,其实从后面偷偷跑了。”
“那这里的蜡烛谁点的?”
“肯定是小公子啊,引我们过来的,那么重的神像堵在门口,也只有小公子能做到了。”
寶山 二兩心
“……那赶紧从后面追!”
进来的几人检查过四周,甚至连华盖也看了,连人影儿都没瞧见,急急忙忙出了土地庙,绕到后面追去了。
嘭!
上方华盖,孩童得身影跳下来,呼出一口气,好奇的看着面前的老人,“老头,刚刚他们明明已经看到我了,怎么好像什么都没看见?也没看见你好端端的坐在这儿。”
“我天生会法术。”
陆良生将这孩子刚才说的话,还了回去,不过对方听到法术两字,眼睛都冒起光来,猴急的蹲到地上,伸手拉住他袖口使劲摇晃。
“老…..老先生,你教我法术好不好?我叫李玄霸!很能打!”
“不教!”
陆良生笑着轻轻一动胳膊,不着痕迹的将宽袖从他手里扯出,拿起书继续看着,急的那孩童起身,抓耳挠腮的走来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