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mwfhn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帝霸》-第4211章支離破碎看書-ephb7

帝霸
小說推薦帝霸
虚空碎·晶切,一招惊天,瞬间切割了一切,甚至可以说,所有人都没有看清楚这是怎么样切碎的,但是,空间已经被切割了。
虚空碎·晶切的瞬间,李七夜的头首分离,身体各部位瞬间分开,在这刹那之间,虽然说李七夜还站在那里,但是,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已经分离,手与肩不再衔接,头与颈不再相连,身躯也是被一分为二。
瞬间切割,没有任何抵抗,甚至可以说,连抵抗的机会都没有,就在这刹那之间,让人无法想象的速度,都瞬间被切碎了。
看到李七夜身体的每一个部位都瞬间分离,那怕整个人站在那里,但,身体都已经被切割了,这样的一幕,让所有人都不由为之瞠目结舌,这样的速度,未免太快了吧,这也的招式,未免太可怕了吧。
因为根本就让人未能看清楚这样的一招是怎么样切割的,这样的一切是怎么样变化的,它是蕴有怎么样的奥妙,可以说,在场的绝大多数修士强者都看不出所以然来。
毫不夸张地说,换作任何一个修士强者、大教老祖上场,只怕在这刹那之间,还没有反应过来,甚至根本不知道怎么一回事,身体就已经被切割了。
“这是什么力量——”这样的一幕出现的瞬间,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为之惊悚,为之骇然ꓹ 这样的一招,实在是太可怕了。
“这不是力量。”有强大无匹的大人物摇头ꓹ 说道:“这是空间自我切割,并非是外力的切割,而是在这刹那之间ꓹ 好几个甚至是几十个空间相互错位,瞬间把完整的空间切磋的支离破碎ꓹ 这并非是虚空圣子切割了空间,而是让几个乃至是几十个空间相互错位罢了。”
这样的话ꓹ 听懂的大教强者不由为之心神一震ꓹ 如此之多的空间瞬间错位,当然会瞬间把这个空间之内的所有生命都切割了,这是空间错位之时的相互切割,这并非是虚空圣子切割了眼前的空间。
难怪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身体被切割了一个又一个部位,但是,他依然还能站在那里ꓹ 因为他的身体每一个部位,都已经不在同一个空间了。
“轰——”的一声巨响ꓹ 天地失色ꓹ 就在虚空圣子的一招“虚空碎·晶切”把李七夜的身体每一个部位切割之时ꓹ 巨响撼动天地。
与此同时的刹那之间ꓹ 澹海剑皇出手了,一剑破空ꓹ 剑气滔天ꓹ 无尽剑气瞬间凝附在了澹海剑皇这一剑之上ꓹ 破空而出,直贯穿李七夜的胸膛。
澹海剑皇手中的浩海天剑贯空而出ꓹ 瞬间如同击穿了三千世界,贯穿了古今时代,跨越了时间长河,这一剑贯穿而至,任何距离都显得无比的缈小,任何时间差距都一下子变得微不足道。
这一剑贯穿而至,必毙命也,三千阴阳,也在这刹那之间被贯穿。
“呃——”的一声响起,在这一剑贯穿而至的瞬间,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颤抖了一下,虽然说,这一剑并非是贯穿其他修士强者的喉咙或者胸膛,目标是李七夜,但是,这一剑贯穿的瞬间,就好像天地千万剑道都瞬间贯穿而至。
如此一来,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瞬间感觉到可怕无比的剑意,一下子贯穿了自己的喉咙、贯穿了自己的胸膛,让人疼得想惨叫一声,但是,却又叫不出来,在这刹那之间,不知道有多少修士强者的胸膛一痛,鲜血汩汩,这让在场的修士强者都不由骇然失色。
这一剑本是刺穿李七夜的胸膛的,但是,可怕的剑意一闪现的时候,在场的许多修士强者都感觉这一剑乃是瞬间贯穿了自己的胸膛,而且根本不能叫喊出一声来,更不济者,胸膛已经是鲜血汩汩,触目惊心。
可以说,这一剑乃是直取李七夜的性命,但是,在场许多保持足够远距离的修士强者已经被殃及池鱼,可怕的剑气那怕不是针对他们,依然犹如瞬间刺穿他们的胸膛一样,让他们乃是鲜血汩汩流下。
“轰——”一剑贯穿空间,瞬间贯穿李七夜的胸膛,一剑致命,在这一剑之中,蕴养着天地万道,世间的一切剑道都在这一剑承载之中,似乎这样的一剑贯穿之时,天地间的千万剑道,也在这同时贯穿了李七夜的胸膛。
这就好像是至高无上的千万剑道同时贯穿了李七夜胸膛,李七夜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一剑浩海——”看到这样的一剑瞬间贯穿了一切,有一位大教古祖也不由抽了一口冷气。
道祖 快樂的悲劇
在这样的一剑之下,已经穿透了一切,任何功法、宝物都无法挡住这一剑的威力,不论是什么功法、什么宝物,都会被这一剑贯穿,诸天神灵、万界仙魔,都被这一剑毙剑。
【完】邪皇搶親:冷情特種妃 凈禪音
这样的一幕,是何等的可怕,何等的恐怖。
富貴閑夫 裘夢
虚空圣子一招“虚空碎·晶切”瞬间把李七夜的身体各部位分离,与此同时,澹海剑皇招“一剑浩海”,便贯穿了李七夜的胸膛。
妖鳳邪龍
一时之间,整个天地寂静到了极点,所有人都瞪大眼睛看着眼前这一幕。
極道年少 朱二少
不论是“虚空碎·晶切”还是“一剑浩海”,都是极为惊艳,都是绝世无双,在这样的绝杀之式围攻之下,多少强大的老祖,都无反抗之力。
但是,这样的绝杀之下,大家都想李七夜创造奇迹,有什么惊天的手段,或者有什么惊绝之式,但是,大家所期盼的一幕,并没有出现,李七夜瞬间被切割了身体,被一剑贯穿胸膛,一招致命。
所有人都认为李七夜会创造出惊天的奇迹,但是,在这样的绝杀之下,李七夜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这样被杀死了,就这样落幕了,这样的反差,让很多修士强者都看傻了,都有些无法相信。
因为一直以来,李七夜都创造出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现在却瞬间惨死在了澹海剑皇和虚空圣子的手中,连一点像样的反击都没有,简直就像是砧板上的鱼肉,这的确是让大家为之一呆,让许多修士强者都无法接受,一时之间回不过神来。
“就这样结束了?”有修士不由呆呆地说道,这样的一幕,就像做梦一样,在刚才,李七夜多嚣张,所有人都认为他有惊天绝世的手段,没有想到,连反抗都没有,就死了。
“这,这,也太那个了吧。”对李七夜充满信心的强者也一下子接受不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哼,这不就是自寻死路吗?不自量力,以破剑挑战澹海剑皇、虚空圣子,蠢货。”有年轻一辈冷笑了一声,不屑,有几分优越感,说道:“暴发户,又焉能与澹海剑皇、虚空圣子这样的绝世天才争锋呢。”
一时之间,各种神态情绪皆有,这样的一幕实在是太出于人意料了。
在这个时候,澹海剑皇、虚空圣子他们两个人都不由相视了一眼,他们一时之间都有点拿不定主意,因为这太简单了,简单得让他们都不相信,觉得这不可能。
“唉,结束了,散了吧。”有老一辈无奈地说道。
现在李七夜惨死在澹海剑皇、虚空圣子的手中,谁还想去抢夺万世剑,那只不过是自寻死路罢了。
许多修士强者都心灰意冷,都想离开的时候,但是,有一直坚持自己观点的强者看着眼前这一幕,突然说道:“慢着,有异样。”
就在这刹那之间,李七夜那只握着剑的手动了一下,没错,李七夜的身体各部位都已经被分离了,这一只握着的手也是不例外,已经和分开的手臂没有任何衔接了。
但是,就在这个时候,握着剑的手腕却动了一下,在这个时候,握着剑的手腕就好像是瞎子一样,摸不着东南西北,突然反手一剑,就这样刺了出去。
这只手腕反手一剑刺了出去,不仅是没有刺到虚空圣子、澹海剑皇,反而是刺到了李七夜自己的身体,被分离的另一部分。
“搞什么——”看到李七夜一剑刺在自己的身上,把所有人都看傻了,以为李七夜一剑会逆转局面,没有想到,反而刺在了自己的身上,这就好是瞎子想杀人,反而把自己杀了。
就在所有人都看傻得时候,强大如澹海剑皇、虚空圣子瞬间本能的危机感爆发,他们心里面一寒,惊呼:“不好——”
在这石火电光之间,澹海剑皇乃是浩海天剑一横,断十方,绝万域,但是,就在这石火电光之间,在他断十方、绝万域的刹那之间,依然是迟了那么一点点,长剑一滑而过。
而虚空圣子在这石火电光之间,也是以无与伦比的速度后退,空间跨越,空间错位,节点跳动……一个个虚空绝学在他身上演化,但,不管虚空圣子的速度是如何的惊绝万世,不管虚空圣子在这刹那之间是如何的跨越了千万领域,都依然是迟了那么一点点。
“嗤——”的一声响起,鲜血溅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