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bn1s熱門連載都市言情小說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起點-第932章 廢話這麼多你跟我玩呢?讀書-8ukyi

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小說推薦從靈氣復甦到末法時代
云天顶已经没有力气说话了。
他静静的靠躺在那里,看着直朝自己要害而去的长剑,说道:“你杀了我,清儿不会原谅你的。”
方正手一顿。
交流好书,关注vx公众号.【书粉基地】。现在关注,可领现金红包!
超级红包
脸上已是露出了些微凝重神色,随即变作冷笑。
说道:“我还睡了她的姐姐呢,她照样会原谅我,我们师徒之间的感情,你怎么可能会了解?”
“你……”
云天顶面色惨白,噗的一口心血喷出。
方正道:“而且谁说你是我杀的,你是被第一云端杀死的……他自爆本源与你同归于尽,连我也没有想到第一云端竟然会在此地出现,这大概可算是意外中的意外吧,你会因此身死也就是谁也怪不得的事情了。”
云天顶死死盯着方正,脸上露出不甘神色。
方正的话不啻于在他那已经千疮百孔的心脏上又捅了一刀。
魔逆九天
让他临死尚且心痛欲裂。
“师父会相信我的,再说,就算她知道真相,也只会装作不知道而已。”
方正轻轻叹了口气,语气轻柔了很多,认真道:“怪就怪你当年把师父欺负的太狠了,她现在已经不知道什么叫做反抗……或者说对她而言,我就是她人生中最后一根救命稻草,她会死死的抓住我,依恋我,无论我做了什么,她都会原谅我,云天顶,这是你造的孽,我不喜欢为他人做主,但唯独杀你这一点我敢肯定,对师父而言,这绝对是为了她好。”
“是啊……我把她欺负的太狠了。”
云天顶眼底浮现一抹灰色,喃喃道:“当年我只觉得此举对不起秀儿,却是真的忽略了她……自作孽不可活,但你不必杀我的,我之前被乾老打伤的伤势还未曾复原,如今又本源尽碎,伤势比当年的浅雪还要来的重上几倍,就算是再如何了不得的天材地宝,也救不得我的性命了。”
方正定定盯着他,说道:“你想拖延时间?如果是想拖延到师父来这里的话大可不必,我的神识领域一直在扫描四周,在她来之前你就会没命。”
“我有很多话想跟她说,但你肯定不会容许我跟她见面的吧?”
云天顶深深吸了口气。
雲雲仙途
只是廖廖几句话的功夫,他便已经疲惫的不行。
他喘息道:“我只是想问问你,能不能给我几句话的时间,我想跟你做个交易。”
“交易?”
“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鸟之将死,其鸣也哀,我只是不想我苦心探查多年的秘密就这么深埋于地底而已,所以,我想跟你做一笔交易。”
方正问道:“什么秘密?”
“我潜伏昆仑百年获得的秘密。”
云天顶眼睛已经完全灰蒙,视线失去了神采。
他轻声说道:“昆仑的云老,其实是我的亲大哥,我兄弟二人自幼失散,我机缘巧合进了蜀山派,后来又因缘际会结识了浅雪的母亲,结果浅雪母亲身死之后,我独自带着浅雪,为给她续命,天南地北,何处凶险之地我都闯过……”
何处金屋可藏娇
“你只是想要在你的女儿身上寻找她母亲的影子而已。”
方正冷冷道:“这是病,你比你女儿更需要治病。”
说着,他的剑已经缓缓放下了。
就像云天顶所说的那样,他已经见不到云芷清了,再无任何侥幸而言。
而如今他命不久矣,再难有翻身之机,既如此,听他说几句话就是了,这也不算是我亲手杀的了,他是被第一云端的本源炸死的,身上全都是爆炸痕迹呢,可是一丝剑伤都没有。
云天顶苦笑道:“不错,我一直以来都在浅雪身上找寻她母亲的影子,我让她穿她母亲的衣服,打扮成她母亲的样子,这样一来就好像她还活在我面前一样……浅雪只当我为救她是爱女心切,却不知道她在我心目中也不过是个替代品而已。”
“所以呢?”
“那一次我去往昆仑山脉找寻万年地心莲,结果无意之中,发现了我自幼失散的大哥云天阳,然后我才知道,原来当年遭遇战乱,我们云家上下尽皆身死,但他却还活着,而且还机缘巧合的进了蜀山派。”
云天顶话题转了回来,似是回忆起了往事,轻声说道:“见到大哥,我心头自是惊喜,可聊天之后才发现,大哥其实颇为自己的处境发愁,他虽是被昆仑收留,但却并无修炼资质,因此只能做个扫地人,他见我资质不俗,向我诉苦,却不知我当时早已经为了浅雪的病情鬼迷心窍,看他神情懊恼,我便提出了一个主意,说我有办法帮他提升自身潜能,这是只有双胞胎之间才可做到的事情。”
方正定定的看着云天顶,眼神凝重了下来。
云天顶所说,显然是他当年往事。
云天顶堕入魔道之后的经历任谁都颇为好奇……方正自然也是如此。
更何况这还是有关于昆仑的消息。
昆仑与蜀山早晚会有一战,既如此,通过这个超级内鬼,多了解一下昆仑没害处。
长剑相思 古龙
云天顶摇头苦笑道:“大哥果然信以为真。安然任我在他身上施术,将他炼制成了我的分身傀儡,我可同时自如的操纵这两具身体。”
方正心头蓦然间浮现柳清颜那娇俏的面容。
莫非是跟她和柳如烟两人相似的关系么?
他问道:“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是被逼的没了办法。”
專屬暖夫別想逃
云天顶叹道:“蜀山宝物不少,但我带回浅雪已是负了清儿的母亲,此举大大的招致玄机等人不快,他们虽愿助我,但也不过是看在秀儿的面上,他们只愿尽个人之力,不愿倾尽宗门之力……
但昆仑不同,昆仑无论实力还是底蕴都远在蜀山之上,再加上大哥又是自幼在昆仑长大,众人对他知根究底,知晓他没有修为,若我混入其中,自然可以轻易的谋取一些宝物,而且昆仑功法我也很是好奇。”
他苦笑道:“也是那个时候,我大概就堕入魔道了吧。”
方正冷笑道:“恐怕从来都没有什么魔道,所谓魔道,不过是你们为了让自己良心安定而想出的理由而已,因为堕入魔道了,所以可以心安理得的丧尽天良,杀人放火无恶不作,但五梅堕入魔道却还心系五灵仙宗,你堕入魔道却还为云浅雪的病情奔走……你们堕不堕魔道根本就没什么区别,你们本就是魔头!”
“也许吧。”
云天顶闭上了眼睛,喃喃道:“谋害自己多年未曾见面的亲兄长,我纵然痛哭流涕,却也未曾后悔,尤其是遍阅昆仑功法之后更是如此,而后我夺了九脉峰的灵脉,融入浅雪的体内,彻底治好了浅雪的病情。”
他自嘲的笑了笑,说道:“连自己的亲生大哥都给杀了,区区妻子女儿,弃就弃了,好歹还留了她们一条命不是?”
方正只是冷笑。
问道:“所以,之后你就同时有了魔道之主云天顶,和昆仑扫地人云天阳两个身份。”
“嗯,平日里仍是大哥扫地,但当我潜伏昆仑之时,便将大哥收起,由我替代,我兄弟二人相貌酷似,再加上大哥性情孤僻,不愿与人接触,我稍稍打扮便能瞒过众人……之后百年,我其实大多时间都在昆仑静修,而这百年间,我苦心孤诣,也终于探查到了昆仑派不少的秘密。”
“什么秘密?”
“想知道吗?”
方正心道你要敢说我不告诉你,我立即就卸了你的四肢,废话了这么多,跟我玩呢?
好在云天顶似乎听出了方正话里的不耐之意,轻声道:“帮我做一件事情,我就告诉你。”
“什么事情?”
“救治浅雪。”
方正冷笑起来,妈的,果然是在临死之前涮我一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