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25er有口皆碑的都市言情小說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ptt-第二百零四章 何清秋的強橫鑒賞-q928q

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小說推薦青梅甜寵之多多的糖
“金焕哥,你快点回去休息,不要因小失大,这还在演习,你要是真的受伤,那这次考核可能会错失机会了”,万禾拦住还想要上去继续战斗的金焕,不让他继续向前,说出的话也是极为懂事,性子虽是傲了些,但是很多方面小小年纪说出来的话却已远非常人的眼光,毕竟是家族从小精英培养出来的孩子,脑子还是在线的。
我們之間沒有愛 花之心戀
天地狂
之前的损耗之下,金焕确然已经没有面对何清秋的还击之力了,金焕自己也是明白,闻言!目光犹疑着看向前面夜色中的那抹身影,心中不免生出些果然如此的悲愤,他还是太弱了,连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都做不到。
那边何清秋也不着急,对于这两个明显不是自己对手的人他现在根本不感兴趣,目的只是在等另一个人而已。是以等了几秒后,才在无声中开口,“现在又要换谁上了”,只是眼中却丝毫未将站在许多多前面的两人看在眼中,目光直直像是越过二人,看向他们身后。
何清秋无声勾了勾嘴角,该来的总会来,如果一直藏身于别人身后,那就不是许多多了。
万禾、金焕两人闻言相视一眼,万禾一把握住金焕左臂,冲他无声摇摇头,然后冲着何清秋就要开口,“我”来会会你,只是一个我字刚出,后面的话万禾还未说出口。
几人就听到身后一声悦耳清亮的女声,“我来!”,仍旧是纤细瘦弱的一道身影,却自带一股卓然的风采,自万禾、金焕身后不紧不慢走出,步履间潇洒自如,落地却轻盈而有力,渣渣的枯叶被踩响,正是刚刚调息结束的许多多。
及至走到金焕、万禾身边,许多多难得对两人态度非常温和,说话语气也是轻柔,“你们辛苦了,去一边喝喝水,吃点东西,看着我帮你们打回来”,说完冲着两人又是弯唇真诚一笑,笑容明亮,笑声朗朗看向前方,仿若真从夜色中走出的侠女,“何清秋,你不是要和我打吗?来吧!”,女孩话语中无一丝畏惧,只有满满的战意。
公主御狐 菲妍
终于等到许多多露面的何清秋,却见此面色立即一寒,声音越发冷然,“许多多,你终于舍得出来了,还以为你今天就躲在这两个人身后了”。
对此,许多多只是呵笑一声,就率先迎了上去,“如你所愿,看招!”。
当即二人也再不多话,直接就战到了一起,好在经过短暂的调息,许多多恢复能力又真的变态,确然此刻已经真正的恢复了大半,虽然不是自身的全盛状态,但是她有自信对上何清秋也不至于吃亏。
再说何清秋,之前金焕虽没有在他身上占到多少便宜,但是经过一场战斗,他也已有所消耗,所以一时间二人对上也算是半斤八两。
夜色浓重,许多多和金焕两个人却是越战越勇,两人打法都是走的刚强的路子。
许多多修习的本就是至刚至柔的功法,又是以速度、力量见长,所以喜欢快攻,也喜欢主动攻击,并不擅于防御,这就使得在遇到某一类善于翻找漏洞的对手时,则就往往占不到什么便宜。师父、师兄、师伯们也都帮助她调整过,但是却怎么也改不过来,就好像是天生的性格与习惯所致,最终只能让她放大自己的优势,一快破万法,只要你够快够强,根本就不需要再分出心神来防御对方,所以许多多也是一直如此做的,因而一上来就攻击迅猛。
许多多迅猛的过去就是几个飞踢,直冲何清秋面门而去,何清秋直接就以硬拳相接,一时间夜色静谧中,除了偶尔森里中远处传来的虫鸣,就只听到拳腿相接中嘭嘭的声响。
弹跳纵越间,依旧是数十个来回,却无一个人展露一丝疲态。
相比较而言何清秋的功法则是极为霸道猛烈,和他清冷的外表完全不同,何清秋出招狠厉且招招直中人要害,要不是许多多身法奇特,速度极快就真的很难躲开。然而就是不小心的被蹭到一点,许多多都能感受到那其中霸道的气瞬间由着筋脉而入,横冲直撞让人难以忍受,不由暗暗心惊,这何清秋究竟练得是什么功夫。
首席求原谅:三岁宝宝强悍妻 池纪
谭琳殷不是与和何清秋同出一门吗?为何两人却完全不同,谭琳殷之前的感觉就是完全的至阴至柔,功法缠绵,速度敏捷,正是许多多功法所克,而且她虽有天赋,也算练功勤勉,但是家里父亲和师兄师弟们都宠着,自然也舍不得真正让她吃苦。因而相比较来说,被杜斌自小折磨(教导)长大的许多多,不管是抗击打,速度,又或是耐力都要强上她不少,所以许多多最终才能稳稳取胜。
然而现在对上何清秋这完全比许多多而言,更要刚猛霸道的打法,许多多再也无一丝之前的轻松心态,更加郑重了几分。如果说之前的许多多可能还会仗着自己能迎了谭琳殷,而对于何清秋也有了几分看轻,或者说是觉得自己可以赢的把握,那么现在的许多多再对上何清秋的每一招,则就是完完全全的重视与慎重,不敢让他靠近一分,生怕再被对方那难以琢磨的霸道真气再次抓到机会。
一时间,许多多竟是开始打的有点束手束脚起来,同时脑中快速转动起来,之前就算万禾说错话,在何清秋手下救万禾时,当时却并没有感受到这股霸道真气的,现在想来,之前她还是想岔了,这个人当时也就是想给万禾个教训,并没有真正想下死手,不然直接用上这样的手段,就是当时全无防备的自己,也很难就那么挡下,此人倒也不算非常坏。
其实许多多不知道的是,对面的何清秋此时心中又何尝不是同样的震惊,他从小体质特殊,阳气旺盛,师父又特意为他寻来难得一见的高深功法,并助他日夜修习。果真他也从未辜负所有人的期待中,成为了年轻一代中的佼佼者,短短十多年后同龄人中就已无人是他的对手。
直至现在,就算是师父师叔他们,也已经不是他的对手,而他也从未停止对自己的严格要求,目光更是早就不放在同龄的年轻武者,他对于对手的目标已经是很多已经隐世的真正武者,只有那些绝对实力的人,才配当他的对手。
蜜恋66天:傲娇总裁的宠妻
所以即使听到华国一个叫许多多的女孩18岁时获得全球武道大会第一名时,他也仅仅是你好奇了一下,也并不觉得参加了这个比赛也就一定能比他强,或者可以当他的对手。只是想如果碰到了,也许可以一战试试,只是他并不对于对方抱多少希望。只是个小女孩啊!比自己师妹还小,如果真的打败他,会不会直接哭啊!很麻烦的,所以还是不要了吧!
至于他为何会有这样的想法,大概是因为曾经他挑战过一个R国的武者,那个人也曾经获得过这个名头,然后呢?还不是败在他手下。
下堂妃
而这次参加这个考核,本也不该是他和琳殷师妹来的,原来师父是想派另外两个师弟过来参加的,并将他们送进最终小队。因为师父的家族在华国影响力极大,而这个考核将要选拔的人才将来所要做的事情,涉及的层面又太过重要,所以自然也必须的分上一杯羹。
奈何琳殷却意外的听到许多多要参加这个考核的消息,同样作为年轻一代武者中少有的女孩子,琳殷师妹又是作为师父唯一的女儿,众位师兄弟中唯一的女弟子,可想而知她是何其骄傲的,又是何其被娇宠长大的。
只是当许多多这个全球武道大会第一名的成绩出来后,不免也在各国武道人士心中挂上了号,谭琳殷作为年轻一辈武道中同样小有名气的女孩,自然也少不了被一起比较几句,因而也就埋下了作为天之骄女的谭琳殷,想要亲自会会那个传闻中的叫许多多的女孩这样一件事情发生的前因。
只是之前琳殷师妹一直被师父管着,并不放心她随意出来。然而这次琳殷师妹第一次这么坚持想要做一件事,那么作为最宠爱女儿的师父,和最爱护师妹的他。师父同意了,然后他自然跟着一起来了。
出来之后一切都很顺利,师父也帮他们安排的非常好,加上他和师妹的实力,顺顺当当的就到了考核最后一关,很多人也因为各种各样原因主动地靠拢了他们,自愿为他们所驱使。
何清秋看得到师妹很开心,她喜欢这样的生活,不管到了那里她都是众星捧月的,只是何清秋知道,她最想要的还是亲自会会那个许多多。所以看着她找机会接近了几次许多多,果然也顺利的两人认识了,回来之后琳殷师妹说,许多多是一个非常简单又有点蠢的女孩,她说什么就信什么,不过挺好玩的,就是不知道实力是不是真的如传闻中一样强,下次一定要找机会好好比比。
然后又抱着他的胳膊甜甜的说,师兄,我们最后考核的时候是演习吧!到时候我们就和她对立面吧!总有和她遇到的时候,我肯定会和她打一场。
重生壹二事 秋壹半
好啊!他当然无所不应了,这是他从小就宠着的师妹啊!也是他一直守护的女孩啊!他永远记得七岁时,他第一次遇到仅仅三岁的谭琳殷时,小小的跟洋娃娃一样精致的女孩,甜甜的叫他哥哥,然后就让师傅把他从孤儿院领回了家,也给了他家人的温暖。
是的!何清秋一直都知道,他的师妹有两副面孔,在不熟悉的外人眼中,她都是温柔又善良,进退有度的,但是私下师妹其实最是个娇蛮的性子,很少有她真正看得起的人,只是她却也从未真正主动去害过别人,只是习惯性的高高在上,将讨厌和喜欢表现的太过明显而已。
而师妹最看不得的,就是被人说她不如人,所以当听到有人讨论,到底是许多多强还是谭琳殷强时,他就知道,这一场免不了的。但是即使这样,师妹,还是他心中最可爱的小师妹。眼前这个许多多竟然真的敢伤害她,简直是不可饶恕。
所以对上许多多的那一刻,他用上了很久未再动用的霸道之气,霸道之气的功法因为要求极高,又非常难修炼,对体质和各种都有要求,必须是纯阳之体,且根骨极好的少数几人才能修炼。
血狼传说 疯子阿星
他体质是极阳没错,根骨又好,师父不忍他浪费,千辛万苦为他寻来这个功法,又带着他一步步修行,他自己也足够刻苦。只是他到底不是纯阳之体,所以随着他渐渐长大,功力越来越高,所练的霸道之气越强,就是强横如他何清秋,也渐渐觉得的肉身筋脉却明显跟不上这样的霸道阳气成长速度,这样的情况越来越严重,他体质根本难以压制这样的霸道罡气,再这样继续下去导致的结果可能就是他会爆体而亡,所以师父师伯很多长辈又替他寻来了压制之法,一篇清心真经,常年修炼会让他心绪平稳,也会调和体内的霸道之气。
之前许多多和师妹谭琳殷对战他也看到了,这个女孩确实挺强,加上他之前在许多多那两个朋友身上也确实消耗了一定体力。所以他只想快速的让许多多认识到什么是真正的强者,想让她后悔伤害师妹。
玉魂传说
却没想到许多多竟然身法如此狡猾,竟是如此让他无从下手。
这一刻,何清秋不得不承认,眼前这个女生能如此年纪获得全球武道大会第一名,确实是有自己的一番能力的。能在他何清秋手下躲过这么多招,她已经是极少数的了。
但是靠躲就可以了吗?感受到自己体内的霸道之气越来越狂暴,甚至周身的空气都被这股暴虐的气息影响,空气中传来爆裂声,一股股气流萦绕何清秋周身。以往被他生生压制着的暴虐气息也全都爆发了出来,要结束了,何清秋想。
许多多绝不会是这样状态的他的对手的,何清秋对着许多多开口,“许多多你可以认输,并且跪下给我师妹道歉,暂且今晚我可以考虑放过你,如何?”,看着对面女孩,就像是看着一个蝼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