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言情小說 上門狂婿 狼叔當道-第一千五百九十二章 青丘王的玉扳指看書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由于灰袍人刚才被张道玄一道黄符所阻,此刻冰火蛊已经来振翅飞到了鹤贯天身前,令他是不敢在轻易冒进,不得不另外找办法,杀死这名仇人。
大难不死,鹤贯天伸手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旋即冲远处的张道玄抱拳作揖:“救命之恩,本尊没齿难忘!”
他非常清楚张道玄为什么会出手,不过在这么说对方也救了自己一次,该道谢还是要道谢的。
传家
有了刚才的前车之鉴,鹤贯天此刻是在也不敢让冰火蛊离开自己的三步开外,而是操控着两只蛊虫游离在自己身旁,随时防备灰袍人的攻击。
“小子,刚才差一点就你偷袭成功了,这次本尊看你还怎么破冰火蛊的防御!”
他得意洋洋的说着,只要冰火蛊不离开身边,哪怕灰袍人有通天的本事,也一样唯有徒呼奈何。
灰袍人心中怒火汹涌,目光冷冷的注视着不远处正在和青丘王交手的张道玄,若非此人横插一脚,他现在已经大仇得报!
无奈的收回目光,他面容冷峻的对鹤贯天道:“我能够找到一次将你击杀的机会,同样的也能够找到第二次!”
“哈哈……”
闻言,鹤贯天放声大笑,那笑声中充满了嘲讽之情。
笑了片刻,他得意洋洋的冲灰袍人挑了挑眉:“本尊虽然是蛊术修者,在体魄上跟不如你们,但是只要有本命蛊在,你们一样拿我没有办法,你要是有胆量,不妨现在就来杀我试试!”
蛊术修者走的乃是术法的门路,对于肉身的要求并没有太高,反而是将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培养蛊虫以及修炼毒攻方面。
别看鹤贯天乃是望天九重巅峰修者,但真要是比拼肉身之力,他甚至连其余宗门的太上长老都不如。
不过千万不能因此而轻视他这样的蛊术修者,毕竟蛊术乃是杀人利器,稍有不慎便会万劫不复啊!
更被踢鹤贯天手中的那对冰火蛊了,那可是夺天地造化的宝贝,早已经超脱了蛊虫该有的范畴。
灰袍人哪怕是在开启了天衍图,此时也不敢主动进入冰火蛊覆盖范围,任凭那鹤贯天如何用言语刺激他,都不会轻易将自己置于险境!
就在灰袍人与和鹤贯天的战斗陷入僵局时,青丘王和道主的战斗也是逐渐趋于白热化。
一爪子拍开张道玄挥来的拂尘,青丘王缓缓后退了一步。
“跟本王交手,竟然还有心他顾,你未免也太过托大了吧?”
闻言,张道玄淡淡一笑:“呵呵,贫道岂能眼睁睁的看着同伴陷入危局,哪怕是跟你这等存在交手,也要拼命救上一救啊!”
他这话说的是大义凛然,但谁都知道其中的深意。
青丘王也懒得跟这种虚伪之人废话,而是接着道:“既然如此,那本王倒也要帮同伴一个忙才对啊!”
“哈哈,天尊冰火蛊乃是世间攻守兼备的无上至宝,即便是青丘王出手,也是难以打破局面。”张道玄信誓旦旦道。
即便是他也拿鹤贯天的本命蛊没有任何的办法,而青丘王的实力与他不过是伯仲之间,自然也是没有什么应对之策。
华娱从1980开始
然而,青丘王却并不那么认为,自顾自的说着:“太自信有时候并非是时间好事!”
说罢,他将手中戴着的一枚玉扳指取了下来,旋即将其推向了远处的灰袍人,同时嘴边提醒:“小子,接好了!”
张道玄饶有兴致的看了那玉扳指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特别的地方,所以也不出手阻止,而是摆出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另一边,灰袍人一把接过青丘王扔过来的东西,那道眼前端详了片刻,也是如同张道玄一般,没有看出此物有什么不同寻常,不过就是一个通体洁白的玉扳指而已。
打量扳指片刻,他忍不住问了句:“前辈为何给我这东西?”
青丘王笑道:“呵呵,给你自然是用来对付冰火蛊的!”
闻听此言,鹤贯天却是大笑了起来:“哈哈,青丘王你也未免太看不起本尊了,区区一个玉扳指,竟然也想着要对付本尊的冰火蛊,简直是痴人说梦!”
“痴人说梦?”青丘王笑着摇了摇头:“冰火蛊虽然强大,其中更是蕴含着天下至阳至阴,但须知万物相生相克,这个世界上并没有绝对的无敌,在强大的东西也有他的弱点!”
这一点,鹤贯天非常的认同,但却不相信青丘王能够找到并利用自己本命蛊的弱点,自信满满的说着。
“即便是冰火蛊有弱点,也不是你我能够发现的,除了天道之外,所有一切在本尊本命蛊面前都不值一提。”
听罢,青丘王笑而不语,而是通过传音入秘的方法,对灰袍人交代了一些事情。
也不知道他说了些什么,灰袍人的神色却是变得无比欣喜了起来,似乎已经有了对付冰火蛊的办法!
这一幕,看的张道玄和鹤贯天是面面相觑,心中纷纷都深处了一丝茫然,不知道他们葫芦里卖的到底是什么药。
但是碍于冰火蛊的强大,两人心中的疑惑也是渐渐消散,旋即皆是抱着一副看戏的态度,等待着灰袍人的行动。
“呵呵,前辈这次倒是帮了我一个大忙啊!”
笑着,灰袍人看向玉扳指的眼神明显产生了巨大的变化,从原来的茫然不解,变得如获至宝!
紧接着,灰袍人攥紧玉扳指,缓缓踱步走向不远处的鹤贯天。
见状,鹤贯天心中是毫无防备,冷笑道:“小子,想不到你竟然还有胆量自投罗网?”
他是一点也不担心青丘王能够在段时间内找到冰火蛊的弱点,毕竟本命蛊的弱点这要是那么容易找到的话,长生天尊也不可能驰骋修界几百年的时间了!
灰袍人并没有理会对手的冷嘲热讽,而是保持着平缓的速度,走进了冰火蛊笼罩的范围。
刚一进去,那种被冰火煎熬的感觉就再度袭来。
然而,灰袍人脸上却并没有任何凝重之色,反而是笑的无比从容,看向鹤贯天的眼神,更是如同看一具尸体般,是那样的冷漠无情以及不屑一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