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293 安才人恢復六宮主位相伴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闫旭拜托林傲霜,务必帮他这一次。
“好,我就帮你这一次,为了鹿婵,也看在鹿婵曾喜欢你的份上,我就帮你这一次。”
林傲霜最终妥协,扶起闫旭,“这件事之后,你我就再无瓜葛,该为鹿婵报的仇,我林傲霜还是会去报,到时候还希望太师你不要随意插手。”
“好,这次事件之后,不需要小娘你提醒,我也会饶不了她的。”
林傲霜听完闫旭的话,做了个大恩不言谢的动作,就飞出皇宫去救巧灵儿了。
林傲霜去了地牢,按照闫旭的吩咐,找到了巧灵儿。
“你是谁?”
邪医都市行
巧灵儿问。
“别问那么多,你只要记得我是来救你的就对了。”
“是太师让你来救我的吗?”
“是。”
林傲霜回答的言简意赅。
“那你就不用陪我回雪域国了,我自己一人可以回雪域国的。”
“不是我不放心你一人离去,是太师有令,务必送你回雪域国,带兵攻打临安城。”
“他还真是年纪轻轻,算计人的事情还是如此的谨慎啊,我巧灵儿再不济,还不至于答应别人的事情办不到,您爱跟着就跟着,一路上山高路远的,多一个人陪我解解乏也好。”
巧灵儿接过林小娘给她备好的斗笠,一起骑上马,连夜离开了临安城。
翌日。
皇上侍寝完事之后,原以为昨晚卖力的人是林傲霜,却睁开眼睛看见的是被废了的安才人。
“是谁放你出来的,你竟敢还敢爬到朕的床上来,来人……”
“皇上,明明是你自己凑过来的,现在竟然怪臣妾爬上您的龙床,皇上你未必也太薄情寡义了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人活到中年,竟然也会被别人算计一把,皇上着实气的可不轻啊。
“李德海,你给朕滚进来。”
“皇上……”闫旭推开寝殿大门,假装神色匆匆的样子,又看见安才人衣冠不整的坐在床上,闫旭立刻用手袖挡着脸,装作什么也没看见的样子,“皇上,臣有急事禀告,还是等会儿再来吧!”
皇上不悦,李公公为何不在门外,现如今闫旭看见他重新临幸了安才人,若是他不给安才人一个交代,那么他就会成为别人口中的禽兽,敢做却不敢认,他可是一国之君,怎么可能让别人抓到他的把柄。
闫旭也是了解皇上,所以正所谓知父莫若子。
“别走,刚好你也在,朕就想问问安才人,你来找朕有何事?”
“皇上,昨日耿王府的侧妃来冷宫,告知臣妾婉娘在云墨坊,臣妾想要同皇上说明清楚,她却迟迟不让,最后恼羞成怒,将我给打成了这样,庆幸路过的一个小太监,撞见了乔涵儿借着耿侧妃的势力欺负我,于心不忍的小太监就寻来了太师护着我,顺便也找来了医工为我诊治。”
安才人的一番话,既显示出了乔涵儿的嚣张跋扈,还显示出了她因为被废一事,是个小丫头都能随意欺辱她,从而激发皇上的保护欲。
“岂有此理,就算你再不济,你也是朕的妃子,她一个乔涵儿算的上什么,当初是她自己厚着脸皮,一纸婚书把自己嫁进了耿王府,现在又有何颜面用她那不入流得到的身份,欺负朕的妃嫔。”
皇上龙颜大怒,立刻又唤了声:“李德海,你给朕爬进来。”
李公公听见皇上喊他,立刻听话的跑了进来。
“皇上,有何吩咐?”
“现在就给朕拟旨,恢复安才人六宫主位,把之前的凤冠霞帔通通送还给安才人,即日起恢复安才人皇后之位。”
皇上斟酌了一番,本想晋升一个普通妃嫔给安才人,但考虑到刚刚对她昨晚的侍寝还尤为满意,所以考虑再三,皇上还是恢复安才人皇后娘娘之位。
闫旭一直低着头,听见皇上果然碍于面子,恢复了安才人皇后娘娘的身份,嘴角抽动,露出了一个得意的笑
“老奴接旨。”李公公跪地接旨。
安才人,不皇后娘娘也下了床,整理好衣服,跪地感谢皇上。“臣妾谢过陛下!”
“太师,你刚刚说你来这有什么事?”
皇上平复了一会儿心情,这才想起跪在地上的闫旭。
“回皇上,近来临安城附近似乎瘟疫严重,很多灾民难民已经偷偷迁离,入了临安城了。”
县政 白衣卿
“不就是个小小的瘟疫吗?有何大惊小怪的,这些人命薄,在临安城也掀不起什么狂风大雨的,不予理会就好。”
皇上摆摆手,让闫旭不要多管闲事。
闫旭跪在地上,迟迟不肯起身离开。
“你这又是何意?”
读者和主角绝逼是真爱
皇上瞥眉毛,一手置前,一手置后,不知道闫旭为何不肯离开。
“皇上,臣惶恐,此次前来的主要还是为民请命,求皇上封城门,建疫站,让曾驻云墨坊的云游四海的良工们,继续免费给大家义诊。”
“放肆。”皇上捏紧前面的手,怒斥闫旭的妄言。“这些人都是无关紧要的人,你现在用什么身份,去为这些人请命,你和他们好像没有任何血缘关系,所以你没有必要去为那些人做这些,还有小旭子,朕得好好跟你旁敲侧击一番了,别忘了你自己的身份,不该管的事情别管,不该做的事情别做,得寸进尺对你没有好处,小心你项上人头。”
闫旭内心叱骂道:昏君,临安城里有你这样的君主,迟早有一天给你给败倒了。
都市最强选项系统 宁尤
“是,臣明白了,不该管的事不管。”闫旭起身,“若没有其他的事情,微臣先行告退了。”
“好。”
皇上摆摆手,让他和李公公离开殿内。
待闫旭和李公公出了寝殿,只闻殿内传来昏君***的声音,“爱妃昨晚侍寝的不错,趁着还有一会儿上早朝,咱们在重温一下昨晚的事情吧。”
闫旭摇摇头,心里念道:老不正经的狗东西,你就等着被你的老顽固思想买单吧。
“太师,接下来要如何?”
“先建疫站,封城门,在云墨坊秘密诊治那些已经进城的百姓。”
“太师你还真是爱明如此,相信以后在你的带领下,临安城会走的越来越繁荣昌盛。”
李公公还真是识时务者为俊杰的人,对闫旭是哈腰点头,俯首称臣的。
“李公公,还是你扶持的好,不过紫禁城里暗里的人太多,以后还是少说一些没有成定数的好。”
闫旭才不是那种喜欢被人阿谀奉承的人,他讨厌别人说些客套的话,他宁愿每个人同乔墨儿一样,敢说真话不怕得罪他,这样,他就能每日三省吾身,从别人的直言直语中,吸收到自己不足的地方。
“是是是,太师说的极是。”李公公护送闫旭出了皇宫,“您放心,宫里的事情我会帮您多多盯着的。”
“那就有劳李公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