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從長阪坡開始 線上看-第0735章馬超的死期就要到了(求月票)相伴

從長阪坡開始
小說推薦從長阪坡開始从长阪坡开始
第二日,上邽县城外传来喊杀声。
杨昂麾下大将任等,急忙从府衙内跳起来,跑向城墙之上。
等他到了之后,就见城外打着马超的旗帜,开始猛攻曹军士卒。
双方厮杀的很是激烈,倒在地上的士卒已经有了不少。
“哎,大哥,想不到马超竟然派人来支援?”裨将任闲依着城墙垛子说了一句:
“今日观之,曹军的战力也不过如此,看来张郃也不是什么名将,徒有虚名罢了。”
作为守城主将的任等,却没有接自家弟弟的话茬。
他自是知道自己占据上邽县的目的在哪里,就是个诱饵。
城外的曹军士卒不过五千人马,想要攻克上邽,显然是不可能的。
只不过这里又不是汉中的地盘,麾下士卒没有那么强烈想要死在这里的心思。
毕竟是前来帮忙的,还不是占领,一点想要拼命的想法都没有。
只要曹军攻势不猛烈,那上邽县还是可以守一守的。
马超的家眷全都在祁山大营,被杨将军的大军保护着,那里也是大家的退路。
任等很清楚自己的任务,上邽县可以适当的守一守。
如果曹军攻击的太猛烈,守得住便守,守不住就跑呗。
“大哥,马超的人马来了,我们打开城门接应一二。”裨将任闲当即就机灵起来了。
“传我命令,弓箭手蹲下准备,待到他们冲到吊桥,听我命令,全部射杀。”
主将任等命令一下,弓箭手就已经做好了准备。
“大哥,他们是马超的人!”裨将任闲一时间有些诧异。
“杨将军说了,只要不是他亲自来叫开城门,就算是马超亲来,那也是假的。”
“假的?”
听到大哥的话,裨将任闲又仔细看向城外的厮杀,一时间有些疑惑。
“万一城外的是真的呢?”
“我们就当是假的!”
主将任等耸耸肩,反正杨将军是这样命令的,有什么话,那也事后找他说去。
“无妨,就算是真的,想必杨将军最后也会推到关平的身上,谁让主意是他出的呢!”
裨将任闲听完这话,也是一阵点头,大哥说的在理啊!
反正都是关平的主意,我们只是按计策行事,出了事那就得找关平的麻烦去。
张郃手搭凉棚,站在远处仔细观看前方的战场,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如果能够以极小的代价拿下上邽县,俘获马超一家老小,那接下来的战局,对己方可太有利了!
看样子这个杨阜是真的诈降于马超,否则也不会从冀城脱开之后,便直接来上邽县想要诓骗城池。
张郃摸着胡须在想,有了马超一家老小的性命,想必马超也不会轻易杀了杨阜留在冀城的家眷。
如此看来,杨阜也还算是聪明。
俯瞰全 枯叶无
杨阜与曹军“互殴”一阵后,便直接领兵冲到城门口,冲着城上的人大吼道:
“吾乃征西将军麾下参军杨阜,特来支援,快快开门,夏侯渊大军距离这里没有几里路了。”
主将任等探出头去,手却是背后示意,让他弟弟准备。
“你是谁?”
“冀城杨阜。”杨阜脸上带着焦急之色,心里却是淡然之色。
这是自己的真名,同样也是真实的身份,谁能想到他是假头像呢?
“听都没听说过,张郃乃是世间名将,岂是你一个碌碌无名之人就能击败的。”
郭淮闻言一愣,随即调拨马头。
是的,有漏洞!
张郃将军岂是这种无名小卒能够随意击败的?
“放箭!”裨将任闲大吼一声。
只见上邽县城墙上,猛地出现一片黑色箭雨。
恶狠狠的朝着城外的曹军射去。
“避箭!”
流云泪
杨阜大喊一声,随即调拨马头,伏低身体。
城外的曹军士卒做好的是夺取城门的准备,对于突然的箭雨打击,没有任何准备。
一时间被射的人仰马翻。
郭淮杨阜等人带箭而走,而远处装死尸的曹军士卒见此情况,也躺不住了,开始拼了命的远离射程。
被城上箭矢追着射的曹军士卒,已经慌不择路的往后跑去,这些死尸再不起身,怕是会要被踩死在现场。
眼看城上突然射箭,以及装死尸的士卒,拔地而起,往自家营寨跑来的种种情况。
张郃气的锤手,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
这下子没有夺下上邽县,反而损失了一些人马。
杨阜就算还想要说话,可是回头望去,城墙上一阵阵箭雨覆盖,顿时就让他失去了对话的勇气。
“哈哈哈,大哥,他们果然是假的。”裨将任闲瞧着城外狼狈逃窜的士卒,嘿嘿一笑。
主将任等扶着城墙垛子,脸上也是充满了得意的笑容。
“关平果然算无遗策,这都能料到。”裨将任闲摇着他大哥的肩膀道:
“亏我方才还说要是真的,就把麻烦推到他头上去。”
任等就当没听到这话,什么把责任推到关平身上去,根本就不可能。
“这是杨将军的计策。”主将任等瞥了自家弟弟一眼。
“我知道我知道,功劳是咱们的,出了事那责任就是关平的。”
裨将任闲眨着眼睛嘿嘿笑了几声。
“主薄呢,就记下射杀曹军千人,击溃大将张郃。”
主将任等嘴角带笑,到时候都是要回去请功的,无论是在自家主公,还是在马超这里,都能露个大脸。
长自己面子的事情,谁不愿意做呢?
裨将任等的笑容直接就止住了,城外就算细数,受伤加上死人也不过数百。
至于敌军主将张郃连面都没露,怎么就这样写!
“大哥?”裨将任闲指了指城外的死尸。
“你懂个屁。”主将任等压低声音道:“我这是在振奋士气,懂?”
“哦,学到了!”
裨将任闲认真的点点头,要不然大哥能当主将。
主将任等挑挑眉,还真是个傻弟弟呢!
曹军大营内,张郃站在营帐内看着地图。
一旁的郭淮正在裹伤,杨阜也没好到那里去,只不过一个人是坐着,一个人是跪着。
杨阜没成想竟然会被城内的守军识破,实在是想破脑袋也想不明白,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杨参军不必过分自责。”张郃终究还是开口了,请罪是杨阜自己主动请的。
而且没有立即拿下上邽县,俘获马超一家老小,消息传出去,那杨阜的一家老小,怕是没法活着了。
故而张郃也没想着要为难人家。
谁让自己也赞同了这个计划呢!
奈何自己名声在外,人家不相信自己会被一个无名小子给击溃。
这个结果,让张郃既是有些开心,又是有些丧气。
得到自家人的认可,那算不得什么,得到敌人的认可,那才是真正的厉害。
就像关云长一样,丞相就非常认可他。
现在上邽县的守将这般说,那就是忌惮自己。
张郃再想,既然敌人忌惮自己,坚守城池,那自己改如何引诱他们出城呢?
“到底是哪里出错了?”
杨阜觉得张郃哪怕说一句责备自己的话也好过,轻轻略过。
郭淮瞥了一眼杨阜,敌将在城墙上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怎么还没想明白?
“不可能的,马超家眷就在城内!”
杨阜气的锤自己的大腿,只有拿下马超的家眷,冀城的老父亲才能够免于一死。
为何就没有哄骗成功,诈开上邽县的城门呢?
张郃瞥了自言自语的杨阜一眼,没搭理他。
看样子他是不相信老夫的能力。
“上邽县暂且围而不攻。”张郃看着地图道:“杨参军,你差人悄悄在冀城放出风声。
言我们已经拿下上邽县,现在城中还举着汉中大旗。
是为了哄骗马超前来,把这件事想办法告诉马超。”
杨阜这才抬头问道:“将军这是何意?”
“无妨,试探一二!”
张郃觉得有些不对劲,马超这是笃定自己攻克不了上邽县。
还是杨阜他被诓骗了?
若是有援军来了,正常人的思维是好歹问一问,不会上来就射杀城外之人,不带丝毫犹豫的。
这其中有诈?
“喏。”
杨阜在医者的搀扶下,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开始给姜叙写信,让他找人把消息送给冀城的马超。
郭淮见杨阜消失了,这才开口问道:“将军是在怀疑杨阜的真假?”
张郃摸着胡须道:“我管他是真是假,能帮我拿下上邽县,擒获马超家小就行。
我只是怀疑上邽县根本就没有马超的一家老小,我们全都被骗了。”
“不可能。”郭淮直接摇头道:
“马超可不知道杨阜等人会是诈降,而且还把如何应对我们的策略,也一同与他们说了。
况且五千人马,确实是打不下三千守军的城池。
他们坚守城池,让我们消耗粮草,最终无粮而退,他们追击,这本就是绝佳的办法。”
“你说的对。”张郃摸着胡须,笑了笑:“可是我的鼻子告诉我,这里有猫腻!”
对于这番战场经验的话,郭淮就没法回答了。
用兵之道,谁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就踩进对手挖的坑里去呢?
张郃在想着,放出自己擒获马超的家眷后,自己倒是要看看马超到底该作何应对,那便知晓了。
有了曹军到来,新阳等地皆是开始举义旗,打出反抗马超,迎接朝廷大军的旗帜。
这些消息直接就传到了冀城这里。
马超气的把矮案都劈了好几个,在哪里大嚷大叫,亏他还如此相信这群人。
现在冀城的这帮豪强,出了冀城,就开始背叛自己。
“我要杀了杨阜全家老小!”
马超直接派人去杨家寻人,可惜只剩下一些奴仆,宗族子弟以及儿子们全都不知道被转移到了哪里。
赵昂等人皆是跪坐在一旁沉默不语,现在他们全都跳反了,剩下的可还没有跳呢。
而且跳反的时机还没到。
“将军息怒,此事是真是假,还未可知呢。”
关平急忙劝阻了一句:“万一是曹军使的离间计呢?”
“对,万一是曹军使的离间计呢!”梁宽急忙附和了一声,他也不想杨阜的老父亲就直接被杀。
等到马超领兵出城前去平叛,他们再反杀一波。
然后马超在陇右就无立锥之地了。
马超这才收刀入鞘,忍着怒气道:
“我便亲自领兵出城去瞧一瞧,若是他们真的胆敢反叛,我就杀了他们全家。”
梁宽心中大喜,只是面上有些忧愁:“将军还是要谨慎一些,如今曹军来袭。”
“不可杀人全家,祸不及妻儿。”关平倒是站起身来道:“将军岂能乱杀无辜?”
“你说什么?”马超当即走到关平面前,瞪着眼睛看着他:“如此背叛者,不杀不足以警戒他人。”
“那就该杀了这些背叛者,而不是杀了他们的妻儿。”
关平随即开口道:“自小我就被家父告知,战场之上不许杀老幼妇孺。”
“哼,用不着你动手。”马超一甩衣袖道:“我自己去,德华,我不在冀城。
大小事务皆是你自己掌握,勿要假手他人。”
马超说完之后,还特意瞥了关平一眼,众人皆是明白他的意思。
就是要防着关平一二!
“喏。”马岱也冷眼瞥了关平一眼。
反观关平被马超这一手气的说不出话,脸色铁青,饶是心有城府,那也是攥着拳头,瞧着马超扬长而去。
梁宽瞧着这一幕,心中是乐开了花。
关平当真是不了解凉州这里的情况,要杀人,那就得斩草除根,否则将来必遭反噬。
仇人的儿子也会长大的!
他们现在两个掐架,那可就极其有利于自己掌控冀城。
马岱在一旁主持工作,便直接告诉众人,让他们回去好好干活。
冀城的百姓还得靠着他们,有他大哥在,必定能够平叛叛乱。
暗恋成婚:男神宠妻如命 卿可归
“报。”
就在这个时候,从门外跑进来一名负羽士卒,直接开口道:“将军何在?”
“我大哥领兵平叛,你且与我说。”马岱也不含糊,他想听听到底是什么消息。
“禀将军,敌将张郃已经攻下上邽县,俘获将军一家老小。
如今张郃还做出围困上邽县之举,就是为了麻痹将军!”
“什么?”
马岱直接就坐不住了,站起身来不肯相信这是真的。
梁宽也猛地的抬头,没成想好消息是接二连三的到来。
马超的死期就要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