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小說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第294章 護着媳婦呢讀書

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
小說推薦太子妃又雙叒暴走了太子妃又双叒暴走了
“将人带走。”
倪月霜神色严肃了起来:“倪月杉,你太不把本宫放在眼里了!”
清风将明艳从地上提了起来。
明艳低低啜泣着,身子有些发软,她得到了自由,立即朝倪月杉身后躲去。
“人我会交出去的,但需要在真相大白之后!”倪月杉对清风嘱咐道:“走,我们离开!”
宫人皆被清风打倒在地,无法再爬起来,他带着倪月杉和明艳往外走,也没人阻拦。
倪月霜气恼的站了起来,指着倪月杉离开的方向,“倪月杉,你给本宫等着!”
倪月杉仿佛没有听见,离开的很快。
皇宫内,景玉宸、何军医、倪高飞朝着地上跪下。
公公走到皇帝身边将事情简单讲解了一遍,皇帝逐渐明了。
他神色严肃:“老二你是不是太护着你家那位了?就算她有自证清白的方法,可露面都不让她露,朕想审问什么岂不是都没机会了?”
“父皇,你想问什么问儿臣便是,她知道的,儿臣都知道!”
景玉宸跪在地上,一副赤诚的表情。
皇帝哼了一声:“你这般维护她,朕愈发想让她来了。”
景玉宸汗颜:“父皇,你也太调皮了吧?”
皇帝:“嗯?”
景玉宸目光落在何军医身上,赶紧转移话题:“皇上面前,你还不快快老实招认?”
“皇上,草民是打算自杀的,遗书也是草民的真实想法,草民确确实实是被倪小姐逼迫,让草民害人!”
“是吗,那本皇子很好奇,你已经抱着必死的心了,宁愿留下遗书指证月杉,也不愿意到丞相的面前状告月杉?”
“你就那么笃定你死了,遗书一定会被月杉以外的人看见,而不是被月杉给销毁?你这么有把握,只能说明,你和相府的管家已经串通好了,让他前来!你们好演一出戏!”
景玉宸和何军医所言,很明显,还存在争议,没确定谁才是真正的凶手。
皇帝神色沉了下来:“朕,不想听你们争辩,何军医是被迫还是自愿,下蛊的事情都与他脱不开关系,可对?”
“回父皇是的!”景玉宸立即搭腔。
皇帝露出一副满意的表情来,“那就好办了,既然无论过程如何,这位何军医就是害朕痛失龙嗣的人,所以朕,现在处置你,你可有怨言?”
皇帝声音低沉,带着一种压迫感,质问于他。
何军医的神色变了变,但并没有求饶,只老老实实的回应道:“草民不敢有半句怨言,皇上赐罪,草民感谢皇上隆恩!”
他重重磕头,没半句要为自己辩解的意思。
皇帝看向景玉宸:“倪月杉与这位何军医一样,不管究竟是为何出手,但终究是害了龙嗣之人,可对?”
景玉宸愣怔,皇帝处理的手段,还真是特别?
景玉宸看向倪高飞,他半点反应都没有。
景玉宸有些无奈,“父皇,如何是无辜被陷害的也要因此受罚,岂不是太冤枉了?”
“这个何军医与霜嫔无冤无仇,为何会好端端的拉月杉下水,谋害霜嫔呢?这背后没点其他原因,儿臣觉得不太可能!”
“父皇,儿臣怀疑是田家,还请父皇好好审问这位何军医,确定是否是田家指使他,如果是,父皇,一切罪责由田家承担可好?”
景玉宸句句都在为倪月杉着想……
一旁的倪高飞至始至终未发话,皇帝轻哼一声:“即便她不是有意为之,也要为自己的愚蠢负责!”
“何军医,你可承认你是田家的人?”
何军医跪在地上,一口否决:“草民与田家并不相识!”
皇帝也未继续质问,只对一旁的公公吩咐道:“将人带下去,交由大理寺的人亲自审问。”
大理寺的人审问就算不会死,也褪一层皮……
何军医被带走,景玉宸和倪高飞依旧跪在地上。
皇帝看着殿下而人,没了之前的严肃,声音平静了许多:“倪爱卿,倪千金和二皇子大婚将至,霜嫔在相府丢了龙嗣,这喜事让霜嫔瞧见了,岂不是会让霜嫔难过?”
“倪爱卿,记得好好安抚霜嫔的情绪,等她回宫了,再为二皇子和倪月杉二人举办婚礼,暂且拖延拖延吧!”
“臣遵旨!”
景玉宸诧异的看向皇帝,要不要这么坑?
倪月霜丧子与他和倪月杉大婚有什么关系?
“父皇!”景玉宸想开口说什么,皇帝立即呵斥道:“朕还没说如何处罚这个倪月杉!”
景玉宸立即住了嘴,“父皇,婚期已经延迟,儿臣相信月杉定然会好好反省的,多谢父皇隆恩!”
皇帝冷哼一声:“所以你还想不想立即成亲了?”
“儿臣不想了!一点都不想了!安抚霜嫔娘娘的情绪最为重要!”
景玉宸改口改的很快,皇帝有了一丝满意。
“甚好,和倪爱卿出宫去吧!”
“儿臣告退。”
两人一同出了宫殿,景玉宸长出一口气,看向旁边的倪高飞:“丞相大人好似对月杉一点都不关心?”
“有二皇子为她操持,还需要本相担忧什么!”
他说完后,拂着手袖,大跨步的离开了。
景玉宸摸了摸鼻子,快步跟上。
二人前后到了相府,倪月杉一直都在等消息,得知二人回来了,立即去迎接。
“怎么样,事情如何了?”倪月杉走到门口,倪高飞沉着脸回府内,没搭理人。
景玉宸紧随着到了,看着倪月杉长叹一声:“父皇说,不管你是出于什么原因对明艳针灸,可你终究是那个下蛊的人,父皇觉得这一点你是改变不了的,所以父皇打算处置你。”
倪月杉愣然,处置她么。
见倪月杉没有太大的反应,景玉宸奇怪的询问:“怎么,你不害怕?”
倪月杉耸肩:“那何军医呢,还有皇上打算如何处置明艳?”
“你不好奇,父皇打算如何处置你?”景玉宸看着倪月杉的眼神有些怪,倪月杉都不为自己安危担忧的吗?
倪月杉摇头。
景玉宸感觉到挫败,还想捉弄捉弄倪月杉的,没想到她竟然不上当。
一旁站着的任梅和青蝶,早就担忧着急的不得了。
二人立即追问:“二皇子,你说,奴婢们想听!”
景玉宸叹息一声:“可怜啊,眼见好日子就到了,又出了这么一件事情。”
倪月杉皱眉:“你别卖关子了!”
景玉宸不满的噘嘴:“父皇将何军医丢给大理寺了,让大理寺的审问,明艳交由霜嫔处置,而你……”
他看着倪月杉,将倪月杉拉入自己的怀中:“而你,父皇就是不想看我成家,想让本皇子成为京城最靓的单身仔!”
“我们的婚事,被取消了?”倪月杉第一反应是这样觉得。
任梅和青蝶一脸诧异:“不是吧,皇上怎么可以……”
景玉宸长叹一声,低垂着头,看着怀中的倪月杉:“所以,你还这么不在乎?”
倪月杉神色复杂,她将景玉宸推开:“我还以为皇上要砍我头,没想到只是取消婚礼啊,不要紧,婚礼没了,但我们依旧可以谈恋爱啊!”
倪月杉一副感激的表情看着景玉宸:“二皇子,你受累了,走,去我小院,我给你泡茶喝!”
景玉宸哼了一声:“怎么感觉你这个女人没心没肺?婚礼被取消,怎么没有一点难过?”
倪月杉再次一声长叹:“难过有什么用啊,难过解决的了问题吗?咱们不是还可以经常见面吗?”
任梅和青蝶一脸惋惜:“这么好的姻缘怎么说没了就没了。”
倪月杉垂下眸子,敛下失落,拉着他往汲冬阁走去。
景玉宸心情有些不美丽,没有跟着倪月杉离开,而是询问:“管家呢?他一个做奴才的胆敢陷害你,带本皇子过去看看他!”
柴房被打开,管家在里面挡着眼睛,有些适应不了外面的亮光。
看见是倪月杉和景玉宸一起进来的身影,管家站了起来:“二皇子,你从宫内回来了?”
景玉宸看着他,眼神中噙着一抹冷意:“管家,你胆子真不小,本皇子的人你都敢动。”
管家往后退了退,“老奴不明白二皇子说什么!”
景玉宸冷笑出声:“不知道没关系,本皇子会帮你想起来一切的!”
他对着身后的青蝶命令道:“将管家拖出去,本皇子要当着相府所有人的面,好好的处置这位管家!”
相府的院落内,一众下人奉命围观过来,景玉宸坐在一旁的椅子上,旁边放着的还有茶水,他宣布似的开口:“霜嫔流产一事,想必在场的所有人都听说了!”
“而这一切,都是管家和何军医一手策划的!今日本皇子要让大家看清楚,胆敢在相府使诈,坑害本皇子未来媳妇的,本皇子到底是如何让他死的!”
管家跪在地上,这一刻他才感觉到害怕。
他开口求饶:“二皇子,老奴知道错了,还请二皇子轻饶了老奴!”
他朝着景玉宸磕头,眼里全是惊恐。
真实之剧场
景玉宸半点买账的打算都没有,管家又开始向倪月杉求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