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鹹魚怪獸很努力笔趣-第八百三十九章 獨聊推薦

鹹魚怪獸很努力
小說推薦鹹魚怪獸很努力咸鱼怪兽很努力
白夜叉看着向闲鱼的眼神更奇怪了,这到底是从哪个犄角旮旯来的星灵?
根本就没一点常识,这不是诞生之时就该知道的吗?
面对这些问题,她深吸口气,准备一个个回答,就当是带带后辈了。
“首先,关于汝本身权柄的问题,这是由灵格带来的,比如咱,就有着神灵夜叉的灵格。”
“关于具体的,这真不好说,只有自身去感受才能最清楚,不过你的恩赐……太奇怪了。”
白夜叉苦恼地用扇子敲敲脑袋,嘀咕道:“星灵怎么会获得修理类的恩赐呢,以前也从来没出现过啊。”
“不管了,我接下来告诉你关于共同体建立以及获得驻地的事。”
最 佳 女婿 小說
想不明白,白夜叉也懒得想了,世界之大无奇不有,星灵获得个修理类恩赐,虽然很奇怪,但也能接受。
“首先是共同体建立,汝想建立在哪一阶层,那么就必须有与之相对实力,然后找到对应区域的阶层支配者进行申请。通过考验自然也就获得建立共同体的资格了。”
“接着就是驻地的问题,如果汝想在六层七层建立的话,那地方多的是,随便选空地就是了。”
“但是如果在四层五层,想要获得好地方,就只能进行恩赐赛来夺取别的共同体领土,咱在这里先问下,汝的实力大概处于什么境界?”
接着白夜叉又描述了便箱庭这里的力量体系,六七位数的也就不说了。
五位数就是行星内的极限,从四位数开始,就有了摧毁星体的实力,并不特指行星还是恒星,三位数则是星系往上。
二位数和一位数白夜叉没说,她不觉得对方会达到那种程度,也就没必要说了。
“这样啊,那我大概处于四位数。”向闲鱼估算下自己正常状态下,大概是四位数往上,临近三位数。
照目前的实力提升速度,完全挺进三位数也要不了多少时间,如果不计后果动用全力,大约是二位数,不用说他也知道二位数肯定是单体宇宙级别的。
也就是白夜叉原本的实力阶层,但为啥是大约……因为格里姆德不完整啊。
要是完整状态,向闲鱼敢用肯定的语气说,但是不完整,他就有点没底了。
鬼知道缺失了多少部分,托雷基亚也没告诉过他,但想来绝不可能有一半,两三成还是有可能的。
向闲鱼坚信完整状态的格里姆德,绝对达到单体宇宙级别。
“四位数,这就合理了。”
白夜叉对这个结果早有所料,星灵基本上都处于四位数,偶尔会有三位数,但不多。
“你想要建立在哪一阶层?”
向闲鱼沉思一会,说道:“我想听听前辈的意见,觉得我建立在哪一层比较好。”
“咱的意见吗?”
笑八仙之吕洞宾传奇
“啪!”
白夜叉将扇子收起来,这一瞬间心中已经想好了。
“咱的意见就是,先不着急建立共同体,汝毕竟刚来箱庭,对这里也不了解。”
“可以先找个容易加入又容易退出的共同体,参加下恩赐赛,看看共同体日常的生活,等过段时间觉得了解差不多了,再进行建立。”
向闲鱼听后哑然失笑,你这也暗示的太明显了,好加入又好退出的,不就是No Name吗?
毕竟除了这种濒临解散的共同体,其它的可没那么容易退出,而且其中关系复杂,很多和上层共同体都有关联。
他刚来这里,还没落地生根前,可不想招惹是非。
“明白了,我会暂时加入No Name一段时间,了解这个世界。”
“呀嘞~汝要加入No Name吗?真是让咱惊讶。”白夜叉打开扇子掩面,虽然看不到表情,但眼中的笑意却是实实在在的。
向闲鱼抽抽嘴角,都这时候你还演个鬼啊?这不就是你的目的吗?
“我改主意了,还是随便找个加入吧。”
“哈!?”白夜叉两只手立刻拍在桌子上,焦急地说:“汝刚刚可是说要加入No Name的!怎么能反悔呢!”
向闲鱼换上疑惑的表情,说道:“嗯~白夜叉前辈不是很惊讶吗?我认真思考了下,果然去这种濒临解散的弱小共同体,没什么意思呀。”
【书友福利】看书即可得现金or点币,还有iPhone12、Switch等你抽!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可领!
“这……”
白夜叉说不出话了,这真是自己坑自己啊,本来还想给黑兔帮个忙,现在搞砸了。
见到白夜叉那副纠结的表情,向闲鱼露出怪异的笑容,让你装,现在还装不装了?
白夜叉注意到对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自己被耍了,顿时无语地坐回去。
“汝要售卖的东西留下吧,等稍后估算完价钱,会派人送过去的。”
向闲鱼对着院子挥手,几座十几米高的矿山出现在院子中,但唯独没有超能源矿。
从刚才白夜叉的神色中,他就知道这种矿石在箱庭也肯定是好东西,而且他也没打算大量出售。
白夜叉到时候要的话,他再控量进行出售,因为一次性丢出太多,会贬值的嘛。
“那就麻烦白夜叉前辈了,在下先告辞了。”
毕竟第一次见面,能问到这些就很不错了,向闲鱼也知道知足,其它的什么问题,等留到下次再问。
向闲鱼随着仆人的带领离开,白夜叉脸上的表情收起,平静地看着院子中的几座矿山。
行尸之末世 剑气宵心
她有预感,这个星灵后辈,绝不会像他自己说的那么简单,四位数的实力?有问题,肯定不止。
难不成是三位数?那他怎么连灵格都不知道。
而且恩赐卡……
她从袖口里抽出手,手中正拿着那张第一次鉴定的恩赐卡。
白底黑字,清清楚楚。
“恩赐卡不可能会坏吧?可第一次为什么没鉴定出来,而第二次却鉴定出来了。”
不知道灵格,权柄,身份也不明,让咱的好奇心也起来了呢。
有空找黑兔问问是怎么认识他的,希望他老实点,可别给咱找麻烦啊。
九天琉璃鼎 幽独景
千眼的店铺外,向闲鱼看了眼店铺内部,嘴角微微上扬,那只白毛萝莉现在肯定在乱想。
外表是随对方的意变化的,可以是萝莉,少女,御姐,贵妇,老太太,光凭外表不能判断这种生灵的内里。
自己问的那些问题,肯定会让对方起疑,毕竟什么都不知道的星灵,太奇怪了。
不过,与其掩饰,还不如大大方方承认自己不知道,对方爱猜就去猜吧。
蚀爱俏残女 雨兴情野
“走啦走啦~先进行考察,再实际操作。”不过,他也觉得白夜叉说的很对。
建立共同体之前,先对其有了解,再进行建立也不迟,他追求的是稳妥,什么都不准备就动手,那是热血年轻人才干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