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說 海賊王之海上皇帝-第245章 羅傑船上的廚師推薦

海賊王之海上皇帝
小說推薦海賊王之海上皇帝海贼王之海上皇帝
“我听到你这酒吧里有人啊!没有歇业!”龙威道。
池 陌
“今天的酒已经卖完了,你们明天再来吧!”女人再次说道。
“我自己带酒了!我们不喝酒吧里的酒!”龙威晃了晃手中的酒葫芦道。
“自己有酒回家喝去!老娘这里不允许你们糟蹋!”女人怒声道,“一群小鬼!赶快滚!”
说完,女人突然就把门给关上了。
“麦克!你确定这里是雷利的酒吧?”龙威转身问道。
麦克点了点头:“是啊!”
“好吧!既然这样,那我就不客气了!”
龙威说着,双手已经把惊雷和紫电抽了出来,朝着酒吧大门就劈砍了过去,“哗啦”一下,直接把酒吧的双扇门给劈开了。
“龙大傻!我们是来探望你师父的,你怎么把他的酒吧门给砍了啊!”乔云羿再后面大喊道。
可是,门被砍开之后,就见酒吧里坐着很多人,而且一个个就好像是被按下了暂停键一样,全都好奇地往外看着麦克众人。
麦克往门里面一看,心中顿时吃惊不已。
这酒吧里坐着的全是熟人!
“海青爷爷?!”幻梦吃惊地揉了揉眼睛,再看了看,问道,“麦克,这酒吧是不是能让人产生幻觉啊?”
魔之专属
“我也不知道啊?那个黑大汉不是黑甲吗?难道我也产生幻觉了?”麦克道。
“麦克船长,幻梦姐姐,你们俩在说什么啊?这些人,你们认识啊?”迦娜不可思议地问道。
“香克斯?!”
“雷利?!”
麦克又说出了两个人的名字。
“喂!白发老头!十几年前,你离我而走!今天总算是找到你了!我给你带来了好酒!你要不要尝一尝啊?”龙威道。
“哈哈哈,雷利啊!你酒吧的门被人砍了!”香克斯拍着桌子大笑道。
“我看这人怎么这么面熟呢?”雷利道。
“我也看到两个熟悉的面孔!”海青道。
这时,幻梦最先忍不住了,一下子冲到了酒吧里,朝着藏·海青就扑了过去。
“海青爷爷!真的是你吗?你怎么会在这啊?”幻梦一把抱住了藏·海青哭道。
“真的是幻梦呀!”海青问道,“你们是怎么找到这个地方的啊?”
“海青爷爷,我好想你啊!”幻梦道。
麦克看到这种情况,一下子就知道了,这不是幻觉,这是真的。
“好了!大家都进去吧!”麦克进入酒吧对那个刚才开门的那个女人道,“夏琪阿姨,对不起啊!等会我们把门给修好!”
“没……没事!”夏琪有些发愣。
“麦克船长?终于见到你们了!你们都还好吧!”黑甲来到麦克的面前道,“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呢!”
“放屁!说的什么话!你们不在东海呆着,怎么跑到这里来了?”麦克怒道。
“我们……我们是在追随你的啊!”黑甲支支吾吾地道。
“黑甲!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麦克疑惑地问道。
“麦克船长,你还是让海青爷爷给你解释吧!我嘴笨,说不好!”黑甲道。
黑甲是麦克穿越过来之后,收服的第一个海贼团船长。
藏·海青是麦克的救命恩人,是他从海里将麦克救出来的。
迦娜、乔云羿、白生和米加文看到这样的情况,都是惊讶地说不出话来,没想到一开始只是让龙威过来探望师父的,现在又多出来麦克和幻梦也来探亲了。
海青、幻梦和麦克经过一番谈话才知道,自从麦克和幻梦驾驶着小船出海的一个星期之后,海青便和黑甲海贼团也一同出海了,而且是靠船上的众水手划船,从无风带过来了。
“海青爷爷,你们从无风带进入伟大航路,难道没有遇到海王类吗?那里可是海王类的巢穴啊?我们也想要从无风带走,可是遇到了很多的海王类,那些海王类长得可大了,一根鼻毛比麦克的腰还粗呢!”
迦娜抓着海青的手,像个小女孩一样,根本没有了之前对麦克的那种盛气凌人。
“你们不知道啊!海青这老头子可是很厉害啊!以前可是罗杰船上的厨师!一把大菜刀闯荡伟大航路,海王类算个啥啊!都不够他一菜刀砍的呢!”雷利道,“原来这就是你的女儿啊?香克斯?”
雷利的这番话一出口,麦克、幻梦、迦娜、龙威、乔云羿、白生、米加文,一个个都石化掉了。
这是什么情况?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
幻梦的爷爷是罗杰的厨师!
幻梦的父亲竟然是香克斯!
一向淡定无比的麦克也是惊呆了!
他从来没有想到,香克斯竟然还有一个女儿,而且还是自己的救命恩人。
“唉!雷利!你是不是喝多了!你怎么什么都往外说啊!”海青叹了口气道。
“白发老头!你不认识我了吗?”龙威突然接话道。
“你是谁啊?看着眼熟,但是一时想不起来了!”雷利带着一副微醉的神情道。
“白发老头,你别装醉了!你根本就不会醉!你难道不记得十二年前,你在东海的一座无名的小岛上,教了一个七岁的男孩两年的剑术吗?”龙威道。
“哦!被你一提醒,我倒是想起来,你叫布加迪·龙威?”雷利道。
“是我啊!就是我!虽然你不让我叫你师父,但是你在我心里,一直都是我的师父啊!”龙威道。
“哦!想起来了!那一年,我突然想吃海青做的饭了,一个人犯傻跑到了东海波柳村,在海青那里白吃白喝了一个月,临走前还带走了许多食物,在一个小岛上遇到一个快要饿死的小孩,我把食物给他了!他见过身上带着剑,就要我教他剑术,还说自己以后要当世界第一剑豪!那个小孩就是你啊?”
雷利讲述着自己的事情,就好像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样。
“我只是想要在那座小岛上度个假而已!算不上你的师父!”雷利道。
这时,龙威突然跪在雷利的面前,捧着自己的酒葫芦,眼中含着泪花道:“以前你不让我叫您师父,是因为我没有正式的拜师!现在!我当着这么多人面,正式地向您拜师!”
“师父!请喝酒!”
雷利心中突然一惊,脸上一惊全无醉意。
“我不收徒弟!”雷利道。
“师父,你若不正式收我做徒弟,我就一直给你跪在这里!”龙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