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絕倫的都市小說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ptt-第一千零九章 光明之主閲讀

魔寵的黑科技巢穴
小說推薦魔寵的黑科技巢穴魔宠的黑科技巢穴
神庙之中,时空之龙眉心三枚符号中的一枚,被蛋蛋和生命之母联合所撼动,缓缓从其眉心移出。
而就在时空之龙失去第十枚神权符号的一刻,它庞大的遗骸开始分解,散失成力量本源,与纪元神庙的四壁相融,不分彼此。
它眉心处,剩余的两枚神权符号,其中之一与遗骸同时散逸,融入神庙消失了。
另一枚符号却和第十枚符号一起,落向蛋蛋,展开了过程漫长的融合。
绿丛林世界寒暑交织,同样岁月轮替,数年的时光如流水般逝去。
几年间,天空和光明两大神系大小千余战,形势却始终僵持不下,互有胜负。
“光明神系和天空神系,前一段时间打的好不热闹,两位神系之主亦是多次交锋。最近这几个月为什么不打了?”
某位面,有不少吃瓜群众聚集议论。
“双方可能是在积蓄力量,补充消耗。要是再打起来,可能会比之前更为激烈,说不定会分出胜负。”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盛夏时节。
绿丛林世界阴雨连绵。
天空之城的书房,戴秘书和大胸脯正在进行工作汇报:“……最近这半年来,各个位面反抗光明神系的势力逐渐增多,每个月都有新增加的‘异端势力’,咱们城内现在就有几家新增势力的首领,过来求见老板。”
曹延笑:“以往许多势力被光明神系压制的几乎没有了生存空间,但是敢怒不敢言,现在见到咱们公然对抗光明神系,他们也就顺势而起了。”
戴秘书道:“主要还是老板和光明之主数次激战不分胜负,给了这些势力莫大的勇气。”
曹延:“本命球的推广怎么样了?”
大熊脯应道:“捕兽球已经散布到数十个位面,从数据上看,各位面因为本命球而成为低阶职业者的人数累计增加,超过了两亿人次。这些人的出现,就是光明神系本该增加的信徒数量,可见捕兽球对他们是很有效的遏制手段。”
曹延微微摇头:“周期还是太短了。”
大熊脯:“这是没办法的事情,光明神系在漫长岁月中积累的底蕴是我们无法企及的,神庙的存在已经弥补了我们的部分不足。
从各位面选拔加入我们的人,则可以补充战斗消耗,支持我们长时间和光明神系交锋。”
两位秘书走后,曹延沉吟片刻,起身破开空间壁,横穿时空,最终再次潜入了光明神国,阿波罗的太阳宫。
他这几年暗中和阿波罗进行过数次沟通,对太阳宫的布局熟门熟路。
阿波罗喜欢独居,宫殿内寂静无人,曹延自行来到窗畔,俯瞰窗外的光明神国。
适时正处在黄昏时分,夕阳晚照,淡金色的光霞铺洒开来,景色唯美。
光明神国下方建筑林立,神殿错落,擎天的华美巨柱,蔚为奇观,气象恢弘至极。
就在曹延瞩目窗外景色的一刻,心里兀然警觉起来。
光明之主……他刚浮现出这个念头,面前的虚空便亮起一缕微光,落向他的眉心。
这一点光芒超越在规则与秩序之上,无视了距离和时间,几乎就在光芒出现的同时,便触及曹延的眉心。
他身前升起一道护身的力量壁垒,却被微光瞬间穿透。
咔嚓!
曹延失了先机,后撤的动作慢了一线,便被那一点光芒刺中了眉心。
他退到数丈之外,身形踉跄,眉心处血迹殷红。
光明之主一身暗金长袍,头戴冠冕,自虚空中缓步走出。
他注视曹延,道:“你数次潜入光明神国,和阿波罗暗中联系,以为能瞒过我的感知?”
又道:“其实你根本没有晋升神王,而是借助魔宠的力量,包括生命之母的部分神力,才具备了神王的战斗能力。想杀你,只要不给你借用魔宠力量的机会,你的防御力还停留在主神层次,根本不是我的对手。
你的眉心已被起源之光灼穿,顷刻就会死亡!”
恐怖传
曹延沉声道:“你从最初就看穿了我没有晋升神王?”
“没错。”
光明之主淡定道:“你想知道我既然早就看穿了你的底细,为什么当时不利用你的弱点来攻击你?”
“因为生命之母,我需要它的生命本源,来祭炼这一方宇宙的原始秩序,晋升永恒以后执掌这座初始宇宙,重开新的纪元。
这和永恒以后的境界有关,你的层次还考虑不到这些。”
曹延轻咳一声,眉心处血迹愈发明显,触目惊心。
他的生命力迅速流逝。
“你现在出手,是认为自己有把握获得生命之母的本源了?”
“你那只能够粘滞时空的魔宠,正在纪元神庙,吸收时空之龙遗骸中的力量,而生命之母与你的魔宠,与纪元神庙,与时空之龙的遗骸,气息交织,彼此牵扯。我现在将你杀了,与你有魂约联系的生命之母,还有你那只主宠,都会进入虚弱状态。
我赶到纪元神庙,正是压制生命之母,获取它本源的最佳机会。”光明之主笃定道。
“你居然知道纪元神庙中的变化?”曹延非常意外。
“我对纪元神庙的谋算,早在时空之龙死去那一刻就开始了,岂是你能揣测的?”
九 把 刀 功夫
光明之主傲然道:“我杀掉你以后前去纪元神庙,顺便剥离你那只魔宠得到的纪元之力,神庙也将落入我手中。”
这货是个十足的老阴逼,许多事情都看破不说破,暗中谋划,等到最合适的机会才突然出手。
如果不是曹延已经被重创,胜券在握,他的算计直到此刻也不会说出来。
这时,光明之主手中的起源之光遽盛。
曹延的眉心裂痕扩张,目中的光芒逐渐暗淡。
眼看着曹延倒在地上,生机全失,光明之主却浮现出一丝疑惑。
他盯着曹延的尸体打量。
可以确定,眼前这个就是曹延无疑,没有任何化身或其他力量塑造的假身,能瞒过他的眼睛。
然而光明之主莫名的感觉不太对,击杀曹延的过程太顺利了。
他思虑片刻,伸手一指,起源之光如有灵性,曹延的‘尸体’被光芒照耀,霎时燃烧起来,每一个细微处都被光芒灼烧,灰飞烟灭,不留半点痕迹。
有一点暗灰色的光晕从曹延体内飞出,落入光明之主手中,正是曾经束缚过泰坦神王,后来被曹延所得,威能强大的荆棘冠。
光明之主笑了笑,眼下来不及祭炼,便随手收起了荆棘冠。
下一刻,他的声音响彻光明神国:“异端曹延已被我所杀,尔等主神即刻统御各部,准备出发,去清缴天空之城的残余势力。”
光明之主的声音发出,整个光明神国轰然大震!
曹延死了?!
这个晋升神王不过数年的异端之首,光明神系的心腹大患死了!
光明之主话落便离开了光明神国。
他要立即赶到纪元神庙,趁着曹延死亡的一刻,生命之母神魂受创,去获取其本源,接管纪元神庙。
那里有他谋算了漫长岁月的收获。
光明之主凭借意识中的感应,锁定纪元神庙的方位,横跨虚空,往神庙所在的位置靠拢。
然而他在时空中前行了许久,依然没有真正靠近纪元神庙。
在他的感应中,神庙一直在移动,仿佛在和他捉迷藏。
光明之主停止前行,伸出手掌,起源之光流转,交织呈环状,表面微光闪烁,如同一面镜子,浮现出一幅幅画面。
起源之光的妙用无穷,光明之主正是借助其威能,照彻时空,才掌握了纪元神庙的一系列变化。
此时,起源之光浮现的景象,却是让他面色微变,突然抽身回返,往光明神国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