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713r言情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六百四十二章 狗改不了吃屎閲讀-g8tnc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飒飒……”
似乎带着些寒意的风,卷落的树上落叶落在院子里,随着风不时摩挲着地面,响着些窸窣的声音。
再透过敞开着的半扇堂屋门,微微晃动着屋里顶上牵扯着白炽灯电线的蛛网,摇曳着白炽灯。
“……还是亮堂着点好些……这屋外的天时有些暗,不知道今个是不是要下雨了。”
端着两碗面的老太太小心着从后屋厨房里走出,老人跟在身后,手里也端着碗面,望了望屋外,顺手按开了白炽灯的开关。
白炽灯亮起,往下挥洒着灯光,照亮着屋子里,映着屋子里几人的影子。
壹點星芒壹點寒 酒醉飲痛狂歌
那中年女人还抬着头,转动着眼珠,望着这屋里,笑着。
男孩不时看着那中年女人,不禁有些害怕,见自己爷爷奶奶从后屋里出来,赶紧站起了身,朝着自己爷爷身旁跑了过去,
“……怎么了,饿了啊?”
老人看着男孩跑过来,笑呵呵着问了句。
生死狙擊之末世槍王
男孩没出声,拉着老人的衣襟,靠在老人身旁,
老人笑着,看了看自己的孙子,再抬起头,望了望那桌旁的中年女人,
“先吃面吧。”
转回头,老人对着男孩出声说了句,将手里那碗热气腾腾的面递给了男孩,
男孩抬起头再望了望那中年女人,伸手将面碗接了过来,端着面,还是站在老人身侧。
“……味道还合适吗,这里还有些调料,看差些什么味道可以再添点。”
老太太将自己手里的面碗递了碗给老人,又回身进了厨房,拿了些调味料走了出来,走到了桌旁,放到了桌上,笑呵呵着招呼着。
老人带着那男孩,端着面,也走到了桌旁,
“……面还够吗,锅里还有些,不够的话说一声就行,我再去给你们添点。”
老人将自己的面碗放到了桌上,笑呵呵着,出声招呼着。
那男孩抬起头,小心着望了望那中年女人,也将碗放到了桌上,然后飞快着在廉歌这侧旁边坐了下来。
唯爱之七步生莲 星月芳华
“谢谢了,老人家,一碗就足够了。”
看了眼着老人,廉歌道了声谢,应了声,再转过视线,看了眼旁边另一侧坐着的那中年女人,
中年女人笑着再打量了下这屋里,又再转过头,看向了老人,
“……老人家真是好心人啊,真是好心人啊……”
笑着,中年女人那只有眼白那眼珠跟着转动着,看着老人,老太太,和那男孩,
“……就是啊,有些人啊,你帮他,他可不会领情啊。”
中年女人说着,笑着,再转过头,望向了那屋外,似乎再看向了远处,
“……姑娘是在说先前过来的那姜四娃吧?”
朱雀傳說
旁边老太太跟着往着屋外望了望。一边挑着碗里的面,拌匀着调料,一边笑着说道,
“……这种人啊,狗改不了吃屎啊,你别看他现在感激,过两天,指不定就觉得啊,觉得啊,这是你们该给他的。”
中年女人转过头,脸上还笑着,出声说道,
“……那倒不碍事,他要是敢啊。就像是我们家老头子说得,就说他拿了我们家粮食,村子里啊,会有人收拾他。”
老太太笑呵呵着,说着,
“……再说啊,这姜四娃是有些游手好闲了,不过总归还是个心善的人,不是那种不知道好歹的。”
老太太笑着,说着。
旁边,老人也笑着,倒也没出声应话。
那男孩就坐在廉歌旁边,躲在另一侧自己爷爷身旁,再小心着望了望那中年女人,低下头,拿着筷子,吃起了面。
“……老太太,老人家都是好心人啊,都是好心人啊。”
中年女人听着,笑着再出声说着,再低下头,拿着筷子再挑起面,吃着。
“……什么好心不好心的,都有难得时候,能帮上一把是一把吧。”
老太太笑呵呵着说着,坐了下来,
旁边的老人也笑着,在桌旁坐下了身。
白炽灯下,几人吃着面,热气往上升腾着,有些安静下来。
……
“……唔唔,呜呜呜,”
这时候,男孩抬起头再张望了下桌边的几人,放下了筷子,伸出手从自己棉袄兜里摸出了先前那野果,
比划着,唔唔着发出着声音,冲着老太太说着,将手里的野果递给了老太太,
“……怎么还没吃啊?”
老太太看到,笑呵呵着应着,问了声,
“……唔唔,呜呜呜……”
男孩比划着,说着,
“……我知道,奶奶知道,这野果子啊,都被你的棉袄焐热了,不凉了,所以奶奶能吃了是不是?”
老太太笑着,看着男孩,应着,
男孩还伸着手,递着那野果,点了点头,
旁边,老人端着碗面,吃着,笑着老太太和男孩。
“……好,奶奶吃一口,然后剩下的就小启吃,好不好?”
老太太应着,往前倾着身子,
男孩也站起身,将野果尽量往着老太太身前递着,老太太张开嘴,小小着咬了口野果,
“……嗯,真甜,真好吃。小启也吃吧。”
坐回了身,老太太笑着,出声说道,
男孩有些开心,脸上露着笑容,紧接着又转过手,将那咬了一口的野果递向了老人,
“……让爷爷也吃啊?行,那爷爷也吃一口,剩下的,就小启吃了啊。”
老人见状,笑呵呵着应了声,佝偻着身子,低下头,就着老太太先前咬得那一口,再咬了小小的一口,
“……嗯,很甜……好了,小启吃吧。”
老人坐回了身,伸出手摸了摸男孩的头发,说着,
男孩高兴着笑着,再在凳子上坐了下来,拿着那野果吃了起来。
“……真温馨啊,真让人羡慕啊,老太太,老人家……”
那中年女人抬起了头,望着那男孩,望着那老人,那老太太,出声说着,
“姑娘客气了,过奖了……”
老人再看了看自己孙子,抬起头,笑呵呵着,看向中年女人出声应道。
中年女人没再说话,只是还笑着,看着男孩,看着老太太,和那老人。
一阵带着些寒意的风拂进这堂屋里,微微摇晃着那缀着的白炽灯,晃动着灯下人的影子,
“……这天时还真是冷了啊……这外面好像是下雨了啊。”
老人端着面,回过身,朝着堂屋外望了望,说着,就要站起身,
遊龍隨月
屋外,阵阵寒风拂过,卷动着院子里些落叶,
几只鸡扑腾着,还啄食着地上的谷子,
一些雨滴从天上落下,随着风,落在院子里。
……
“……老爷子,老爷子,在屋里吗?”
这时候,有人冒着雨,从远处渐起的雨雾中跑了过来,手里还提着袋东西,
是先前老人给止咳草药的那中年男人,
“……怎么这会儿过来了,这会儿还下着雨呢。”
鳳行天下腹黑小皇後
老人听到声音,看到人,紧跟着站起了身,紧走了几步,走到了屋门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