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x3w非常不錯玄幻小說 盛唐陌刀王 線上看-第七百五十六章 設伏潼關路分享-nxagd

盛唐陌刀王
小說推薦盛唐陌刀王
位于凤翔城后方河西军炮营内的空地上摆放着一尊尊的玄武炮,数量已经满足李嗣业提出的一百多门,只是最后方的两排,直径和长短都要比玄武炮袖珍一些,车轮看上去也很轻便。
阴阳灵探 风无迹
李嗣业在马上皱起眉头,抬起鞭子指着问道:“这怎么回事儿?”
燕小四站在他面前叉手禀报:“铸炮耗费铜铁太多,赵道长已经尽量去搜寻,只是工期太紧,所以才将这二十多门炮缩水,并称之为小玄武。但大夫请放心,小四已经试验过了,这炮射程与玄武不差多少,只是威力减弱了一些。”
六道修神
在临战的这个节骨眼上,出现了不大不小的失误,但不是什么严重的问题。在这个时候应该宽容和鼓励,而不是苛责。
“既是如此,小玄武也可,它重量较轻,可以搭配在空心阵中使用。走,跟我去戴主薄处看看军需干粮准备得如何。”
在李嗣业率军南下之时,河西北庭安西三军的粮草就全部由戴望与米查干来负责,他们将修建在凉州,酒泉,张掖等地的粮草发动民力转运至兰州,又从兰州转运至凤翔,保障了十几万人的吃饭问题。
这场收复长安的战役他们同样不敢掉以轻心,虽然凤翔距长安不过几百里,但要充分考虑战役随时陷入僵持,所以他们以每人限定十五日量为准,向三军各营各团各旅各队的火长们下发粮食,并指导他们制作成炒面和压缩饼干。
狐妖與舍利子
米查干又花大价钱在兰州一带买了大量羊群,命人屠宰掉用盐腌制成肉条,以改善军队的食品单一问题。
……
十一月初,皇帝李亨登上了凤翔城的西城楼准备犒军,双目雄视着站在下方的军队阵列,河西军所部,北庭军所部,郭子仪的朔方军。哎?安西军的人数好像不够多,是路途遥远一部分没来得及赶到么?
他做为临危受命的皇帝,在这大唐社稷出现重大危机的时刻,他认为有必要向全体兵卒讲话,以激励他们的士气。
但李亨还从未做过这种事情,大场面的演讲也是需要一些历练的。临上场前他在心里安慰自己,城门外站七八万士兵,自己的声音顶多能让靠近城楼的部分人听到,与朝臣数量差不多,不用太过紧张。
等他从城楼议事厅推门而出,站在女墙前看着站在下方纵横结阵的上万士卒,李嗣业却突然在他面前放了一个带着喇叭嘴的东西。
李亨顿觉诧异:“这是什么东西?”
“启禀陛下,这是臣特命人做的扩音喇叭,陛下讲话可以对准这个口喊出去,保证大多数的将士们都能听得见。”
李亨的脸已经有些发白,神情不悦地看了他一眼,才挺起并不算发福的肚子高声说:“我大唐的将士们!胡贼安禄山谋反悖逆,杀害我大唐百姓,致使神州动乱,山河动荡!朕需要你们,大唐需要你们!收复长安,收复洛阳,平叛诛逆,振兴社稷!”
皇帝刚刚停下讲话,李嗣业便带头高呼道:“大唐万岁,吾皇万岁!”
城头下的士卒们跟着李大夫的声音高声呼喊,同时举起了手中的长枪或横刀刺向了头顶的天空:“大唐万岁,吾皇万岁!”
李亨雄姿勃发,亲自走下城楼去视察军队,李嗣业跟在他的身后,来到了燕小四的玄武跑营面前。回头对李嗣业说道:“听说你赶制了一种比床弩更强的利器,叫人给朕演示一下,看看强在哪里?”
李嗣业回头喊:“小四,亲自给陛下装炮演示一下。”
燕小四立刻指挥众人将一门炮推出营来,命令兵卒们装药、填弹、安装引信,他亲自举起火把点燃了捻子,并回头提醒皇帝:“陛下请捂住耳朵。”
李亨嗯了一声,但身为九五之尊自然不能做出这么不雅的举动,只挺起肚子说道:“你只管点炮就是。”
燕小四点燃了捻子,守在炮左右的士卒捂住了耳朵,皇帝下意识退了半步。当炮口震荡起雷霆喷吐火焰时,震得李亨一个趔趄差点摔倒,李嗣业连忙上前搀扶住。
炮弹在远处炸响,空地卷起翻滚的白烟,因为没有破坏实物的参照,皇帝在心底对这颗炮弹的定义就是威慑大于威力。
他故作淡定地抬手道:“果然是如雷霆之声,也有雷霆之威,不错。”
君臣二人继续背负双手在军营中穿行,李亨回头问他:“犒军已毕,不知何时开拔出动?”
“臣还要问问天下兵马大元帅广平王,以他定的时间为准。”
超級神人
不料李亨直接将他给戳穿:“此战不是你从头到尾策划的吗?李豫不过是被你推到台面前应名而已。”
谁动了宝贝的嫡娘
李嗣业连忙叉手说道:“哪里只是应名这么简单,参战的郭子仪、王思礼、还有宁远国与葛逻禄叶护都需要更高身份的广平王殿下才能指挥。而且广平王殿下担当主帅,将士们更加明确他们为谁而战,有皇子亲自坐镇指挥,他们的士气才能旺盛,才能够发挥出最大的力量去打击叛军。”
李亨疑惑地问了一句:“将士们真是这么想的?”
“没错,陛下。”李嗣业点了点头:“我们准备七天后进行誓师祭天,然后进军长安,那是一个黄道吉日。”
錯位契約,高冷總裁愛難成 珊瑚影
“好,朕相信你能够击败叛军。”
……
封常清带领着八千名士兵行进在乾县一带,从高地错落的原上穿行,为了不使行踪暴露,他们夜出昼伏,打着火把连夜行进。
叛军势力如今最近所波及的地方北不过富平,南不过武关,西不过武功,实际上军队驻扎也仅仅维持在这几个县城内,封常清大胆地缩小了行进的弧线,同时派兵士扮作商旅去探路,但凡能从敌人眼皮子底下扑过去,就绝对不绕路,最近的时候他们距离高陵县城只有七八里,夜间行进的时候甚至能够看到城头上的火光。
李崇豹牵马跟在封常清身后,遇到不懂的问题就不耻下问:“阿爷既然要克复长安,为何要先夺下潼关?”
“遇到这种问题你就要仔细想一想,叛军是从潼关进来的,将来退走的第一选择当然也是潼关。我们夺下潼关以后以逸待劳,等待叛军往这里撤逃堵住他们,等待追击的军队在关前将他们全部消灭。”
“但是离开关中的道路并不只这一条,万一他们南下武关南阳,或者再向北从黄河蒲津渡过河东,我们举动岂不是白费?”
封常清回过头来笑道:“不排除这样的可能,但无论过河东,还是下南阳意味着绕远途涉险境。东去潼关才是他们的第一选择,只不过他们在潼关受阻后,定然会选择别的通路。但你父亲不愿意分散兵力削弱主力,势必要在击败敌军后才进行分兵。所以我们只要将潼关顺利拿下,并且保证消息不外泄,叛军就会在潼关受阻后如丧家之犬四处乱窜,介时再往武关或蒲津渡阻挡也不迟。”
“原来是这样,”李崇豹恭恭敬敬地给封常清行了一礼:“多谢封伯伯指点。”
“你小子何需如此,你阿爷让你跟着我,就是想让你跟着我学习打仗,以后遇到不懂的地方,就多思多想,多看,多问。行军作战前期准备很重要,包括粮草运输、用人和勘察地形,要做到事无巨细,洞察毫发,如果你们做到将山川河流走向,甚至是每一个河口的宽度都了如指掌,对自己和敌人都了解透彻,打起仗来才心中有底。”
“小子记下了。”李崇豹在心中细细琢磨,把封常清讲的每一句话都牢牢记住,每到一处新的地形,都要在脑海里想象出两支军队在此处遭遇,会如何对垒厮杀,己方怎样才能利用地形的优势。
当他们进入华阴县境内后,封常清的行军便异常谨慎了,走的皆是难以通行的险要小道,或者直接挨着黄河行进,最终在潼关三十里外的风翼原驻足。
封常清站在原上,身后跟着两名偏将和李崇豹,他指着远处折弯的黄河说道:“那里再往下便是风陵渡,风陵渡对面便是潼关。我们所站立的便是秦岭和黄河即将形成夹角的地方,关中驿从华阴县出,来到我们脚下的驿道就是最佳的伏击地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