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熱都市小说 日月風華笔趣-第五二四章 京都外,古道邊!鑒賞

日月風華
小說推薦日月風華日月风华
四月的京都郊外已经是绿意盎然,绿柳吐烟,陌上花艳,官道上人来车往,川流不息。
秦逍与宋士廉骑马并行,后面跟着一辆马车,另有数名骑马家丁跟在马车后面护卫。
草长莺飞,京都外的空气显然要比城内清新许多。
宋士廉勒马停住,驾车的马夫立时也停下了马车。
宋士廉翻身下马,转身走到马车边上,车窗帘子已经掀开,窗内是秋娘那张漂亮的脸庞,在车厢内,卫夫人靠坐在车厢,气色依然不是很好,一只手紧握着秋娘的手。
“妹子,已经出城十几里地了,不好让顾家妹子再送了。”宋士廉语气温和:“你这身子是否真的能经受长途跋涉?广陵有数百里地,这一路上颠簸受累,是否要等身体完全恢复了再回去?”
卫夫人摇摇头,却没有说话。
秋娘心知卫夫人经此一劫,被最爱的人背叛,差点死在自己丈夫手中,已然是心灰意冷,对京都肯定没有任何好印象,只想尽早离开这伤心之地。
“既然你心意已决,我也不再劝。”宋士廉苦笑摇头,叫道:“宋通!”
一名骑马家丁催马过来,翻身下马,拱手道:“老爷!”
“路上好好照顾小姐。”宋士廉吩咐道:“见了老太爷,将我的书信呈上,告诉老太爷不必担心,小姐好好休养些时日就能恢复。”
宋通自然是宋家自己人,立刻道:“老爷放心,小的一定会将小姐安然无恙送回广陵。”
卫夫人看着宋士廉,终于开口道:“兄长,你…..你自己多保重。”又看着秋娘,一脸不舍,轻轻抱住秋娘,轻声道:“晚秋,今日一别,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我心里会一直念着你。”
“慧姐姐放心,你们一定能再见到。”秦逍已经拿着一只包裹过来,站在宋士廉边上:“我有大黑马,等空下来,骑马和秋娘姐去广陵看你,到时候你们姐妹又能见面。”
秦逍称呼她为“慧姐姐”,自然知道如今她最厌恶的便是“卫夫人”这个称呼,看着秦逍,微微点头,柔声道:“秦大人,以后还劳烦你多照顾晚秋,她看起来要强,其实柔弱得很,莫让她受人欺负。”
“谁要是欺负她,我就是拼了性命不要也要护她周全。”秦逍将包裹从窗口塞进去:“知道慧姐姐不缺什么,不过这是秋娘姐让我准备的一点干粮和点心,慧姐姐途中用得上。”
秋娘有些错愕,但很快眼中就闪过一丝感激之色。
秋娘生活拮据,秦逍自然清楚,所以今日送别卫夫人之前,自己去准备了一大包干粮和点心,此时以秋娘的名义送出去,自然也是让秋娘大有颜面。
秋娘接过包裹,秦逍正要收回手,却猛听卫夫人“啊”地轻叫一声,脸上满是惊骇之色。
宋士廉和秋娘心下一沉,都以为卫夫人之前受惊还没有缓过来,秋娘迅速将包裹放在车厢内,握住卫夫人的手,宋士廉也是急问道:“妹子,怎么了?”
卫夫人却是死死盯着秦逍尚未收回去的右手,一双眼眸中满是惊骇之色。
秦逍顺着她目光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并无什么特别之处,心中有些奇怪。
“妹子,你…..你还是等些时日再回乡。”宋士廉见卫夫人情况有些不对,心中担忧:“你也不用回卫府,先在我那边住一阵子,等身体恢复之后…..!”
还没说完,卫夫人已经摇了摇头,目光从秦逍的右手移到秦逍脸上,秦逍心中疑惑,但是见她看着自己,也还是显出笑容,柔声道:“慧姐姐,宋大人说的是,你现在京都休养一阵子,不急着长途跋涉。实在不成,秋娘姐也可以到宋大人府上陪你,你看如何?”
秋娘自然是愿意照料卫夫人,不过秦逍这般说,倒像是将秋娘当做他的人,由他安排。
“不用。”卫夫人声音温和,看着秦逍,轻声道:“你…..你叫秦逍?”
秦逍有些错愕,心想卫夫人怎地会突然对自己的名字这么感兴趣,点头道:“是,我是秦逍。”
秋娘和宋士廉只以为卫夫人大病一场后,脑子还有些糊涂,没有完全恢复过来,所以才问出这样的废话。
“你…..多谢你,你…..好好的……!”卫夫人身体略有一丝颤抖,却不再和秦逍多说,握着秋娘的手,看着秋娘,脸上竟然显出异样的神采,柔声道:“离京的时候,我能瞧见你,知道你好好的,我…..我心里好欢喜。”
秋娘抱住卫夫人,柔声道:“姐姐,你回去之后,多多保重,我一定会去看你。”
“只要知道你一切安好,见不见都没关系。”卫夫人也是抱着秋娘,眼中竟然流下泪来:“今天我真的好欢喜,我……我从没有像今天这般欢喜,你好好的,我…..我便是死也可以瞑目了…..!”
虽说卫夫人和秋娘情同姐妹,但临别之际,却如此激动,还是让宋士廉和秦逍有些诧异。
秋娘与卫夫人依依惜别,等到秋娘下了马车,宋通等人护卫着马车,顺着官道向南边儿去,走出一段距离,卫夫人却是从车窗内探出头来,望着为她送别的宋士廉等人,早已经是泪如雨下,可是脸上却分明满是欢喜之色。
“秦大人,宋某欠你一个大大的人情。”直等到马车去得远了,再也瞧不见,宋士廉这才转身向秦逍拱手道:“卫璧心狠手辣,妹子差点死在他的手里,不是秦大人出手相助,妹子固然活不了,便是卫璧也还会继续逍遥法外。”
宋士廉在此之前,确实不知道卫璧与成国夫人有私情。
但秦逍当街杀死卫璧之后,成国夫人派人往大理寺抓捕秦逍,但凡有一点脑子的人都已经明白卫璧害妻的缘由,亦知道卫璧定然早就成为了成国夫人的面首。
有成国夫人在背后袒护,如果不是秦逍找到机会击杀,卫璧很可能还会逍遥法外。
宋士廉虽然是吏部五品郎中,而且在京都颇有人脉,但是面对成国夫人,那就宛若一只蚂蚁,若是成国夫人一力袒护卫璧,区区的五品吏部郎中根本不可能是对手。
真要到了那时,莫说将卫璧治罪还自家妹子一个公道,宋士廉自己的官职恐怕都不能保全。
宋士廉对这其中的关窍自然是一清二楚,心中对秦逍着实感激。
他心里更加清楚,如果不是卫夫人与秋娘有姐妹情谊,秦逍自然也不会过问此事,说到底,这次自家兄妹能够全身而退,甚至能够让元凶授首,亦是有秋娘的面子在其中。
“宋大人客气了。”秦逍笑道:“秋娘姐和慧姐姐情同姐妹,你们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好在这次能够让卫璧那奸凶授首,不能再害人,慧姐姐也能安然返乡,这比什么都好。”
秋娘闻言,脸颊微红,心里却是感觉到一丝甜蜜。
秦逍诛杀卫璧,这事儿她自然已经知道的一清二楚。
现在秦逍这几句话一说,意思分明就是表示出手相助,完全是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这自然让秋娘感觉温暖甜蜜。
“秦大人,这次你也算是有惊无险了。”宋士廉牵着马,顺着城外官道向京都方向返回,秦逍也牵马并肩而行,秋娘知道两个大男人有话要说,只是跟在秦逍身边,乖巧柔顺,自然不会多话。
衛 立 煌
秦逍笑道:“我也以为圣人从重惩处,好在圣人英明,确实是我没有想到的。”
“听说圣人让秦大人整顿大理寺,看来圣人是准备重新启用大理寺了。”宋士廉叹道:“这倒不是坏事。多年来刑部在刑名之事上一手遮天,许多冤案错案都无处伸冤,如今圣人开始提携秦大人,应该就是不想再看到刑部胡作非为。大理寺得到重用,刑部那边也会收敛一些,做事就不敢再像从前那般肆无忌惮了。”扭头看了秦逍一眼,轻声道:“不过卢俊忠一定会死死盯着秦大人,他手下都是一群疯狗,但嗅觉灵敏,而且极擅长罗织罪名,秦大人以后可要小心谨慎,莫让那群疯狗咬住。”
秦逍知道宋士廉是好心提醒,刑部盯住自己,秦逍早就有心理准备,若是刑部对自己视若无睹那才是怪事,含笑道:“多谢宋大人提醒。”想了一下,才道:“宋大人,我在大理寺得知,无论我大理寺提拔官员还是罢免官员,都要向吏部那边打个招呼,如果吏部那边阻止,是否就做不成?”
“自然是要经过吏部的。”宋士廉微笑道:“不过你放心,吏部那边都虽然会将官员的情况登记在册,有些不合适的官员任免也会打回去否决,但这次大理寺的任免,吏部不会给你找麻烦。我在吏部当差,你这边的任免公函送到吏部,有我在,会顺利通过,而且这次大理寺的整肃是圣人下旨,你奉旨整肃,吏部也没人敢与你为难。”
秦逍笑道:“有宋大人这句话,我就能腾出手来办差了。”
超 神 機械 師
“六部衙门,刑部肯定与你大理寺是死对头。”宋士廉缓缓道:“不过吏部肯定不会与你小秦大人为难,咱们吏部的司徒堂官,还欠你一份人情。”
秦逍一怔,疑惑道:“这话怎么说?”
“你和韩雨农进京禀报军情,兵部堂官范文正拼命想要拉吏部下水。”宋士廉边走边道:“那阵子司徒大人也是吃不好睡不好,唯恐范文正胡乱攀扯。好在你在刑部驾车敲鼓,将刑部拉进去,刑部的矛头就对准了范文正,迅速将案子办了,吏部那边没有受到牵连。司徒大人对你颇为欣赏,前两天圣人整肃大理寺的旨意到了大理寺,咱们吏部这边知道之后,司徒大人就交代下来,只要是你秦大人送去吏部的公函,一律通过,不可为难。”看了秦逍一眼,微笑道:“这固然是遵循圣人的旨意办事,其实也是想偿还你小秦大人先前的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