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兇猛討論-第十八章 見面鑒賞

玩家兇猛
小說推薦玩家兇猛玩家凶猛
李昂与柴翠翘行走在城郊街边。
一辆又一辆印有特事局图案的装甲车在旁边疾驰而过,天空中,大量的直升飞机承载干员,拖拽集装箱,飞向城区。
一些超凡者或搭乘车辆,或驾驭召唤生物,
从他们旁边经过,
所有人都以一种复杂的目光扫过李昂,却没有人敢停留下来阻拦。
特事局总部,到了。
李昂抬头仰望那高耸入云的大楼,漫不经心地登上台阶。
大楼前方的那两只石狮子似乎隔着一段距离感觉到了李昂的到来,
它们齐齐站起,低伏身躯,死死盯着李昂,喉咙中酝酿着低吼,但终究,没有跃下石座。
踏,踏,踏。
李昂旁若无人地登上阶梯,推开大门,步入大厅。
他的到来,令大厅中奔跑走动,执行修复补救计划的特事局工作人员们,齐齐为之一僵。
“李哥。”
情绪复杂的声音从旁边传出,身上缠绕着些许绷带的丁真嗣走出人群,看向李昂,
旁边站着表情尴尬的白浩正。
李昂随意地笑了一下,“都在啊。”
“嗯,我刚回归就被告知,遇到了时间流速情况特殊的剧本任务,”
丁真嗣脸上露出了无奈苦笑,“之前局里的人不知道具体情况,还以为我死在任务里了,差点给我办起了没有尸体的丧事。”
“咳,”
白浩正轻咳一声,脸上表情更为尴尬,“这次,其实是我的责任。
是我利用特事局内部的新型刑侦技术,重新回顾了一下之前的陈旧案子,找到了…你。
不过在你展露身份之后,我一直向上级建议,由我出面与你进行沟通,
最好能压制消息,宽大处理,把问题留在内部,
但是…”
“我明白。”
李昂点了点头,平静道:“我被你上面的人,当了一回典型。”
白浩正舔了下嘴唇,叹息道:“这次的事情比较复杂,其实在钟离灭明与王不留行出现、你显现半神法相之前,
我就能感觉到指挥大厅里,包括决策层在内,大家的意见产生了分歧。
我们特事局可以灭绝妖魔,诛杀邪恶,抵御异域外敌,
然而,在新的时代浪潮来临之际,很多人都还是比较…迷茫的。
要不要对超凡者进行限制;进行限制的话,尺度何在;如何保证普通人与超凡者的权益;如何平衡超凡者的责权;
虽然我们一直想要维持稳定、公平、正义,但就像你知道的那样,
普通人和超凡者眼中的世界,终究是不一样的。
位置决定立场,
就算说再多能够相互理解的话语,彼此之间还是会存在隔阂…”
一向冷静理智的白浩正,此时也有些惆怅茫然,他长叹了口气,看向李昂,小心说道:“这次的事件,感谢你的克制,我代表其他人向你道个歉。
希望你…不要恨我们。”
“…以后再说吧。”
李昂摆了摆手,问道:“我朋友呢。”
我就是文豪 卖萌无敌小小宝
“在家属休息区,我带你去吧。”
白浩正带着李昂走进大厅走廊,沿途柴柴紧紧跟在李昂背后,左顾右盼欣赏特事局内部建筑景象,每走几步就要啧啧称奇一番,仿佛进了大观园的刘姥姥。
沿途,特事局的工作人员都拿着通讯装置快步奔走,从他们的只言片语当中,李昂能听到重建工程正在逐步展开。
殡葬学的那些诡异事 黑岩黄亮0504
家属休息区在特事局总部大楼十三层左侧,李昂登上台阶,发现这一层里放置着沙发座椅、书架、咖啡机等摆设,但是几乎没有什么人,
只有角落里坐着王丛珊一家。
坐在最角落的王丛珊最先看到了李昂的到来,猛地从椅子上站起来,手中水杯啪的一声摔在地上。
坐在她旁边安慰她的父母与卫凌岚也站了起来,表情复杂地看向李昂。
“呃,你们先聊,我还有事。”
白浩正尴尬地搓了搓手掌,拉着不明情况的丁真嗣离开了这一层。
李昂叹了口气,缓步走上前去,和王丰年对视一眼,“又见面了,王警官。”
“…”
王丰年张了张嘴巴,欲言又止,最后长叹一息,轻声道:“齐莲香死之前,找到过我。”
“我知道。”
李昂点了点头,“我拥有能力,能看到一些,她的记忆。”
“你很聪明,之前的所有案件,全部没有用到特殊力量,唯独最后一次。”
王丰年情绪复杂道:“为什么?”
“可能是,一种预感吧。”
李昂想了想,说道:“根据洛卡尔物质交换定律,犯罪行为人只要实施犯罪行为,就必然留下痕迹。
世界上,没有真正绝对完美的犯罪。
我能预感到终有一天,我会被发现,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李昂顿了一下,“如果当初是王警官你最先找到的我,也许我会自愿接受刑罚,四个月、十个月、几年的虚拟监禁。”
“认罪?”
“更像是,与自己和解。”
李昂笑了一下,“其实,在成为玩家之前,我一直在担惊受怕,哪怕自己拼命努力地学习、锻炼,掌握了远超同龄人的知识技能,我还是会感到恐惧与敬畏。
敬畏于刑侦体系的庄严,恐惧于自己的弱小。
有时候我也在想,如果我拥有正常的人生,我应该有什么样的性格。
也许还是会像现在这样,也许不会。
伪装的太久,总感觉自己的脸上,无时无刻不戴着面具,甚至忘了面具之下的自己是什么模样。”
“…”
王丰年沉默了一下,“…在你成为玩家之前,你搜集了那些人的情报信息,也许可以交给我们,让我们来抓…”
也许是意识到了自己话语的不当,他说着说着就停了下来。
在他的职业生涯里,也见过许多不合理的事情,
如果李昂真的愿意妥协,退让,那么他们就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爸,”
王丛珊前迈一步,“你和妈妈还有表姐先回去吧,我跟李昂…有话要说。”
“嗯?”
王丰年转过头来,看见女儿那坚定的面孔,与妻子交换了一下眼神,最后还是默默地点了点头。
父母离开,现场再次冷清下来。
“呼…”
李昂缓缓吐出一口浊气,表情复杂地看向王丛珊,“抱歉,瞒了你这么久…”
“这些事情等会再说,”
王丛珊挥了挥手掌,看向正躲在角落里捧着甜甜圈啃着的、感觉到他人目光,回过头来的柴翠翘,“她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