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说 魔君你又失憶了 齙牙兔子-第兩百四十五章 參觀久兒的房間

魔君你又失憶了
小說推薦魔君你又失憶了魔君你又失忆了
星儿也跟着坐下,拿过一个包子,埋头一口咬下,也没有回答他。
凰久儿:…奇了怪哉,一个两个都成哑巴了啊。
卷卷跟大虎坐在他们特制的餐桌上,卷卷拿起一根胡萝卜,鼻子一动,嗅了嗅胡萝卜的香味,两旁的胡须也跟着抖了抖。
闻言,宝石蓝眼睛转了转,低声沉呤,“昨天我好像看到莫空大师去了苏子陌房间。”
凰久儿不疑有他,淡淡的“哦”了一声。
大虎接过话,续道,“苏子陌昨天晚上好像喝醉了。”
“哦。”
说话间,讨论的两主人公出现了。
苏子陌眉眼含笑,一脸春风得意,好像某种心愿达成后的满足。
他快步走进来,挑眉,心情很好的打招呼,“久儿姑娘,墨城主,早啊。”顿了一秒,又转头对着星儿,“星儿你也早啊。嗯,还有卷卷,大虎,你们也早啊。”
近身特工
莫空大师慢了他几步,也进来了。
但是他那脸啊,丑的跟驴亲了一样。一声不吭的闷头坐下,随手拿起一个馒头,愤愤的一口咬下,那凶狠的样,好像咬的是某个人身上的肉。
凰久儿嘴角微抽,今日奇怪的人怎么这么多,也才一晚而已,外面的世界就变的奇奇怪怪了。
但是,下一秒的画风让她猝不及防。
只见,苏子陌拿过一个肉包子递给莫空大师。
他说,“空空啊,来吃个肉包子好好补补,肉包子才有营养哦。”
空空?
“噗,咳咳。”
凰久儿喷了,被苏子陌惊人的称呼雷的无语死了。
有胆魄,居然敢叫神族活了几万年的白司神君这么幼稚的称呼,到底是不怕死,还是死不怕。
等着莫空大师将你一脚将你踹出去吧。
可是,意想不到的是,没有。
不仅没有,莫空大师还接过了他递过来的包子。
虽然接的不情愿,不乐意,眼神恨不得杀了他,但确实是该死的接过来了。
这算是默认了么?
凰久儿眨眼又眨眼,想要确认不是自己的幻觉。
眼睛没有说谎,不是幻觉。
那个肉包子确实在莫空大师手中,他还放下了原本的馒头,吃上了包子。
有猫 腻啊。
墨君羽眸色复杂,脸色怪异,瞧了一眼莫空大师,又望了一眼苏子陌,最终敛下长睫什么话都没有说。
一顿饭,大家吃的是心思各异。
饭桌上诡异的安静,除了苏子陌时不时的跳出一句空空,雷的凰久儿鸡皮疙瘩掉了又掉。
其他的都还算正常。
饭后,也是时候该带墨君羽进星若世界了。
莫空大师想了想,叮嘱道,“徒弟,为师就不陪你去了,你保重。”
苏子陌见状,也跟着道,“我也不陪你去了,我得陪空空。”
莫空大师老脸一红,甩袖离去。
苏子陌小跑着跟了上去,“空空,等我。”
凰久儿美目微抬,“莫空大师跟苏子陌不对劲。”
墨君羽拉过她的手,握在手心里,低低的“嗯”了一声,不带情绪。
“好了好了,你们两个别墨迹了,我们赶紧进去吧。”星儿忙不跌的催促。
墨君羽眸色微动,薄唇轻启,说出自己的疑惑,“你们说的那个妙音婵境,还有星若世界在哪里?我从未听说过人族有这种地方。”
昨日他就有这种疑惑,只是时间匆忙,没来的及问。
超级系统在初唐
星儿将目光放到凰久儿身上,表示让她来说。
凰久儿缓缓的勾唇,清纯小脸上绽放一抹笑,笑意渐深,凝聚在眼尾,颇有一丝狡猾的意味。“你闭上眼睛,我就告诉你。”
墨君羽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深深凝视着她,一瞬之后,乖乖依言,闭上了眼睛。
凰久儿小手一扬,心念一动,几人转瞬之间就到了星若世界。
再转头看向身旁的人,见他一直闭着眼,不免唇角轻翘,“墨君羽,你真乖,居然没有偷看。”
墨君羽嘴角一抽,“久儿说的话,我都会办到。只是,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了吧。”
“嗯呐,你可以自己睁开眼睛看看的哦。”
墨君羽掀开睫毛,蓦地被眼前的景色狠狠的震了一下。
很美的地方,仿若人间仙境。
而且这里气候温暖,完全不像是冬季。
还有这个院子,“逸婉居”?
凰久儿见他望着逸婉居的牌匾,解释,“这里就是我一直住的地方,这个屋子是我的家。”
“久儿的家?”
“对啊,这个地方就是星若世界。它其实是一个空间灵器,星儿是它的器灵。”
墨君羽很快就冷静下来,“嗯,久儿的房间是……我能不能去参观一下。”
提前熟悉一下她的闺房,适应一下她的大床。
“嗯…可以,我带你去。”
“我说你们两个以后有的是时间,现在先能不能去办正事啊。”星儿急的冒冷汗。
这两个人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要是等下彦辰大人出现,他的谎言不就被揭穿了啊。
不行,得赶快将人弄进去。
但是,两人对他的话充耳不闻。
凰久儿拉着墨君羽的手,将他带到自己闺房。
“就是这里啦,其实也没什么好看的,比不得你墨府的豪华。”
萌妻嚣张:老公,我错了 决不妥协
墨君羽进房,关门上锁,一气呵成。
“我想看看久儿的床。”
跟在他们后面准备进来的星儿差点一头撞门上。
卧槽,真是只狐狸。
看床是假,睡… 床才是真。
“床啊,喏,就是这个,没什么好看的,就是简单的……”凰久儿不疑有他,将他带至屏风后,指着自己的小床向他介绍。
冷不丁的,墨君羽一手扣住她的小柳腰,一手拖着她俏臀将她抱起。
凰久儿惊的将后面的话如数吞回肚中,小脸一热,红云也悄悄的爬了上来。
这个姿势还从未有过,而且他的手居然……
“墨君羽,你干什么?”
“试试久儿的床……结不结实,能不能承受的住我的……力量。”
他抱着她一起跌进床里,他的手搭在她小柳腰上,而她的手则按在他健硕有力的肩膀上。
“怎么样?我的床可还行?”
“很好。”他也算是睡过她……床的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