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都市小说 1625冰封帝國-第四十二章 皮薩切克之五:兩支小分隊(3)意外推薦

1625冰封帝國
小說推薦1625冰封帝國1625冰封帝国
与刘文静、孙德惠等人不同,费扬塔珲的一双眼睛却盯在北面。
他们站着的地方是一处悬崖,紧挨着悬崖有一棵桌山松,在悬崖下面是一条
萨斯奎汉纳河的支流,那条支流在两座在这一片大多低矮的山丘突然高出来许多的大山中间流过,两侧悬崖峭壁,小河两岸都是密林,从外面瞧不出究竟。
此时从山向下看,依旧被密密匝匝的树林遮掩着,连河流也瞧不清,在那棵桌山松的正下方似乎有一个深潭,在费扬塔珲的望远镜里似乎出现了一个快速移动的身影。
一路上他们见到过太多的动物,包括能快速移动的浣熊、臭鼬等,但并没有见到猴子之类的动物,由于那身影一闪而没,虽有费扬塔珲手里拿着的是十倍的望远镜,但也不能确定那具体是什么。
孙德惠的绘画老师是荷兰人维米尔,维米尔的油画以对色彩的把握和对光线的处理恰到好处而著称,作为一个学习生物专业的学生,无论是孙德惠、布鲁坎,还是林泽垢,都学会了用油画的技法描绘遇到的动植物,否则按照时下包括大夏国在内那容量小的可怜的对动植物的分类,是无法建了一个完整的生物学体系的。
孙德惠尤其擅长绘画。
在本土时,无论是江淮还是江南,善于诗词绘画的人物多如过江之鲫,此时,大凡有点家世的人家都是琴棋书画无一不通的人物,在大夏国的开科取士中,也发现了不少的这种人物。
其中有一些尼堪没有让他们继续做官,而是放到瀚海大学(海参崴)、京师大学堂(北京)、安西大学(定远)对需要掌握绘画既能的学生进行教授,意大利人潘国光也是其中的有名人物,自然了,他擅长的是油画。
孙德惠曾先后接受过本土有名的画家龚贤、维米尔的教导,在绘画上也有一些心得,她的画作既有油画写实的底蕴,又有本土山水画的神韵,对她这样一个不到二十岁的女子来说,也算是十分难得了。
这一次来到山顶之后,她已经将这两岸的山色、之间若隐若现的溪流、深潭都勾勒了出来,其中几种有代表性的植物则重点画了出来,比如从山下一直到最上面的刺槐、红松、云杉。
与一般重在写意的本土画家不同,她还是牢记他父亲的教诲,“在写实的基础上写意,才是最佳境界”。
当然了,这只是尼堪这位不懂艺术之人的一面之词,他想的是如何将绘画技巧用在工艺上、技术上而已。
故此,什么树木大概生长在什么位置,与什么树木伴生,沿途见到的灌木、花朵也一一列出,种类、层次并没有丝毫杜撰。
林泽垢也在作画,他正在画着不远处一棵巨大的云杉,云杉这种树木,林泽垢母亲的老家,锡霍特山也有,不过与美洲的相比,还是略有不同,这就是他这样生物专业出身的学生需要留意的。
当然了,这也是身为穿越者尼堪的诱导,按照他的想法,在这样的诱导下,“进化论”没准早达尔文一步提前出现在大夏。
而布鲁坎却在画着山腰间一株罕见的桦树,作为索伦人的后代,在林中,最多的树木就是桦树了,索伦人的几乎一切都与桦树有关,故此她很上心。
刚才在费扬塔珲镜头里的那个一闪而没的黑影,孙德惠也发现了,在她的面前,架着一具有架子的单筒望远镜,她一边观察一边作画,刚好发现了这一点。
这一次,担负着护卫孙德惠责任的四个女护卫只有霍尔敦跟上来了,因为如此高的地方,不可能让所有的人全部上来,包括刘文静、费扬塔珲、孙德惠、林泽垢、布鲁坎、霍尔敦在内,一共也就二十人。
这个时代,能让自己的女儿出来当兵的,不会是汉家女儿,全部是来自索伦或者蒙古,而那四人除了霍尔敦,都是来自林中诸部。
刚才那一闪而没的情形霍尔敦也看到了,一开始她没怎么在意,不过随着孙德惠手里的画作就要结束时,她突然对着山下那处深潭大叫起来。
霍尔敦的声音又尖又细,不禁让在山顶的诸人吓了一跳,还将附近的鸟儿惊飞了。
费扬塔珲顿时大怒,在依琳卡公主还在作画的情况下你这没大没小乱叫个甚?
此时,离悬崖最近的就是孙德惠,她的对面就是霍尔敦,一刹那,她见到了平生最恐怖的一幕!
只见霍尔敦脸色煞白,双眼瞪得大大的,里面流露出深深的恐惧,她的身体也在颤抖着,手指也抖动着,却还是指着山下。
孙德惠突然想到了父亲的话,不禁顺着她的手指向下望,但她什么也没瞧见。
她决定走近些,一只脚不禁踩在了那株从悬崖边伸出来的桌山松上!
令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刚才一直弯着腰作画,虽然耗费不了多大力气,但自从来到山顶之后,他们便在那里待了两个小时以上了,两个小时,她都是在作画中度过的,作画时虽然是站着的,但也要不时弯腰才行,当两个小时过去后,终究有些疲劳。
当她刚踩在那棵桌山松时,山下似乎又有黑影一闪而过,她内心一紧张,脚下竟踩空了!
孙德惠跌落了!
此时,离她最近的便是霍尔敦了,可惜她还在惊恐中,浑然忘了自己还有护卫公主的责任。
战神联盟之圣神再现 雪落终是雨
而其他人碍于身份,都不敢靠孙德惠太近,在这个时代,也没有人拥有快的惊人的轻功,于是所有人都眼睁睁看着孙德惠掉了下去。
入魂师 明御炎
等他们冲到悬崖边,只见到了一个黑影,然后什么也看不见了。
所有的人都是大惊失色,连一向稳重的刘文静也乱了分寸,嘴里不断在说着:“这么办?怎么办?”
担负着护卫之职的费扬塔珲也是有些天旋地转,他明白,如此高的地方,下面无论有什么,都是九死一生,这样如何回去跟陛下交待?!
“她还活着”
此时,一个声音在呆若木鸡众里响起了,声音冷酷清冽,费扬塔珲赶紧醒过神来,此时才见到霍尔敦似乎恢复了正常,他赶紧上去一把抓住她,“你是怎么知道的?”
他的大脑在飞速转动着,“霍尔敦虽然是义亲王从极北之地带回来的,与义亲王也交情匪浅,还服侍过尼布楚公主,终究是一个下人,刚才,首先她没有起到提醒依琳卡公主不要离悬崖太近的责任,再者,若不是她那声莫名其妙的尖叫,也不会引得公主殿下去悬崖边查看”
“我是陛下的内侄,公主不幸遇难,虽然也脱不了干系,但归根结底还是霍尔敦造成的……”
“林泽垢!”
真实死亡游戏
他突然见到林泽垢也走到了悬崖边,身上还背着他的背包,那是一种用粗麻布为材料,表面刷了一层防水的清漆制成的登山包,包很大,几乎有半个身子那么高。
里面可以将小帐篷以及所有的随身用具全部装在里面。
而孙德惠的包是一个灰衣卫帮着背上来的,就放在悬崖边上。
在孙德惠跌入悬崖的一刹那,林泽垢突然想到了父亲的书信,“自己完全没事,反而是公主殿下再次遭遇不幸,反正自己逃不过这一劫,何不追随公主而去?”
当他看向那刚才发出惊叫的霍尔敦时,突然在她的脸上看到了鼓励的眼神。
于是他拿起了自己的背包,他虽然有一些恍惚,不过内心还残存着一丝清明——“山下是深潭,多半有水,我等这背包是防水的,就算跌入水里也能浮起来”
他在费扬塔珲等人扑上来之前也跳了下去,还抄起了孙德惠的背包,在此之前,他已经孙德惠的背包系好了,当他系背包时,他闻到了一股沁人心脾的幽香,这更坚定了他接下来准备采取行动的决心。
半空中,他将孙德惠的背包反背在胸前,于是他什么也瞧不见了。
“公主殿下,一定要坚持住,等着我……”
……
当孙德惠往下跌落时,她从一开始的惊慌中镇定下来了,她的运气不错,在往下坠落的过程中,由于这一侧的悬崖几乎是笔直的,跌落时并没有碰到突出的石壁、石台什么的,否则肯定是一下就完了。
在下面,她先后碰到了两棵不大的桌山松,这种专门长在石缝里,造型奇特的松树在美洲非常多,尤以后世的黄石公园为最,在美洲这一段时间里,她曾去过黄石公园,当然了,此时并没有这个名字,而是尼堪随口叫的一个名字,生物学小分队见到后认为这个名字很贴切,便保留了这个名字。
碰到第一棵桌山松时,她只是感受到了一阵钻心的剧痛,那是因为她强劲的下坠态势当即就折断了这株桌山松的一个枝丫,枝丫还连在树上的尖锐的部分刺进了她的后背。
幸亏她遵照老爹的吩咐一直穿着那件软甲,否则就是这一下就会让她立即受重伤。
在桌山松的反弹之下她继续往下掉,最后在跌入深潭之前又碰到了一株桌山松,那是一株刚刚长成不久的桌山松,在孙德惠的冲击之下立时断成两截!
孙德惠跌下去时脸朝上,背朝下的,她不清楚下面的具体情形,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要死了,反而感到了一阵解脱。
因为就在她降落的那一瞬间,她见到了碧蓝盈盈的天空,以及两侧墨绿、黄绿、浅绿满眼的绿色,她觉得自己能死在这个地方值了。
星武神诀
不过就在她胡思乱想时,她终于跌到了深潭里。
里面突然幽暗起来,但没有马上跌入水里,还在继续向下跌,她见到了深潭两侧的情形,惊恐之下突然动了起来,就是这个动作救了她,否则就算她先后被两棵桌山松阻拦了一下,若是背着直直地跌入水里时,依旧是九死一生。
她这一挣扎,整个身体竟然在空中站了起来。
“咚!”
她几乎是以战站立的姿态进入到水里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