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f4gj优美都市异能 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笔趣-第九十三章 喜當爹相伴-hynjf

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
小說推薦我女婿實在太給力了
陆沨把烟一掐,正好弹入庭院的垃圾桶内。
“得监护到多久?她不是已经18岁了,还需要监护?”
黄律师看了一下资料,合上,“理论上,姜小姐还差两个月零七天,才算达到法定成人年龄。因此,您需要监护她至少两个半月,直到她成年。那时,她且具有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也就不再存在监护。”
朕家“病夫”很勾魂
陆沨挑眉,“两个半月,倒是还行。”
黄律师赶紧补充道:“但是,按照姜女士生前的意思,是希望您能够在监护人职责结束后,依然能够照顾,保护姜小姐的安全。并且,她的个人资产,也将全部属于您。”
陆沨琢磨了一下,“你是说姜家那些见不得光的业务?”
黄律师有点尴尬,既然对方说的这么直白,于是也直接地点了点头,“是。”
“好啊。”陆沨嘴角勾笑,“监护人,我当。”
酷总裁,训妻有招!
“……”黄律师微微一愣,心里忍不住嘀咕:所以他果然是看上了那些灰色产业和地下业务才答应的么。
国术凶猛
黄律师虽然腹诽,但是专业人士,而且陆沨毕竟是他客户指定的继任者,轮不到他有不同意见。
“好的陆先生,那我们就抓紧时间办理手续吧。”黄律师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两人进屋之后,看到姜雨凝似乎是哭累了,呆呆望着前方。
她娇小的身躯靠在已经发福的保姆身上,长长的睫毛上还挂着泪珠。
黄律师坐下后,面沉如水地开始对姜雨凝开口,说正事。
包括继承姜氏集团(已经洗白的那部分)、生活开支、从国外转学回国……等等。
姜雨凝听着,心不在焉,甚至连要求她从国外转学回国,眼中都无一丝波澜。
只在黄律师说到陆沨是她母亲指定的监护人的时候,抬眸看了眼陆沨,又垂下了睫毛。
她小巧的嘴唇轻轻张开,哑声道:“黄律师,你直接告诉我,这些文件都要在哪里签字就好了,我很累……不想听这些……”
陆沨抄着手臂看着姜雨凝,
“好的。”
黄律师将要签名和按手印的地方一一指给姜雨凝看。
姜雨凝看都不看,抓过钢笔,飞快签上自己的名字。
签完最后一件,她一句话都不说,起身上楼。
“小姐,你在飞机上就没吃东西……饭都做好了,先点饭再休息……”
保姆又焦急又心疼地看着姜雨凝的背影。
保姆一直在国外照顾她的人,这次也是随飞机一起回国。
她至今未婚,三十多岁的时候就开始照顾襁褓中的姜雨凝,早已把她当做自己的孩子那么疼爱。
如今见她这么失魂落魄,心都碎了。
遗失的杀戮
一梦倾城只为许你再世流萤
姜雨凝站在楼梯上,回头俯视厅内三人,气若游丝道:
“张姨,我上楼睡一会……时差还没有倒过来……你和黄律师,陆叔叔一起吃吧。”
说完她推开一扇门,走了进去。
黄律师已经将文件整理好,郑重调转到陆沨的面前,递给他笔,“陆先生,请您在这份文件上签字。签下之后,您将履行监护人的职责,直到姜雨凝小姐达到法定成人年龄为止。”
陆沨接过文件,一目十行,简单看了看。
前几条是要生活上要供着姜雨凝吃、穿、住、医疗,受教育,保证她的生存和健康。
保护她身体和心理上的安全。
当看到“保障被监护人与监护人共同居住时”,陆沨震惊了。
“我还得跟她同住?!”
黄律师道:“理论上是这样的。但实际上,您时常过来了解一下姜小姐的生活起居就可以,保持一日一通电话联系即可。”
陆沨感到头大,继续往下看。
重生归来唯我魔尊 石头成精
当看到还要管理她的财产时,陆沨愣住,“这是什么意思?”
黄律师解释一番后,陆沨明白了——
等于说,姜丽的私人财产分为两部分,一部分是洗白的,能拿到明面上的,是姜氏集团。
姜雨凝继承的,就是完整的姜氏集团。
集团业务包括:影视文化、地产(酒店)、金融三大集团。
市值七百亿。
虽然跟他老婆的兰恒集团不能比,但也是浦江第二有钱的企业了。
原本姜氏董事长是姜丽的父亲,她父亲死后,母亲冯兰成为董事长。
原本董事长的职位非唯一的儿子姜健莫属。
皇上说的是 席绢
直到被乌图朵杀了,继承权自然就落在姜丽身上。
如今姜丽也死了,那么姜氏集团唯一合法的继承人,就只有姜雨凝……
陆沨忍不住咋舌:这女孩不到十八岁,身价就近一百亿美元了啊。
而陆沨继承的,是姜丽拿不到台面上的那部分地下产业。
包括俱乐部(赌场),外贸公司(走私)、信贷公司(高利贷)、会所(保健按摩)、夜总会……这些在法律边缘不合法又不是很违法的行业。
换心缠爱
陆沨翻到后一页,看到这些产业的市值估算。
赌场估值二十亿,外贸公司估值十亿,夜总会最高,估值三十亿……加上信贷和会所,
全部加起来,市值刚过百亿。
陆沨怀疑自己眼花,再翻翻前几页姜氏集团的市值,顿时酸了!
唉,果然这些上不得台面的产业,没法跟姜氏集团比啊!
陆沨叹了口气,拿过钢笔刷刷签下大名。
算了,当两个月的监护人,得到一百亿,也还算可以!
黄律师看到陆沨一副委屈将就的表情,微微摇头,忍不住替姜雨凝未来的生活,感到担忧……
古劍求回家,求包養 諾辰安
陆沨签完所有文件之后,黄律师又检查了一边无误,与陆沨握手,告辞离开。
一旁,保姆现在知道这个叫陆沨的男子就是姜小姐的监护人,也算是姜家的半个主人。
因此恭敬问道:“陆先生,饭菜准备好了,你要吃一点吗?”
陆沨点点头,他其实从进门闻到饭香味就饿了。
今天中午没参加曹家的聚会,没吃上饭,加上与曹运一番打斗,早饿的前穷贴后背。
陆沨坐到餐桌,也不客气,风卷残云将一桌子菜全部吃光。
把保姆看的是目瞪口呆。
菠菜炒虾仁,葱油桂鱼、什锦汤锅、麦穗蒸饺、板栗樱桃肉……一电饭锅米饭……全部吃光……
这……能是正常人的食量?
陆沨吃完,感觉自己只吃了一个八分饱,虽然食物美味,但心里有些空虚。
没办法,步入修行之道后,普通的食物,已经很难满足他身体所需。
一时间,陆沨忍不住期待周一上任乌氏药业总裁后,能去车间看看,那些适合修行人食用的东西,到底是什么样的。
陆沨擦擦嘴起身,正准备回家,忽然听到楼上传来水声,和细细的哭泣声。
是姜雨凝在哭。
陆沨看一眼正在收拾桌面的保姆,心想:果然普通人听不见,那他也就当听不见得了。
刚迈开腿,忽然听到细不可闻的“叮当”声。
是金属,撞击地面的声响。
这种声音,他再熟悉不过。
他的刮胡刀刀片掉在瓷砖上,就是这声。
……等会儿,姜雨凝拿刀片干什么?
陆沨瞳孔一震!
这丫头不会是想不开,用刀片……???
艹了!
陆沨转身飞冲上楼梯,一脚踢开了姜雨凝的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