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xrmj精品言情小說 諸天苟仙-第十八章真假真武閲讀-7bmo6

諸天苟仙
小說推薦諸天苟仙
马甲大道可谓是本方多元宇宙的根本大道之一,同求减成空并驾齐驱。
此两者,同出而异名,同谓之玄。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一方江湖没几个小号,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是名宿高人。
在天庭神话时代,神佛更是小号马甲满天飞,导致那一段时间大能的关系极其微妙。
例如玉虚宫门下的十二金仙,先拜入佛门,再拜入玉虚,最终拜入佛门,慈航道人摇身一变,化身大慈观音菩萨,文殊广法天尊则化为大智文殊菩萨,普贤道人化为大行普贤菩萨,而燃灯道人成为过去佛祖燃灯上古佛,惧留孙则成为拘留孙佛,与燃灯同为过去七佛。
一手反复横跳,惊呆了无数纯洁的萌新神仙,原来还能这么玩的。
远古异界 茉箬
再比如,再次拜入佛门的金仙发现盘坐紫金莲台上的圣佛,居然跟元始老师长得一模一样,差点没吓死。
再比如,某位青帝,即是天庭二号人物青帝东王公;又是道门一半道脉全真之祖,纯阳道祖;并号称东方净琉璃世界之教主,做了佛门第五把交椅,仅次于佛门彼岸。人脉关系可谓极其之骚。
甚至,踏出此方多元宇宙的最后一步,成就道果,也要在变成别人马甲,寻找马甲的路上,反复徘徊。
但是,一切的一切终究是以大号为主,小号为辅助。
道门之主,三清之首,玉清元始天尊出身佛门,法号真定,这种名场面,可谓是诸天万界头一遭。
回想某位碧游宫驻扎灵山,大雷音寺之主,截教分部部长,洛风不由感慨一句:“这届佛道套路骚,吃枣药丸。”
目光一转,审视二代元始天尊的小团队,屠鸡剑神江芷微,某位莽金刚碍于家中的葡萄架不好插手,但是要是那个不识趣的家伙敢插手她的命运,下一秒保证偌大的盘古幡迎面而来。
看似最普通的齐正言,可是号称没有赤色魔帝就没有如来佛的存在,不用莽金刚出手,半步道果的如来亲自上门谈话。
暗蛹 千色的雲
余下四人,清景与言无疆占据命运比例太少,戚夏,自己又不喜欢女装。
张远山……咦,洛风忽然眯起眼睛,察觉出这个真武派弟子的异常。
有人眼中宇宙时空是条河流,有人眼中宇宙时空是大树,每个成道者对于宇宙的理解相似而不同。
真实界是主干,是主流,其他宇宙是分支,是分叉。
在其他宇宙证道法身,受到阻力自然小,更容易,但是再进一步更难。
在真实界证道法身,受到阻力大,但是再进一步,甚至成就传说,都占据一定的优势。
纨少的小萌妻
而此刻的张远山,真灵特殊,盈盈生辉,却交织不断,荡起时空涟漪。碎片与真灵重合,分支与主脉交汇。
“这波应该算重生吧?”
洛风探索真灵,分析出张远山的特殊情况的形成原因。
时间并非一成不变的,真实界处于时间节点,有的世界却已经演化出未来。
这是分支未来宇宙的张远山叠加到真实界现在宇宙张远山上面。
甜蜜報復:巨星追妻計劃 蘑菇小丸子
“所以,这货是谁弄过的,莽金刚?”
洛风疑惑再次望去,只见一面黑水旗帜飘扬,鼓动诸天万界水元大道,旗幡一角一点点绽放,一层层展开,重重虚空叠加,仿佛孕育一方多元宇宙,绽放亿万光辉,在那旗幡重重皂黑帘幕的最深处,分明是一片沉溺无限的幽寂黑海!
超脱时空之上,万物万象不减于身,妥妥的彼岸神兵。
洛风神色诡异,喃喃道:“玄水荡魔,真武皂黑。”
这把是超脱时空长河的彼岸神兵,北方玄水荡魔旗!
神他妈的彼岸神兵北方玄水荡魔旗,此方多元宇宙的真武大帝自身不过造化级数,哪里来的彼岸神兵。
难道是全体彼岸打了个盹,让荡魔天尊悄咪咪的晋升彼岸,顺手将真武皂雕旗炼制成,本命法宝北方玄水荡魔旗。
又或者是洪荒大宇宙的五方旗之一北方玄元控水旗偷渡过来,化身彼岸神兵?!
传说起步的大能可谓是有求必备,夸他的时候可能听不见,骂他的时候,绝对会有报应,这是大能的特性特权。
北方玄水荡魔旗身为某个不知名彼岸的法宝,亦是彼岸的一部分,在看到法宝的同时,顺着因果线看到了法宝主人。
蜜宠甜妻:老公轻轻爱 游泳的鱼
同理北方玄水荡魔旗的主人,也看到了洛风。
真武派内,一座座道庭宫殿此起彼伏,美轮美奂。白鹤灵兽,青竹高树,甚至有象征阴阳大道的黑白滚滚遍地滚来滚去。
中央宫殿之中,自演一方道域,黑白交加,生死波动,正所谓山不在高,有仙则灵,水不在深,有龙则灵。
某位林姓青年端坐蒲团,面带微笑,头顶庆云盘旋,又有玄武与螣蛇交汇,无量黑水之上似乎是托起一卷阴阳蜿蜒,太极双鱼旋绕的图卷,绽放光辉,不空无二。
下方跪拜一干掌教长老,如痴如醉,闻着道屁……咳咳,闻着道韵。
真武派中真武殿,真武殿中坐真武!
似乎察觉有人窥视,某位林姓青年抬起头,面带春风和煦的笑容,挥挥手狠狠一拉,不亚于如来十力,澎湃辉煌之力迸发,破碎虚空,开辟重重诸天,洞察真相。
“这是哪位道友窥探贫道,让我好好招待一方,这位道……真武?!”
“卧槽!”
“卧槽!”
两个冒牌货真武连连卧槽,不约而同冒出一个念头:“这货是哪里冒出来的,竟然敢冒出真武,如果他是真武,我又是谁?!”
然后下一秒,又不约而同产生了一个想法:“要不要做了这厮,以全我真武唯一之名?!”
真武派中,洛风与某位真武对视一眼,嘿嘿两声,纷纷露出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
洛风身后,某位陪太子读书的水祖,只想化身鸵鸟将头埋进地里面。
您二位,搁这里演真假黑帝呢?!
人家美猴王,好歹有个二心搅乱大乾坤,一体难修真寂灭的说法。
而在这天庭崩溃,灵山不见的末法时代,谁来辨别真假啊!谁敢辨别真假啊!
起码水祖是没有这个胆量,甚至连大喊一声快去请如佛祖的勇气都没有,毕竟人家天帝好歹是彼岸,是诸天万界的棋手。
水祖觉得自己就是一条鱼,还是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鱼。
至于下方一干瑟瑟发抖,不敢言语的真武派掌教长老,连小虾米都算不上。
【昨天有事,断更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