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玄幻小說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重生 起點-第二百二十六章 老王的暴躁

全世界都不知道我重生
小說推薦全世界都不知道我重生全世界都不知道我重生
一旁的许镇长听着有些慌了,这些话说出来那还了得,这先不说会被举报,若是传出去了那不得败坏了名声,于是下意识扯了扯说个叨叨不停的老王。
结果老王却大呵一声说:“你走开,别拉我!”
“老王,你可知道你说的都是些什么话,这可是要丢饭碗的呀。”许镇长皱紧了眉头表情难堪地说。
“我不管什么饭碗不饭碗的,在这里谁敢欺负我王某人,就算到省里老子也有人,他们能耐我何!”
林枫拍了拍手,笑呵呵说:“好好好,好一个省城有人,好一个能耐我何,我就这样静静地看着你装逼,你继续。”
“老王,不能再说了,再说就出大事了啊!”许镇长边往后拽王兴稳边说。
我的大不列颠帝国 兰彻二世
不过,这点完全在林枫的意料之中,如此明目张胆的情况下背后绝对是有保护伞的,无论官职大小。
不过,俗话说得好,正义可能缺席,但永远不会迟到,这些打伞之人终究有那么一天会被拿掉,包括伞也会被拆。
但是,如今的林枫已经不想让他们继续胡作非为,这个伞不知道能不能拆掉,但是这个县长和镇长嘛,妥妥的必须拿掉。
不知背后之事的王大凤走了过来,劝着林枫说:“小枫,你看县长都气成啥样了,你就答应他走镇上的流程吧,这又没什么。”
林枫瞪了一眼王大凤,说:“婶婶,你知道吗,只要我一走镇里的项目那我就得多出几十万或者上百万,这可不是什么小钱哪!”
王大凤并不能理解这些东西,就算林枫解释了也是无济于事,不能理解就是不能理解。
这不,她继续劝着林枫说:“这难道不就是换个方式而已嘛,村里的路还不是照样能修起来,你怎么会多出一部分钱嘛,不可能不可能,他们只不过是为了方便你罢了。”
面对这样的王大凤林枫很是无语,这世上怎么会有这么蠢的人,人家说什么就是什么,就连解释都是多余的。
“你不用管,这事和你没关系,又不是你出钱。”林枫不耐烦地说。
异域游:狐狸翻身
可是这王大凤又来了,她说:“怎么和我没关系,你看看你,先是惹了余书记,后是惹了许镇长,现在又把县惹到鬼火绿,以后咱们家的日子绝对是不好过的咯,这难道还和我没关系吗?”
“唉。”林枫叹了口气,抬头看向万里无云的天空,缓缓说:“婶婶,这对你们家真不会有任何关系,我保证,在不久的将来你不会再见到这两个人继续坐在现在的位置上。”
“他们不坐谁来做,他们去哪儿哟?”
林枫很是无语,干脆选择了闭上嘴不说话。
老王还想继续再多说两句,但是硬生生被许镇长给拉走了。
俩人走后,林枫给徐天丛打了电话,询问微信和游戏项目的情况。
徐天从的回答是微信没什么起色,数据不是很理想,而游戏皮肤的话工作室那边已经完成制作,准备今晚就上架。
微信没什么起色林枫能理解,毕竟pc时代,可以说50%以上的人群都没有电脑这个东西,也用不到这个东西,唯有进3G时代,进入智能机时代之后才会有所起色,现在无非就是占个域名,打个基础罢了。
叮嘱着徐天丛说:“公司里的事务必处理好,无论公司的事还是和兄弟们之间相处的关系,大过年的,出去和同事们聚聚,费用公司报销,有问题及时和我联系,明白没有?”
电话那头的徐天丛一个劲答应着,似乎还带走略微的激动。
……
回到县城的王兴稳依旧气不过,立马给办公室秘书小赵打了电话过去说:“小赵,你有没有在家里,在家里的话明天来单位一趟,这边有件非常重要的事,若是没在城里,那你就赶回来。”
说到底,这是无论如何都要秘书小赵赶回来的啊。
小赵并不是那么愿意,毕竟明天可是大年初一啊,一年到头就盼着过年,怎么还得回单位办事,国家也没这样的规定啊,又不是什么特殊单位。
于是小赵说:“王县长,什么事这么急啊,年后不行吗?”
败家女胖娘娘 夭遥杳鹞
“不行,明天无论如何你都得给老子回来!”王兴稳怒吼道。
小赵当场被吓到,她只是个小小的文秘,无论有多大委屈也只能往肚子里咽,有苦说不出。
第二天,秘书小赵乖乖回了县城,没来得及收拾立马给王兴稳打了电话说自己到了单位。
王兴稳赶了过去,见到小赵后并没有那种上级对下属的关心,而是直接粗声粗气以命令的口吻说:“小赵,你立马给我起草一份文件,以任何人不得以个人名义搞建设,必须以乡镇**为名义,而且必须走乡镇**规划项目流畅。”
小赵没敢耽误,立马提笔起草。
十分钟,二十分钟,半小时过去了,小赵依旧没有起草完成。
王兴稳等不及了,催促着小赵说:“好了没,你倒是麻溜点啊。”
小赵手忙脚乱,神色紧张回应着说:“好……好的,马上就好了。”
王兴稳老着小赵嫌弃地说:“哎哟,我看你这水平也不行啊,还说是什么本科大学毕业的,我看你这文凭是买的吧。”
小赵一个刚毕业,明正言顺考进来的公务员,被王兴稳这么一说心里很不是滋味,若不是为了那五斗米,她根本不愿意继续待在这里。
小赵停了下来,默不作声,泪水在烟圈里打转,就差没滑落。
王兴稳见了狠狠推了小赵脑袋,并说:“哭哭哭,就知道哭,也没见你做出过什么地成绩,废物!”
这一刻,小赵秀发散乱洒落在键盘上,整个人彻底全线崩盘,大声哭了出来。
“我就一个刚毕业的学生,你完全没必要这样对我吧,大家都是为国家单位,虽然我是你的下级,但没有义务随时随地为你服务,你也没这么侮辱我的权利!”小赵边哭边吼。
但是,小赵的反驳并没有什么作用,反而更加让王兴稳为所欲为。
“你哭,你继续哭啊,和我没什么关系,十分钟后我要看到文件,若是看不到那我只能找理由辞了你。”
小赵并不想失去这份工作,不只是她,她父母也不愿意看到小赵失去这份工作,为了这个工作,小赵和她父母可以说是奋斗了几十年了,从小无论是小赵还是她父母的愿望就是考上编制,稳定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