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awk人氣都市小说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ptt-第一百六十六章 憐惜之心推薦-tzzhe

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小說推薦御前郡主的翻身仗
在座的公子们对温初涵还是隐隐期待,那日在重虞目睹温初涵剽窃她人作品被当众戳穿的人似乎都将此事都忘了。人们天性本是视觉动物,只觉如这般清丽可人、博学多才的女子定是不负盛京新晋才女之名的。
陆文京神色忽黯,实在懒得看这女子一眼。若非陆家家主拿着长剑逼迫以自身老命要挟,他怎会将温初涵接过来!
好在时下大燕民风开放,男女同席可谓常见,雅俗共赏的名士聚会也乐于带红颜知己。
谢长鱼直勾勾地盯住温初涵,笑容别有深意。“喔~在下倒是很期待温小姐的表现。”
此话一出,温初涵神色骤然绷紧。就是这个人屡次三番找她麻烦!害她苦心经营出来的名声差点就功亏一篑!她楚楚可怜的眼神中有一刹那闪过杀意……隋辩,我温初涵记住你了。
温初涵颔首婉笑,下一秒抬头,双眸清亮无比,望着八角亭外一望无际的未央湖,气势顿生,在无数双眼睛的注视下,温初涵缓缓念出:
“山不在高,有仙则名。
水不在深,有龙则灵。斯是陋室,惟吾德馨。
苔痕上阶绿,草色入帘青。
谈笑有鸿儒,往来无白丁。
恶魔书 柳水心
可以调素琴,阅金经。
无丝竹之乱耳,无案牍之劳形。
艷鬼 公子歡
南阳诸葛云,西蜀子云亭。
孔子云:何陋之有?”
“此诗名为陋室铭,初涵水平有限,亦是有感而发,若有不足之处,请各位指出。”温初涵一边说一边有意无意地往谢长鱼看去,心中已有计较。
她是足够自信的!这首诗定然会流传盛京。温初涵心想,多亏自己在年幼时落入魔窟崖找到的那个山洞,若非当年年纪小,仅拿走了一本书,她现在绝非如此狼狈,受制于人。
此时,整个八角亭陷入沉默。直到几声巴掌响起,大家才回过神。
“温小姐好文采!”谢长鱼朗声赞叹。诚然,温初涵念出的这首《陋室铭》放到科举上绝对是状元之姿。
陈均侧目笑眼说道:“既然隋兄头一个发言,不如对温小姐的诗做个点评。”
一吻天荒
“这有何难?”谢长鱼朗声一笑,悠哉道出:“在下对温小姐的佳作感悟颇深。一则,从字眼中感悟到志存高远,勤修立身之美德;二则,洁身自好,常养浩然之正气;三则,鞠躬尽瘁,思谋百姓之福祉。温小姐气节高洁傲岸,不与世俗同流合污,安贫乐道的心智与文人品德着实令隋某既激动又钦佩!”
还有一句话谢长鱼未说。诗很好,但不像你温初涵所作。这女子之前就有剽窃的前科。
且抛开这些不说,温初涵的品性谈何高洁呢?谢长鱼嘴角含着淡淡的讥笑。
“隋兄弟点评甚是中肯,陈某赞同。”陈均不禁侧目看向温景梁,温初涵是温景梁同父异母的亲妹妹,这点毋庸置疑,在坐的都知道。也是因此,众人对温初涵的好奇亦多了些。
可惜这等才女已有婚配~不少英年才子眼里流露出失望之色,齐齐将目光投向传闻中温小姐的未婚夫——陆文京。
从零开始
盛世娇宠 风轻灵
却见陆文京面上并无喜色,甚至连明面上的赞叹也无。
那八大系中韩家的九公子向来不怕说错话,左右瞧了瞧,打破了沉静:“还是温兄有福气啊,家族中竟出了这样惊才绝艳的女子,温兄作为兄长难道没有什么表示吗?”
韩九纯粹是觉得温楚涵可怜。早在来盛京之前,他就派人打探过盛京的情况。听闻温楚涵的母亲是温家家族养在外面的青楼女子,偷着生了温楚涵,温家主母知道后,派人将那青楼女子活活给打死了,连夜将温初涵赶出梧州。
这做法许是太过残忍,温家宗族里的老人提议将孩子送到庙里养着,温家主母当然不喜,差人将温初涵送到北方某个寺庙呆着,算作带发修行的女弟子。
所谓好景不长~于半年前,寒山寺一夜间被灭,全寺只余温初涵活着。也因此,温家主母同胞姐姐——也就是江家主母,见不得自己妹妹作孽,出于愧疚之心,将温初涵接到了江家。
总结起来,就是可怜。韩九虽从小锦衣玉食,却能感同身受。他母亲也是外室,比温初涵幸运的是—韩家家主分外怜惜韩九的母亲,因家族原因前期不敢将母子两接回,亦是出于愧疚之心,韩九是被韩家主捧在手掌心长大的。
他被人称为养在市井里的公子哥,长到十岁由韩家祖母亲自将韩九与他母亲接回宗族认亲的。
韩九将矛头转向温景梁也是在替温初涵报不平。
风向一转,轮到温景梁无语。温家乃名门望族,温景梁作为这一代的独子,从小受到宗族严格的管教,被当做家族希望的他根本没将一个连名义上都不算的妹妹放在心上,受温家主母的影响,温景梁甚至没与温初涵见过面。
也是方才来这重虞楼,他才看到,却并未起亲近之心。
温景梁心骂韩九这个浪子狗拿耗子多管闲事,眼下一举一动都被各家世族的公子们关注着,温景梁强装笑脸,从腰间取下环佩,差书童送去。
谢长鱼放眼看向书童手里的环佩,等看清楚后,眼嘴抽搐抽~这居然……是原主当年花重金为温景梁买下的生辰礼。
原主的记忆谢长鱼所知不多,但她之前在原主闺房找到一个小册子,里面是专门记录原主与温景梁从相知相识的大概过程。
谢长鱼当时觉得没意思,随便翻了几页,唯独对这个响铃环佩印象深刻。
说来这个其貌不扬的环佩大有来头,传说这是上古时期女娲补天剩下的一块石头,经过亘古变化,形成一块琥珀玉石。后被著名的佛学家龚子得到,将其打造成环佩日日诵经开光,光滑的玉面被刻满梵文。
之所以称‘响铃环佩’,是因其开过光,在认主之后,若主人将有危险发生,环佩会发出清脆的铃声警示主人。
当初庆云阁开办那场拍卖会时,谢长虞派棋闵去的,由于她给棋闵的预算太少,导致抬价高不过原主,被抢了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