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wpm好看的都市言情小說 餘燼之銃 txt-第十三章 昇華盡頭鑒賞-71kee

餘燼之銃
小說推薦餘燼之銃
整个工坊内都被混乱诡谲的力量所笼罩,破损的羽翼无风自起,犹如狂起的雪花,它飞舞着,尖锐的边缘切割所能触及的一切,火光阵阵,还有倒霉鬼被切割命中,断肢与血肉横飞。
洛伦佐加快了速度,甲胄覆盖下,雪花撞击在他的身上,带来了阵阵轰鸣,有的还顺着甲胄的缝隙切下,刺入了洛伦佐的身体之中,但这还不能阻止他。
盛焰在燃烧、沸腾。
纯白的火光从温彻斯特的枪口之中迸发,龙息弹横跨战场将阵型切割,使部分天使与整体分离开来,洛伦佐则趁此机会迅速向前,施加重击。
在经历了这么多后,洛伦佐的力量早已不是当初那样了,他挣脱了缚银之栓的束缚,躯体之中又填入了天使们的血肉,在得到【升华】的【凭证】后,他的力量已经无限与劳伦斯逼近,有时候他都觉得自己或许是近百年里最为强大的猎魔人之一。
一见钟情:影帝老公超有戏 芥末..
“大约5分钟。”
洛伦佐冷漠地说道。
他一直都在观察着天使们的性质,从第一个天使死亡后,到第一个天使归来,之间隔了大约五分钟的时间。
天使们沉默地前进,整个底部都已经失去了控制,涌现的雷团将地面变成了一片坑坑洼洼,从一些缺口里看去,甚至能看到下一层的机械结构。
剑舞者没有继续投入战斗之中,它留守在平台之上,甲胄火铳接连开火,尽可能地拖延天使们的靠近。
之前的枪声犹如雷暴,群音奏鸣,可现在枪声显得孤单了许多,可用以作战的力量所剩无几。
这里就像汪洋大海上的浮冰,其他的平台都已沦陷,只剩下了寥寥几个,而他们在解决掉天使之前,没有丝毫的退路可言。
「位面」战斗!苦逼攻 司乔忆珩
就在这悲凉之际,狂暴的侵蚀随着洛伦佐的下坠一同涌起,他就像坠入大海的石子般,掀起了滔天巨浪。
临界突破。
漆黑的鳞甲就像有生命一般,它们如同游蛇一样纠缠在洛伦佐的躯体之上,沿着体表覆盖布上坚韧的甲胄,与此同时有凶猛的烈焰从甲胄的缝隙里涌出,仿佛在这盔甲之下正寄付着燃烧的幽魂。
靈珠記 憂郁的玫瑰
洛伦佐的强势并没有引起天使们的多少注意,它们的目光一直投向那平台之上,无论是洛伦佐还是其他人,都不是它们优先狩猎的目标,天使对他们发动攻击也不过是这些人挡住了它们的去路而已。
战斗一触即发,洛伦佐从高空落下,一剑命中了一个刚从雷团之中脱出的天使,凭借着秘血的苏醒以及下坠的高度,钉剑沿着它的头颅劈下,连带着整个躯体都被竖直劈开。
脊柱被瞬间摧毁,头颅干脆破碎成了数块,而那有力的心脏也在这瞬击之下被完全撕裂。
“一个……”
烟雨王妃
洛伦的低语着,然后抽出钉剑迅速地靠向下一个天使,他速度飞快,仿佛是要飞起来一样。
他有能力压制住天使们了,不过更为主要的是,洛伦佐在思考要不要入侵天使们的【间隙】。
华生的警告不断地闪现,劝阻着洛伦佐,但他又不想放弃这样的机会,虽然说他这样做会引发一些糟糕的后果,比如优先级的提升。
如果这样的话,今日的战斗可不是以威廉的死为收尾那样简单了,这些怪物有很大的可能会不死不休地追逐着自己。
来自山炮屯的你 释道仁心
“洛伦佐!”
伯劳大声地喊道,剑舞者朝着洛伦佐开火,这是最后一把甲胄火铳了,咆哮的龙息贯穿了垂直的工坊。
田園閨
就在洛伦佐砍杀思索之际后方的天使已经包围了上来,数把螺旋长钉凶狠地刺入甲胄之中贯穿了洛伦佐的躯体,好在算不上什么致命伤,洛伦佐一剑斩杀掉身前的天使,愤而转身将这些螺旋的长钉一同斩断。
抗戰之最強民兵
咆哮的龙息也在这时姗姗来迟,自上而下将天使们笼罩其中,犹如火流般洗刷着。
壹千年以後,天氣晴
洛伦佐借着这个空档一把抽出断在体内的螺旋长钉,就像感受不到痛楚一样,他随即将其掷出,贯穿了一个又一个的天使,将它们冲流火之中推出,钉死在地面之上。
深呼吸,炽白的净焰挣脱了甲胄的束缚,如同翻滚的海潮,顷刻间覆盖在了整个工坊的底部,它们沿着钢铁奔涌,渗透进缝隙之中,从雷团造就的缺口里喷发。
燃烧的火海里一根钩索射出,钉入了平台的边缘,洛伦佐抓紧枪柄,被线缆带动从火海里脱出,上升的途中甲胄也在逐一脱落,叮叮当当落入火海之中。
“威廉,仔细想想,无论是什么情报,哪怕是你现想出来的也行,赶紧说出来,我们坚持不了太久了。”
洛伦佐喘着粗气,大步而来,面对这种杀不死的敌人,他实在想不到什么太好的办法去解决,能做的也只有一次又一次地将它们击垮,但每个人都清楚,不久之后它们会再度归来。
“目前的作战信息可以看得出来,这些家伙没有什么高级意识,就像机器一样忠诚地执行着某个命令,但也并不是完全地死板,当‘错误’累积到一定程度时,它们也会笨拙地更改作战方式……比如先过来干掉我。”
洛伦佐望向火海,天使们再度从其中爬出,而且还有新的雷团涌现,那些亡者们再度出现。
威廉是它们的优先目标,但当有过多的阻碍阻止它们时,它们也会更换方式,优先摧毁阻碍,就像刚刚的围杀一样。
“好好想想,威廉,你的时间不多了。”
洛伦佐毫不怜悯地说道。
其实这对于威廉而言算得上是残忍的行为,他刚刚从近乎无止境的梦魇里苏醒过来,迎接他的不是安详的天国,而是另一场噩梦与真实的死亡。
威廉出现任何反应洛伦佐都不会意外,比如哭泣,比如崩溃,比如拒不合作,但当知晓自己的命运时,威廉没有做出那些可笑的行径,他努力地配合着所有人,在注定的死亡下窥视着真相的一角。
“给我点时间,给我点时间……”
威廉不断重复着,他的脖颈上已经有了数枚针孔,为了保持清醒他注射了过量的弗洛伦德药剂,整个人的意识处于崩溃的边缘。
衣服之下出现了蠕动的起伏,梅林已经不想掀开他衣服查看下方的情况了,现在威廉只是个暂时维持人型的妖魔了。
“对了!你说它们是虚无的意志对吗?虚无的意志才是它们的本体,眼前的这些躯体都只是躯壳而已。”
威廉似乎想到了什么,他大声地冲洛伦佐喊道。
僵持的齿轮缓缓转动了起来,威廉结合着自己对于天使们的研究,他有那么一瞬间想到了答案。
美女上司的貼身狂龍
洛伦佐点了点头,他显然无法理解威廉的兴奋,温彻斯特不断地开火,命中天使们的手臂,打断它们向上的攀爬。
“对……这就是疫病的源头。”
威廉抓挠着头颅,就像要将自己那可怜的灵魂从这躯壳下解放出来一样,脸颊被锐利的指甲撕得鲜血淋漓。
“你说什么?”
洛伦佐转过头,对着威廉大声吼道,他可不会听错威廉的话,他在说源头。
“源头!妖魔的源头!我不是说了吗?所谓的妖魔只是这疫病的副产物,它真正的形态是侵蚀,而这些天使们……”
威廉的话语颤抖了起来,他再度看到了那些幻觉,无尽的星空、璀璨的星空,光芒在靠近他,几乎要将他的双眼烤瞎。
“没有实体的存在,这些无形的存在,毫无凭借的它们却在源源不断地释放着侵蚀,它们不恰好就是侵蚀的源头吗?”
鲜血从威廉的眼角涌出,视野被模糊成了暗红色,他费力地挣扎着。
“可这又和你的牧羊人理论有冲突,牧羊人身上怎么会有着饿狼的气味呢?”
洛伦佐反问道。
如果天使们是侵蚀的源头,那么它们为什么要保护羔羊们呢?它们应该无差别地攻击,将侵蚀不断地扩张才是它们应该做的……
洛伦佐突然停住了,他想到了什么,猛地看向威廉,只见威廉已经半跪在了血泊之中,他发出痛苦的呜咽声,整个后背都隆了起来,能看到衣物与血肉被撕开,其下有着隐约的白骨。
洛伦佐想到了。
没错,牧羊人身上有饿狼的气味很合理,就像猎魔人的体内流动着妖魔的血液一样……
牧羊人、天使、缄默者、猎魔人……
饿狼、妖魔,围栏之外的黑暗……
洛伦佐缓缓地抬起了手,上面布满还在愈合的伤口与污血,灰蓝的眼瞳里映照着这一切,但他此刻却觉得这些无比地陌生。
按照威廉的说法,天使们便是侵蚀的源头,那么拥有权能·加百列的自己,与它们又何其相似的呢?其实用自己作为例子还不是很对,洛伦佐是有着实体的。
华生。
华生与天使们是如此地相似,除去华生拥有着个体的意识外,洛伦佐一时间居然想不到两者之间的区别。
洛伦佐的眼瞳布满了血丝,或许是一瞬间想到的东西太多了,他居然很难以具有逻辑性的方式去思考这些事,他只能呆呆地站在原地,就像失去了灵魂一样。
“所以……【升华】的尽头,会是这样吗?”
洛伦佐轻声道,他看着自己的手,伤痕累累的手缓慢地落了下去,露出了其下刚刚爬到边缘的天使。
那是一张毫无情绪可言的脸庞,就像一面精致的面具,无神的眼瞳如宝石般镶嵌在其上,光滑的镜面倒映着洛伦佐有些迷茫的眼神。
枪声响起。
温彻斯特吐出了最后一发弹药,近距离下直接打烂了天使的半个头颅,可它似乎没有松开手的意思,洛伦佐抽出钉剑将它的双臂斩断,断臂的天使在短暂的停顿后,落向了下方的火海之中。
“我……快不行了,这大概就是我的极限了。”
威廉从血泊之中摇摇晃晃地爬了起来,他已经开始失去了人的形态,四肢变得修长,关节的咬合处有凸起的骨质,他就像一同手臂纤细的恶鬼,锐利的牙齿刺破了嘴唇。
“感谢你为净除机关作出的贡献。”
见此梅林不再多说什么,他后撤了一步,和威廉保持一个安全的距离,随后向他致敬。
“我早该这么做了。”
威廉的声音模糊。
洛伦佐转过身,现在的威廉已经要失去思考的能力了,永动之泵榨干了他最后的价值,他开始为温彻斯特填弹,枪口抬起,指向威廉。
“需要一个体面的死法吗?”洛伦佐问。
威廉摇了摇头,他看着血泊中倒映的自己,发出了阵阵无奈的笑声。
“我这个样子,还算得上什么体面呢?”
他又抬起头,十分怀念地看着这一切。
“不过变化真大啊,这些东西在我那个时候,还只是存在于设计图上的东西……”
“那真遗憾啊,如果你能看到现如今的旧敦灵,或许你这样的感慨会更加震撼。”梅林说道。
“我能想象的到,毕竟我也曾是总长,不是吗?”
威廉说着看向了前方。
“让一让……该怎么称呼来的?”
洛伦佐让开了道路,接着说道。
“洛伦佐·霍尔莫斯,很高兴认识你,威廉。”
“我也是。”
威廉说出了他最后的一句话,他的喉咙肿胀了起来,压迫住了气管,只剩下了野兽般的嘶吼声,下一刻他就像野兽一样发狂狂奔了起来。
他越过了洛伦佐,一头扎向了工坊下方的火海,风与血都被他抛在身后,恍惚间他觉得自己就像回到了多年前,在那天生降临的时刻。
威廉用力地砸在天使们的身上,挥起利爪撕开这些虚伪的血肉,势做疯魔。
可很快威廉的厮杀就结束了,数不清的螺旋长钉贯穿了他的身体,锋利的铁羽就像绞肉机一样,一重重地盖在他的身上,将他绞杀成了一地的碎肉。
洛伦佐与梅林什么也没做,他们只是站在高台的边缘,静静地看着火海里的翻腾,起初还有威廉的吼声响起,渐渐的一切归于寂静,只有火焰还在持续地燃烧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