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ciai好文筆的都市言情小說 帝世無雙 線上看-第兩千熱白六十七章 完全碾壓的力量…看書-5oqv9

帝世無雙
小說推薦帝世無雙
那尊毁运者眼中带着一种无法形容的复杂色彩。
“金色气运究竟有什么效果,我们毁运者都是不清楚的。”
“如果,我们要是知道的话,那么也许我们毁运者,就不是毁运者了!”
是的,这尊极致毁运者说出这话的时候,眼中也是带着一种无尽复杂的色彩。
不过突然之间,这尊毁运者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此刻他的眼中初夏了一抹诡异的色彩。
因为这尊极致毁运者似乎想到了,他们毁运者,都是不知道这些气运真正作用的。
其实,就算是那些老古董一般的存在也不会知道的。
只有,那些窃运者才知道气运,才知道气运的用途。
除了那些窃运者之外,从来没有任何的存在知道如何使用气运,如果利用这些气运提升自己!
虽然,气运的存在可以让他们得到恐怖的蜕变,虽然就算是白痴也知道,一旦要是得到的气运的加持,那么本身的力量都是可以得到恐怖的提升和蜕变。
但是,这些蜕变都是气运附着的被动的提升和蜕变啊!
本身,对他们来说,这基本上就是无从知道的事情。
这基本上已经是一个常识了,可为何还会有人询问呢?!
其实想到这一点的,不仅仅是那尊极致的毁运者,其他的毁运者反应过来之后,都是同时看向了那开口之人。
只是一眼之下,这些存在的面色,却都是瞬间大变。
因为,他们此刻看到的,是一尊年轻无比的存在。
这,不是一尊毁运者!
此刻这些毁运者都是可以确认,他根本不是毁运者,不是自己之前这二十七尊毁运者之中的任何一尊!
当然,这些不是关键。
如今让这最后十七尊毁运者都是无比骇然的,却是此刻那尊年轻存在身后那两道身影…
那是,古苍始祖…
那是,夏紫…
这两尊存在,不是在刚才那极致可怕的湮灭之中,彻底的化作虚无了吗?
为何,为何会出现在这里呢?
此刻,这些毁运者眼中都是迷茫的色彩,不过瞬间之后他们似乎想到了什么,一尊尊都是无比警惕的看向了夏渊。
这些存在似乎想到了!
“你,就是那尊窃运者定位传送召唤而来的存在吗?”
是的,这尊年轻的存在,就是夏渊,只能是夏渊!
看着这些毁运者,夏渊的眼中还是带着一种笑意,一种让人物无法理解的笑意。
如果要是有熟悉夏渊的存在看到的话,那么就会明白的。
此刻的夏渊,已经是处于一种疯狂的变化了。
越是这样都是时刻,当夏渊的笑容越是灿烂的时候,那么就越是危险!
只是可惜,这些存在是不会知道不会理解的…
夏渊看着那几尊毁运者,笑容已经越发的灿烂起来。
“之前我还疑惑,就在我怎么都找不到归来道路的时候,为何会突然出现那种定位。”
“原来,是那货给我定位的啊…”
之前的时候,夏渊于那无尽时空之中不断寻找回归的道路。
之前夏渊曾经信心满满,毕竟他掌控了空间和时间之力,而且本身夏渊在这时空之中都是留下了无数的印记,甚至连界域战场之中的时空长河都是曾经踏足过。
所以,夏渊认为自己可以轻易找到回归道路的!
然而,事实却并非如此!
就算是夏渊如何的辛苦,然而却始终没有找到!
他,始终没有找到回归的道路!
夏渊掌控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自然也是知道的,既然如此他就不会夏渊任何回归的可能!
布局那么多,一旦让夏渊按时归来的话,那么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知道,到时候就算是再多的布局也没有任何的效果了!
夏渊的实力,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
就算是蜕变之前的夏渊,也是无尽可怕的,一旦绽放出来那么绝对足以轻松将他们彻底寂灭虚无的。
而蜕变之后的夏渊…
虽然不知道夏渊是如何蜕变的,夏渊如果蜕变之后,可以让自己增加多少的战力。
但是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却知道,一旦让夏渊完成最终蜕变的话,那么…
将会是浩劫!
对于他们这些存在来说,那将会是无尽的浩劫啊!
所以,将夏渊放逐的时候,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直接将夏渊放逐到了一个无尽混乱的时空最深处,甚至为了防止出现让任何的意外,他更加是在夏渊归来的道路之上布置了无数的陷阱和障碍!
当然,这些东西不足以伤害到夏渊,但是却会左右夏渊的判断,让对方想要在五年的时间之中归来,是没有一点可能的!
事实上,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确实是成功了,他真的做到了!
让夏渊几乎迷失在了那时空之中。
夏渊想要做到在短短的时间之中归来,起码在他们将这战斗分出胜负之前归来,是没有丝毫可能的。
而那时候的夏渊,几乎是崩溃的!
因为夏渊知道,如果自己不在的话,那么界域战场将会是什么情况!
虽然夏渊嘴上不承认,可古苍始祖的存在始终都是自己的始祖!
而且,除了古苍始祖之外,夏渊最为在意的就是自己的姐姐,就是夏紫啊!
为了夏紫,当初夏渊可以耗费自己无数的生命,甚至冒着必死的危险进入到那时空长河最深处,已经足以看出来夏渊对于这位亲姐姐的感情了。
而如果自己要是无法回归的话,只是古苍始祖和夏紫的存在,面对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面对那些禁忌之主,不是对手的!
要知道,那时候就算是那尊极致可怕的存在,那尊九玄墟之中被封印的准皇存在都已经走出了!
如果面对这些存在,那么古苍始祖和夏紫是必然失败的!
而一旦失败,那么唯一的结果…
只是,就在夏渊甚至都要感到绝望的时刻,却看到了!
他,竟然在冥冥之中看到那微弱的光芒,看到了一条道路的出现!
这,简直就是不可思议的!
所以,那一瞬间夏渊没有任何的犹豫,直接顺着那一道光芒的指引粉碎了无数的时空,强势的直接降临了!
虽然夏渊也知道,其中可能有着危险,甚至可能是陷阱,但之前的夏渊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了!
只要有一丝的希望夏渊就不会放弃的!
而夏渊,确确实实从那一道光芒之中感受到了属于界域战场的气息!
所以,夏渊降临了,无比强势的归来了!
然而夏渊面对的,就是那覆灭一切的极致杀伐!
那样可怕的力量,甚至已经不弱于之前的时候,夏渊和那诸多的盖世禁忌之主崩战时候的力量了!
而且,夏渊看到已经受到重创,似乎打算染煞自己生命和一切,最终璀璨一击的古苍始祖和夏紫!
夏渊知道,自己这终究还是没有来晚,虽然此刻他们已经受到了重创,但是只要没死,就好!
是的,一切就好!
面对那可怕的杀伐,如果是曾经夏渊那么有些棘手,毕竟对抗那些杀伐不是主要的目的,如果只是单纯对抗的话,夏渊或者不会在意分毫。
可夏渊主要目的,不是对抗而是救人啊!
飛舞激揚 李家大少
他,是为了拯救那极致毁灭之中的夏紫和古苍始祖!
不过,好在夏渊的夏渊,已经不是曾经的夏渊了,已经不是那尊者还有一定实力的夏渊了!
如今的他,已经进入到了一个让自己无法想象的战力层次之中!
将一切彻底的融合之后,夏渊的威能简直就是无法想象的强大!
所以那一瞬间,夏渊出现了…

夏渊也好奇,这些存在究竟是什么人。
因为夏渊发现,此刻这些存在竟然没有一尊是自己知道的。
而且他们身上的气息和之前那些禁忌之主都是完全不同的。
当然最为重要的一点,就是这些存在的实力无比的恐怖!
甚至,夏渊可以清楚的感受到,这里刚刚进行一场可怕的崩战!
那种恐怖的震颤,那种覆灭一切的杀伐之力,那种将一切都毁灭的可怕战斗,甚至已经几乎不弱于自己之前的崩战了!
现在的夏渊,还是带着迷茫的。
当然夏渊很清楚一点,那就是这些存在,不是什么好玩意!
都是他夏渊最终要弄死的存在!
恩,很简单,因为他们对夏紫出手了,甚至想要将夏紫直接抹杀!
这一点,就是夏渊永远无法忍受的事情。
不过,现在夏渊也没有着急出手。
一瞬间,夏渊的耳边已经响起了夏紫和古苍始祖的声音,他们两人没有任何犹豫,直接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直接将这些毁运者的身份全部告诉了夏渊。
而夏渊,此刻才是终于知道!
原来,除了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之外,还有毁运者的存在!
甚至这些毁运者,如果面对那些窃运者的时候,完全不是对手!
而自己所以可以归来,可以在这关键时刻归来,就是因为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的后手!
如果不是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出手的话,那么夏渊估计现在还在寻找归来的道路,甚至可能会遗憾的错过一切吧!
是的,就是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出手了…
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其实之前放逐夏渊之后,也是使用了特殊的手段在夏渊的身上标记了。
不是说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打算去找夏渊复仇的。
因为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知道,如夏渊一般的存在,轻易间都是无法陨落的。
如果自己贸然去报仇的话,那么唯一的结果就是被夏渊反杀!
是的,就是如此,就算是恢复到了自己曾经极致的实力之后,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也是不敢!
因为,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已经看到了夏渊的气运了,那似乎,甚至还在这金色气运之上,只是看到就让他感到无尽压抑的无上气运!
虽然很少,但是那种气运的高贵程度,却让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直接选择了放弃!
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本身就是依靠气运修炼下去的存在,而他对于夏渊这样的存在,太过忌惮了。
所以在夏渊的身上留下这些本源的印记,不是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打算报复夏渊,而是因为他害怕夏渊!
是的,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害怕夏渊,这才留下了那些本源印记。
而那些本源印记的作用,就是让夏渊一旦归来,或者靠近这一方世界的时候,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可以清楚的感受到!
到时候,他也可以提前逃走的!
日后,等地夏渊足够强大之后,一旦在这无尽时空长河之中感受到夏渊存在气息的话,那么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也是可以提前离开的!
这,就是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留下这样的印记原因了。
之前的时候,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所以如此肯定自己感到危险的原因,并非是来自夏渊,就是因为那一丝印记的存在!
只是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没有想到,夏渊没有归来,归来的却是那些可怕的毁运者…
最终,凄惨无比的落幕了,甚至带着惊天的不甘和大恨落幕了!
可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却不会让这些毁运者好过的!
虽然,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是无法和这些毁运者对手的,甚至这足足二十七尊毁运者的存在,想要斩杀的话,那么最少需要上百尊永恒之王级别的存在,这几乎就是不可能的事情。
但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也发现,在这界域战场之中,那些毁运者虽然爆发出来的实力更加可怕,但对方显然也是受到这规则压制的!
而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么一切就都好说!
受到压制,那么就好!
因为有着这压制存在的话,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还有终极的底蕴。
虽然这底蕴无法救助自己,但却是可以帮助自己报仇的…
是的,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笃定夏渊一旦归来,会将这些存在斩杀的。
很简单,因为他们伤害了夏渊的守护之人了…

稍微分析了一下,夏渊虽然不知道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留下印记是为了做什么,但夏渊却已经不在意了。
因为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已经彻底的消失了。
虽然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留下这些东西肯定是打算做什么的,不过人都已经陨落了,自然就算是有着再多的想法也无法实施了。
而现在夏渊在意的,不是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而是面前这些存在…
笑容,更加灿烂的绽放,此刻夏渊的气息开始蒸腾了。
“如果没有其他存在降临的话,那么我应该就是之前你们说的那尊窃运者,召唤而来的强者吧…”
夏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而听到这话,那些毁运者的面容却微微严肃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夏渊之前是如何做到,在那极致的毁灭之中将古苍始祖和夏紫挽救出来的。
但是对方可以做到这一点,肯定是不弱的。
所以…
今天已经出现太多的意外了,甚至二十七尊毁运者都陨落了足足十尊!
所以此刻这些毁运者面对夏渊的时候,也都是无比的认真。
只是,看了夏渊许久,观察了许久之后,这些毁运者却都是微微皱起了眉头。
因为,他们发现夏渊应该不是什么无尽古老的存在,不是属于那些古老时代之中的盖世准皇!
是的,就是准皇!
在这些毁运者心中,既然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召唤而来,似乎是打算将他们覆灭力量,最少也应该是一尊准皇才对!
可夏渊,不是准皇!
甚至,这些毁运者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夏渊只是一尊这个时代之中走出的妖孽!
和之前的夏紫一般,都是属于这个时代之中的生灵。
而如果,只是这个时代之中生灵的话,那么——
有什么资格自己等人直面,有什么资格,斩杀自己的等人呢?!
之前夏紫确实惊艳绝世,让这些毁运者都是为之深深的震颤,让他们明白夏紫如果不曾陨落的话,那么未来绝对成为他们这一级别的存在!
是的,夏紫的未来最少也是他们这样级别,甚至是超越了他们的存在。
这一点,那些毁运者都是无比清楚的。
在这些毁运者心中,夏紫已经代表了这个是时代的极限了!
毕竟,一个时代之中的气运有限,可以诞生出来的无敌妖孽数量也是有限的。
他们可不认为,这个时代之中能够连续诞生出那些无敌极致妖孽来的!
所以,夏紫已经是极限,而且应该就是这个时代之中的唯一一尊了!
至于说现在的夏渊…
这些毁运者忽然发下,自己有点不是很看得懂夏渊了!
他们知道,自己判断错误了,这个时代之中除了夏紫之外,还有夏渊这样一尊逆天的妖孽。
不过,对方就算是在妖孽,难道就可以将他们等人全部的覆灭吗?!
而如果无法做到这一点的话,那么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为何又会选择召唤夏归来呢?!
真的有些迷惑!
不过,此刻既然是那尊神秘无比的窃运者召唤的存在已经降临了,而且还是一尊这个时代之中走出的无敌妖孽,那么就无所谓了。
起码,他们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对手是谁。
这一点,才是最为关键的!
毕竟,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
看着夏渊,此刻这些存在面容之上渐渐出现了一丝嗜血狰狞的色彩。
不过,毕竟这些毁运者都是一些存在了无数岁月的老古董,加上之前的一阵分析,让这些毁运者并没有贸然出手,而是在不断的观察夏渊。
这些毁运者在观察夏渊,而夏渊同样也是在观察这些毁运者。
只是紧紧观察了片刻之后,夏渊就行动了!
在夏渊眼中,这样继续观察下去简直就是在浪费时间!
他夏渊,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可以浪费!
所以,出手了!
瞬间消失,瞬间出现!
而此刻这些毁运者的面色都是微微变化!
“空间之力!”
是的,此刻这些毁运者已经感受到了!
那是空间之力!
他们不曾想到,夏渊竟然是一尊掌控了空间之力的存在!
南陵古道 青山醫院28床
这,就有些震撼了。
要知道,也是逆天的妖孽,也是难以掌控时间之力和空间之力,这样的说法可不是最近的时代之中才有的,而是从无数的时代之前就存在的!
这些毁运者,也是始终这样认为的。
但现在的夏渊…
将这空间之力完全的施展出来了!
这,太过不可思议了!
本身就是一尊逆天无比的妖孽,却又掌控了空间之力的存在,确实已经可怕到无法想象了。
只是——
“如果这样,就想斩杀我们的话,还是太过想当然了!”
下一刻,这十六尊毁运者瞬间爆发了!
那一刻,无尽璀璨的恐怖动荡不断出现,瞬间将整个天地都封锁。
虽然他们没有想到夏渊掌控了空间之力。
不过,就算是空间之力又能如何呢!
只要封锁这一片天地,那么对方就算是有着空间之力也无所谓!
果然,当这些可怕的力量弥漫整个虚空的时刻,夏渊的存在已经出现了!
而看到这一幕,那些毁运者果断出手!
一瞬间,无数可怕极致的杀伐瞬间出现,朝着夏渊覆盖而去!
夏渊在笑,只是这笑容之中却带着一种无尽冰冷的色彩。
夏渊之前也不曾想到,这些毁运者竟然会如此的强大可怕,随机应变能力竟然如此的强大。
不过…
这已经无所谓了!
毕竟夏渊其实心中也是有着底气的。
他已经知道,这些毁运者,最差也是一尊永恒之王的存在,是和古苍始祖一个级别的存在,所以出现这样的手段和反应,似乎也是说得过去的,他们可比起之前夏渊幅度的那些禁忌之主来强大了一个大境界!
就算是那些鬼鸮之主于这些存在之中任何一尊的面前,也是要被瞬间打爆的。
当这些存在施展出这样可怕手段来,直接将周围虚空都完全封锁的时刻,夏渊没有任何的惊慌。
因为,如果要是对方连这一点都无法做到的,那么也没有资格直面他夏渊的存在了!
所以,那一刻夏渊的速度,陡然间提升了起来!
已经,瞬间达到了一种无法想象的速度了!
而之前兴致勃勃,认为自己已经掌控主动,夏渊已经是瓮中之鳖的那些毁运者,面色又一次狠狠的变化!
網遊之極限獵殺
“这,这!”
这是什么?!
虽然,有些毁运者已经猜测到了,可他们还是不敢相信啊!
毕竟,这一切实在,有些也太过不可思议了…
夏渊没有在一尊这些毁运者心中的想法,于现在夏渊的眼中,这些毁运者都是敌人
只有将这些毁运者斩杀,夏渊才能解除自己心中那无尽愤怒的!
所以,这一次出手之下,夏渊没有任何的保留!
一瞬间,夏渊的肉身之上,浮现了一种无法形容的气息!
那是,领域的力量!
那是神国领域的世界存在!
可是,可是…
可是这领域神国,又或者是世界的存在,不是应该出现那无比巨大的投影,应该于这天地之中璀璨的绽放吗?!
那么现在,又是为什么呢?
那些毁运者没有看到任何惊世异象的出现,可夏渊的身体之上传来的那种气息,分明就是领域啊!
没有让这些毁运者想明白太多,因为此刻夏渊已经出现在了最近的一尊毁运者身边了。
那尊毁运者面色一变,不过却也没有太多的慌乱!
在那尊毁运者眼中,夏渊始终都只是这个时代之中的存在而已!
只是,这个时代之中的存在罢了。
一个这个时代之中的存在,一尊年轻无比的妖孽,自然不算什么。
就算是对方掌控了时间的力量,又能如何呢?!
要知道,他们掌控的力量虽然无法和时间和空间之力相比,但是那种强大的程度,也不是任何生灵可以对抗的!
在他们看来,夏渊所以如此强势,依靠的不是本身的实力,而是这些帮助,只是空间之力这样的手段而已!
自然,只是空间之力这样手段的话,他们是不会在意任何的,毕竟在这些毁运者看来,一旦将周围时空全部封锁之后,这空间这里也算是废了!
看着夏渊就这样明晃晃的直接朝着自己杀来,甚至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留手,直接就是这样暴力,完全没有采用任何秘法之后的暴力一击的时候,那尊毁运者心中是充满了一种嘲讽的的。
他认为,这简直就是搞笑,这简直就是找死!
不过,虽然心中不屑于夏渊的存在,可此刻面对夏渊的那尊毁运者还是重视无比的。
因为他们在这界域战场之中,已经出现了太多的意外,显然他们是不想在遇到任何的意外情况了!
所以,此刻那尊毁运者,虽然不曾动用自己最为强大的力量,但是也是将十之七八的力量都是用来防御了。
没错,就是防御!
因为在那尊毁运者看来,他只需要脱出夏渊一下,让夏渊的杀伐无法真正意义上伤害到他之后,那么一切就可以了!
而到时候,完全不需要自己的反击,只是周围这些存在的出手,就足以让夏渊万劫不复了!
没错,就是如此!
这就是此刻那尊毁运者心中的想法!
只是可惜…
有些事情,不是他想就可以的,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觉得这样就可以的。
风亦有晴 水景明光
就好像是——
现在…
狼性邪少
可怕吗?
是的,这样的力量真的足够强大足够可怕!
然而,还是不够,依然还是差了太多太多了!
就算是蜕变之前的夏渊,那尊毁运者面对这样的夏渊,也是无法对抗的,而如今——
那尊毁运者面对的,可是一尊已经蜕变之后,甚至就连夏渊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已经强大何种程度的存在!
如果那尊毁运者要是选择逃走的话,那么或者——
也是一样的结果,而现在他选择这样强势的面对,只是死的更快一点…
是的,死的更快一点点而已…
周围,那十几尊毁运者已经强势的出手了,他们相信那尊毁运者,相信那尊毁运者可以短暂的拖住夏渊,而只是需要一个瞬间的时间,他们的杀伐就会降临,足以轻松的将夏渊彻底的击杀了!
没错,就是这样…
然而…
瞬间,虚无了…
是的…
一切就这样,完全虚无了…
甚至这些毁运者,依然还是可以看到那尊毁运者面容之上带着嘲讽和不屑的色彩。
只是最后一瞬间,他们分明看到了那尊毁运者在这些色彩的最深处,那一闪而逝的绝望的色彩…
这一瞬间吗,那些毁运者的极致杀伐也终于还是降临了。
强横无比,可怕无比。
然而就在这一关键的时刻,就在这些存在认为夏渊必然会在这样诸多的杀伐之下彻底陨落的时刻,夏渊却做出了让他们感到惊悚,感到不可思议难以自信的行为来!
面对这些强势无比的杀伐,夏渊竟然选择了,最为强势的面对!
无比强势的面对,可怕无比的面对!
他,竟然强行抗住了那无数的杀伐,抗住了那些盖世的恐怖威能动荡!
轰隆隆——
这一刻,可怕动荡的气息传来,瞬间虚无了一切。
而远方的古苍始祖和夏紫眼中也是出现了骇然的色彩,他们怎么都没有想到,夏渊竟然会如此的强势,强势的面对这一切的杀伐
这,这,这…
古苍始祖和夏紫都知道,夏渊除了掌控了空间之力外,还掌控了时间的存在!
而掌控了时间的夏渊,不可能无法躲过这些杀伐的。
但夏渊,没有!
那么只能说明一点,那就是夏渊故意的…
夏渊,是故意的吗?
是的,是的!
夏渊,就是故意的!
那一刻夏渊的身形倒飞而出,就这样重重的摔在了大地之上!
我有神级无敌系统
之前已经在那些毁运者和禁忌之主的对抗之中,几乎虚无的地面之上,再度出现了一个巨大无比的坑洞。
无数湮灭的气息从那坑洞之中出现…
这些毁运者眼中带着无比诡异的色彩。
他们看着那坑洞,丝毫没有因为之前轰击到了夏渊而有任何的开心情绪。
甚至此刻他们,都是无比的凝重,甚至是带着惊悚的色彩!
惊悚,没错,就是惊悚的色彩!
这样的一击,这样强大极致的杀伐之下,任何的存在都会瞬间崩溃的!
就算是之前那尊准皇级别的存在,于这样极致可怕的力量之下,也是无法对抗,几乎短短的瞬间,就可以将对方基本上击杀的!
為師不敢
可和夏渊的对抗之中,这些毁运者却分明感受到了!
击杀?
呵呵!
不要说击杀,就算是重创,似乎都是不可能的!
没错,虽然看似夏渊被他们镇压在了地面之上,似乎无比凄惨的样子,但实际上这些存在却是知道的,夏渊根本就没有被重创!
如果要是已经被重创的话,那么他们也不会等待这样的时间了。
在夏渊坠地的第一瞬间,那些毁运者已经出手了!
他们都是永恒之王的存在,就算是如今被这规则束缚,甚至可能连自己巅峰时刻亿万分之一的威能都无法绽放,可他们对于时机的把握能力,也不是其他存在可以想象的。
甚至,就算是战斗了无数的夏渊,也是无法和他们相比的!
而刚才那样好的机会,他们却放弃了,已经足以说明他们心中的忌惮了。
等待,漫长的等待,而此刻这些存在的眼中,都是惊悚无比的色彩!
谁也没有想到,竟然会走出这样一尊无上逆天的存在。
學魔養成系統
逆天?
是的,就是逆天!
简直就是逆天!
就算是之前的夏紫,在他们眼中也是无比的可怕,但却始终不曾达到逆天的程度!
也许在那些简单一些的存在眼中,实力稍微强大一点的,就算是逆天的存在了。
可是在这些毁运者眼中,逆天这两个字,却不是随随说说就可以的。
他们,本身就是那些定见极致妖孽眼中真正逆天的存在了,无比的可怕震颤,所以在他们眼中,很多存在所谓的逆天,其实只是无所谓的存在罢了。
就算是强大如夏紫这样的存在,甚至在古苍始祖眼中都可以称之为逆天的存在,但是在那几尊极致的毁运者眼中,也只是无比可怕而已。
只是,可怕!
但面对夏渊,他们这些曾经作为最最顶尖的妖孽,作为曾经时代之中,无数存在眼中逆天的存在,也不得不叹服,夏渊就是逆天的存在!
夏渊,就是他们眼中,逆天的存在啊!
实在,太过逆天了,简直超越了他们的想象极致啊!
缓缓的,一道身影就这样从那无尽的深坑之中走出…
那是,夏渊的存在!
果然,果然还是如此!
夏渊果然,还是如之前的时刻一般走出了。
周身上下,无比的凄惨。
血液不断的流出,只是看样子,似乎已经是凄凉无比,仿佛就要彻底的陨落了一般。
但实际上,这些存在都是可以感受到,感受到其中充盈的那种可怕的气息。
夏渊,只是看起来无比的凄惨,但实际上,却并未受到多少的伤害!
震撼吗?
是的,无比的震撼吧!
虽然之前接触的一瞬间,这些毁运者已经认定夏渊没有受到重创,但此刻看到夏渊的样子,他们还是有些深深的震撼了!
“你,究竟是谁?!”
夏渊看着那尊开口的极致毁运者,轻轻一笑。
这话,很多人都在问。
每一尊看到夏渊逆天实力的存在,都是在询问夏渊是谁!
而夏渊,就是逆天的存在!
夏渊,确确实实就是一尊无上逆天的存在啊!
他是谁?!
他是,夏渊!
他,只是夏渊,他就是夏渊!!
所以,那一瞬间夏渊的身影,又一次消失了…
而这一次夏渊的速度比起之前的时候来,快了太多太多了!
之前的时候,夏渊只是为了尝试一下,看看自己如今的实力多么强大,是否可以再不做任何措施的情况之下承受那些无尽的杀伐。
如今看来…
事实就是如此!
他,真的已经做到了!
那些毁运者强大吗?
是的,夏渊已经知道了这些毁运者的来历了!
他们,几乎已经代表了原始时代之后,同样境界之中最为无敌的一些存在了。
而即便是如此,足足十几尊毁运者同时出手,却依然无法打碎夏渊的防御,无法真正意义上重创夏渊!
那么,这足以说明很多的问题了…
既然已经知道了自己的底线,那么夏渊就不想在继续浪费时间了。
所以,此刻的夏渊速度已经达到了极致!
只是瞬间,就消失了!
只是瞬间,就出现了!
瞬间消失,瞬间出现,震撼的力量波动,不在这时空之中颤抖,那种极致可怕的威能,瞬间影响了整个天地的气息!
快,简直就是太快了!
已经快到了无法想象的层次!
而等待夏渊身影完全消失的时刻,这些毁运者才恍然大悟,才似乎意识到了什么!
只是此刻,已经晚了…
因为,夏渊已经出现在了一尊毁运者的身边!
那尊毁运者看着夏渊,见识了之前那尊毁运者的下场之后,他已经不敢在单纯的防御了。
夏渊的防御可怕程度,他们之前已经见识,而更加清楚的,就是夏渊的杀伐之力!
那,可是直接瞬间,将一尊毁运者直接虚无的力量啊!
这种力量,闻所未闻!
要知道,就算是禁忌之力,也无法做到这样的程度啊!
那尊毁运者的反映已经可以了,但是可惜,面对这样的夏渊,他还是差了很多很多。
差了,太多太多!
所以,一拳之下,又是简单无比的一拳之下,彻底的——
虚无了…
一尊强大的毁运者,就这样在已经提前做好准备的情况之下,被夏渊一拳直接彻底的打爆,杀到直接虚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