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qt3b優秀言情小說 大唐孽子 txt-第814章 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義-fc5f6

大唐孽子
小說推薦大唐孽子
花容能倾国倾城,智慧可兴国安邦,慈悲要容载天下。
长孙皇后的去世,不算很突然,但还是给长安城带来了巨大的影响。
南山建工停止了手中所有的项目,竭尽全力的在营山修建昭陵,短短半个月时间就修建完毕。
而李世民也亲自下了诏书,谥号为“文德皇后”。
这个在大家看起来非常普通的动作,其实一点也不普通。
历史上,第一位有独立谥号的皇后是汉武帝的皇后卫子夫,看过《大汉天子》的人,都知道卫子夫。
从卫子夫开始,一直到李渊的皇后窦氏,之前所有皇后只有单字本谥。
只有等到帝王驾崩之后,才可加系皇帝谥号中一字,所谓“从谥”。
还是以李渊为例,他登基之后,追谥窦皇后为“穆皇后”,李渊驾崩之后后,合上他的谥号即为“太穆皇后”。
而长孙皇后呢?
直接就被封为“文德皇后”。
要知道,古人对于封号的讲究,是远远超出大家想象的。
在大唐人眼中,“文”是最好的谥号。
哪怕是在各种各样的美谥里,也没有哪个谥号能比“文”这个字更加好。
由此可见,李世民心中,只有“德”这个单谥并不足以表现出对长孙皇后的好,只有再加上当世众人都最为尊崇的“文”这个字,才能表现出自己皇后的盛德。
按理说,李世民作为一个雄才大略的帝王,是不会因为皇后去世而受到太大的影响。
但是,这段时间,李世民却是一直处在怀念长孙皇后的状态之中。
它甚至还在大明宫的宫墙上面,修建了一座观,每天下朝都要来到这里瞭望昭陵,甚至还让陪同的大臣一起悼念。
房玄龄等人看了心中暗暗着急,但是也不好说什么。
不过,当李世民带着魏征站在那里的时候,情况却是有点不同。
“玄成,你看,朕的皇后就葬在那里,你能看清吗?”
李世民面色有点憔悴,手指着远方。
“哪?陛下您说的是哪里?微臣看不清。”
魏征本来也是上了年纪,只见他眯着眼睛,张望着远处,露出一副我没有看清的模样出来。
“怎么会看不清呢?就在那里啊,不用望远镜都能看到昭陵。”
李世民觉得有点着急,还以为魏征真的没有看到。
“陛下,微臣以为您望的是献陵,原来说的是昭陵啊。”
魏征的话,让李世民一愣。
他不傻,自然清楚魏征话里的意思。
“来人,把这座观拆了吧!”
虽然李世民心中很是不舍,但是也还没有到昏庸无道的地步。
再加上这段时间那个徐才人也频频出现在自己面前,说着一些安慰的话,李世民对长孙皇后的怀念之情,大多数情况下其实是可以控制的。
“陛下圣明!”
魏征面色一喜,心中松了一口气。
……
最強的進化 清江魚片
东宫之中,李承乾醉醺醺的坐在那里,心中满是恐慌。
“太子殿下,有些事情,要早做打算才行了!”
贺兰楚石刚刚从自己岳父府中回来,就找到了李承乾。
这段时间,长安城的气氛其实是比较压抑的,一切娱乐活动都暂停了。
但是,人的心思,是不会停止不动的。
李承乾以前能够一直坐在太子之位上面,除了他这个嫡长子的身份之外,长孙皇后的帮衬也是功不可没的。
再加上李世民自己的惨痛教训,不希望下一代为了争储爆发出太多的事情,所以李承乾这个太子之位,一直都没有变动。
“早做打算?怎么打算?父皇不喜欢我,这是大家都知道的事情。我完了,我没有希望了!”
李承乾刚说完话,又往嘴里倒了一杯酒。
“太子殿下,大唐百姓都知道您是大唐的储君,这是谁也比不上的优势。陛下虽然对魏王殿下青睐有加,但是他如果真的想要更换储君,早就动手了。这么多年都没有动静,其实说明陛下心中也是在犹豫的。这个时候,我们只有两条路可以走!”
贺兰楚石身上已经牢牢地打上了李承乾的标签,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局面。
不管是出于他的岳父侯君集给他的压力,还是为了自己的前途,他都要想办法帮助李承乾顺利登基。
闷骚王妃:拐个王爷种宝宝
尋找另外壹個世界
很显然,目前的情况,李泰有时间继续等下去,可是李承乾已经没有太多时间了。
长孙皇后走了以后,能够帮助李承乾稳住储君位置的人,又少了一个。
“哪两条路?”
李承乾放下酒杯,像是饿狼一样的盯着贺兰楚石。
他太清楚自己失败之后的后果了,李泰肯定不会给他活路的。
将心比心,他登基之后也一样会想办法搞死李泰。
什么兄弟之情,在皇位面前,显得无比脆弱。
“既然有人跟太子殿下争夺储君之位,那么让这个竞争对手消失,您的位置不就稳当了吗?或者说,您成功登基,那也就不存在储君争夺的话题了。”
贺兰楚石虽然觉得自己说的比较隐晦,但是其实在李承乾看来,他已经说的很直白了。
到底要不要走到这一步,李承乾心中有点犹豫。
“这段时间,朝中弹劾太子殿下的大臣明显比过往要更多,他们拼命的往您身上泼脏水,甚至还说您不够仁孝,就差没有直接跟陛下说要更换储君了。太子殿下,这种事情背后,难道一点原因都没有的吗?那些大臣,好多都是跟魏王殿下走的很近的,他们在文德皇后尸骨未寒之际就如此对待太子殿下,可以想象今后会有什么风波。”
曾经的李承乾,也算是一个让大家都很满意的储君。
但是,这几年,他的表现不仅让李世民很失望,也让不少大臣失去了信心。
开始站队的大臣,慢慢的多了起来。
“安排去监控魏王府动静的人手,都还顺利吗?”
沉默了一会之后,李承乾似乎下定了什么决心。
通灵事务所 霍公子
“一切顺利,每天魏王殿下什么时候出门,去了哪里,见了谁,我们都一清二楚。虽然他每次都携带大量的王府护卫,但是总能找到一些机会的。”
监控李泰的任务,就是贺兰楚石亲自安排的,他自然对相关的情况很了解。
“如果要动手的话,一定要速战速决,否则长安城里的那些警察会很快出现,想要得手就很难了。”
“您放心,要么不动,要动手就一定会把所有事情都考虑周全。”
贺兰楚石松了一口气,这事,总算是有一个明确方向了。
……
李治这段时间都在昭陵守灵,一直守了七七四十九天。
这个表现,李世民是完全看在眼中。
虽然李承乾和李泰有各种各样的理由不去跟李治一去守灵,但是没有去就是没有去,说再多也没有用。
无形之中,李治又在李世民面前刷了一波存在感。
“二哥,阿娘临终之前,曾经让我多跟您请教,不管是有什么事情,但凡自己不知道怎么做,都可以去找你。现在我就有一个困惑的事情,我可以问你吗?”
秦朝僵屍I蠱惑人心 李初晨
李治满脸憔悴的站在李宽身边。
从昭陵守灵回来,李治就来到了楚王府别院。
对于他来说,现在长安城里,值得他信任的人,还真是不多。
“雉奴,二哥答应了皇后娘娘照顾你,就不会食言。不管是什么时候,你都可以来找我。”
李宽此时并没有要争夺皇位的想法。
在他看来,当皇帝虽然很风光,但是其实很累的。
与其如此,倒不如当一个闲散王爷,只要大唐国运昌盛,他的休闲日子就可以一直过下去。
当然,前提是御座上的那个人,不认为李宽是个威胁。
既然明知道李治最终会登上皇位,那么自己自然要在关键时刻,提供一些助力。
“虽然阿娘去世了,但是我知道阿耶其实一直都怀念她,我和兕子她们也都非常怀念她;我想修建一座寺庙,用来缅怀阿娘,同时也方便日常祭祀和礼拜,二哥你觉得怎么样?”
李治说完,满脸期待的看着李宽。
很显然,他肯定是没有钱去修建什么寺庙的。
既然是专门为纪念长孙皇后修建的寺庙,肯定不能很寒酸。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算是皇家寺庙,规模必定是很宏伟才配得上它的身份。
但是,很宏伟就意味着需要花费大量的钱财。
李治自己没有钱,如果找户部要这个钱来修建,似乎也不是非常合适。
想来想去,他觉得找不差钱的李宽,是最合适的。
“修建寺庙?”
李宽有点诧异的看了一眼李治。
前世他去西安旅游的时候,可是去过大慈恩寺的。
虽然那个时候的大慈恩寺,已经远远没有当年的盛况,但是规模仍然非常庞大。
最关键的是,这大慈恩寺是贞观二十二年,太子李治为了缅怀长孙皇后而修建的。
现在这个情况居然提前了?
还是说历史上李治很早就有这个想法,只是长孙皇后刚刚去世的时候,他年龄太小,人微言轻,没有什么存在感。
“是的,以后我准备每个月的初一和十五都在寺庙里头为阿娘祈福,也希望阿耶能够健康长寿。”
李治说这话的时候,眼睛里满是真诚,搞得李宽都有点不知道这话到底几分真,几分假了。
莫不成站在自己眼前的是一名影帝级人物?
“可以,正好归义坊那边,现在已经烂尾了。整个坊有三分之二的地方都拆掉了,但是还没有修建新的房屋。听说韦家和杜家都想着尽快将这块地给转手出去,到时候我让王富贵走一趟,把这块地给买下来,就在那里修建一座大慈恩寺。”
李宽连名字都懒得改,直接盗用了过来。
反正这个时候也没有哪座寺庙叫做大慈恩寺。
“二哥,归义坊那里不是被积水淹过一次吗?在那里修建寺庙,岂不是很危险?”
李治倒是对寺庙叫什么名字没有什么感觉,反倒是关心起寺庙的安全问题。
“你放心,到时候我们把地基抬高一米,再实用巨石作为墙基,四周挖一条宽大的下水道,一直通到城外的护城河之中,等闲雨水都不可能给大慈恩寺带来什么危害。”
作坊城里其实也还有很多空地。
但是李宽并不想作坊城中有道观或者寺庙。
所以就干脆建议把大慈恩寺修建在长安城中了。
至于防水的问题,对于韦家和杜家来说,可能是一个大问题,但是对于李宽来说,解决的方法有很多种。
“归义坊旁边的永阳坊就有一个大总持寺,如果我们把大慈恩寺修建在归义坊,倒也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正好我认识大总持寺道岳法师,可以考虑让他来主持大慈恩寺修建后的事情,并且还可以找他咨询一些寺庙修建的问题。
我听说道岳法师有一名得意弟子,就对佛寺建设很有心得,回头我就去大总持寺走一趟,邀请他们两个过来商讨一下大慈恩寺的修建事宜。”
李治抛出修建寺庙的方案之前,显然也是做了一番功夫的。
长安城各个坊有什么寺庙,氛围如何,他可以说都比较清楚。
从这个细节可以看出,他其实并不是一个那么昏庸的人。
“道岳法师?你说的那个弟子,是不是叫做辩机?”
李宽当初为了不让房遗爱带绿帽子,可是安排人专门去查了一下辩机的情况。
作为道岳法师的关门弟子,天资聪颖,仪表堂堂的辩机,是名声最响亮的。
“对啊,二哥你也听说过他的大名吗?那说明这个辩机确实厉害,到时候我们让南山建工跟他们一起确认大慈恩寺的修建方案,然后我再把这个事情择机告诉阿耶。”
英雄聯盟之勝者無雙
寺庙都还没有影子,李治不打算这个时候就去告诉李世民。
等到大慈恩寺修建完工了,再把情况跟李世民汇报,反而能够取得意想不到的效果。
反正对于南山建工来说,不管你这个大慈恩寺的规模如何,有个几个月的时间,他们就可以在已经做好地基平整工作的归义坊把寺庙修建起来。
“可以,等会我就安排王富贵去处理这事。虽然现在大冷天的没有办法施工,但是正好可以用来做前期准备工作。等到来年开春,春暖花开之时,立马就可以全力动工。只要人手充足,明年上半年就可以修建完成。”
李宽提都没有提修建大慈恩寺的钱怎么办。
虽然李治作为发起人,会是最大的受益者。
但是李宽这个掏腰包的人,一样能够在李世民面前刷一波存在感。
毕竟,这天下,还是李世民的天下。
……
“嘭!岂有此理,岂有此理!”
当长安城中气氛微妙之时,远在齐州的齐王府里,也在发生着一场交锋。
“权长史,齐王殿下是什么性格,你再清楚不过了。这一次是我侥幸听到他跟燕弘亮的对话,才知道权长史已经处在危险之中。如今之际,我们得提前做好防备,免得被小人偷袭了。”
典军校尉韦文振虽然是齐王府名义上的护卫统领,但是除了能够掌控自己从长安城带来的几十人,其他护卫根本就不听他的。
在诺大的齐王府中,韦文振跟权万纪的处境是非常相似的。
李祐好游猎,结交的都是一些好斗的游侠,昝君谟、梁猛彪就因为善骑射得到了李祐的重视,成为李佑的贴身护卫。
虽然李世民不喜欢李佑这个儿子,但是他怎么也算是自己的第五子,身份地位非同一般,所以多次安排人员去教导李佑。
可惜,李世民再英明,也有看错人的时候。
那权万纪,本身也不是什么好鸟。
当初作为治书侍御史的时候,为了沽名钓誉,就敢弹劾尚书左仆射房玄龄,搞得房玄龄差点要主动跟李世民辞去宰相的位置。
后面也屡屡干出子虚乌有的弹劾事情,搞得朝堂上许多人都对他很有意见,前途也变得暗淡了起来。
只不过因缘巧合之下,被安排给吴王李恪身边担任长史的时候,李世民居然发现他能够管住李恪,以为自己以前对他多有误解,差点浪费了一个人才。
所以等到李佑无法无天,搞得怨声载道的时候,李世民把权万纪给安排到齐王府担任长史。
“那昝君谟和梁猛彪,原本只是一个无业游民,仗着有几分身手,如今在齐州城里嚣张的不行。这一次,我不仅要弹劾齐王,我还要弹劾他身边的那帮爪牙。”
权万纪脸色铁青的说道。
虽然韦文振的话中,并没有说李佑就已经下定决心要安排人做掉权万纪,但是已经有要对权万纪出手的意思了。
他自然不想坐以待毙。
“为今之计,只有多收集齐王殿下违法乱纪的证据,最好就能找到一些谋逆的证据,这样我们才能脱离苦海。”
韦文振作为韦家子弟,虽然不是什么嫡系子弟,但是也不是省油灯。
作为典军校尉,如果能够真正的得到齐王信任,那么他倒也愿意好好的辅助齐王,从而实现自己今后的官职跳跃。
但是,眼下的场景,别说得到信任,连安全问题都不见得能够得到保证,他自然要想办法把齐王给拉下马。
作为有功之臣,到时候说不定他还能进入到李世民的视线之中呢。
“谋逆?韦校尉,齐王任用奸佞,性格奇怪,不懂孝道,这些我都懂,但是说他谋逆的话,会不会太夸张了?”
权万纪突然觉得,原来自己是个好人。
作为齐王府长史,自己顶多就跟李世民弹劾弹劾李佑各种行为不端的事情,还真是从来没有想过要给他扣一顶谋逆的大罪呢。
就以大唐如今的局面,哪个王爷谋逆会有成功的可能啊?
蜀山之魔仙 知曰不女裝
萬水千山走遍
“权长史,怎么就夸张了呢?齐王的外祖父可是阴世师,高祖太原起兵之后,年仅十四岁的李智云就是死在了阴世师的手中。不仅如此,阴世师还把李家祖坟都给刨了,这个仇恨,绝对不是一点两点。
与此同时,高祖入主长安之后,也把阴家给抄了,杀了不少人,阴妃更是被赏赐给当今陛下为妾,这才有了如今的齐王。如果你写一封弹劾奏折给到陛下,就说齐王在阴家的怂恿下,准备阴谋叛乱,然后你再搞一些莫须有的证据,你说陛下是否会相信你呢?”
荒玉 泽西少爷
韦文振这话,让权万纪心中感受到一阵凉意。
看来,自己过去还是太温柔了啊。
以后自己要离韦文振远一点,要不然指不定什么时候被人卖了还帮人数钱。
“韦校尉高见!真要是有这么一封奏折摆在陛下面前,必定会引起陛下的大怒。再加上文德皇后今年冬天又去世了,陛下本来就心情不佳,指不定就把齐王殿下召回长安问罪了。”
权万纪虽然觉得韦文振的这个招数非常阴狠,但是却也觉得这是自己摆脱困境的一个好方法。
總裁,我們結婚吧 鄰家格格
“肯定的!不仅如此,我建议你还可以给楚王府送一封密信,把奏折的内容也告诉楚王殿下,让他也出手推动一把,到时候齐王殿下哪怕是不死也得脱层皮。”
韦文振这些世家子弟,别的优势不说,单单各种信息的收集和掌握,以及一些眼光方面,着实要比普通人家要高上一筹。
没办法,很可能你一辈子的经历,还没有人家小时候耳濡目染的丰富呢。
“楚王殿下?你不说我倒是忘记了!真要说起来,楚王殿下跟阴家,那可是有杀父之仇的,齐王身上,也是留着一半阴家的血脉。如果能够顺利的收拾齐王,想必也是他乐意看到的局面。”
权万纪说到这里,心中松了一口气。
在他看来,这一次,齐王绝对要倒霉了。
而他这个齐王府长史,肯定不会跟当初李恪踩踏百姓农田的时候一样,跟着被连累。
“哼,齐王身边养了那么多奸佞之人,有什么用?放着我们两个当时大才不用,偏偏走上弯路,这也就不能怪我们先下手为强了。”
韦文振说完这话,心中最后的一丝顾虑也消失的一干二净。
你不仁,就不要怪我不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