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c6ju熱門連載都市小說 洪荒之聖道煌煌 ptt-第四百三十六章 精神傷害;白澤盤古展示-g1hph

洪荒之聖道煌煌
小說推薦洪荒之聖道煌煌
风曦的预言,成真了。
正如他所说的那样……在天皇帝俊的大婚之后,冷冰冰的现实,终于向千千万万的单身狗下毒手了!
无声无形中,潜流汹涌澎湃,整个世界都在歧视着单身狗,让他们感到深深的恶意。
日常中的每一个细节,都透着最冰寒的讽刺,将他们的心扎得千疮百孔。
曾经的“狗粮”,单身狗们还可以选择吃不吃,避开秀恩爱的道侣们。
现在?
看看那些坊市吧!
一个个的店铺,都是在大门那里注明的清楚无比——
凡是携带天庭认证的结婚证件,入内购物,可以享受九折优惠哦!
什么?
你是单身的?
哦,那不好意思,这优惠对你没有。
这样赤果果的注明,换一个方式解读,简直就差指着万千单身群体的鼻子大喊——
单身与狗不得入内!
最短的时间里,单身群体遭受到了惨烈无比的精神暴击伤害,想逃避都无处可逃。
——你想加速修行,需要采购丹药吧?
诱宠小妻:军长,你玩阴的?
嗯,丹药铺子门前就有这块标示牌。
——你觉得时代动荡,想要购买法器灵宝防身?
嗯,出售法器的店铺同样有一样的标注,且更扎心的是,他们还连夜推出了合击套装的灵宝系列,是对有过神识交感双修的夫妻有攻击、防御等方面的加成哦!
——你走遍了整个坊市,感觉心灰意冷,心倦神疲,对这个世界不会爱了,只想躲回自己的洞府里,独自一人努力修行,以此遗忘掉冷冰冰的现实?
嗯,不好意思……最新的消息,眼下连修行功法什么的,天庭方面都推动了改版升级,外加入双修的内容,两个或两个以上的修士一起修行,对法力精纯、神识增长有很大好处哦!
——你感觉自己要疯了,被这残酷的现实伤害的遍体鳞伤,虐的心态爆炸,于是决定进入鲲鹏大圣搭建的“鲲鲲交友平台”,在上面的“鹏鹏游戏程序”中逃避式的娱乐玩耍……按道理来说,女朋友哪有游戏好玩是吧?
毕竟游戏里,一分钱一分货,充了钱你就能变强,再不济也能变帅……女朋友什么的,要是自己眼瞎,成了舔狗备胎,岂不是投入越多,亏损越多,甚至有可能血本无归?
再说了,玩游戏什么的……那种制作精良的,有数亿乃至是数十亿的投入,背后都可能有大罗级数的人物进行策划,美工天天爆肝,到最后再怎样爱好奇怪的lsp都挑不出刺来。
女朋友行吗?
不行!
这是单身群体最后的倔强,不想妥协于现实——你天庭让我结婚生子,我就结婚生子,我不要面子的吗?
然而……
玄武干坤传 安之若晴
这最后的净土,在某一天开始,也彻底沦陷了。
在天庭的授意下,鲲鹏大圣的这项产业中,很认真的加上了“单身防沉迷系统”!
理由么,就是——未能成家立业的,管你活了多少岁,那都是未成年的宝宝。
既然是宝宝,那怎么能沉迷游戏呢?
前任无双
都市風雲錄(不良校花愛上我)
不可以!
路,只有两条。
要么是戒了游戏,回归现实,经受无数狗粮的轰炸袭击。
要么是自己主动点,脱离单身,结婚成家,繁衍后代,为妖族的伟大事业贡献一点点微不足道的力量。
……
一系列的操作下,天庭重拳出击,玩弄苍生于鼓掌之中。
广大的妖族单身群体,看着隔壁的人族阵营,自心底发出了沉默的呐喊——
“求求你们,做个人吧!”
过分!
实在是太过分了!
有一位天庭方面的高层,看着群情汹涌的单身群体,目光闪烁,暗地里摇了摇头。
“无知且天真的子民们啊!”
他站在星天之上,“竟然觉得我们在迫害你们?”
“还羡慕隔壁的人族?认为在他们那边看月亮,都比天庭的圆?”
“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你们根本不知道!”
“或许,我们不是人……可人族那边的某个领袖,才是真的狗!”
“我天庭,只是给你们带去精神上的狗粮伤害。”
“但那人是怎么说的?”
“满多少岁的单身群体,要多交税!”
“这才叫恶毒和阴狠好不好?!”
“你们竟然还不知足?”
这位大人物慨叹,意气风发,指点江山,批判着妖族的子民。
“得了吧,白泽!”一旁的羲皇嗤笑一声,弹了弹指甲,“怎么回事,大家心底都清楚。”
“羊毛出在羊身上……本来那些情侣夫妻享受的日常购物折扣优惠,是需要单身群体交人头税来填补的。”
“不然,就得商家缩减利润,或者是天庭府库进行补贴……这要动的蛋糕可就太大了,连帝俊都不愿意点头。”
“眼看大刀要砍下单身狗头,还是东华去给兜的底,提出拿先前大杀四方收拢回来的利益空间,贴补一部分进去,才打造了一个没有人受伤的世界。”
“否则?”
“就不是精神上虐狗这么简单了,物理上也要虐!”
羲皇笑着,“人族的那小家伙,都能想出来的计策,我们天庭一样想的出来。”
“大家伙的……谁是好神呐?”
伏羲大圣问道,跟白泽妖帅对视,而后一起大笑起来。
“是极!”
白泽妖帅拍着手,“我们可不是什么好神来着!”
“这回……这一回啊,是东华他成了天庭的良心担当呐!”
“他用自己大杀四方、双手沾满鲜血为代价,让我们天庭能讲究一下吃相。”
“甚至,下一步计划的推动,也可以照着这次的来。”
白泽眼中有岁月长河翻腾汹涌,他在注视着未来。
虽然未来时光里,落子布局的大罗太多太多,把许多地方都给搅成了浑水……可勉强的河道,还是能把握的。
“现在的婚姻能这么做,下次的生育也能。”
宠妃:倾世召唤师
“将那些用着杀伐果断夺来的利益,对接鼓励生育的福利,实现无缝衔接……”
“东华不错,不愧是深谙社会、文明体制变革领域的大宗师,水平够高,下至蝼蚁,上至大罗,近乎所有生灵的利润份额都计算的清清楚楚,然后恰到好处的周转衔接,保证中途不会有任何人能截胡,收割侵吞劳动果实,最终落实到人道系统中的每一个最细小的单元。”
白泽赞叹道,“能让所有想从中揩油的大罗干瞪眼,死活插不进手去,不给损公肥私的丁点机会。”
“最可贵的,还是他有能力,却又不凭借这份能力跟天庭讨价还价……详细的操作流程,都给编撰好了,上交出去。”
“等于是自己废掉了自己的护身符。”
“别人原本要顾忌过河拆桥拆崩了的问题,现在可好……”
“他要真有反心异志,大家围杀他,都不需要担心没法收拾烂摊子了。”
“伏羲啊……你说,东华他图啥?”白泽表示,他百思不得其解。
“谁知道呢?”
羲皇耸了耸肩,回答道,“可能是因为一时良心发作?也可能是因为想要追求刺激?”
“那这刺激,可不是一般的刺激。”白泽摇头,“天后、天妃,都有身孕了!”
“我已经嗅到了风雨欲来的气息。”
“帝俊这些日子……我感觉到他的城府似乎变深的太多了。”
“哈?什么风雨欲来?什么城府?”伏羲讶异,“难道有什么内幕吗?”
“帝俊喜当爹?”
“唔……也不是没可能诶?”伏羲摸了摸下巴,“羲和跟常羲显怀的速度挺快啊?”
“你都琢磨什么呢?”白泽看着伏羲,十分无语的模样,“孩子肯定是帝俊的……至于为什么那么有效率?”
“大家讨论了一下,大致确定有两点……一是因为太阳太阴,日月合璧,对生育有加持。”
“另一方面,搞不好也是因为帝俊天赋异禀,一次通关!”
“哇!”伏羲惊叹起来,神情十分动容,“前者就算了,后者……难不成小道消息竟然歪打正着?”
“金乌第三足,实在是非同寻常?!”
“很可能……”白泽声音压低了许多,略显猥琐的笑着。
“早知道……早知道……”羲皇握拳、顿足,悔不当初,“当年我能大杀四方的时候,就应该多顺手劈一斧。”
超级微笑系统 俗世一散人
“奈何?让他而今成了气候……太易大罗,不是那么好收拾的了。”
“诶!”白泽叹气,“你还好,还有机会。”
“我才叫为难好不好?”
“帝俊掌握天皇位格,号令天庭,威势日益强大……整个妖族,无量量的苍生黎庶,眼下都在贯彻他的道,他的路,让他越发恐怖。”
“现在,我虽然执掌《盘古史》……可若是让我上去跟他放对的话,我还真不一定能胜过他了。”
说着说着,白泽罕见的有些惆怅。
“说起来,你们各有各的盘古之路,找准了方向。”
“你伏羲,是为文明源流,以气运厘定天下秩序。”
“女娲她呢,直接冲着掌握人道生死而去,造化掌生,轮回掌死,俨然是要把洪荒和人道都变成她的形状。”
“鸿钧,天道成精,更是简单直接,干脆霸道,洪荒开辟至今的智械危机,天道盖压人道,还有大数据之道,都跟他脱离不了关系。”
“苍龙,尽管他被刀了好多次,但是坚定‘人人如龙’根基不动摇,大一统制度一直在努力推进。”
“三清天尊……他们单拆开不算什么,可联手起来非同小可,演绎大道生灭——元始天尊掌握开辟,灵宝天尊掌握终结,然后?大道的最终解释权,归道德天尊所有。”
“还有还有,那接引准提,路子狂野,脑洞奇大,竟然是用借贷成道,佛度有元人……说是普渡众生,其实是将众生绑架在自己的船上——这特么的谁敢让他沉船?”
真人真事鬼故事 简无
“……”
白泽掰扯了许多秀儿的辉煌人生。
洪荒代有秀儿出,各领风骚无量劫。
“可我呢?”
白泽挠头,“我拿什么盘古啊?”
“我以智慧立道,记录一切天地人文智慧结晶……看起来是很不错。”
“但没有足够鲜明的特色,不具备足够统治力,很吃亏诶!”
“这个么……”伏羲目光闪闪,“作为过来人兼老朋友,我可以给你提几条建议。”
“哦?”白泽眼神一亮。
“我觉得,你可以把你现在正在做的本职工作发扬光大嘛……”伏羲沉吟道,“不一定只是记录,你可以尝试创造。”
“创造……”白泽若有所悟。
“成为一代文字鼻祖,然后文以载道,化身一派源流始祖,比如说……小说家?作家?”伏羲悠悠道,“以幻想铸就现实,颠倒梦幻真实,迷梦古今未来。”
“书写诸天,编辑历史……”
“对了。”
“你靠编写历史,为一个个时代纪元盖棺定论。”伏羲笑着,“这里面,想来没少收美化的钱吧?”
“我那不是收钱……我那是助人为乐。”白泽辩解。
伏羲不置可否,“没区别……不管是什么,你的人脉,想来还是可以的。”
“到时候,拉上几张盘古者的票,同意你玩一票大的。”
“编辑诸天万界,重塑古今未来,使无数被淹没在岁月长河中的历史再现……”
“你投射出一个特殊的化身,执笔书写一切……若是顺利进行完这个过程,想来就差不多能盘古了。”
“这样啊……”白泽琢磨起来,眼神逐渐明亮起来。
“当然。”伏羲提醒道,“这条路,同样不好走。”
“这年头,想晋升大罗都有劫难了……内劫没有,外劫凶险。”
“不斩三尸,没有靠山,证了就扑街。”
“盘古同样!”
“像是鸿钧,要面对人道的反扑;女娲有鸿钧的阻路;一代版本一代神,代代版本虐苍龙;佛道眼下不显,但迟早彼此间要做过一场,谓佛道之争……”
“你也是避不开的……你这书写历史的,知道的黑材料太多了。”
“说不好就有谁在你背后使绊子,成为你的外劫。”
“瞎说大实话什么的,说着说着……作品就没了,需要从头开始,元气大伤。”
“没事没事!”白泽大手一挥,毫不在意,“这些以后再说。”
“我先确定文字归属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