優秀言情小說 《麻衣相師》-第1795章 崑崙玉驄

麻衣相師
小說推薦麻衣相師麻衣相师
而这个时候,一道白色的光影唰的一下在眼前炸过,一个瘦骨伶仃的身影,就挡在了我面前。
是大婆听见动静出来,一把拉住了马脸:“你知道他是谁吗?”
马脸一看大婆偏向我,更是大怒:“他这个德行,一看就是犄角旮旯里的野物,还能是什么?大婆,你莫要忘了,我们黄家,是昆仑山最出名的一脉!”
说着,他伸手就捋了自己油光水滑的马尾辫一下,还偷偷往四脚美人那撇了一眼。
四脚美人捧着酒杯,托腮闲适的看了过来。
昆仑山的灵气是最盛大的,能在那个地方站稳脚跟的,都不是善茬。
其余的半毛子窃窃私语:“就是,据说黄家祖宗给张天师当过坐骑,惹不得。”
“是啊,尤其听说他们的马尾毛,被创世神亲自嘉奖过,无坚不摧,,”
马脸再次捋了一下马尾,更得意了:“叫这个野毛子,给我赔礼道歉……”
没想到,他话还没说完,大婆厉声说道:“你眼珠子让弹弓嘣了?看清楚了,这位,是九尾天狐的后人!”
这四个字一出口,这地方一片安静,所有的半毛子,全瞪大了眼睛。
我算看出来了,越是血统不纯正的,自尊心反而越强,对血统也就越讲究。
马脸虽然也被震慑住了,可立马就不服了起来,把马尾一捋:“我怎么听说,九尾天狐被三清老人压住之后,就销声匿迹,哪儿来的后?就凭他?单凭这个模样也不配!我看,不知道是哪里的野狐狸,给自己脸上贴金呢!”
说着,“哗啦”一道风声,一个长鞭似的东西,对着我就甩过来了。
这一下力道极大,空气似乎战栗了起来,一股子木料的气息炸起,周围的桌子全碎成了粉。
“你要真是九尾天狐的后代,要不,你给老子开开眼?”
马脸的眼睛闪过了一丝狡黠:“放心——老子懂你们这些野物的规矩,不打脸。”
这货就这么急着立威?
大婆一愣,想阻拦,但是来不及了。
那个势头,是要往死里拼。
后代——五爪金龙跟九尾天狐,谁的辈分比较大呢?
周围一片惊叫,全是桌椅掀翻的声音。
可我一动没动。
马脸瞬间也有些困惑,可就在那个黑影子要撞到我身上的时候,七星龙泉横扫,天阶行气炸起来,那一道子黑影瞬间被斩断。
在它们没看见清楚七星龙泉的锋芒之前,那一道寒光就已经回鞘了。
这一下,黑影四散,归于尘埃,马脸僵在了原地,难以置信的看着,我从容的把肩膀上的东西给掸了下来。
是几根黑色的长毛。
哪怕一个半毛子都这么厉害,真正的黄玉骢,说不定力量还真的很强。
有人惊呼了一声:“黄公子的头发……”
马脸引以为傲的马尾辫没了,发型跟满清遗老一样。
他这才反应过来,习惯性一摸头发,面无血色,脖子上的青筋全部炸了起来。
惊恐,哀恸交杂,那刺激受的,似乎要当场吐白沫。
可他盯着我,一步也没敢上前。
“啪”的一声,大婆对着马脸的后脑勺就来了一下,喝道:“你还愣着干什么?跟天狐小郎道歉!”
马脸缓过了一口气,面色灰败了下来,咬了咬牙,终于有了忌惮。
大婆则对着我说道:“小郎别放在心上,看在我老太太的面子上,别跟这个倔驴计较……”
“不打紧,”我摆了摆手:“有力气,留着要紧的时候用,我不对自己人动手。”
大婆这才松了口气。
我看得出来,她跟黄玉骢家族似乎有什么关系,嘴上是厉害,却处处维护马脸,算是就坡下驴,白拿的人情,不要白不要。
大婆顿时高兴了起来,觉得老脸有光,这一下,周围的半毛子看着我的眼神,都从惊恐变成了崇拜。
“不愧是天狐的后代,这个能力,这个气度!”
“何德何能,这辈子能见到天狐的后人!”
好些半毛子跟涨潮似得就挤到了我面前,身边一凉,那个四条腿的美女索性坐在了我身边的长凳子上,柔若无骨的趴在了我肩膀上:“小郎,不嫌弃的话,我敬你一杯!”
她的体温极低,碰到了身上冰凉冰凉,隐然还有些粘腻,让人直炸鸡皮疙瘩。
红唇下,她的舌头是分叉的。
好些半毛人都露出了极为羡慕的表情,显然这个四脚美人是这地方数得上号的花魁。
我有点明白马脸刚才为什么那么强的表现欲了。
世上规则就是如此,打铁还需自身硬。
我摆了摆手,表示低调。
马脸接触不到四脚美人,摸不到自己的头发,别提多难受了,大婆给我换了个桌子让我坐着,我盯着马脸,一歪下巴,意思是让他坐我前。
马脸比较笨,身份又高,最容易打听出消息来。
四脚美人也露出了意想不到的表情,悻悻的走开了——不知道为什么,让我想起了高亚聪来了。
马脸一瞬间有点受宠若惊——自己刚丢完大人,又被万众瞩目,瞬间有些飘飘然,连忙就坐下了,习惯性还想捋一捋自己的引以为傲的马尾辫,可手伸空了,讪讪的又放了下来。
我把酒杯推过去:“这一次,进摆渡门恐怕不容易。”
要是容易,早就进去了,还至于在这里等着。
马脸连忙把酒杯接过去,豪情万丈的说道:“您放心吧,那位大人早就把摆渡门的秘密给打听出来了——咱们进去找东西,不过是时间问题。”
说着,就一仰脖把酒喝了,打开了话匣子:“咱们这些半毛子扬眉吐气的时候,也该到了!老子……,不,我,这次非要做出个大事业来不可!”
他不由自主又摸了摸自己的肩膀,露出了很屈辱的表情。
他肩膀上有个伤疤,像是马蹄铁的形状。
原来,这些半毛子攻占三川,为的是“三川仙药”。
只要有了那种东西,半毛子的力量会增强许多,世上除了摆渡门,其他地方都没有。
可摆渡门的如同铁公鸡,一毛不拔。
唯爱唯战
“他们一撒手的事儿,分明是故意跟我们为难!”马脸气哄哄的说道:“他们不给,我们就抢!”
我心说,这什么脑回路,那是人家自己的东西,给你是情分,不给你是本分,也犯不上抢吧?
“这次但凡能成事儿,大家就都能过上好日子了,”马尾得意洋洋的说道:“一战成名,把摆渡门都打败了,我们那些家族,脸上肯定都有光!”
我装出很认同的表情来:“反正,有那位大人撑腰嘛……说起来,你对那位大人,了解多少?”
那个所谓的大人,就是领头跟摆渡门寻仇的。
“你问我算是问对人了!”马脸兴奋的满脸通红:“那位大人,是那来的。”
他指了指头顶。
上头?
荒谬,上头来的,平白无故带着你们跟摆渡门闹事儿?
“那位大人,是不是喜欢穿一件红衣服?”
马脸一愣,摇摇头:“这倒是没见过。”
不是红衣人?那他来干什么,江瘸子又来干什么?
存心来看摆渡门热闹,还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趁机要分摆渡门一杯羹?
马脸还告诉我,“那位大人”已经弄清楚了怎么进摆渡门,今天月亮升起来的时候,大家就能进去了——谁也拦不住。
我们来的可够巧的。
我倒是想问问“那位大人”怎么称呼,不过很容易露出马脚,正寻思怎么问呢,马脸又开了腔。
“不过嘛,据说咱们自己人里,可能混进了奸细,那位大人传话,要大家小心点。”马脸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我刚才也是误会了,所以才……”
“小心为上,”我看了四周围一圈:“也没准,这地方真有奸细。”
“您高风亮节,让人佩服!”马脸高兴了起来:“您对奸细的事情,有什么高见?”
“这一阵子,有个老瘸子也来了,”我说道:“那个老瘸子,恐怕就是摆渡门的奸细,你跟兄弟们讲一声——见到了,可千万别让他跑了。”
马脸一拍大腿:“您放一百个心吧!”
正说着呢,忽然外头一阵嘈杂:“那位大人来了!”
我来了精神,我倒是也要看看,那个煽动半毛子作乱的,到底什么来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