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snbj玄幻小說 明末黑太子 牛筆老道-第872章:楊兄忠良熱推-c43i9

明末黑太子
小說推薦明末黑太子
彭宾如此说钱魁首,让对面牢房里的众人心里很不是滋味,可又无可辩驳,因为张采貌似真是没被抓进来。
“你这贼子休要得意!我等忠于大明,天地可证!钱魁首为人我等极为了然,亦能被沉冤得雪!倒是你这贼子,余下时候不多,早点留遗言吧!”
杨维斗是不会在舌战时认输的,即便自己知道的事情没有对面这只狗贼多,也要占据心理优势。
“在下了然,无非又是一个嘴上忠于大明、心里欢迎大清的伪君子!古语曰,查其言,观其行,再下定论。太子殿下在北都率王师竭力抵抗,尔等在南都兴风作浪,可是配合皇太鸡叩关作战,真乃妙棋也!想来若是大清得了天下,定会封尔等一官半职,说不定还能成为五品以上的官员呢!尔等所作所为与晋商无异,在下敬佩直至!”
彭宾在大殿上学了好些新知识,尤其是抓把柄这方面,如今算是一步到位了。
自己的把柄就是这些人的把柄,因为此前大家都是一伙的,对于做过的那点事是一清二楚。
“你放屁!你这狗贼又欲污蔑我等清白之身!我等……”
“省省吧!杨兄,你我皆为同道中人,你安敢有颜面笑话我!你家中接受过投献吧?你收过商贾所送的好处吧?你为偷逃税款的商贾请愿过吧?此等举动皆是损害朝廷利益,危害大明之事,你敢否认?在下做过的错事,在下承认。杨兄亦做过,杨兄可敢认?说在下是狗贼,那杨兄算英雄?抑或是君子?而忠良肯定是不算了,在下这等狗贼没见过哪个嘴里自诩为忠良,手上却做着截然相反之事,那不是秦桧么?”
“你……”
“我等士子数次替众多偷逃税款的奸商请愿,此乃正义之举,还是卑劣所为,你我心中皆有数。莫对我说那些所谓‘夺珉之利’的蠢话,在下断然不信!珉有利,却拒不缴税。国无银,却要保珉安危。如此豪言壮语是何等惊奇?换成朝廷不给官吏发月俸,却要官吏们做事,可否使得?杨兄不给坐骑喂草,坐骑可否日行百里?盐商大肆购置扬州瘦马,却宣称贩盐无利可图,杨兄不会不知晓此事吧?不会认为在下是在刻意诓骗与你吧?既然如此,杨兄还在为两淮盐商摇旗呐喊,是忠良还是奸佞,一目了然!”
“……”
杨维斗心里有火,却无法发出,因为彭宾所言大部分属实。
尤其是盐商之事,乃是世人皆知,无非是士子们在请愿时在避重就轻罢了。
“彭宾!你公然支持朝廷夺珉之利,只怕有不可告人之目的吧?抑或是投靠了朝廷?”
吴应箕见到友人无言以对,立刻接过话把,将矛头指向彭宾成为叛徒这点上。
“在下目的可以告人,甚至可以告诉天下人!目的便是公平!商贾偷逃税款,对朝廷乃是不公。朝廷加征税款,对商贾亦是不公。凡事皆有先后顺序,今商贾偷逃税款在先,已是理亏兼违法。吴师莫非表面以忠良为名,实则而支持违法之举?”
彭宾都不用向着朝廷说话,但就照章纳税这一向,商贾就决计拿不出任何足额纳税的凭证。
为何?
因为各地的府库都是空的啊!
开了空头凭证只能应付走马观花的检查而已,只要打点好了巡按,便不会出事。
青春的暗恋
真要是深究,打开库房的大门就全露馅了。
这种亏了数万,乃至数十万,甚至上百万两银子的事,谁担得起责任啊?
“彭宾,你口口声声说商贾偷逃税款,可有证据?若未得证据,而在此污蔑商贾偷税,便是公然造瑶中伤于商贾了!”
那些我為妳譜寫的青春
“吴师可知沈迅在两淮所作之事?两淮盐商为了送走这尊瘟神,花了多少银子,吴师莫非未曾听过?吴师对此事可敢否认?”
“……想必自有定论!”
“自有定论?说得好,容在下冒昧问一句,来自于谁?谁有权力下定论?”
“……”
“在下从未见过包庇两淮盐商,还如此理直气壮之人!”
兴隋 家国天下
“你……”
吴应箕当然知道两淮盐商那些狗屁倒灶的事情,在此时否则,那真成了笑话,若是承认,又会让对面那厮得意。
“彭宾!在下是万泰!今朝廷缺钱,便要拿商贾开刀,如此一来,万珉必然惶惶不可终日,你若执意助纣为虐,又于心何忍?”
万泰赶忙给吴应箕解围,他就不相信三个人还说不败这个吃里扒外的叛徒。
“哦~!原来是万兄!失敬!失敬!万兄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朝廷缺钱倒是不假,但万兄可知朝廷为何缺钱?”
“自然是边务剿寇耗费极大,太仓告罄,这才转而横征暴敛!”
“万兄老家可是浙江?”
“不错!”
“那在下有一疑问,万兄可否为在下答疑解惑?”
“……说来听听!”
“最近二十年,浙江茶课收入至多不过千两银子,按照三十税一折算,贩售茶叶所得不过三万两银子而已。莫非浙江一隅仅卖出这点茶叶?余下卖不出去的部分是悉数倒海里了?还是喂牲畜吃了?”
“……你从何听来如此谣言?”
“户部尚书郑三俊!万兄莫非认为郑三俊亦在说谎?在下以为郑三俊与浙江众茶商之间,肯定有一方在说谎!不过浙江茶课少的时候,也就百两而已。大概是浙江全境的茶叶都被风暴给卷跑了吧?哈哈哈哈!”
“你……”
被人用自己老家那边的糗事给打脸了,这杀伤可想而知,万泰一时之间也想不出能反驳的内容。
“彭宾,在下冒襄!”
“幸会啊!在下记得,天书上说你不是贰臣,多半不会有事!”
“啊?这……当真?”
冒襄本想趁此机会质问彭宾几句,为同伴们出口恶气,然而彭宾上来就给了自己一个甜枣吃,让冒襄顿时有些措手不及。
五绝道尊 黑马行空
“当真!在下都沦落到当贰臣的地步了,没心思诓骗冒兄!在下之前所言属实,当下所言亦属实,否则天打雷劈,不得好死!敢问对面,有人敢发此毒誓?说商贾无利可图,苦不堪言,自己全然不知商贾偷逃税款否?”
“……”
这下对面全部哑火了,若是比狠,他们还真不是彭宾的对手。
最关键的是,彭宾说的都是真话,他们知道真相,却不能说真话。
“诸位那间牢房里若是出了一位贰臣,届时莫要便狡辩了,更莫要咬定是在下连累的,在下可没如此之大的本事!”
彭宾觉得厂卫抓人很急,在没有天书帮助的情况下,要想甄别忠良与贰臣也是明后天的事情,故而自己如是说并没多大问题。
强势逼婚:心急老公,忍一忍
“我等断然不会做那无耻之事!”
杨维斗已经缓过来了,打算再与这狗贼斗上一斗。
“此事不是由你说了算,天书上说在下是贰臣,杨兄怎么就信了呢?无非是在下抛弃商贾,向着朝廷说话。归根结底是在下动了杨兄的利益,杨兄就翻脸不认人了。更何况在下还没动手呢,杨兄便露出了真实嘴脸,由此可见在下之前所犯错误之严重。杨兄若是能将吃进嘴里的好处悉数吐出去,再来说在下如何,在下定会虚心接受。今杨兄吃着商贾的好处,对朝廷破口大骂,在下以为吃相委实难看了些。还是用衣袖遮挡一下,免得让在下看到为妙!”
“你……”
杨维斗没想到自己连一个回合都没走上,就又被彭宾这狗贼给噎住了。
“商贾以罢市来威胁朝廷,朝廷若是对其妥协,则商贾依然故我,大肆偷逃税款。诸位私下收了商贾的好处,为商贾说话。看似无可厚非,却不知那人钱财,替人消灾是江湖中人所为。江湖中人有些不分是非,只认钱财,断无人敢妄称自己主持大义。诸位的金主皆为商业硕鼠,在下收了好处,在下认错,而诸位不认错,反而自称忠良,请恕在下不敢苟同。若忠良之标准乃是偷逃税款,兼顾反抗朝廷,这等‘忠良’便与涂炭百姓的张逆、李逆无异了!”
“彭宾!你竟敢污蔑我等是流寇?”
杨维斗被教训了两次,顿时又发火了。
尤其是这次被彭宾骂得更惨,士子直接降为流寇了。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诸位君子’收了好处,算取之有道否?秦桧尚知忠君,尔等不忠君,发文指责皇帝之过。贾似道尚知抗敌,尔等不抗敌,反而大肆兴风作浪。自从开始拉帮结派,大明便因此被搞得乌烟瘴气,江河日下。在下以为结团必营私,凭此而忠君皆为幌子。忠于商贾,出卖大明,反对皇帝,配合东虏,方是根本!在下可是说错一句?”
我真是學神 木下雉水
“彭宾!你这疯狗!某若出去,定要将你掐死!”
杨维斗已经被说的出离愤怒了,现在能出去,现在就会直接掐死彭宾,省得他再四处狂吠不止。
“呵呵!杨兄!适才多有得罪,还望见谅!君子嘛,听不得别人说起短处,说了便会暴跳如雷,欲要致人于死地,方可灭口!杨兄这等君子断无短处,全身皆为过人之处!哈哈~!”
能把这个士子说得火冒三丈,彭宾觉得很有成就感,要不是此次身陷囹圄,倒是难得一见。
“彭宾!你这狗贼不得好死!”
如此“褒奖”把杨维斗说的更上火了,这比直接骂他还要难听十倍。
“在下多谢!在下是贰臣,是戴罪之身,无法与杨兄相提并论,乃是天差地别。杨兄身为忠良,定有宏图大志。朝廷缺钱御敌,杨兄包庇商贾,偷逃税款。等王师落败,大清灭了大明,杨兄便可摇身一变,成为大清的忠良。如此行事,必然名垂千古,在下敬佩直至!杨兄否认也是情有可原,毕竟大明还没被大清所灭,此时亮出真实身份便要遭遇无妄之灾。杨兄好好做忠良,有在下做贰臣,往后世人定会称赞杨兄之义举!在下死后,到了下面,定会对阎王爷提及杨兄,想必阎王爷亦会对杨兄这等忠良极为好奇,盼望见上一面。待见面之后,阎王爷会把杨兄奉若上宾,将刀山、火海、油锅、天灯,悉数用上!杨兄全身无碍,唯独没有脸皮,因为杨兄做了忠良之后,便不要脸了!”
“你……哎呀呀!”
杨维斗气得哇哇大叫起来,猛力地用拳头垂着栅栏,只恨自己出不去,杀不了这个狗贼。
“哈哈哈哈……”
几个狱卒闻言便乐得前仰后合,这彭宾还真会说笑话,将下面可怕的事情说的如此风趣,若是此人未得死罪,往后倒是无须为难他。
“杨兄莫要激动,莫要心急,且容在下先行一步,为杨兄探路招呼。倘若此生无缘再相逢,来生还是好兄弟!杨兄做忠良,在下做贰臣,岂不是珠联璧合,遥相呼应?必会被后世视为一段佳话,可被编成戏曲,定能脍炙人口!待万珉得见之后,定能趋之若鹜,人人争当杨兄这般‘忠良’!若有成百上千个杨兄这般的‘忠良’,何愁大明不灭,大清不盛?若是杨兄做了大清的忠良,甚至当了大清的首辅,莫要忘了在下的帮衬。倘若在下大难不死,届时还望杨兄提携一二,无需入阁,当个侍郎就行了,在下断然不会忘记送好处,孝敬杨兄。在下定会多多收礼,向杨兄学习,自强不息,当个‘好忠良’!不收礼,不算‘忠良’。不说慌,亦不算‘忠良’。不包庇奸商,便与‘忠良’绝缘矣!”
“……”
在彭宾滔滔不绝的攻击下,杨维斗被噎得瞪眼说不出来话。
“杨兄切记,莫要当贰臣。在下当了贰臣,便不能收礼,不能说谎,不能包庇商贾了。在下处处被制肘,心里苦闷啊!不偷税的商贾还算好商贾么?定然是不算的。‘忠良’职责坐在便是包庇这些‘好商贾’,让其多多偷逃税款。只有如此,朝廷收不到税银,才能愈发的强大!在下如今才恍然大悟,原来杨兄乃是一番苦心,所作所为皆是为朝廷、为大明、为陛下着想!即使大明不行了,不是还能为大清效力么?朝廷可以换,然‘忠良’固若磐石。在下误会杨兄了,在下惭愧直至啊!”
“哈哈哈哈……”
道不自
狱卒们又开始哈哈大笑起来,原本以为刚才那段就够有意思的了,没想到彭宾这厮还能继续编一段来揶揄对方,堪称才子啊!
陈名夏已经为这位同伴拍手称快了,阮大铖表情复杂,为了顾及周遭的情绪,没有笑出声,心里在努力忍着,但是忍得很难受……
杨维斗所在的牢房里,众人都觉得彭宾是越战越勇,有点蹬鼻子上脸的意思,你不说好好,你一说,他就越发的来劲了。
这厮到底是如何想出这些内容的?
茶馆里说书的都没这厮说的如此戏谑!
“杨兄,在下与仁兄只是演戏给旁人看的,私下还是好兄弟,杨兄莫要入戏,你我是千锤百炼的钢铁兄弟啊!”
“放你狗屁的兄弟!”
“狗屁也行啊!钢铁狗屁兄弟!”
“哈哈哈哈……”
“我不行了!我要被笑死了!”
“我也是!”
“钢铁狗屁兄弟……”
勒卡雷:召唤死者 [英]约翰·勒卡雷
“且容咱先笑上半个时辰!”
狱卒们已经扛不住了,实在是太可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