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vif火熱都市言情小說 我只會拍爛片啊 愛下-第二十六章 你秦爺爺來了(第一更!四千)讀書-enney

我只會拍爛片啊
小說推薦我只會拍爛片啊
有一说一……
像一样网络小说中那样,主角登门,然后被人看不起,被人嫌弃礼物送得太轻,被人鄙视这种事情并没有出现,似乎也不太可能在沈浪身上出现。
相反。
沈浪就是香饽饽。
来自农村身世清白,家人都是老老实实的工人。
靠着自己,在短短几年时间白手起家,至今名下已经有好几家公司,同时身价早已破十亿,还有才华,在圈内口碑非常不错,最关键是安分守己,而且还保持着那一份创业时候的初心,拍的每一部电影甚至都是夹杂着好人好事,而且,有一份属于男人的担当,同时才26岁不到非常年轻……
更重要的是……
单身至今,还从来都没有找过女朋友,也没有真正跟哪个女孩子产生关键性的绯闻……
这种人谁不喜欢?
而且,在同龄人中……
有人比得过沈浪吗?
就算很优秀的人,在沈浪那种一无所有的条件下,能跟沈浪一样吗?
再夸张一点,不说同龄人,就算是三十岁以下的人,也有人比沈浪更牛逼吗?
逃之夭夭:总裁,你别追 残念
………………………………
提着东西走进周家大门的时候,周母卢女士也笑着出来迎接了。
“阿姨好……”
沈浪笑容灿烂地看着周母。
“好好好,小沈辛苦了,哈哈哈,来都来了,还提这些东西做什么?进来吧……”
“嗯嗯,好。”
周家院子依旧如之前一样,种着一些花花草草。
沈浪看到了几株向日葵立在花坛中间被簇拥着迎风摆动,好似也在欢迎客人一样……
沈浪舒坦得多。
在秦家的时候,外面人太多了,这么多人,沈浪多多少少有些不舒服。
周家算是僻静一点……
死骑成神录
周母卢女士笑开了花,不断地打量着沈浪……
有一段时间不见了,沈浪看起来比之前沉稳了很多,自内而外地散发出了一种让人很舒服的气质……
事实上,卢女士一直在关注着沈浪。
从之前到现在,沈浪每隔一段时间都能给人带来惊喜,特别是沈浪的电影,她跟着周晓溪看了好几次,然后每一次都是哭得稀里哗啦的。
当沈浪走进屋子里的时候,她赶紧招呼沈浪坐下,而周晓溪这个时候也第一时间从楼上盈盈下来,看到沈浪的时候露出了一个笑容。
刚才沈浪给她发消息的时候,她还有些懵。
消息很简单,只有一行字,那就是“突发一点事情,稍微晚点过来,不过不会迟到……”
这条消息虽然很简单,但透露出来的东西却非常复杂。
周晓溪当时就忍不住想给沈浪打个电话,不过想想还是继续等着……
爱在复婚后 筱茜
不过在等着的时候,她脑子一直想着如果沈浪这家伙敢放自己鸽子的话,那么自己该怎么样怎么样……
不过,还好这些担心都是多余的,沈浪还是提早半个小时过来了。
“小沈,别客气,就把这里当自己家一样,想吃什么跟阿姨说哈……”
“嗯嗯,阿姨我不会客气……”
“哈哈,行,那阿姨去里面忙了啊。”
“嗯,阿姨你自己做菜?”
“是啊,今天人也不多,保姆刚好请假回去了,我就自己下厨了,正好尝尝我的手艺……”
“好啊……”沈浪老老实实地坐着,连连点头,看起来规规矩矩的。
等到卢女士走进去的时候,周晓溪坐在了沈浪的边上。
“沈浪,忙完了?”
“哦,什么事情呢?”周晓溪好奇地看着沈浪。
“算是工作上面的事情吧,嗯,好像也不算,应该是人情事故方面的事情……”沈浪沉思了一会,然后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哦……吃点花生米吧,这是我妈现炒的。”当周晓溪听到这的时候就不再问什么了。
“好。”
沈浪夹着花生米还没吃两口,随后就看到旁边的屋子里传来了脚步声。
听到脚步声以后,周晓溪下意识地站起来。
沈浪也跟着站了起来。
“爷爷?”
“嗯……”
“周爷爷您好……”
“嗯,好。”
一个国字脸,鬓边斑白,但表情却很严肃的老人慢慢地走了过来,走过来的时候目光看了一眼沈浪,沈浪被这么一看,顿时莫名一阵激灵,一股说不出来的气息压得他有些喘不过气来,特别是老人的眼神,那一瞬间竟非常锐利,仿佛一眼就能看穿他一样,让沈浪的压力更增,甚至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本来还算是轻松的客厅里此时此刻竟有些形容不出来的压抑感。
“坐……”老人坐在了主位上,对着沈浪点点头。
“哦,哦,哦……”沈浪坐在周老爷子对面的,虽然老爷子是露着和善表情的,但不知怎的,这和善却让沈浪感觉有些发毛感,特别严肃。
沈浪来之前查过老爷子。
老爷子……
上过战场,而且,杀过人,同时,杀过不少人……
这样从尸山爬起来的人,身上自然而然就带着一种气势。
“沈浪?”
“在的……”
“你拍电影,要用到军方?”
“嗯……”
“我看过你之前的电影,拍得还不错。”
“额,谢谢周爷爷。”
“在这里不要拘束。”
“嗯嗯,好…”
“嗯……”
沈浪和周老的聊天很尴尬。
周老在跟沈浪说了几句以后,就继续坐着默默地拿起报纸看了起来。
这个时候,周祖强和周爱国两人也从外面提着一些鸡鸭鱼肉也站了起来。
“周哥,周叔叔……”沈浪看着两人的时候,下意识也站了起来。
“嗯,坐……沈浪,你要拍的电影是什么样的?”周爱国坐下来以后看了一眼沈浪问道。的
“哦,周叔,是这样的,我要拍的电影是一部科幻类型电影,但是,却是一种变形的科幻类型电影,但不会和军事电影一样那么严肃,其实带着一些喜剧部分,实际上,我们现在是碳基生物,但是,不否认外星人也许是硅基生物呢?”
“这些东西我不是很明白,你具体跟我说说,你需要什么东西?”
“就是……其实也不是需要什么东西,只希望你们能允许我们在电影里加入战斗机、装甲车这种角色,同时,如果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们可以……”
“……”
“……”
当沈浪开始说话的时候,周老发现沈浪之前那种规规矩矩拘束到不行的表情变了。
开始变得非常有条理,认认真真地说着自己的电影世界。
周老听完以后,突然也有生出了几分兴趣。
“那个……”在讲到一半的时候,沈浪看着坐着端端正正的周老,周爱国,周祖强三人,突然有些犹豫。
“继续说……别怕,你没犯事,我们不会拿枪毙了你的。”周老看着沈浪的表情以后开了一个玩笑。
只是,他的开的玩笑似乎…
“嗯……没有,我不是这个意思,就是,可能不会太严肃,当然,我对军队还是非常敬畏,非常尊敬的……”沈浪下意识地站起来,到中间“就像一些未来的机械人战斗一样,唯一不同剧情……”
“……”
“这样,我们可以亮亮剑,我觉得得来一个硬汉人物,我想的人是方龙……”
沈浪开始绘声绘色地比划着自己要拍的《变形金刚》的模样……
甚至还用手势说着一些变形的原理,甚至自觉说得不是很好,又第一时间拿出包里的一些画稿,每一个人递一份,看起来像一个推销保健品的销售员一样。
刚推销完毕……
沈浪刚要再说一些关于电影其他事情以后……
“咚咚咚。”
“周爷爷在吗?周叔叔在吗?”
“周老?”
院外的一阵敲门声打断了沈浪的声音。
听到这个声音以后沈浪一激灵。
这特么不是秦仁的声音吗?
嗓子还扯得这么大,生怕别人听不出来一样。
紧接着……
门开了,他看到秦仁和一位露着笑容的中年男人朝院子里走了过来的……
看到来人以后周爱国皱眉。
“秦家人怎么来了?”
秦仁的父亲叫秦向山……
主管华夏宣传部门。
不过,和周家一直很少有来往,实际上,周家和秦家也很少来往,也不说两家不对付,就是单纯的不同路而已。
“嗯……”周老看着秦向山走过来以后眯起了眼睛。
神魔一人
曾经的曾经只是曾经
“……”
“啊,周老,哈哈,还没吃晚饭呢?哟,都在啊?正好,哈哈……秦仁,跟你周叔叔和周爷爷打招呼啊……”秦向山露着哈哈笑容,看了一眼周爱国和周祖强。
“啊……周爷爷好,周叔叔,周哥好……”
秦仁连忙笑着不断打招呼,眼睛眯成了花。
“嗯,好。”周爱国父子第一时间站了起来,不过表情依旧挺严肃。
刚在饭点,这两人过来……
北宋清泉奇案之城禁
这是几个意思?
“周大哥,不要露出这种表情,我又不是你们部队里的……我们过来你们不欢迎吗?”秦向山看着周爱国父子表情以后,顿时一愣。
“没有,很欢迎很欢迎,既然来了就一起吃饭吧……”
涼子的消失
“不不不!我们这次过来是邀请你们过去吃饭的……父亲突然想起了周老,一时间不断感慨岁月蹉跎时光易老,想起当初一起打仗时候的岁月,难免有些感怀……”秦向山笑得灿烂。
“嗯……”周爱国看到秦向山笑容满脸的表情以后,顿时略微有些皱眉。
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是这个时候来……
沈浪听到这的时候,顿时一阵恍然。
他似乎想到了离开秦家前,秦老的那一抹笑容了。
似乎……
“向山,抱歉啊,我们现在正在商量事情,要不这样,等商量完了,我们再过去吧。”
“正好,我父亲也有事情找周老商量,关于华夏的一些事情……一起去吃饭吧?”
“向山,很抱歉,真的挺忙的……麻烦你跟秦老说一声,等我们忙完事情以后,再过去……”周爱国看着秦向山,目光有些锐利。
“这……”秦向山看了一眼周围,随后似乎犹豫了一下点点头“那,我们可以等你,等你们商量完了事情再来……”
“嗯,好……”
“说好了啊!我们等你……”
“这……不是,我们……”
就在周爱国想说什么的时候……
“秦仁,你这孩子傻乎乎地还站着做什么,跟周爷爷说再见啊,一点礼数都不懂?”
“啊……周爷爷再见,我们先走了,我们在家里等你们……”
“别,别……”
“……”
禁情 陈语苓
当看到秦家父子露着热情的笑容,转身离开院子以后,周爱国一时间有些呆住。
随后看了一眼周老爷子。
他满是形容不出来的无语。
“继续!”
周老爷子摇摇头,平静地看了一眼沈浪。
“周爷爷……我……”
沈浪觉得这味道有些不太对头。
“别怕!继续。”周老看着沈浪表情有些奇怪以后,依旧对着沈浪点点头。
“好……我个人觉得我的电影吧……”
“……”
沈浪还没说两句呢,甚至十多分钟还不到的时间,门口又传来了敲门声。
随后……
“哈哈哈……一定要我亲自来请才行吗?老周,你这臭脾气也得改改了,这都什么时代了,还这样不招人待见?现在又不是战争时候了……”
“……”
“哟,小沈也在呢?刚好……你可有口福了,今天可有一桌大餐……哈哈!”
“秦爷爷……”
“秦爷爷……”
“哈哈,好,好,一段时间不见,晓溪更漂亮了,比我那孙丫头漂亮多了,哈哈!嗯,祖强,可以可以,又壮硕了不少,还有爱国,别整天板着脸,别学你爸……”
“秦国柱,你这是……”本来稳如泰山的周老终于坐不住站了起来,脸板得厉害。
“我们隔着这么近,但是这些年都在忙,好不容易抽空点又聚不到,老周,真的感慨时间匆匆,岁月如梭啊……难得今天你也在,走吧……”
“我们在聊事情,你过来……”
“哈哈,我知道在聊事情,不就是小沈电影的事情吗?小辈做事,长辈得还不得稍微帮衬帮衬?正好,我跟小沈的电影关系挺大……老周,我亲自过来请了,你架子还摆这么大?今天可是我重要的日子……早上就想请你们了,你难道要我在小辈面前丢人?我可是话都放出去了……”
“……”
沈浪看了一眼笑眯眯秦老,然后又看了看一脸严肃的周老。
突然觉得这里面事情挺复杂……
自己应该先撤。
“那个……秦爷爷,周爷爷,我突然想到我公司有事要忙,要不我,先走,改天……”
“来都来了,难道我和你周爷爷还能让你空着肚子走不成?跟我走吧……”秦老笑眯眯地抓着沈浪的手,然后又看向了周老“老周,你们饭还在做,我那边已经坐好了,走吧……这么多年的交情了,难道还不值这点面子?还是老周你十年前被我喝怕了,不敢喝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