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趣橫生都市异能 上門狂婿討論-第一千七百八十二章 獨自行動閲讀

上門狂婿
小說推薦上門狂婿上门狂婿
巴黑对恩公那是马首是瞻,沈墨虽然因为之前惊风门的惨案还没有释怀,但也知道队伍只允许一个声音出现的道理,于是倒也没有多说什么。
见两人没有发表意见,肖舜便将将沈如龙交给他的那个竹筒拿了出来,对两人晃了晃。
两人异口同声的询问肖舜:“这是什么东西?”
“蛊粉!”
肖舜轻轻笑了笑。
沈墨满脸不屑道:“原来是那不招人待见的玩意儿!”
听罢,肖舜有些惊讶:“怎么?在你们那个地方,就怎么不待见蛊这种东西,要知道这可是杀人于无形的利器?”
“不是不待见,是痛恨!”沈墨纠正了肖舜的说法。
随即,他继续说着:“以前我们那边有一个门派,擅长的也是制毒用蛊,那些女人别看一个个长得美若天仙,但谁不知道那些都是蛇蝎心肠的人,有很多人都惨死在了她们的手中!”
云岚山脉中的门派一个个实力强悍,沈墨所说的那个门派,竟然能够在哪里用毒和蛊制造混乱,这就有点儿吓人了。
念及此,肖舜知道事情绝对还有下文,忍不住追问。
“那后来呢?”
沈墨耸了耸肩膀:“后来啊,起内讧了呗,据说是门派里面的圣女和上一代圣女起了争执,你是不知道,就因为这两个漂亮美女的争执,死了多少的人啊!”
毒这种东西,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厉害的玩意儿。
最重要的是,只要是个人就能够用毒!
入行的门槛可谓是非常的低。
所以现如今,虽然众人都十分唾弃这门手艺,但是天下的毒师却从来不见少上几分。
之前在苗疆山,肖舜可是亲眼见证过不少蛊术宗师的,而且当时如日中天的武协总坛主便是死在这种东西上面!
曾经苗疆山毒师们就已经让他不敢小觑了,至于沈墨嘴中所说的那些,他就更加的无法想象。
说完这件事后,沈墨就再也没了和肖舜继续聊下去的打算了,而是躺在石头上,选择了一个舒适的体位,沉沉的睡了过去。
见状,肖舜抬头看了看四周的人,除了巴黑还在絮絮叨叨的说着什么歪,其余人都已经睡着了。
头顶的月亮灰蒙蒙的将朦胧洒在地面上,照射在众人的脸庞,肖舜看到的只有安详,就包括在不远处睡觉的沈如龙,睡的也是十分的惬意。
他微微笑了笑,看向一旁的巴黑:“看来没了黑蝠门的追杀,这些人都睡得很轻松啊!”
“哎,这几天面对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
巴黑点了点头,目光牢牢的放在了那堆篝火上。
拍拍他的肩膀,肖舜轻声道:“你也赶紧睡吧,等会儿我要出去一趟,把蛊粉沿途撒下,这样一来明天就能够等到天地会的那帮人了!”
“嗯!”
巴黑点了点头,又捡起树枝往火堆里面添加了一些柴火,随后才靠着身后的大树,将眼睛闭上。
异界暴走状态 卫星炮下的渣渣
接下来,肖舜一个人独自坐了一阵,想起了这段时间的经历。
他进入混元大陆后,过的无比惊险刺激,然而自己却真是有点儿乐在其中的感觉。
毕竟,他早就习惯与危险为伍,与生死为伴,游荡在一场场的杀戮之中。
安详宁静的生活,是不属于肖舜这种人。
但是奈何此生已经有了羁绊,他却也不敢盲目的胡来。
远方的姚岑,还是翘首以盼等他归来。
想起妻子,肖舜的嘴角渐渐的勾了起来,心中不知怎地竟然开始变得有丝丝甜意在蔓延。
天地人皇
“等着我,我很快就会回去的!”
说罢,他站起身来,扭头看向远方,目光似乎能够穿破层层壁障,窥见远在他方的那抹倩影甚至是那个家。
家,这个字对于很多人来说,都是习以为常的字眼。
但是肖舜不同,他是一个孤儿,事到如今还没有查明白自己的身世,若不是木岩道人收养,或许现在也不会是这样的境遇。
胡思乱想了一阵后,他突然那满脸坚毅道。
“我一定要变强,强大能够把握自己的生命,今后不管是谁,都无法主宰我的性命!”
他捏紧了拳头,目光中有浓烈的战意在燃烧着。
旋即,肖舜来到了瞌睡虫身旁,若有所思的看着对方。
毕竟老头子可是有过一次死睡不醒,以及醒后全忘的经历,谁都不知道这种事情会不会在一次发生。
于是,他身手轻轻了推了一下还在熟睡中的老头子,嘴中念叨着:“老前辈,老前辈……”
老头儿不情不愿的睁开眼睛,再见到是肖舜在叫自己,立刻就从地上弹了起来,身手一抹嘴角的哈喇子:“老大,是不是要带我去吃烤乳猪了?”
见状,肖舜无奈的苦笑了一阵,不过老头子并没有犯病,这一点还是让他十分的欣慰。
拍了拍对方的肩膀,随后他摇了摇头:“我就是想告诉,烤乳猪沾上一点儿辣椒面吃的话,更过瘾!”
“咕咚!”
瞌睡虫的喉咙处传来一道吞咽口水的声音,从声音来判断,那应该是很大的一口唾沫!
看了眼望眼欲穿的老头,肖舜笑了笑:“早点睡吧,很快我们就能去吃烤乳猪了!”
老头目光炯炯的看着他:“光很快可不行,要最快最快!”
“你放心吧,绝对最快!”肖舜肯定的答复着。
等瞌睡虫在度入睡后,他站起身来打量了一下四周,见众人都已经睡下,他一个转身,便隐没在了森林中的夜色中,离去的方向,正是靠西边的位置。
趁着夜色,肖舜在林间快速的穿梭着,犹如一道流光,在追赶着呼啸着的夜风。
虽然沈如龙并没有交代天地会之人具体会出现在西边哪一个确切的位置,但是肖舜也并没有在意。
毕竟只要有蛊粉在,那些人就一定能够在第一时间通过身上的蛊虫发现。
深林的夜晚,异常的静谧。
只有风声,在肆虐这这片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月的森林,树叶被风吹动,在肖舜的耳边响起了阵阵的哀歌来。
这一次出来,肖舜连擎天刀也一并的带上了,他并不是担心途中会发生什么意外,而是想在这段时间内先跟这把刀培养一下感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