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fpn5x非常不錯都市小說 非洲酋長-第三百八十一章 收購鑒賞-ol7vb

非洲酋長
小說推薦非洲酋長
顾蕃跟妻子谈过话,再回过来也想尽最后的努力,介绍起他跟许爱华新设计、也是曹沫刚到工厂时正测试的发动机涡轮增压系统。
国内改装极少涉及到发动机结构,而国外想要提升旧车的性能,有很多改装厂会添加自己设计的涡轮增压系统,但增压比能做到三,就已经是相当专业的改装厂了。
顾蕃跟许爱华新设计的系统,增压比理论上能达到五,这个也是他们近期准备申请专利的技术;这也是车匠目前最拿得出手的东西。
“怎么体现出来?”钱文瀚平时自己都不开车,但今天看到车匠改装厂里的情形,以及完成度还不是很高的拼装车,也非常好奇顾蕃他们平时是怎么工作的。
顾蕃拿来几副降噪耳罩过来,给大家戴上,然后捧出一台笔记本,用数据线跟发动机前后端几个部位连接起来,打开软件介绍增压比等几个关键数据的图形显示,然后就开机给大家做演示——具体的测试仪器,也只有黄忆江他们专业人士清楚原理。
黄忆江、徐滨都没有想到顾蕃他们新设计的系统能做到这么高的增压比,之前都没有听顾蕃提起过,饶有兴趣的坐下来。
涡轮增压是提高发动机输出功率最常用的手段,在汽车引擎领域早已经是屡见不鲜,但在摩托车引擎方面也不是没有先例。
黄忆江主持天悦工业产品设计开发及测试中心,即便同时开展的工作很有限,但不同的技术路线都有追踪。
天悦不可能一步登天,短期内就做出高水平的大功率摩托车发动机出来,但要着手开发天悦自己的越野摩托,为了解决动力不足的问题,黄忆江所想的一个方案,就是结合能直接购买到手的发动机技术,设计出天悦独特的涡轮引擎。
然而传统的涡轮结构,是靠引擎排放废气去带动涡轮叶片,然后压缩更多的新鲜空气进入气缸,从而大幅提高气缸内的燃烧效率,加大输出功率。
这里存在一个问题,就是在摩托车涡轮引擎上,低转速时的增压效果很差,骑手几乎都没有感觉,严重影响稳定性。
特别是稳定性对驾驶的舒畅感跟安全性相当重要,不能突破这点,技术就远谈不上成熟,不是说实现增压、功率加强就合格了。
这种情况在普通的汽车改装厂几乎都存在,只有正规的大厂才掌握真正的核心技术。
看顾蕃信心颇满,黄忆江也很想知道他是通过什么办法,去改善这种不稳定性的,而且还不能去抄袭现有的专利。
顾蕃都还没有申请专利,当然不会将核心数据吐露出来,当下直接给曹沫、黄忆江他们做演示。
曹沫他们是外行看热闹,电脑屏幕上有图形显示,他们也看不懂,但徐滨、黄忆江二人神情很认真,看得出顾蕃确实掌握相关技术,有些震惊到他们。
“啪!”
黄忆江待要亲自跟曹沫、钱文瀚及沈济详细解释屏幕所显然的几何曲线图形都分别代表什么意义,这时候图形显示引擎的增压比将要接近四,就见工作台上的引擎“噼啪”作响,一串电孤火光跳起,吓了大家一跳,紧接着测试引擎就熄了火。
曹沫走过去看到是点火线圈部位烧成焦黑一片。
“增压比能到四,图形显示还这么稳定,真是不错,有没有新的点火线圈换上,我们看看到底能不能达到你所说的那个增压比……”徐滨看向顾蕃问道。
“点火线圈刚好缺货了,没有准备多的配件。”顾蕃很是沮丧的说道。
他知道车匠在这方面有强过一般专业改装厂的地方,但也不比正规车厂掌握的核心技术,错过今天也不可能指望曹沫、钱文瀚专程为这点小事,再跑过来看他们演示一遍。
徐滨、黄忆江都不再作声,虽然很可惜,但他们也要考虑再接着帮顾蕃,是不是叫曹沫、钱文瀚误会他们在里面有什么利益?
气氛尴尬了那么一小会儿,顾蕃却是豁达,似乎很快就将失败抛之脑后,岔开话题问曹沫:
“田湾村这边,没有多高大上的酒店,烧小海鲜不错——肖长民你还记得不记得,他就是田湾村人,这几年在工业园南头开了一家小海鲜餐馆,生意很不错。一会儿我们去他那里去喝酒,就是地方简陋了些。”
同一批进松亭看守所的,曹沫差不多是被关时间最长的。
当时看守所里人满为患,一个通铺房同时能睡上二三十号人,有人关三五天就走,大多数人都是十天到一个月;当然也有个别比曹沫关押时间更长的,那确切是犯了大案子,在看守所等待法院最终的判决。
曹沫因此也认识上百名形形色色的狱友。
不过,进出看守所的人绝大多数都不是清白的,曹沫又不想在社会上瞎混,离开后自然不会想着去联系或投靠这些所谓的“狱友”。
肖长民这人,曹沫也有印象,记得他当时刚从东吴大学毕业,女朋友吃夜宵时被街头混混调戏,他气不过出手将其中一名小混混打骨折,被关了进来,后来家里凑了二十多万赔偿人家和解,才被放了出去,没想到他竟然开起饭店。
顾蕃说起来肖长民就是田湾村人,而顾蕃他家离这边不远,很早就认识,后来又在田湾村工业园租了厂房,关系还算熟络。
“好啊,我们晚上也没有其他安排,可以蹭一顿饭再走!”曹沫答应下来,也要钱文瀚、沈济留下来一起吃饭,但他话音未落,徐滨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徐滨接通电话,说了一会儿话,有些抱歉的看了顾蕃一眼,跟曹沫、钱文瀚说道:“华宸周启智,知道钱总将出任天悦工业董事,还将代表天悦工业亲自主持跟华宸的资产收购谈判,想约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
“我就参与一下,什么时候成主持了?”钱文瀚也头疼徐滨顺竿子就爬的厚脸皮,无奈的摇头道。
“曹先生说了,事情都由您来定,我们作为跟班配合你,可不就你是主持工作的?”徐滨笑道。
他跟顾蕃私交归私交,但钱文瀚这次亲自出马参与,令华宸的态度陡然发生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徐滨当然也是要先确保尽快跟华宸达成资产收购合作,今晚的饭局当然是先紧华宸那边的安排。
钱文瀚却也不会太关心顾蕃的感受,直接问曹沫:“你要不要也过去见一下周启智?他态度松动了,就什么都好谈了。”
“周启智既然没有提到我,我今天就不出席了,以后有的是机会见面。你问一下葛总有没有空,他出面推动一下应该更有把握——有什么情况,我们随时联系。”曹沫说道。
周启智跟钱文瀚、葛军是一个圈子里的人,即便私下有什么条件,钱文瀚、葛军出面谈就可以了,他跟着过去,反而叫周启智有所顾忌,有些事没法放开来谈。
时间不早,回市区有三四十公里,徐滨、黄忆江也不耽搁,就直接陪同钱文瀚离开田湾村工业园赶回市里去。
曹沫与沈济则留下来,跟着顾蕃、许爱华、赵芝,以及车匠改装厂的副总经理、同样是从华宸退休后被顾蕃拉过来玩车的闻胜涛,一起往工业园南侧的黄海小海鲜酒楼走去。
只不过一路上顾蕃也好,许爱华也好,都有些沮丧。
在他们看来,要是天悦工业跟华宸谈不成合作,车匠还有很大被收购的可能,现在华宸态度大改变,周启智都这么给钱文瀚的面子,也就意味着他们这边没有什么戏了。
而徐滨介绍曹沫跟钱文瀚,说他们是天悦工业的投资人,可也不会说得太详细,顾蕃、赵芝、许爱华都下意识的以为钱文瀚才是大股东。
钱文瀚都毫不犹豫的走了,走之前都没有丁点表示,而曹沫“仅仅”是念及狱友之情,留下来叙旧,那在他们看来,那还能有什么戏?
…………
…………
工业园南侧是生活区,跟早年工业园没有什么规划、村委会直接圈块地方以租代售给投资商建厂户出租一样,生活区这边沿街都是民宅,有高有矮,甚至还有不少旧宅平房,颇为凌乱。
沿街有很多的餐饮馆子,特别是那些旧宅平房里有很多家灯光粉红暧昧的简陋小店,远远看去,店面狭小可能就三四平方,摆张小沙发、一张小梳妆台。
将晚时分,每家小店都有两三名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坐在小沙发上,隔着玻璃门盯着过往的行人,不时“砰砰砰”的敲响玻璃门,以引起行人的注意,俯下身子露出饱满或真或挤的胸部。
中环以内的城区,这种简陋小店差不多已经被清除干净了。
“黄海小海鲜”酒楼租用是一栋三层的民宅,外立面贴的瓷砖都有些剥落——要不是店主肖长民也是共患难的“狱友”,顾蕃也不可能请曹沫过来。
酒楼外面卖相不佳,店里的生意却是极好。
在看守所时,肖长民是个削瘦的青年,此时却横向发展了好几圈,唯有脸形依稀能辨——客人进店,直接看着冰柜里展示的菜品点单,肖长民没有聘请点菜员,这会儿就直接站在大厅的冰柜前忙着招呼客人,曹沫随顾蕃简单寒暄了几句,就先进包厢。
除了有一段对彼此都难忘的记忆外,要说真有什么交情,那也是自欺欺人。
肖长民上菜后赶过来陪同喝了两杯啤酒,就忙着招呼其他熟客去了——曹沫对肖长民没有特别深的印象,也看得出他对顾蕃的态度,比想象中要稍稍冷淡一些,应该也是顾蕃现在破落的缘故吧?
不过这也正常。
而顾蕃说曹沫现在主要做投资,肖长民只是以为他与沈济被顾蕃忽悠过来砸几十万或上百万玩票;酒桌上,顾蕃更多说起的也是玩车的事情。
曹沫跟沈济都喜欢车,虽然还没有痴迷到顾蕃这程度,但听顾蕃、许爱华说玩车,却也是津津有味。
“……顾蕃,你也在这里招待朋友啊!”正喝酒聊着车,包厢门被推开,就见肖长民陪着三名男子端着酒杯走进来,其中一人大大咧咧的跟顾蕃打招呼,眼睛往酒桌上众人扫过来。
这人脸形看着颇为精瘦,脸颊都有些凹进去,但西装敞开来,爱马仕的皮带勒出滚圆的肚皮凸出来,给人很怪异的感觉。
曹沫看他的样子,应该是从肖长民嘴里知道顾蕃在这里宴客,特意拿着酒杯拉着其他朋友一起跑过来敬酒,但直觉告诉曹沫,顾蕃、赵芝夫妇并不喜欢这人,而这人跑过来却也不是为讨顾蕃、赵芝夫妇的喜欢,或者说给他们的面子。
而肖长民也明知道这人跟顾蕃、赵芝夫妇不睦,遇到还多嘴多舌,可见他刚才的直觉一如既往的犀利。
“周健,我妹夫,”顾蕃不喜欢圆肚男子过来,却也不便发作,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不掩嫌弃的挤着嘴给曹沫、沈济介绍道,“也在工业园租了厂房,做家纺生意——这两位是……”
曹沫看赵芝、许爱华、闻胜涛都冷着脸没动静,他与沈济也就坐着听顾蕃的介绍。
顾蕃心里已认定车匠已无望被天悦工业收购,这时候给硬凑过的周健介绍曹沫、沈济的身份就有意含糊其辞,想着他们敬过酒赶紧走人,省得在这里叽叽歪歪让大家都难受。
“我知道,这两位是你找过来的投资人嘛——肖长民都没有搞清楚怎么回事,我一听就知道了,”圆肚男子端着酒杯,站在酒桌前朗声说道,“前几天我就听顾媛说车匠终于找到买家了。我劝你放下这些年坚持的傲慢劲了,现在能有买家接手车匠,你就赶紧出手——将债都还了,说不定还能剩几个钱给小雅当嫁妆……”
顾蕃能将身家都砸进去玩改装,就不会是任人拿捏的主。
他听周健的话,也顿时脸色一冷,一屁股坐下,将酒杯搁桌上,说道:“这两位是我的朋友,我就请他们过来吃顿饭,车匠卖不卖,不用你操心。”
“我倒不是想-操心,但赵芝中午又找顾媛拿了两万块,我要是不操心,赚再多的辛苦钱,也填不了你家的无底洞啊!”周健脸皮子上挂着笑说道。
“周健,你开家纺厂,我家顾蕃借本钱给你不说,你收不回货款,顾蕃拉着人帮你去堵人家的办公室,你今天说这样的话,拆顾蕃的台,是不是太过分了……”赵芝按捺不住,怒目说道。
“我记得啊,所以顾媛前后几次拿了小三十万给你们,我都没有吭声啊,但不能说我不吭声,你们就当我家是银行啊!”周健皮笑肉不笑的看着赵芝说道,“再说我过来劝顾蕃别坚持那些有的没的,赶紧将车匠卖掉才是正经,哪里是拆你们的台啦?上回我介绍一个朋友,出两百万收购车匠,还每年给二十万聘用顾蕃当厂长,顾蕃二话不说,将人给轰走,态度恶劣,就差放狗咬人,害得我丢那么大面子,我现在倒想看看顾蕃他自己新找的买家能开什么价……”
“顾总跟这个妹夫,关系似乎有点恶劣啊?”曹沫看到这一幕,都忍不住低声问许爱华究竟。
“疏财但交酒肉徒而已,顾蕃看人的眼光是差了一些……”许爱华无奈的摇了摇,低声将顾家的事说给曹沫、沈济知道。
这圆肚男子周健跟顾蕃很早就是朋友,周健还娶了顾蕃的妹妹顾媛,甚至就是靠着顾家以及顾蕃的资源发达起来,甚至他的家纺厂顾蕃前前后后都帮着出钱出力。
顾蕃这人好玩,义气重,帮着出钱出力都没有想着在周健家纺厂里占股份,而这人早前百般讨好顾蕃,跟在顾蕃身边鞍前马后,像跟屁虫,许爱华很早就知道。
然而等到顾蕃玩车将家底都砸进去,破落了,改装厂也难以维持下去,周健的态度就陡然转变。
顾蕃找他妹妹借钱给赵芝的父亲治病,周健都跑上门来讨了两回债。
为了催促顾蕃还债,周健擅自替顾蕃找来买家;当时气得顾蕃够呛,直接将人赶走。
周健大概是觉得已经撕破脸了,这次才硬凑过来拆台。
“梦洁家纺周健,顾蕃就这脾气,我也习惯了,还要请多照顾顾蕃,”顾蕃、赵芝差半步就要翻脸,周健还是能厚着脸皮掏出名片发给曹沫、沈济,“顾蕃把他那家改装厂当宝似的,你们可不能压价太厉害啊——不要说让他将这些年砸进去的钱回本了,总得让他将欠的外债都还了!”
“我也不知道顾总砸了多少钱玩车,原本也没想这么急报价,但周总既然这么关心顾总,现在给个报价也不是不行,就怕太仓促顾总会不同意,”曹沫拿起酒杯,朝顾蕃笑着说道,“要是顾总跟车匠进行捆绑,我可以开五千万收购车匠:其中两千万是车匠现有资产跟技术的收购款,签约就给付;另外三千万是顾总今后十年的工资,分十年付清。当然,顾总也可以在车匠保留一定的股份,具体还是照这个框架谈!我出手报价,是不是比周总找来的朋友,要稍微大方那么一丁点,还请顾总认真考虑一下!”
顾蕃都愣怔在那里,他跟徐滨初步谈过价格,车匠现有的资产、技术,作价一千万,他继续留在车匠担任技术负责人;而他心里之前比较乐观的预期,就指望车匠能卖五六百万。
不过,徐滨、黄忆江陪同钱文瀚去见华宸的黄启智,收购华宸的皮卡生产线有望,他还以为车匠在天悦工业眼里没有什么价值了,怎么都没有想到曹沫反而开出比预估高得多的报价给他?
“……”顾蕃转念就想曹沫是不是在开玩笑,或许是纯粹帮他刺激一下周健,都不知道怎么应话。
“顾总,我不是在开玩笑,”曹沫说道,“现在的车匠,对天悦工业是没有太大的价值,所以我准备在收购车匠后,作为一个独立的改装实验室先进行发展,不跟天悦工业合并。我也很清楚,想要造车,哪怕是初步摸索出整车技术出来,一两千万也是远远不够了——我这人也喜欢车,接下来两年,我计划先砸两个亿进去,看能不能冒出点水花出来再谈其他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