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docqm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人魔之路 ptt-第985章 先下手爲強展示-g7v4z

人魔之路
小說推薦人魔之路
北河的心中一喜,他虽然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造成禁魔阵对他真魔之躯的压制减弱了几分,但无论如何,这对他来说就是一件好事。
不止如此,更让他欣喜的是,那股对于他真魔之躯的压制,随着下方那股奇异波动一浪接着一浪的袭来,越来越弱。
到了此刻,他即便是不施展力行真诀,肉身也能够行动自如。
只是随着那股压制的减弱,周围弥漫的幻毒烟雾,也越发的浓郁惊人。
北河胸膛那枚印记中,时刻都有一丝无形的感应散发出去,没入下方的幻毒烟雾深处。想来洪轩龙正通过跟此物的感应,并寻找着出路。
而且北河还怀疑,之所以下方会传来一道道惊人的声响,说不定就跟正在脱困的洪轩龙有关。
此刻他看了身侧诸葛乾手中的红色珠子一眼,只见此物已经开始颤抖起来,看样子坚持不了多久。
于是他摘下了挂在腰间的一只玉瓶。
仅此一瞬,诸葛乾就看向了他,眼神当中满是凌厉之色,只听此人道:“你干什么!”
闻言北河微微一笑,“诸葛前辈不用如此警惕,这只是一种补充体内法力的丹药而已。”
说完后,北河将玉瓶打开,向着口中一倾。
一时间一滴魔极髓,就被他含在了口中。
不过他并未立马咽下去,而是将其卷在了舌头上。
现在咽下去,此物会顷刻间化作了药力将他亏空的魔元疯狂补充,他应该会被立刻压制,而且容貌也会发生变化。所以他不用着急,要等待时机成熟才可以。
他只希望诸葛乾手中的那颗红色珠子,能坚持到那股对他的压制彻底消失。
看了他一眼后,诸葛乾这才缓缓收回了目光。
“哗啦啦……”
就在这时,只听那股海浪席卷的声音越发清晰,到了最后直接化作了滚滚的咆哮。
北河低头之下,隐隐还能看到下方有着血色的浪花翻滚。
浓郁的幻毒气息侵袭而来,使得诸葛乾手中的珠子越发不堪重负。
“轰隆!”
突然间,一声震耳欲聋的炸响。
与此同时,对于北河真魔之躯的压制,转瞬消失不见了踪影。
他只觉得呼吸畅快,浑身极为轻松。
但随之那股幻毒烟雾,也凶猛了十倍不止。
“咔嚓!”
只听一道崩裂声响传来,在诸葛乾手中的红色珠子四分五裂。
下一息,一股浓郁的幻毒烟雾,就向着北河还有此人滚滚淹没而至。
就在北河准备跟诸葛乾拉开距离,并取出洞心镜之际,诸葛乾空余的左手一翻,在他的掌心再次多出了一颗红色珠子,并立刻激发形成了一股微光,将他们二人给笼罩。
北河动作一顿,并未妄动。
这时诸葛乾也没有多看他一眼,此人竟然闭上了双眼,似乎在仔细的感应着什么。
不消片刻,当他睁开双眼时,脸色有些沉着。因为他并未感受到洪轩龙的气息,对方似乎依旧没有挣脱束缚。
此人极为沉得住气,深吸了一口气后,便继续驻足在原地等待着。
“嗖嗖嗖……”
就在这时,突然间只听一连数道破空声传来。
一道道惊人的气息波动,从北河还有诸葛乾两人的身侧,向着下方掠去。
从气息上他能判断出来,这些人全都是法元期修士。
并且就在这时,距离二人数十丈之外的一道气息,竟然一顿停了下来,而后笔直向着他们掠近,最终出现在了二人前方不远。
因为幻毒烟雾的笼罩,加上北河并未睁开符眼,所以他无法看清对方的面容,只能察觉到对方的气息。
当来人站定后,就听一道女子的声音传来,“诸葛乾,为何你还在此地,尊主有命令,所有人集结。”
此女话音一落,诸葛乾眉头一皱,接着他便微微颔首,“知道了。”
闻言那女子并未离开,而是看着他身侧的北河,露出了疑惑之色,并道:“此人是谁!”
诸葛乾淡淡道:“万古门的执事长老。”
不远处的女子一时间没有开口,但是北河能够感受到,对方正在注视着他。
不过让他松一口气的是,只是小片刻后,就听此女道:“动作快一点!”
说完她便身形一动,向着下方掠去。
“尊主……”
看着对方消失的方向,北河心中喃喃。从称呼以及这群法元期修士会唯命是从,就看得出那尊主,应该是一位天尊级修士。
这种级别的存在都来了,看来形势对他来说越发凶险。
他心中极为疑惑,不知道洪轩龙到底搞出了什么动静,竟然将一群万古门的法元期修士,外加一位天尊都给惹来了。
在之前那女子离开之后,诸葛乾依然驻足在原地,没有离开的意思。
不过这时,北河总算能看到对方眼中的一抹着急之色了。因为诸葛乾手中的红色珠子,又一次变得岌岌可危。
而这一颗清灵珠若是报废的话,他可没有第三颗了。
这么长的时间过去,按理来说洪轩龙早就应该脱困了才是,但直到此刻都毫无动静。另外,诸多的万古门法元期修士,连带一位天尊都被引来,这让形势越发难以掌控。
“轰隆!”
就在这时,又听下方传来一声惊人的炸响。
接踵而至的,就是浓郁的幻毒烟雾滚滚而至,比之之前凶猛的数倍不止。
诸葛乾脸色微变,神色更是铁青无比。
这时他转身看向了北河,“北小友,希望你接下来在此地等待一番,我先去下面看看,应该要不了多久就能够回来的。”
“北某修为低下,若是离开诸葛前辈的庇护,恐怕难以在此地坚持呀。”只听北河道。
诸葛乾却道:“下方我万古门的高阶修士可不少,带着你太过于明显和惹人怀疑。另外北小友放心,我这里有一件宝物,能够让你在此地稳如泰山的。”
说完后,诸葛乾一拍储物袋,就要从中取出了一物。
但这时在他身侧的北河,突然就有了动作。
只见他倒背在身后的一只手,一把抓住了背上的木匣,随着他手臂一震,木匣“嘭”的一声四分五裂,变成了一道道残渣。
而后北河的五指,顺势就握住了那杆法则之矛。
“嘶啦!”
他体内精血鼓动滚滚没入其中之际,将此物对着身侧的诸葛乾猛然一斩。
一时间只见法则之矛的顶端,凝聚了一节由法则之力形成的矛头。
诸葛乾脸色一变,足下一点向后退去,立刻跟北河拉开了距离。法则之矛从他的胸膛一划而下,被他给险而又险的避开。
他乃是法元期修士,修为比起北河高了足足一大截,即便是北河趁着他不备偷袭,想要将他暗算成功也是极为困难的。
当此人站在数丈之外,这时北河就看向了他手中的一物,只见那是一只网兜形状的法器。
仅此一瞬,北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对方可不是想赐给他什么宝物护体,而是想要将他禁锢在此地。
这样的话,即便是他身中幻毒也无法离开,同时胸膛的神魂印记,依然能够长时间让洪轩龙感应到,助对方脱困。
北河将喉咙中的魔极髓给咽入了腹中,随着药力的散发,他就感受到了体内魔元开始充沛。同时他的容貌,也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变得年轻。
“嗯?”看到这一幕后,诸葛乾极为惊奇。
“唰!”
北河可不会跟此人解释什么,他身形一花,向着后方激射而去,没入了浓郁的幻毒烟雾中。
在此地跟诸葛乾斗下去可不是什么明智之举,最好是先行离开。
在幻毒烟雾中,对方即便是法元期修士,也很难找到他的。
“想走!”
眼看他要离开,诸葛乾大怒,而后想也不想的向着他追去。
只是让他震怒的是,当他追出了数百丈,就失去了对方的踪影,就连气息也在幻毒烟雾的冲击之下溃散消失。
“不用追了,我已经脱困,速速前来助我一把!”
就在这时,只听一道硬朗的声音,在他的脑海中响起。
闻言诸葛乾先是一愣,而后便大喜过望,只听此人道:“是,主人!”
接着他便改变了方向,一路向着下方掠去。
遁走的北河可不知道这一幕,眼看甩脱了诸葛乾后,他翻手取出了洞心镜,体内魔元注入其中之下,一时间他周围的幻毒烟雾,就立刻向着四周驱散。
而后他又取出了一枚两仪丹,一口将此物给咽了下去。他要立刻将洪轩龙种在他身上的印记给驱除。
虽然在他看来,之前诸葛乾对他出手,有可能是擅作主张,并非洪轩龙的本意,但他不得不防。
做完这一切,他便专心向着头顶赶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