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s2zng精彩絕倫的玄幻小說 我真不是大魔王討論-第281章 兩件事分享-is5qt

我真不是大魔王
小說推薦我真不是大魔王
这边。
鲁冠侯当然不知道李云逸心中所想,他还在心里不甘这次没能见到叶向佛呢,不知不觉,暗道出口已至眼前,还不等他们走出去,已经听到群英殿里喧哗四起,惊叹声不休于耳,鲁冠侯心头一紧,差点以为是楚贤王趁叶向佛不在又回来了,更找到了反驳孙桡的证据,连忙快走两步,而当他走出暗道才愕然发现,群英殿里的景象,赫然和他想象中的截然相反——
没有楚贤王!
第一层平台上只有风无尘一人,只见他一副风轻云淡地模样看着下方,最下方的平台中央,早已铺满了一层被打开了的藏书,有人一手持书一手持信一一辨识,每当确认一分,就会当众昭示四方,几乎把群英殿的穹顶掀飞的声潮就是因此而起的。
是孙桡十余年前所书的编年史!
那些信笺,正是芈熊和叶贵妃之间的传信!
孙桡的话,被证实了!
在他那些年撰写的编年史中,的确找到了那些书信的痕迹,虽然有些字眼略有出入,但一想到当年孙桡是默写,这点破绽也瑕不掩瑜了。
实锤!
这是当年之事真假的最大实锤,更可直接证明叶青鱼的身世之谜。
“皇室之女……”
“南楚第一位女帝!”
在场众人心头最大的震惊并非孙桡先前所言被证实了,更是因为它将会引动的皇权浪潮。
南楚皇室,要易主了!
即便叶青鱼是熊俊的女儿,以血脉来说,她一旦登基,南楚还是芈家的,但在场人人都清楚,这种血脉之谈,恐怕也只能是芈家一脉的自说自话而已。芈家同意,叶向佛同意么?哪怕叶青鱼上位,真正执掌大权的也是叶向佛啊!或许,为了天下的安稳,叶向佛爱惜身上的羽毛,不会这么快对芈家痛下杀手,但要知道,叶青鱼才刚刚十五岁啊,人生之路才刚刚开始,执掌南楚的时日还早着呢。
当前叶向佛不会对楚贤王下死手,那么,五年之后,十年之后,甚至……叶向佛自知大限将至呢?
临近死亡的人是最疯狂的!到时候芈家若是尚在,对叶青鱼的地位有所威胁,叶向佛又会为了替叶青鱼扫清障碍做出什么事情?
没人能够想到,更不敢想!
“芈家,完了啊!”
直到孙桡编纂的这些编年史拿出,叶青鱼的身世因此而坐实,在场众人才终于从先前的唇枪舌战中醒来,意识到叶青鱼上位可能会给南楚带来多么巨大的动荡。他们不是身在朝野就是身在军野,又岂能置身事外?
忐忑。
不安。
这是整个大殿所有人心里的真实写照,甚至于连李云逸鲁冠侯两人已经回来了都没有察觉,但是紧接着,又是一人从暗道里走出,他们立刻发现了,不仅发现了,更是身体猛地一颤,纷纷跪倒。
“拜见王爷!”
同为王爷,但在这等局势下,楚贤王肯定没有这么大面子,能使得他们这么做的,只有叶向佛。回来之后的叶向佛脸色明显好了许多,人人都能看出他眼底的厉芒与锋锐,更清楚,虽然不知道叶向佛之前在愤怒什么,但此经一来一回,面色大改的他,怕是已经做出最后的决定了。
果不其然。
叶向佛一抬手臂,整个群英殿立刻陷入一片鸦雀无声,所有人的视线都紧紧盯在他的身上。
“去请贤王大人回来。”
“有些事,也该有个定论了。”
叶向佛一开口就是一个大炸弹,人心惶惶,目送邹辉朝大殿后方的客房走去,脚底生风。
群英殿客房,楚贤王当然还醒着,因为他压根就没昏过去,更一直在派人打听着前殿传来的消息,每一则消息传来,他的脸色就更加冰寒一分,在小小客房来回疯狂踱步,根本停不下来,尤其是听到在风无尘的带领下,群英殿里的众臣已经开始验证孙桡所言真假了,当确定的消息传来,他更险些又是一口血雾喷出来,双目猩红几欲喷火。
“该死!”
“这都一刻钟了,怎么还不回来!”
楚贤王知道,留给自己的时间不多了,他在等待远处传来的消息。只可惜,还未等他等来想要的结果,邹辉已经到了,毫不客气的推门而入,身为宗师,根本没人能挡住他。
“贤王大人,王爷有请!”
面对邹辉一言不合就要出手强邀的冷酷眼神,楚贤王只得就范,只是在放缓脚步极力拖延时间的路上,他还在心里安抚自己。
“没事,没回来不打紧,只要能完成……还有希望!”
楚贤王当然希望这过程越慢越好,只可惜,群英殿前后就这么点距离,一刻钟后,他回到了群英前殿,殿内一片死寂,但和这场夜宴开始之时,气氛已经截然不同了,几乎一半的人垂下头去,根本不敢看他铁青的脸色。
那些都是曾坚定站在他这一方的臣子,但在这个时候,他们内心显然已经倒戈了。
死道友不死贫道!
他们现在哪里还顾得上楚贤王?满脑子都是之后如何自保呢!
叶向佛更是毫不客气,甚至不等楚贤王落座,他已经干脆利落地站了起来,只是,还不等他道出苦思良久的决定,突然——
“等等!”
第二方平台上,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令整个群英殿的空气都是一滞,众人纷纷望来,诧异地看着突然站起来的李云逸,皱眉不解。
你不是叶向佛的人么?
叶向佛马上就要得南楚大势了,你这个时候站出来难道是搅局的?
叶向佛也是眉头微微一皱,只是当他突然想到暗道中李云逸对他所说的最后一句话,精神一震,按下了心头的不快。
“易风军师又何要事?”
李云逸淡淡一笑,却并没有看向询问他的叶向佛,一双眼睛淡淡望着脸色铁青的楚贤王,笑道:
“启禀王爷,易风确有事要禀,且有两件。”
有事?
还是两件?
人人闻言惊讶,叶向佛也是眉头一挑,道:“说!”
眼看叶向佛急迫,李云逸当然不会再卖关子,只是他的眼睛依然没有望向叶向佛,还是盯着楚贤王,轻轻一笑,道:
“至于这第一件嘛……”
“微臣刚刚得到一封军报,或许和在座某位大人有关。城西某地,爆发了一场械斗,很是惨烈,似有盗贼欲要潜入楚京,趁我楚京兵力空虚之际暗行偷袭之事,只可惜他们似乎还是低估了我们南楚的实力,一刻钟前,那批贼子已经被微臣麾下尽数斩杀,请王爷宽心,我楚京必然无忧。”
盗贼?
潜入京都?
这是什么跟什么?
即便楚京今夜真的发生了这样的事,恐怕也和京都镇守营有关,与你易风军师无关吧?
人人闻言错愕,一头雾水,完全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有人听懂了,其中就包括——
楚贤王!
只见就在李云逸说城西这两个字的时候,他脸上骤然浮起一抹异样的潮红,眼底仅存的一丝希冀的渴盼,突然炸了,身体一晃,只觉眼前发黑,竟然差点又一头栽倒在地。
这一次他真的不是假装的了。因为,李云逸的话,他听懂了!
而同样听懂的,还有——
叶向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