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kearb妙趣橫生都市异能小說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第四百六十三章 紅衣裳推薦-0dxjg

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小說推薦我真不想當天師啊
“……妈你是冷了吗?”
堂屋里,老太太的儿女围在老太太身侧,中年女人闻声,放下了端起来的碗,一边起身,一边出声说道。
老太太端着那碗汤圆,有些浑浊的目光似乎正望着那碗上升腾着的热气,沉默着,没应声,
“……妈,你等下,我去给你拿。”
将凳子往后挪开了点,中年女人说着往着老太太身后,堂屋边的卧室里走了进去。
“……妈,这汤圆还成吗,要不再在碗里给妈你添点糖。”
看着中年女人走进卧室里,中年男人转回了身,继续和自己母亲说着话。
老太太闻声,端着那碗汤圆,缓缓摇了摇头。
……
端着那碗汤圆再吃了口,看了眼这一家子,廉歌也没多说什么,转回了目光,看着这堂屋里。
肩上,小白鼠不时眼馋着看着碗里的汤圆,不时又立起前肢,转动着脑袋,张望着。
……
“……妈,你看是这件衣服吗?”
卧室屋里一阵窸窣的翻找声过后,中年女人再从卧室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件衣服,对着老太太出声问道。
老太太端着那碗汤圆,缓缓转过头,
抬着头,有些浑浊的目光望着那件衣服,恍惚出神着,又再沉默了下,
“……是这件……”
那是件大红色的棉衣,面上绣着些花,看起来依旧崭新。
转过视线,廉歌看了眼那件衣服和那有些出神的老太太,停顿了下目光,再转回了视线,也没多说什么。
……
“……那妈……”
中年女人拿着那衣服,再走近了些,站在老太太身旁,不禁出声道,
“……之前给你爸挑衣裳的时候,你爸非得给我也买一件,挑挑选选,看中了这么件……老四你帮我穿上吧。”
老太太望着那棉衣,有些浑浊的目光出神着,再顿了顿,缓缓抬起头,望着自己女儿,出声说着,
“……好,妈。你是冷了吗,要是冷了,我再去把堂屋门关严实点……”
中年女人应着声,说道。
老太太缓缓摇了摇头,再身子佝着,往前倾了些,将手里那碗汤圆往着凳子放去,一旁的中年男人见状,赶紧伸手接了过来。
“……那妈,我先帮你把外衣脱下来,才好把这件衣服换上……哥,你帮我,帮妈脱下外套。”
中年女人说着,再转过头对着中年男人说了句,
中年男人放下了手里的碗,也站起了身,
“……妈,你抬下手。”
小心着,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将老太太身上原先的外套换了下来,
换上了那件还崭新着的红色棉衣。
……
“……好了,妈,给你换好了。”
扣好了衣服上的扣子,中年女人重新站起了身,笑着对着自己母亲出声说道,
“……坐下来吧……”
老太太低着头,缓缓转动着有些浑浊的目光,望着自己身上换上的红色棉衣,
又抬起头,望着自己两个儿女,出声说着,
“……好,妈。”
笑着,应着,中年女人和中年男人两人再在老太太身旁坐了下来,
“……妈,你再吃几个汤圆吧,天气冷,吃着暖和一些。”
中年女人端起了盛着汤圆的碗,出声对着自己母亲出声说道,
“……妈,我拿勺子喂你吧。”
老太太转动着有些浑浊的目光,看向了自己女儿,缓缓摇了摇头,
又再佝着身子,往前倾了些,伸手端起了放在凳子上的那碗汤圆,
“……妈自己来……你们也吃。”
“……好,妈,那妈你小心点啊,汤圆还有些烫……”
笑着,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应着,
老太太端着汤圆碗,拿着勺子,往着嘴里再吃了口,再望着自己两个儿女,脸上再渐渐浮现出些笑容,
“……这回家里就只有红糖,下回买点馅料回来,妈你给我包白糖猪油馅的吧……不过红糖味的也挺好吃,吃着也不腻人……”
中年女人说着话,中年男人不时搭一句,老太太笑着,有些浑浊的目光看着。
这一家子吃着汤圆,腾腾热气随着话语声萦绕着,在堂屋里响着。
再看了眼这穿着崭新红色棉衣,佝着身子,端着汤圆碗的老太太,围坐在老太太身旁的中年女人,中年男人。这一家子。
廉歌转回了目光,再吃了口这红糖味的汤圆,静静听着。
……
“……小伙子,还要再吃点吗,锅里还有些汤圆,我再给你盛些过来。”
相继放下了碗,中年女人站起身,再回过身,对着廉歌出声询问道,
“不用了,谢谢了。”
道了声谢,廉歌将手里的碗也放到了旁边凳子上,
“……客气了。”
中年女人摇了摇头,再转回了身,看向了自己母亲,
“……妈,你吃饱了吗,我再去给你盛点吧。”弯下腰,中年女人对着自己母亲出声说道。
“……够了……”
老太太缓缓摇了摇头,再缓缓转过了身,透过窗,望向了屋外。
屋外,一段饭过后,
夕阳已经沉入地平线,只残留着些晚霞还映在西面,
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中年男人和中年女人也循着老太太的视线,往着屋外望去。
“……天黑了……”
老太太望着那屋外,出声说着,
“……那妈……我先扶你进屋里休息,我再去给爸送火。”
中年男人望了望窗外,再转回头说道,站起了身,
“……那件衣服,那条毯子……”
老太太再缓缓转过头,有些浑浊的目光看向了自己儿子,
“……我记着了呢,妈,一会儿我过去的时候,都带过去。”
应着,中年男人搀扶起了老太太,
老太太沉默下来,没再出声,只是随着中年男人,往着卧室里走去。
……
“……小伙子你先坐会儿,我这儿把碗收捡下,就去把屋子给收拾收拾。”
看着中年男人搀扶着老太太进了屋,中年女人再转过身,对着廉歌说了句,便开始收捡着盘子,往着厨房里走去。
看了眼这中年女人,廉歌转过了视线,看向了堂屋旁边那卧室里,
卧室里,中年男人搀扶着自己母亲在床上躺了下来,拿起了之前老太太盖着的摊主,再从旁边个编织口袋里,拿出了件崭新的衣服,
对着自己母亲说了几句话后,从卧室里再走了出来。
……
“……老四,你拿个碗,再从锅里给我盛碗汤圆……我顺便给爸也送一碗过去……”
站在堂屋边,一只手夹着那毯子和衣服,中年男人从旁边桌子上,袋子里,拿出了支蜡烛,点燃后,拉开了门,
紧随着,又顿住了脚,对着正在厨房里收拾着的中年女人喊了声,
“……行……”
……
看着那中年男人拿着点燃的香烛,带着那毯子,衣服和那碗还热着的汤圆走出堂屋,往着之前送殡的方向走去,
廉歌收回了目光,看了眼在旁边卧室里收拾着,打扫着的中年女人,
转回了视线,再看了眼堂屋边上,那虚掩着门的卧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