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小說

cuj10好看的都市小说 我就是超級警察-949、希望之火被顧晨踩滅了看書-2zzud

我就是超級警察
小說推薦我就是超級警察
“我就是凶手?”高小哲看向顾晨,内心忽然有些波动。
“顾警官,我一个维修工,压根就不认识这个死者,你说我是凶手,那你总得讲证据吧?”
可能是被顾晨气坏的缘故,高小哲反应有些激动。
在这之前,他一直隐忍,处处小心,就怕自己走不掉。
可现在顾晨把凶手的帽子扣在他头上。
似乎,之前压抑已久的心情,在这一瞬间爆发了出来。
而此时台上被扣留的人员,所有人面面相觑,不明所以的看向两人。
在大家看来,顾晨这是暴雷啊,不声不响,忽然就把凶手指认了出来。
虽然有些仓促,有些让人大跌眼镜。
不过在凶器没有找到的情况下,就敢指认凶手是谁,心说这年轻警察就是太冲动了。
卢薇薇有些谨慎的问顾晨:“顾师弟,你说他是凶手,证据呢?这得讲证据啊,手枪我们还没找到呢。”
“发射子弹并不一定就要枪械,游击战三大神器之一的107火箭炮,一样可以不用炮管就能发射。”
顾晨一边介绍,一边将高小哲手中的工具包再次拿来,放于桌面上。
这一次,顾晨再次将里边的工具依次拿出。
赵国志有些迟疑,走过来问顾晨:“顾晨,你说子弹不用枪械就能发射?”
“对。”顾晨一边摆放工具,一边回道:“我们国内是严禁私人拥有枪械,即便能办理持枪证的,那标准也是非常严格。”
“所以我认为凶手用枪械杀人的可能性很低,不然为什么我们这么多人,在酒吧挖地三尺都找不到枪械?”
赵国志被问的有些尴尬,赶紧解释道:“可能是因为凶手藏匿在某处隐秘的角落,或者将枪械拆解。”
“可即便拆解,我们还是可以通过找到枪械零部件来确定武器种类。”顾晨依旧回道。
王警官皱皱眉,问顾晨:“顾晨,你现在的想法是什么?”
“很简单,我要确定不用枪,也依然可以将子弹射出。”顾晨双手撑在桌面上,也是淡笑着说道:
“我曾经研究过一些有趣的实验,其中就有一些关于枪械的,不过做这种作死另类实验的人,一般都生活在国外。”
“所以他们人口少是有原因的?”卢薇薇说。
顾晨嗯道:“他们会将普通枪械改造成威力更大的枪械,而且他们还经常会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件。”
“但说到枪械,自然也少不了枪械的子弹,因为枪械威力最大的就是子弹的冲击力,凭借着极为强大的发动机构,子弹射出能到达千米之外。”
“而子弹的种类也很多,但是他们的原理都是相同的,都是依靠机械能等刺激引发,引燃发射药发射子弹。”
“警察同志,你想说什么?”见顾晨解刨原理,酒吧经理汪海峰有些不明觉厉。
顾晨直接又道:“我想说的是,按照原理来推枪膛,并不是子弹发射的唯一条件。”
“就如我刚才所说的,三大游击战神器之一的107火箭炮,一样可以不用炮管就能发射,而且是多重形式的发射。”
卢薇薇似乎是明白些什么,于是问顾晨:“所以,是不是在枪膛外,满足子弹的发射条件就可以发射了?”
顾晨微微点头:“说了你可能不信,答案是可以的。”
“可以?”王警官愣了愣,也是淡笑着说道:“这不用枪就能发射子弹,我还是第一次听说。”
“所以说这种实验,我们国内很少人会去尝试,只有国外一些人会做。”
“但正是因为这种实验的存在,才让我想起了死者豪哥在中弹身亡后,为什么我们找不到枪械。”
见顾晨看向自己,维修小哥高小哲皱了皱眉:“可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会做这种实验。”
“对呀顾师兄,会不会是我们搞错了?”袁莎莎也是第一次听说不用枪械也能发射子弹,一时间好奇不已。
顾晨微微点头,说道:“没有枪管等结构,子弹就会没有方向的乱飞,甚至可能还会伤害到自己,因为这种子弹充满太多的不确定因素,这也是一种相当危险的行为。”
“但这只是客观因素,我现在要说的是绝对因素,那就是在使用尖锐的物体冲击子弹时,温度高达3000摄氏度,产生的高压就能推动弹头。”
“可是其威力和伤害,肯定不会像在枪内发射出来的那么大,因此要伤人,必定是近距离,这也能解释为什么死者会死在洗手间,因为空间就那么大,一旦击中脑门,必死无疑。”
闻言顾晨的说辞,赵国志微微点头,提出自己的质疑:“可是子弹的底火可燃温度,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只能说是子弹达到一定的条件就会发射。”
“可子弹还是使用枪械发射为妙,去尝试这种危险的实验本身就是违法行为,更不要说是拿子弹去做这种子弹不在枪内发射的实验。”
“赵局,您说的很对。”顾晨也非常同意赵国志意见,但还是提出自己的见解:“其实刻意的敲击子弹底部就能将其发射。”
“在以往时候的战争中,在战场上还经常出现残留下来的弹药,被误触引爆的案例。”
“所以子弹在到达一定的条件时,满足其发射原理是可以在不置于枪膛中发射子弹的。”
酒吧经理汪海峰听得一愣一愣。
虽然顾晨说的很明白,但原理方面的东西,汪海峰还是一窍不通,于是又问顾晨:“可是顾警官,按照你这么一说,那豪哥的死又是怎么造成的?”
“你看过战争题材电视剧没?”顾晨问他。
汪海峰点头:“当然。”
“电视剧里,子弹是不是通过枪械射击出去的?手枪里边的子弹,一般是不是都在枪膛里放着?”
“对……对呀,那些动作看过之后,我都感觉我会用枪了。”汪海峰也是如实说。
“这就对了。”顾晨环顾一周,双手与众人比划起来:“开枪前的动作就是上膛。”
“如果能够将子弹固定住,并用其他尖锐或坚硬物体撞击子弹的底部,子弹底部的雷汞,是完全有可能发生引爆,从而导致弹头发射。”
顿了顿,顾晨又道:“当然,这是一种极其危险的行为,先不说弹头发射,完全可以伤害前方的人或者物体。”
“固定子弹时,子弹的稳定性肯定达不到放在枪管中的要求,一旦弹壳内的火药爆炸,受振动的影响,被固定的子弹脱落或者错位,那弹头很可能会形成更大角度的扇形杀伤,甚至伤害到发射人员自己。”
“所以现实中,绝大部分进行此项操作的人,都是一些不了解情况的人员,所带来的很可能是人身伤害。”
听闻顾晨这么一说,王警官赶紧掏出自己的配枪,将弹匣卸下,从中取出一颗子弹夹在手中观察起来。
“王师兄。”顾晨对着他勾勾手,道:“借你的子弹一用。”
“给。”王警官手顺将子弹交给顾晨。
“让我们先来看看子弹的结构。”顾晨将子弹夹在两指之间,左右环顾一周后,说道:
“它通常是由弹头、弹壳、推进剂和底火组成,而且子弹的发射也有两种类型,即底部边缘发射和底部发射。”
“而少数子弹采用边发射,以子弹壳的整个底部为引爆器,底边充满推进剂,撞针直接撞击子弹底边的薄弱部位,推进剂被挤压点燃,从而点燃推进剂。”
看了眼赵国志方向,顾晨而已是解释说:“而这最典型的子弹,就是5.6毫米小口径运动步枪。”
“没错。”赵国志微微点头,确认了顾晨的说辞。
汪海峰看着顾晨手中的子弹,也是好奇不已道:“那在这颗小子弹中,弹头应该是最致命的。”
“没错。”顾晨认同的点头,解释说道:“因此无论是弹壳、火药还是低火力,都是将弹头挤压出来,使其高速移动,产生强大的杀伤力。”
“但是随着现代科学技术的飞速发展,子弹发射技术越来越成熟。”
“同时,在一些作死人士的试验下,也产生了许多不同的发射方法,因此弹头的杀伤力也越来越大。”
“而在发射子弹的过程中,最常用的方法是用底火来完成子弹的发射。”
“我知道了。”卢薇薇听闻顾晨的讲解,也是咧嘴一笑。
起先可能听不太懂,但是经过顾晨仿佛讲解之后,卢薇薇总算明白,顾晨想要表达的意思,无非就是子弹发射的问题。
毕竟一颗普通的子弹,基本上是由四个部分组成,即弹头、弹壳、装药和底火。
这种基本结构,从19世纪后半以来,几乎是没有什么变化,这就是大家常见子弹的基本构造。
而且子弹在击发过程中,当有扣动扳机时,会使撞针撞击子弹底部的底火部分。
底火引爆瞬间,将内部的装药引爆。
而装药在狭小的子弹内部燃烧爆炸,产生大量气体,将弹头以极大动能弹射出去,完成整个击发动作。
了解到这些东西,卢薇薇心中总算有谱,于是淡笑着说道:“我们还是回到刚才的问题中来吧,子弹还真能用固定敲击的方式发射出去的。”
“不过这真的非常非常危险,而且如果子弹经过不经意的摔动,都可能给自己的造成非常严重的伤害。”
“没错,我想说的就是这个。”顾晨也确认了卢薇薇说辞。
此时此刻,大家都把目光重新投入到维修小哥高小哲身上,以及桌面上的那些工具。
“所以,你顾晨的意思是……这些工具可以造成子弹激发?”赵国志拿起一把电钻道。
顾晨微微点头,淡然说道:“原来其实很简单。”
说道这里,顾晨直接将子弹往橡胶管理塞进去,刚还能卡住。
“看见没?”顾晨拿起橡胶管,与众人展示:“首先把子弹塞入橡胶管里面,这种橡胶管,类似于家里煤气罐上用的那种,随后我们再用这个。”
这一次,顾晨拿起的工具是老虎钳,将老虎钳夹持橡胶管。
“这样一来,子弹的发射口径就制作完成,接下来就是激发子弹,这需要电钻。”
“你……你是说,用电钻激发子弹底部就可以发射了?”
酒店经理汪海峰看着这种神操作,不由暗暗咂舌,感觉有点颠覆三观。
顾晨也不隐瞒道:“其实这是一种比较有名的发射方法,曾用于暗杀行动,只是现在人知道的比较少而已,我也是在偶然的机会看到过。”
话音落下,现场一片哗然。
所有警员面面相觑。
大家或许对自己的枪械武器比较了解,但从没去关注过无枪情况下发射子弹。
可这一次,顾晨算是给大家开了眼界,增加了大家的知识盲区。
而被隔离在舞台上方的众多男女,此刻也是惊愕不已。
在大家看来,平常的维修工具,竟然可以做到如此地步。
要不是顾晨这样一说,可能大家一辈子都不曾清楚。
顾晨看了眼此刻瑟瑟发抖的高小哲,说道:“这些工具看似平常,但其实是你隐藏很深。”
“你应该熟知这些操作方法,因此才利用自身工作的便利,采用了这种方式来杀人。”
顾晨一边说着,一边步步紧逼。
而高小哲则是不断后退,脸上尽是惊恐之色。
“你……你胡说,我根本不清楚你在说什么?我也根本不知道什么无枪射击,这……这完全是你们专业人士才知道的东西,我一个维修工,根本就不知道什么情况,你们冤枉我了。”
高小哲说话战战兢兢,有些语无伦次。
但顾晨却直接将电钻拿起,指着钻头说道:“是不是我说的这样,把这把工具带去检测一下就知道。”
“电钻击发了子弹底火,会留下痕迹,我之前就觉得奇怪,为什么钻头上会有一种火药味。”
“起先我觉得,可能是钻头钻墙时留下的,但仔细辨认会发现,完全就是子弹自带的火药味道。”
“你……你这都能闻出来?”高小哲不知何时,额头上的汗珠竟然不自觉的流淌下来。
顾晨微微点头,说道:“并不是我知道,而且你刚才两手空空的匆匆离开,让我产生了怀疑。”
“一个靠工具赚钱吃饭的专业维修人员,竟然在离开现场时,连工具都不带,或许我可要理解为紧张。”
“但是当我看见你工具包里的各种工具时,我第二次产生了怀疑,因为那些皮管,看上去更像枪管。”
“而其中一根皮管内,我闻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
见高小哲脸色发青,顾晨躬身上前,道:“没错,就是火药味。”
“啪嗒!”高小哲在后退的同时,双脚一个踉跄,直接撞在了一张小桌上。
他赶紧扶住小桌,让自己保持稳定。
此刻,他被顾晨逼到角落,退无可退。
顾晨则是将电钻交给卢薇薇后,说道:“你很聪明,做了一件大家都不曾做过的事情,我只想知道,你的子弹是哪来的?”
“我……”
“你不用再狡辩什么。”见高小哲在犹豫,在思考,顾晨直接打断道:“因为事实就是如此,我们可以将工具带回检测室,对所有残留物品进行检测,总能发现子弹火药的痕迹。”
“所以……凶手就是你。”
“哗……”
顾晨话音落下,现场再次一片哗然。
合着大家努力搜查武器半天,这武器就是人家维修用的工具。
这让在场不少老同事惊愕不已,感觉后生可畏可真不是一两句话可以说清楚的。
赵国志也是微微点头。
自己起先还在为消失的枪械而发愁。
赵国志也清楚,今晚搜不到枪械,那将会产生非常严重的后果。
可现在顾晨通过自己的判断和推理,成功找到了子弹击发的原理。
这样一来,子弹是如何射入死者豪哥的脑袋,现场就可以解释。
高小哲有些绝望,双手捂住脸颊,有些后悔不已:“就差一点,就差那么一点点,我就可以走出这个地方。”
他抬头看了眼顾晨,恨之入骨的道:“可你为什么要揭穿我?”
“再给我几秒钟,就那么几秒钟,我就可以离开这个鬼地方,我可以就此消失,你们警察永远也别想找到我。”
“可是为什么?你为什么要叫住我?”
高小哲的眼泪哗哗的流。
原本想着再走几步,自己就可以走出酒吧。
可现在顾晨把自己叫住,将自己谋杀豪哥的过程,一五一十的还原出来。
而且根据自己的工具,成功找到的子弹火药的残留。
就这些证据,即便高小哲有一万个脱罪理由,最终还是在劫难逃。
原本想着完美的脱身技法,甚至不惜磕头示弱,以博取到芙蓉分局局长赵国志的同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