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1f11n扣人心弦的都市小说 凌天劍神討論-第3250章 血祭聖靈閲讀-teico

凌天劍神
小說推薦凌天劍神
两大人族准帝的眼中,皆是涌现出了一抹森然冷色,而后他们便先后双手结印,在他们的身前,皆是凝聚出了一道惊人的手印出来!
他们的手掌心之处,分别裂开出了一道血痕,澎湃的精血,从那其中席卷而出,然后在那上空中凝聚出了一道血阵。
血阵迅速膨胀,远远看去,犹如一个巨大化的太极图案,这两大人族准帝体内的精血,源源不断地涌出,注入到了这血阵当中!
在这般灌输之下,一时之间,便有着滔天血气,在这百王山的上空汇聚起来!
凶煞无比,仿佛有着什么禁忌被打开了一般!
“血祭圣灵,诛杀大帝!”
两大人族准帝齐齐发出一声怒吼,旋即那半空中的血阵之内,便陡然衍生出了一头血色的圣灵,这头圣灵,煞气冲天,威压堪比真正的大帝!
血色圣灵,两只手掌宛如两柄利剑,向着下方夏云馨所化的魔茧,狠狠地劈了下去!
虚空裂成了两半!
魔茧直接被劈了开来,那血色圣灵的攻势,直接渗透进了魔茧之内!
此时,在那魔茧之中,夏云馨豁然探出了一双魔手,徒手将那一道血色圣灵的利剑给接了下来!
嗤嗤嗤!
剑锋极其凌厉,夏云馨的那一双魔手,竟是以肉眼可见般的速度萎缩崩解了开来,竟是难以抵御这道圣灵的攻势!
“没用的,魔帝!”
两大人族准帝,皆是虎视眈眈地将夏云馨给盯着,“以我二人血之代价召唤圣灵,圣灵一出,大帝也要被诛杀,更何况是你一个实力残缺的魔帝?!”
“认命吧!”
金煌准帝和天云准帝二人,皆是眼中寒芒暴涨,他们脸上的血色,也是在以一种肉眼可见的速度消散了开来,血祭圣灵,乃是以他们的精血为代价的!
只怕是此番血祭圣灵之后,他们的寿命都将大大缩短,只怕活不了几年了!
一切为了人族!
两大人族准帝的眼里,闪过极为一丝凌厉的光辉!
轰轰轰!
而另一方面,夏云馨周身的魔气,则以一种冰雪消融般的速度,在迅速地溃散!
通天魔气、大帝道纹、魔纹铠甲……纷纷崩溃了开来。
此时看去,夏云馨仿佛已经变成了一个普通的女子,面色苍白,身体虚弱。
宛如九天的仙女,被打落凡尘!
眼看就要被那一道圣灵撕碎!
然而,就在这时候,夏云馨的身后虚空却忽然扭曲了起来,下一霎,一串念珠竟是从其中飞了出来。
“这是?”
见到念珠的霎那,夏云馨的美眸陡然一缩,她自然是能从这一串念珠之中,感受到一股极为熟悉的波动。
她的目光,豁然一转,便向着那身后不远处的方位望去,只见得那里赫然是站着数道人影,其中为首者正是凌尘!
凌尘并未开口说话,只是微微颔了颔首。
夏云馨会意,她二话不说,便探出手掌,一把抓住了念珠,然后玉手蓦然用力,便将那一把念珠给捏成了粉碎!
在念珠被捏碎的霎那,一缕缕黑芒,也是陡然从那碎裂的念珠之中溢散而出,进入了夏云馨的眉心之中。
这黑芒似是半透明之物,在升腾而起的同时,那其中似还夹杂着丝丝的画面。
这便是魔帝前两世的记忆!
在这扭曲的黑芒进入夏云馨的眉心之后,夏云馨体内的气息,便陡然以一种极为迅猛的态势,向上攀升!
“不好!”
那金煌准帝和天云准帝二人,脸色顿时一变,夏云馨的气息在迅速地攀升,他们无疑能够清晰地感应到!
对方是在恢复力量!
刚才那一串念珠中,封存的乃是魔帝记忆?
两大人族准帝皆是大惊失色,他们的目光,皆是落在了远处的凌尘身上,旋即眼神就变得十分阴沉了起来。
凌尘这小子活着回来了,那岂不是意味着帝子失败了?
帝子,竟然输给了这小子,并让这小子顺利取回了魔帝记忆?
还有那么多人族的大人物出马,竟然都没有拦住凌尘?
哪怕是将凌尘阻拦在外,不让他回到百王山,那也不至于能够给魔帝翻身的机会。
但凌尘偏偏出现在了这里!
然而此时再想这些已是无用,此时此刻,他们只能继续勉力催动那一道圣灵,试图发动最后夺命一击!
嗤嗤嗤!
两大人族准帝的身体表面,先后浮现出了一道血色图案,血色图案光芒闪耀,强行撕裂开了他们的身体,汨汨鲜血流淌而出。
这两大人族准帝浑身是血,神色狰狞,他们只有一个目的,那就是斩杀魔帝!
在这金煌准帝和天云准帝二人的施法之下,那一道血色圣灵的形状,也是陡然在半空中扭曲了起来,变成了一道血色长枪!
血色长枪,狠狠地洞穿向了夏云馨的心脏!
噗嗤!
没有任何悬念,这一道圣灵所化的血色长枪,竟是直接穿进了夏云馨的身体之中,洞穿出了一个大窟窿出来。
“成功了!”
两大人族准帝皆是脸色一阵狂喜,没想到他们最后凝聚的一击,居然成功地攻破了魔帝的防御!
足以击杀魔帝!
然而他们两人的脸上才刚刚露出一丝笑容,夏云馨的身体便动了,在那两大人族准帝的视线当中,她竟是若无其事地伸出了右手,握住了心脏位置上的那一柄血色长枪,然后竟是当着那两人的面,将那一柄血色长枪给从体内拔了出来!
金煌准帝和天云准帝二人脸色的笑容,陡然凝固。
而更让他们震惊的一幕发生了,夏云馨在将那一柄血色长枪拔出之后,竟是在那众目睽睽之下,直接将那一柄血色长枪,给掰断成了两截!
噗!
在那血色长枪被掰断的瞬间,两位人族准帝,几乎在同一时间喷出了一道血雾,气息萎靡到了极点,两眼之中,则已完全被一丝骇然之意所充斥。
他们耗费精血,甚至不惜消耗寿命施展出来的手段,居然,就这么轻易地让这魔帝给毁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