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0lubv扣人心弦的都市异能小說 混元法主-第696章:魔元幡讀書-sveuf

混元法主
小說推薦混元法主
无论仙魔,五阶都是不可说的存在。
因为价值高昂,就算交情莫逆,也不可随意索要或者炼制。
在北魔域,四阶魔器已经是顶级。
天魔想要获得五阶青光魔宝只有两种方法。
一是掠夺他人,二是自行培养。
青光魔宝极为罕见,就算有也是在其他强大所在的手中。
比如皇朝之主。
所以哪怕是流波王,也只敢求取四阶魔器。
在纯阳宗则不同。
一旦纯元能炼制仙器,那宗门必定会要求炼制更多。
起码每一个峰脉都需要。
因为宗门之内,关系更加紧密,甚至是气运、命运相连。
这就是仙魔之别。
魔船上,古渊听闻流波王的话,顿时皱起眉头。
“可有难处?”流波王问道。
“手上没有现成的,若要炼制也需要配备材料。”古渊道。
“材料已经备好。”流波王显然是有备而来。
“我没时间。”古渊淡然道。
“哦?”流波王也没意外,“可是要去参加天魔果会?”
“正是要去见识一番。”古渊颔首。
“若是如此,那就好办了。”流波王笑道,“我手里有一枚天魔果,不若以此为报酬,请船主炼制?”
“并非为了天魔果,而是为了行商。”古渊摇头,“我已经是天魔,就算服用天魔果,提升也是微乎其微。”
“这样……”流波王皱眉,“那我陪你去一趟真鹤星,船主安心炼制,天魔果会并不会很快完结,有足够的时间。”
“此阵旗对王爷很重要?”古渊问道。
“船主有所不知,”流波王道,“我奉命驻守边界,领两营大军,其他好说,关键边界之地,入口太大,所以需要阵旗防御。”
古渊闻言,想到了陨石屏障,以及陨石屏障的缺口,下意识的点头,又道,“可是要开战了?皇朝战争又要开启?”
“只是五大皇朝正常的换防,我主要负责防御边域,倒也没神马压力,有了阵旗可以方便很多。”流波王道。
十三大皇朝挤在真央星域,虽然星域足够大,可皇朝战争还是时不时的发生,毕竟谁都想成为帝朝,更何况有战争红利。
古渊表示理解,而后很坦然的接下了炼制阵旗的生意,至于报酬,除了一枚天魔果之外,还需要一些其他的材料。
这些材料并不珍贵,只是搜集起来很麻烦,哪怕古渊有魔船,终究底蕴浅薄,而对流波王来说,这些确实举手之劳。
材料在当天送到,古渊谢绝了流波王的邀请,却并没有立马炼制,流波王定制阵旗,除了材料他自己提供,还提供了不少魔禁。
除了九条完整的魔禁之外,还有上百条残缺的魔禁。
一般来说,残缺魔禁毫无价值。
流波王对此也很抱歉,但魔修脸皮天生厚,倒也不在意,只说送来残缺魔禁,请古渊参考,或许能有收获。
这还真让流波王猜到了,古渊的收获匪浅。
他第一时间把这些残缺的魔禁传给了纯元,在魔船停留北原星的数天时间里,他都在等待纯元推演魔禁。
“七星魔元幡,由七面阵旗组成。”
“没有主旗和副旗之分,每一面都可自动吞噬星辰之力。”
“不仅可以布置星辰空间,拥有混乱磁元之力。”
“还有改换时间,混乱空间等效果。”
“更重要的是,它还能蕴养出七头星魔。”
“把七种不同星辰属性的妖魔炼入旗中。”
“不仅能增强阵旗的威能,还可以召唤出七种妖魔出来作战。”
“关键时刻,更能七星合一。”
“让七只星魔融为一体,化作妖魔仆从,帮助作战。”
“啧啧啧,没想到魔道修士之中,也有此等天才。”
古渊坐在玄舞对面,称赞道。
他已经是炼器大家,身上有不少炼器传承。
还觉醒了血脉传承,吞噬了妖魔记忆。
可以说,对妖魔了解很深,对妖魔之器了解更多。
相比仙器,妖魔之器显然更粗糙,甚至是原始。
古渊本以为魔道修士也是如此,谁想这一次刷新了感官。
这七星魔元幡当真是精妙。
如果能练成,很大可能晋升青光魔宝。
因为它从一开始就非常完美,除了禁制不全。
古渊可惜的地方就在这里,完整的七星魔元幡该有二十一道禁制,但流波王送来的只有九道,剩下全都是残缺魔禁。
就算纯元推演完全,把残缺魔禁补全,古渊也绝对不会用在七星魔元幡上,也就是说,流波王的七星魔元幡只能拥有九条魔禁。
效果就大大缩减,甚至是想要晋升青光魔宝,难上加难。
“魔道终究不是正途。”
“就算有天才,也是作恶的天才。”
玄舞结束闭关之后,恢复了以往的冰冷。
“或许吧!”
“但不可否认,魔道有天才。”
“可以触类旁通,让我受益匪浅啊!”
古渊轻松一笑。
修行路上最怕没有道侣,在古渊看来魔道炼器师就是道侣。
他们的想法,他们的手法,他们的炼制之法,都有可取之处。
本体走的混元之道,包容万物。
而古渊自认为,想要提升自己,也需要兼容并蓄。
当然,他是魔龙嘛。
肯定不需要像本体那样彬彬有礼,直接吞了就是。
谁让他有吞天秘术。
“准备什么时候启程?”玄舞开口问道。
“还需要三天,”古渊道,“此次有流波王牵线,有一笔大买卖要做,而且流波王也会随同前往真鹤星,需要等他处理完事物。”
“此人似乎想要拉拢你?”玄舞说道。
“本船主行商天下,无拘无束,有五十多位天魔奴仆,谁敢随意出手?”古渊轻松一笑,打断她的话,“别忘了,我还是一位炼器师,仅仅是这艘魔船,就足够让我受到礼遇。”
“看来你早就有了全盘考量。”玄舞释然道。
“船主来历神秘,实力强劲,总要有接近阿九的借口。”古渊说道,“其实我比你更着急,但为了以后,只能等一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