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yeu3n熱門都市言情 三國之蜀漢中興 ptt-第2033章 無奈退兵相伴-6ua8y

三國之蜀漢中興
小說推薦三國之蜀漢中興
伏师战从后营出来,火光下脸色沉重,文鸯与国师大战一百余合未分胜负,倒是四弟子逞能被文鸯一枪刺死。
国师暴怒之下忽然发狂,敌我不分,反伤了许多于阗军,汉军趁势出击,折损近半人马,问完国师去扜弥交战的事情,心情十分复杂。
汉军能有人挡住国师,果然是精兵强将,而己方国师虽然悍勇,但性情暴躁,反复无常,一旦发狂敌我不分,对比下来几乎没有什么优势。
才出军营,就听运粮的队伍只带回来一百余车粮草,还有部分毁坏,虽然早有心理准备,伏师战还是吃了一惊,又到前营查看粮草。
只见粮食大多焦黑,有些全部潮湿,车辆也都大多毁坏,军卒坐在地上衣甲不整,有些甚至偷偷低头抹泪,便知前方一战也十分凶险。
伏师战走了半圈,正好碰到一个队长,那人犹豫再三,终于起身言道:“大将军,刚才在来的路上我们碰到东川王一行,被国师的人抓回来了带走了。”
“什么?”
伏师战大惊,“带到哪里去了?”
那人答道:“听说国师在营北,他们都去找国师了。”
“伏阇讫多,你坏我大事了!”
伏师战一阵咬牙,微微闭上眼睛,看着乌黑的天空久久不语。
随从问道:“大将军,是否派人去找国师,将东川王带回来?”
“不用了,为时已晚!”
伏师战深吸一口气,回过头来传令道:“将这些粮食全部用了,全军今晚饱食一顿,明早三更造饭,四更集合听我号令行事。”
“遵命!”
“你们都下去歇息吧!”
伏师战看着地上忧心忡忡的士兵,并没有责怪他们,这一次的失误皆是伏阇讫多狂傲自负造成的,于阗的命运真是毁在这师徒二人身上了。
运粮的士兵如蒙大赦,纷纷去了后营,伏师战看看营外的火把,无奈摇头,准备了半个多月的大营算是彻底白费了,没有兵粮,一切都是空谈。
将营中诸事安排完毕,还不见伏阇讫多返回,伏师战对守军言道:“若国师回营,请他来中军帐中见我。”
伏师战回到帐中,将挂在架子上的地图取下来,亲自举着油灯仔细观察,用手在几个地方比划了许久,依旧紧蹙眉头沉吟不决。
粮草被汉军所劫,刘封必定已经得到消息,伏阇讫多今日交战失利,他必然料定于阗军无法支撑许久自会退兵,现在想撤退可不是简单的事。
以现在的情况来看,退兵比进兵更难,一个处理不好,被蓄锐已久的汉军追杀来,后军若败,兵败如山倒,将会全军溃败。
“必须要想出一个稳妥的撤退之策!”
伏师战念叨着,目光在地图上来回察看,恨不得把地图看出个窟窿来。
这次不但要保证全军安然撤退,最好能阻击前来追击的汉军,一举两得才能保住于阗,否则汉军步步紧逼,尾随而来,于阗迟早必亡。
“来人!”
许久之后,伏师战又写了一封书信,交给亲信参将,“即刻连夜赶回西山城,禀告大王和丞相,就说前军不敌,大军已然退撤,请丞相立刻在计式水布防,分一支兵马埋伏在克里丹,事不宜迟。
不得有误。”
“遵命!”
参将对前军军情全都知悉,无需过多交代,自会把情况向丞相说明。
“大将军是要退兵么?”
就在此时,伏阇讫多高大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去吧!”
伏师战示意门口的参将不必等候,向伏阇讫多无奈一笑,“国师请进来叙话。”
伏阇讫多深深看了一眼那名参将,身上一股浓浓的血腥味让参将浑身一颤,低着头仓皇而去。
伏师战无奈道:“军中缺粮,必然军心动荡,无力再战,此时再不退兵,等到兵卒困饿,不等汉军来攻,我等要先败了。”
“军粮的事,是大头陀大意失误了,”伏阇讫多声音硬邦邦的,看似在承认错误,但神情却全部在乎,淡淡说道,“再派人去运粮来不就可以了吗?”
“来不及了!”
伏师战摇头苦笑,“我本早派东川王回国运粮,却被国师弟子半路拦截而回,前后耽搁三四日时间,再去催粮运来,时间太长,营中的士兵等不下去了。”
“这有何难?”
伏阇讫多冷然一笑,“实在不行,先宰杀骡马坐骑为食,若还不够,把那些伤残老弱的士兵都宰了,混到饭食里面,谁能分辨出来?”
“国师?”
伏师战又惊又怒,没想到伏阇讫多竟然如此冷血无情,沉声道,“本将怎能做此血腥之事?”
“其实人肉并不难吃,”伏阇讫多嘴角泛起一丝诡笑,看着伏师战,“大将军要是吃上一口,或许会上瘾呢,尤其是人心,那滋味……”“不必再说了!”
东川王断然打断了伏阇讫多,“如今军心震动,粮草不足,若再不早做打算,于阗将再无一战之力,我意已决,请国师助我退兵。”
伏阇讫多双目微眯,顿了一下问道:“大将军尽管吩咐,但大头陀不愿做逃跑之人,只要是对付汉军的事,大头陀绝不推辞。”
伏师战点头道:“我正要请国师断后护卫大军,国师意下如何?”
“哈哈,这算什么难事?”
伏阇讫多虽然吃了败仗,但怡然不惧,大笑道,“我既为护国法师,自当保护于阗,断后的事,就交给大头陀好了。”
伏师战没想到他这么痛快就答应下来,诧异地看了一一眼伏师战,躬身道:“我替军中数万将士谢过国师。”
伏阇讫多言道:“先不必谢我,需要两千士兵随我调遣,其中必须有八百童男之身的精壮之士。”
伏师战眉头微蹙:“不知这八百人有什么用处?”
“我要在这里布下血煞阵,”伏阇讫多目露凶光,阴恻恻一笑,“让前来追杀的汉军全都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