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spjj1妙趣橫生都市小说 仙道劍閣 仙先-第五章 一次賣身的交易 (求訂閱,推薦)-t0x4u

仙道劍閣
小說推薦仙道劍閣
传教峰上,一道青虹从远处呼啸而来,刹那而至。
“苏老头,你说的火羽虫晶,是真的假的?”方一踏入阁楼之内,周渔便迫不及待的道。
这火羽虫晶,乃是一种极为特殊的天地灵材,加入到法宝之中,可以使得法宝即便损坏,也能具备自动愈合的能力。
当年他还在道基之境时,便受铸剑峰的名剑长老所托,前往南疆找寻飞羽火晶蚁,但结果却是一无所获。
想不到今日成功渡劫晋升元婴之境后,便从苏一贫这里得到了消息。
“不急,不急,先喝杯茶。”苏一贫温和的笑了笑,将此前和清微长老没喝完的灵茶,推到了周渔的面前。
“这么客气?”周渔心中一凛,一脸狐疑的看向苏一贫。
根据他以往的经历,只要这个老头一旦摆出客气模样,便必然有所求。
“谈不上,只是你如今修为和肉身,齐齐晋升元婴,若不给你点奖励,作为老友的我,总会难免有些于心不忍。”
“还不错,方一进阶元婴,修为便直接达到了元婴初期的巅峰,就是肉身修为,还差了点意思,只是堪堪达到元婴初期。”苏一贫一边说着,一边细细打量着周渔。
“我就知道火羽虫晶没这么好拿。”周渔说着,端起桌上的灵茶,一饮而尽,将空杯放在了桌子上。
“茶已经喝了,说吧,什么事?”
“你上次不是从九元三境里得到了一块建木之令吗,那是大荒演武令。”苏一贫笑眯眯的小酌了一口,轻飘飘的道。
“大荒演武令,你想让我再去莽荒界?”周渔闻言一愣,但很快就反应了过来,试探的道。
“我把令牌上交,还来得及吗?”
“这令牌一旦落入你手,便只能由你去使用。”苏一贫摇了摇头,淡淡的解释道。
“况且,你就不想知道,这令牌所代表的意义吗?”
“你都这样说了,我也只能认真的听了。”周渔听到这话,就知道自己跑不掉。
不是说会有人强迫他,但是一定能够开出绝佳的价码,让他心甘情愿的入套。
“这群人,老阴了。”周渔在心中感叹道。
“大荒演武令,是踏入大荒演武塔核心之地的钥匙,于那大荒演武塔之内,可能存有上古神魔的道。”
“你眼下元神修行遥遥领先,唯独肉身欠缺一步。
若是能够得到上古神魔修行肉身之法,那么你就不用担心元神过强,而刻意压制自己的实力。
想一想,你元神修行为上古炼气法,肉身又是神魔之道,再以当今修行为中心,太极生两仪,两仪生四象,你想不长生都难?”苏一贫一脸羡慕感叹的说道。
“你这忽悠的也太明显了,修炼那么多,不会杂吗?”周渔的嘴角狠狠地抽搐了下。
“杂于不杂在乎于人,力量之道从来都是存乎于心,心有天地,自然海纳百川。”苏一贫缓缓的说道。
“况且,那大荒演武塔内,或许还有通天建木,你的青玄剑意,已具备通天建木的神韵。
随着你修为的增强,总有一天会在你的五行剑意之中展现出来,域外天魔这路啊,你是逃不了的,除非你愿意废除五行之道。”苏一贫说完,目光看着周渔。
“你甘心吗?”
“这次去莽荒界,需要我做什么?”自然是不甘心的,周渔的目光看向苏一贫。
莽荒界与九州大地交接,这是一件影响到两界的大事。
但两界相容,却不是那么容易。
这也是为何当初一出莽荒界,他就下意识的远离回到奕剑的原因。
因为直觉告诉他,在两界真正达到和平之前,那里会是风暴的中心,稍有不慎便会身陨。
“我们与莽荒界达成了一个协定,会举办一场大荒演武,到时候所有九州的顶尖宗门,都会汇聚于此。”
“通过此举,使得两界达成稳定的协议,所以需要你带队。”
“此次真正踏入大荒演武塔的,只限于元婴修士?”周渔试探的道。
“只限于元婴,当然我推测,可能会有一些人想办法自斩修为踏入此地,不过这些对你而言,自然不算什么难事。”苏一贫笑着恭维道。
“你金丹境就能力伐元婴,如今迈入元婴境,又有堪比化神之境的元神修为……寻常元婴修士,在你眼中,还算个事吗?”
“话不能这么说,为人总需要低调一些才行。”周渔摸了摸鼻子。
“去可以,但是我的法宝不能少。”
“自然是不会少你的,你的沧澜战甲会重练,最少可以抵挡元婴后期修士多次攻击。
另外,在你们前往之前,门里也会倾斜资源,供你们提升修为。”苏一贫径直的说道。
“还有问题吗,如果没有,就去找名剑那老家伙要火羽虫晶吧。”
“这次都会有哪些人会去?”周渔再次问道。
“同辈之中,林墨和元清会陪你们过去,另外几人还得看他们是否能够在接下来的时间突破修为。
至于其他的人选,会在你们闭关的这段时间完成,到时候你就知道了。”苏一贫大致的说道。
“行,总算不是孤军奋战了。”周渔点了点头,当即转身离去,但是当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回过头来,问了一句。
“这一次,不会是故意像上次一样,吸引那些人出手吧。”
“你猜?”苏一贫狡黠的挤了挤眉,对于周渔的嗅觉敏锐早已习以为常。
“……”
“就知道这次大荒演武不会那么简单。”周渔听见这话,脸色顿时一黑。
不过作为当代的大师兄,有些责任,他必然也得担负起来。
“放心吧,这次会是清微长老亲自带队。”苏一贫的声音,从屋内传来。
咻……
一道青虹从传教峰呼啸而起,向着名剑长老所在的铸剑峰而去。
“这次门里肯让那几个妖孽一起去,想来是做好了准备,我倒是不用太过担心。”看着脚下被掠过的一座座青翠山峰,周渔在心中想道。
一盏茶的时间后,铸剑峰在望。
“周师兄,名剑长老在里面等你。”来到名剑阁,守门的两名弟子当即恭敬的道。
“你小子不简单,说说看,是用了什么法子,竟然让清微舍得将这火羽虫晶都给你炼宝。”方一进门,周渔就看见身穿灰色长袍的名剑长老,目光灼热的看向他。
“原来是清微长老给的火羽虫晶……也对,当年乌江仙府之事,就是由清微长老带队。”听见这话,周渔心中顿时升起了一阵明悟。
“发什么呆,问你话呢?”名剑长老催促道。
“卖了一次身。”周渔颇为复杂的道,目光看向名剑长老的旁边的锦盒。
只见里面,正有三颗鸡蛋大小,通体火红的晶石缓缓摆放在其内。
于这晶石之内,不时有着一阵阵流光闪烁,使得整块晶石出现水波一般的荡漾,似这晶石不是坚硬的顽石,而是稍微用力,便会破碎的水滴,甚是奇特。
“这就是火羽虫晶?”周渔心中一动。
“周小子,我们打个商量如何?”名剑长老点了点头,然后搓着手,没有一点上次的高人风范,目光之中流露的渴望,到使得他像一个贪财的小老头。
“可以,保证我炼制所需的情况下,其余的火羽虫晶都可以给你。”周渔说完,目光郑重的看向名剑长老。
“我只有一个要求,你那些珍藏的材料,能用的,全部给我用了,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