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uen00寓意深刻都市言情 寒門禍害討論-第1718章 暗鬥無處不在2(爲新掌門土默川狼加更)-xpknv

寒門禍害
小說推薦寒門禍害
范应期走的并不是正规的科举路子,是以捐粮的方式进入北京国子监读书学习,从而避开了竞争极为激烈的浙江乡试。
他先是在顺天乡试拿到了一个监生举人名额,而后接连参加会试,终于在本届会试高中一百九十三名贡士。
范应期虽然不是官宦子弟,但亦有着令人羡慕的政治资本。跟着杨博和张四维的蒲州老乡关系一般,他出身于浙江湖州府乌程县,跟吏部左侍郎董份是乌程县老乡关系。
正是有着这一层亲密的关系,范应期在国子监读书期间没少造访老乡董份,已然是为着将来进入仕途做准备。
范应期是一个懂得人情世故的人,却是没少给董份送礼。
董份对这个同乡后辈亦是有提携之意,刚是在放榜不久收到了一份厚礼,故而才会如此花费大力气想要将范应期推上状元的宝座。
虽然将范应期的名字放在第一备选,嘉靖不一定会钦点范应期为状元,但却无疑会让到范应期有着更大的机会。
林晧然听到“举贤不避亲”,这才恍然大悟,终于知道董份为何刚刚会突然推荐那份仅算是中上的试卷,敢情自己这个门生范应期跟董份是最亲密的同乡关系,董份是有意提倡这个老乡了。
众人一听,虽然觉得董份的做法太过于赤裸裸,却是连自己的脸面都不顾了,但没有人站出来进行反对。
毕竟董份是挂衔工部尚书的吏部左侍郎,不仅是地道的词臣出身,而且已经轮值于西苑,离入阁仅仅一小步而已。
现在董份摆明有意提携同乡范应期,秉着和光同尘的为官准则,大家还是愿意卖给对方一个面子。
徐阶似乎是乐见其成,正想要点头应承下来,结果一个声音突然坚定地道:“我反对,范应期当不得这个第一备选!”
严讷等人一听,脸上不由得露出了一抹苦涩之色。
站出来公然反对的正是林晧然。虽然范应期若是出任状元的话,会让到他跟董份的关系更加亲密,但不论是为了公道,还是给另外二百九十九名门生一个交待,他都有理由站出来旗帜鲜明地反对。
董份跟林晧然的关系原本还算不错,只是看到林晧然竟如此不给面子,却是当即反唇相讥地道:“林侍郎,你莫不是要举荐你的高州同乡不成?”
咦?
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在这十份试卷之中,却是有一个考生名为李一迪。李一迪来自于广东高州府茂名县,虽然不像董份和范应期同县这般密切,但这同为高州府的关系亦极为密切。
林晧然的眉头微微蹙起,自然不会因为李一迪是自己高州老乡便举荐于他,却是拿起一份试卷朗声地道:“下官虽然不怕举贤避亲,但以卷子的质量论高低而论,此次伊在庭的文章观点和见解最为全面,当得起这个第一备选!”
伊在庭是南直隶苏州人士,原山东布政使司参政伊敏生的儿子,因官荫到北京国子监读书,先在顺天乡试考取监生功名,在此次会试高中。
林晧然亦是秉承着一份公心,哪怕由他点定的会元陈经伦亦是在前十之列,却是推荐在殿试发挥出色的伊在庭成为第一备选。
“他的文章我看了!虽然文章写得不错,但其观点过于激进,大明之失在于赋税萎靡,这是读书人该说的话吗?”董份当即挑起毛病道。
林晧然则是正色地回应道:“你如此指责却是过于片面,其并非是要加重百姓赋税,而是指出当下粮税收入下滑的事实,指出当今天下有不法官绅偷税漏税的弊病!”
“我看他就是故意危言耸听!说大话谁不会说,只是里面并没有一个行之有效的解决方法,我看他就是包藏祸心!”董份显得激动地道。
林晧然知道董份并不是讲道理的谦谦君子,此人的私欲反而极强,但却不打算退让地回应道:“我的门生中没有包藏祸心之人!士子议事,朝堂决断,什么时候朝廷要求士子献行之有效之策了?粮税萎靡是既定事实,我等不设法解决,罪在吾等!”
严讷等人听到这话,却是暗暗地望向了徐阶。
徐阶再这般争下去,自己恐怕亦得受到牵连,便是站出来制止道:“你们卖老夫一个面子,这个第一备选由老夫来定夺如何?”
董份犹豫了一下,心知徐阶其实有这个权力,当即便是进行表态道:“一切听从元辅的安排!”
咳!
吴山看着林晧然犹豫的模样,却是轻咳了一声。
林晧然听到吴山表态,心里亦是清楚徐阶有这个权利,便是对着徐阶拱手道:“一切听从元辅的安排!”
徐阶刚刚还让大家集体讨论,只是随着林晧然和董份产生了激烈冲突,亦是不得不将刚刚吐出来的话给咽回去。
这十份试卷都是已经看过的,实质谁的心里早就有了想法。
徐阶来到十份试卷前,当即拿起一份试卷微笑着说道:“呵呵……正所谓:萝卜白菜各有所爱,那便由这一份第一!”
严讷等人听到确实是这个理,便是轻轻地点头认同。
咦?
大理寺卿张守直上前查看,却是微微一愣,便是古怪地望了一眼林晧然。
严讷等人看到这个异样,旋即亦是上前查看徐阶所选之人,脸上当即一阵恍然,竟然是跟林晧然有着同乡关系的李一迪。
一直不吭声的袁炜则是颇有深意地望了一眼徐阶,然后又望了一眼林晧然。
若是李一迪被列为第一备选,一旦李一迪顺利当选为新科状元,那么林晧然不仅会受到外界的攻击,甚至门下的三百名门生中亦有人心生怨念,很多人会认为这是林晧然徇私的结果。
林晧然在听到这个提议之时,亦是抬头望向了徐阶。
他自然是看过李一迪的试卷,哪怕是以马屁文章而论,亦是绝对排不到第一。之所以徐阶选择李一迪,恐怕是此次殿试题目一般,却是故意给自己添堵。
只是徐阶既是当朝的首辅,又是本次殿试审卷的首席读卷官,却是有着绝对的权力将某位考生列为第一备选。
徐阶却是不打算再跟谁进行商量,便是温和地说道:“圣君之治,上承天命,下恤民情……李一迪的文章可谓是字字珠玑,那便由此卷为第一备选吧!”
众人虽然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但还是轻轻地点头同意。
“此选不妥!”
正是这时,一个颇有威严的声音突然传出,众官员纷纷循声望去,脸上却不由得一阵愕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