歷史小說

16dr6妙趣橫生都市言情小說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愛下-第974章 幕府狗急跳牆讀書-f03wm

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小說推薦大明最後一個狠人
大明东南的商人们很会玩,以条约为由,丝毫不理会幕府的要求。
有背景,有靠山,在接下来的数日里,粮商们把“唯利是图”发挥的淋漓尽致,不仅反抗,还重演了万历朝苏州抗税事件,花钱寻找代言人,领导日本市民发动暴动。
他们觉得,在大明有天武皇帝那个狠人,咱们讨不到便宜,在你这个小小日本,你幕府还能反天了?
绝大多数的日本豪客米商们同样不甘心幕府操控市场,双方一拍即合,纷纷聚集在街头巷尾抗议,要求幕府降低商税,废除苛捐杂税政策,不得再干预市场。
此时,负责内政的幕府老中松平信纲,早已亲自坐镇指挥,他看到竟有人如此妄为,一怒下令将所有嫌疑人等悉数抓回大狱待审,余者不问是谁,一律驱散。
他的想法很简单,既然有人扰乱市场,幕府就有权干涉,哪怕是大明的商人,也要法办!
松平信纲灵机一动,决定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幕府也在暗中扶植浪人发动暴动。
当然,他们的暴动不是抽自己的脸,而是针对大明的商人们,幕府支持的暴动者由浪人和町民组成,打着“降低米价、救济贫民”的口号,将矛头指向富裕商人,打毁对象为囤积大米的米店和经营生丝的大富商们。
如此一来,大明扶持的日本势力冲击幕藩统治机构,而幕府扶持的势力则打毁大明商人控制下的粮铺。
这道美丽的风景线不仅在京都府呈现,很快就波及日本全国,大坂町人的打毁暴动与此遥相呼应,规模扩展到西自兵库南至纪州附近的大坂湾沿岸的几乎全部城市。
有些日本粮食豪客,架不住倾家荡产的疯狂,竟不知是谁一把火就将整个交易大仓点了起来,好在扑灭及时并没有造成危害蔓延。
事情闹大后,德川幕府的三大主事再也坐不住了,生怕激起无法控制的民变。
因为他们忽然发现,敌对势力比自己想象的还要坚挺,即便损失了多家商铺,也依旧不断出资支持暴乱者,像是手里的钱花不完似的。
长此以往,这些在日本的暴乱,只会极大地动摇幕藩的权威,沉重打击幕藩权力,甚至会敲响幕府统治的丧钟!
很快,大老酒井忠胜当机立断,派兵武力镇压,抓捕囤积粮食的粮食和经营生丝的华人富商,没收他们的粮食。
谁也没有想到,这仅仅只是个开始,更大的风暴还在后面。
两日后,德川幕府以征夷大将军的名义下令,关闭京都、大坂等地的大明商馆,大坂港口的大明商船全部被幕府兵扣压,未到港的大明商船责勒令返航。
在日本的大明商人,以及参与此事的日本商人们,也都全部被抓起来接受审问。
德川幕府这一招釜底抽薪之举,彻底激怒了大明!
…….
“号外!号外!小日本扣押我大明商人!”
“德川幕府正式关闭大坂和京都的商馆,扣压我大明的商船,抓捕我大明的商人和船员!”
南京城内,街上的各大报亭不断有人发声宣扬这一重大事件。
所谓号外,是报社需要及时报道重要消息,而临时增出的小张报纸,因在定期出版的报纸顺序编号之外,所以叫号外。
德川幕府的作为,对大明朝廷来说并不突然,但对普通民众来说,这无异于反天了!
“小小岛国,胆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惶惶大明,该灭!”
洪武大街上的某个茶楼上,一道雄厚有力的声音传遍整个楼层。
说话的是一个年龄三十的男子,此时他满脸戾气,颇为愤慨。
不仅是他,整个茶楼中在座的诸位,只要是个爷们,都很愤怒,一个个拔剑四顾,像是在找个日本人出出气。
大明的强盛,让民众有一种天朝上国的傲视心里,加上这几年,无论是陆地还是海洋,明军一路所向无敌!
大明先收台湾,两败日本,进军南洋,远洋大败西班牙无敌舰队,使得海外经常的明商们扬眉吐气,腰杆挺直,更何论久居神州京师的百姓们。
大明的海外扩张,给国内的商人们带来了明显的利益,很多人都准备加大投资力度,出海大干一场。
如今小小的日本胆敢扣压天朝商人和商船,当然引起了不少人的愤怒。
游行,又是游行。
短短数日内,南京城的街头上涌满了人群,他们高举战旗,个个义愤填膺的集会请战!
队伍之前,是被日本抓捕的商人们妻儿老小等家属,请战队伍来到皇城外,请朝廷出兵救回自已的亲人,惩治日本。
大明天武朝的游行集会很有特色,人家是抗议政府,而大明基本都是请战。
内阁首辅杨廷麟亲自出面,接见了请愿的代表们,并表示朝廷一定会解救被日本所抓一切人员。
大明的商人有着较高的政治地位,在朝廷内也有一批商人的代言人,比如大明中央银行,不过这股力量并不大,还没到能左右政局的地步。
他们摇旗呐喊,充当推波助澜的角色,且直言不讳的上奏请战,解救大明同胞。
可以说,经过一段时间的发酵,大明朝野内外一致高呼出兵日本,丝毫无人提及日本国是祖训中的不征之国之一。
这段时间,朱慈烺一直做出了虚心纳谏,听从劝告的明军样子来。
费了这么大劲,他等的就是这一时刻,以维护本国利益的名义,武力讨伐日本,成就千古无人完成之伟业!
小日本狗急跳墙主动为大明提供了足够动武的理由,不打太说不过去了!
今晚的御前议事是明军出征前的大政决策,朱慈烺询问各方准备事宜。
其实大家早就准备好了,来开会主要是听出兵旨意和讨论作战方案的,还有三军统帅的人选。
当朱慈烺正式宣布要亲征日本时,当时立马有大臣劝谏说,陛下是金贵之体,不宜远征日本,受那颠沛之苦。
朱慈烺理都没理他,开玩笑,打小日本朕能不去?
元朝当年那么牛逼,还是元世祖忽必烈当家的时候,二征日本都翻船了,在大明重操旧业的历史时刻,可不能再出问题了!
日本人狡猾,非御驾亲征,不能彻底制服他们!
因此,朱慈烺下定觉得,任谁说什么都不听,他当即下旨,命礼部立即草拟讨贼诏书,定于五天之后,出征讨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