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幻小說

xuwsj熱門連載玄幻小說 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txt-第五百七十四章熱推-0i7ph

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小說推薦我能通過拾取變強
段南天从一旁突然说道:“好了,今天就到这吧,过犹不及。”
萧强停下了修习,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段南天等着萧强休息了会儿后说道:“跟我过来吧。”
萧强缓缓的跟着段南天走到了放着浴桶的房间内。
之后段南天让萧强脱光衣服进入浴桶内,萧强听了后疑惑的问道:“师父,为啥还要洗个澡啊?不在卫生间洗一样吗?”
段南天没好气地心疼的说道:“你以为这几天修习体门一式的时候,身体中的凉意是哪里来的,这可是你那天昏过去之后进行了药浴之后在身体内存储的药力所得的。”
萧强听了恍然大悟,也不矫情,三下五除二的褪下衣物,急不可耐的跨入桶内只剩下一个脑袋后,萧强兴奋的说道:“师父,快点来吧,我现在以及饥渴难耐啦!”
紧接着段南天神色诡秘,嘴角挂着一丝猥琐的笑意道:“坐好了,别动。”
然后段南天像上次一样依依的投入药材,紧接着从一旁的笼子中抓出各种毒虫扔进桶内
。这是萧强闭着眼正在感受桶内的水温,突然感觉身体被什么东西划过去划过来的,萧强睁开眼睛看向桶内,只见桶内各种各样的毒虫在缓缓游荡。萧强大惊失色:“啊,师父,怎么桶里有虫子?!!”
萧强正要起身时,肩膀被段南天一按,段南天嘿嘿直笑说道:“小子,这可是你之前感受到的药力来源,这可是武道筑基的好东西,给我呆好了别乱动。”
萧强听了段南天的话,脸色阴晴不定的看着桶内里各种恶心的毒虫在身边游弋,为了能够减少练功的痛楚,哥忍了!萧强干脆闭上眼睛,眼不见心不烦。尽管心里瘆得慌,但是哥为了美好的未来,这点东西算什么!话是这么说,但是萧强依然全身鸡皮疙瘩凸起。
随着水温的加热毒虫药材都被溶在了水里,萧强也感到极为的酷热难耐。水的颜色开始变得绿幽幽的一片,段南天满脸心疼的道:“臭小子快按照呼吸法进行吐纳,别给浪费药效了。”
萧强听道后,连忙吐纳运转起来。这体门专属的内家呼吸法极为神奇,这几天萧强运转吐纳时随着药力的发散隐隐感觉一丝丝劲力在筋肉皮膜中游动。
随着药力的吸收,萧强感觉体内一片火热,从外边来看整个人就跟蒸得像一条赤红的大虾似的。但是随着吐纳药力开始缓缓的一遍遍的洗刷过萧强浑身的筋肉皮膜,而且也不像上一次药浴因为是无意识泡浴药力没有引导进入体内导致萧强在昏迷状态都感觉一阵阵痛。
随着时间的流逝,桶内的水变得开始清澈起来,直到彻底无色之后。段南天叫醒吐纳中的萧强后,让萧强自己穿上衣服回屋休息去。
夏练三伏,冬练三九,时间就这么不小心的从手中的偷溜了过去三个月时间,萧强在这段时间当中除了整日修炼体门一式后就是每个一个星期就行一次药浴。然后就是去学校上着不能缺的课程,上完之后又急匆匆的回到四合院中进行修炼。
到今天为止已经过去三个月时间,萧强已经能够做完全做出体门一式的十二个动作。
萧强赤着上身,随着魔牛搬山式的施展,胸腹间一起一伏,经过这三个月修习体门武道,萧强浑身肌肉隆起,最近萧强每次修炼时都会感到一丝丝劲力在自己周身肌肉中流转,每流转一次都感觉到自己的筋肉皮膜更加增强一分,这让萧强极为享受变强的感觉。直到今天修习结束之后,萧强洗了个澡,现在正是下午,段南天让萧强去附近的菜市场买了些肉食蔬菜回来,用的钱都是段南天给得体门日常用度。在萧强开始住在四合院中后,段南天就把院子的一切打理交给了萧强。
萧强在市场中买了些肉食之后,回到四合院子后进入厨房后大约半个小时后收拾出一桌子菜,随后段南天手里提着一坛古色古香的酒坛进来,之后萧强和段南天师徒俩人吃吃喝喝大约一个小时后。
段南天突然问出一句:“小强,你学武的目标是为什么?”
这时萧强已经喝得有点迷迷糊糊的说道:“当然是为了更好的生活啊,就算不是为了更好的生活,我现在也有点迷恋上每次修炼之后能够感到自己在变强,嘿嘿。。”
说完之后,萧强一顿傻笑。
段南天听了又好气又好笑的说道:“难道你就不梦想做个大侠,行侠仗义啊?”
“行侠仗义?师父,现在都是法治社会诶,你帮了人家惩恶扬善人家还告你妨碍公务呢!”
段南天听了之后也是沉默了一会儿后嘿嘿笑道:“侠以武犯禁,儒以文乱法,你说的很对,今时不同往日,不过你知道咱们武道高深者能达到什么地步吗?”
萧强听到这不禁生出疑问,连酒意都消失了大半。
“难道可以徒手接子弹?”
“嘿嘿,等你到了武道登堂入室之后你就明白了。”
说到这段南天吊了吊萧强的胃口。
段南天的话语让萧强心里极为痒痒。
不禁想到自己倒了所谓武道登堂入室之后那又是一番怎么样的境地。
萧强把这个问题问出之后,段南天淡淡的说道:“正是因为侠以武犯禁,但是武者掌握的力量太强,甚至能够闪开导弹攻击。公家索性招揽以及制定各种规定,给各个门派一些余地,不得在世人面前显现武功造成恐慌。否则不惜一切代价进行围杀。”
萧强听得满是兴奋急忙问道:“那有武者违反吗?”
段南天好笑的道:“当然有了,练武之人个个多是桀骜不驯,那些个怎么会像我这样的守法公民会听公家之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