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俠小說

lpv3w精华小說 大隋國師討論-第五百八十一章 守株待‘兔’-1fkda

大隋國師
小說推薦大隋國師
灶头映出火光,灶口下的蛐蛐舞动长须低鸣,忽然带有火星的柴禾烧断小截落下,惊得蹦跶出去。
外面屋檐。
几碗酒水下去,刘滚揽过一旁的儿子,坐到陆良生对面,沉下去气来细想最近两日发生的始末。
“陆先生,滚不敢隐瞒,最近两日镇上怪事连连,先是有人家中丢了鸡狗,后来就开始死人,身上无伤,还以为是得病暴毙,仵作检查尸首,发现这家人体内一滴血都没了,一开始以为是有厉鬼作祟,家家户户全都在家门口贴上符纸、铜镜、剪刀,结果第二日又死了一户,事情觉得不妙,我便与这两位兄弟先一步去县衙报案,顺道看能否遇上过路的游方道人,请来帮忙降妖。”
刘滚说起经过,另外两人点点头,证明确实是如此,这种事隐瞒作假,除非脑子被门给夹了。
陆良生微蹙眉头,继续问道:“死人之前,没有其余古怪的事发生?”
那边,想着事的刘滚,听到问来的话,脸上一愣,颇有些不好意思挤出点笑。
“我睡的沉,倒是没注意。”
旁边两人互相看了看,其中一人朝书生拱起手,开口道:“陆先生,我们倒是知晓,那晚我俩在家里喝酒,死第二户人家的时候,大半个镇子的狗都在叫,是不是妖怪进来镇子了?”
经历鬼怪妖魔事颇多的陆良生,对这些已没有太多的情绪变化,平静的点点头。
“畜生天生对危险之物有着敏锐察觉,若非有危险、陌生的东西靠近,全镇的狗是不会这般狂吠,就没有其他的了?”
两人包括一旁的刘滚摇摇头时,后者忽然一拍掌心,捏着板凳朝前挪了挪。
“陆先生,在河州县衙,倒是无意听到一件事,说是城外百余里路上,发现许多旗帜、车架,却是一个人也没见到,马也没了,听说是那旗帜是吐谷浑的。”
吐谷浑?
陆良生眉头更紧了,京城与对方交过手,算上行程确实该到了这边,怎么会突然连人带马一起不见了。
见书生沉默不说话,刘滚三人大气不敢出,喉结滚动,吞了吞口水,小声挤出话语。
“陆先生,会不会和咱们镇上的是有关?”
“没有任何关联。”
听到他们三人,陆良生轻摆了一下手,将吐谷浑使臣失踪的事暂时抛开,“那是官府的事,眼下,还是说说这积石镇上的妖物作祟。”
停顿了一下,目光瞥去刘滚怀里的孩子身上。
“我且问你们,死去的两户人家,家中可都有孩童?”
三人低头回想,毕竟与对方不熟,家中什么情况也不是很清楚,事情发生后才去看过一眼热闹。
过得一阵,那刘滚抬起头:“好像是有。”
“嗯。”陆良生之前只去停尸房看过一具,来到刘家看到刘伯钦脖上那枚折叠的护身符发黑,大抵猜出了一些眉目。
“今夜是第三日,那妖物肯定还要来,你带你两个兄弟还有你妻子先回房里,让伯钦与我坐在檐下。”
“哎,听先生的。”
刘滚起身走出两步,反应过来,连忙又坐回凳上,瞪大眼睛,嘴唇微抖:“陆先生,你是说,那妖怪今晚要来我家中?”
“可能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陆良生从他怀里拉过懵懂的小人儿,指尖捻起自己当年赠送的符纸给他看,交叠成三角的黄符中一角已经全黑,惊得那边的刘滚浑身都在发抖,一旁紧跟过来的妻子脸色更是惨白一片。
“怎么…..黑了…..昨日都还好好的。”
若不是陆良生指出来,夫妻俩根本没注意到,刘滚拉着妻子就要跪去陆良生面前,“陆先生,求求你一定要救救伯钦,我夫妻俩给你当牛做马都成。”
两人曲下的膝盖被无法看到的东西拦下,陆良生抬手将夫妻二人扶起,“之前就说了,我来就是为此事,你们先进去。”
夫妻两人对视一眼,又看去儿子,还是相信面前的书生,点点头,叫上那边的两个兄弟一起回去卧房将门关上。
檐下,两岁半的小人儿见父母进了房间,胖乎乎的小脸急了,抬起小手东摇西摆的就要跑去敲门。
“伯钦,过来,我给你变个好玩的东西。”
身后传来的话语,小人儿愣了一下,回头看到陆良生一只手伸去宽袖,好奇的眨了眨眼睛,终究忍不住挪着小步子过去。
“看好了。”
陆良生笑着说话的同时,法音传去袖里,‘师父,逗逗这小娃。’
“你!!为师岂是那种逗小…….”
袖子里,蛤蟆道人青筋鼓涨,翻身刚一坐起,就被托在徒弟掌心带出了袖子,豆大的蟾眼,对上的一双好奇看来的大眼。
蛤蟆后面的话顿时刹住,两腮鼓了起来,凶狠的瞪起蟾眼:“……再看,老夫一口将你吃掉!”
看着站在人掌心上的大蛤蟆说话,小人儿愣了愣,嘴角陡然咧开,咯咯笑的开心,拍着手兴奋的还想让蛤蟆继续说话。
“彼汝娘之…..”
“咯咯~~”
“傻笑,小心老夫真吃了你!”
“呵呵呵…..”
陆良生看着与小孩都能斗上几嘴的师父,笑了一下,目光偏去漆黑的院外,悄然施出术法将自身修为、师父的道行遮掩下去。
夜风静悄悄吹过院外,挂在院门檐下的灯笼在风里轻摇慢晃。
哗哗~~
院外道路间,河水流淌,远处泥道上渐渐泛起一层薄雾,沿着地面蔓延过木桥,雾气里隐隐约约像是有声音在窃窃私语。
“就是那户……家中有未满三岁的孩童。”
“这次孩子归我,大人是你的。”
“呵呵,难得出来一趟…..定要吃个饱。”
汪汪汪汪~~
黑漆漆夜色里,庄子上的狗猛烈的叫了起来,蔓延的雾气隐约有一高一矮两道身影模模糊糊的飘着。
“这些狗真是讨厌……”
“吃完人,将这些畜生都弄死就是,不要耽搁时辰,快些进去,吃完了,明日就离开,去看看西北妖王召集群妖有何事吩咐。”
雾气蔓延原本,风里微摇的两盏灯笼齐齐熄灭,黑暗推着消散的光芒边沿将整座院门包裹了进去。
院子当中,亮有暖黄灯火的房间,刘滚四人贴着窗棂、门扇听着外面动静,除了儿子的笑声,还多了一个苍老的嗓音在说话。
“你们听到没有…..怎么多出一个声音来?”
刘滚偏头看去旁边两位兄弟时,放在桌上的油灯,火光忽然明明灭灭,摇晃几下瞬间熄灭。
“怎么回事?”
妇人吓得大叫,就被旁边的丈夫伸手捂住嘴:“别出声,好像有动静。”
当过兵,刘滚以及另外两人对于风吹草动较为敏锐,院子里好像刮起了风。
呼呼……
风声呜咽跑过院子,院中老树哗哗摇响枝叶,坐在檐下的陆良生青丝拂过肩头,他抬了抬目光,感受到妖气蔓延过来,笑了一下。
“果然上门来了。”
站在掌心上的蛤蟆道人,甩着舌头做出鬼脸逗弄小孩,挥挥蛙蹼。
“两只小妖,为师没兴趣。”
话语落下的刹那,院门缝隙有烟雾渗了进来,在院里翻涌,也看到了檐下坐着一个书生,托着一只穿衣裳的大蛤蟆逗弄一个小孩。
“嗯?怎么有一个书生。”
“……还有一个大蟾。”
白雾渐渐散开,露出一高一矮两道身形,青面削腮,猩红大眼,另一个尖嘴长须朝外开,微弓背脊,像一只老鼠,指甲枯黄尖锐划过地面,翻起泥屑,阴沉低笑。
“正好一起吃了。”
一旁,青面削腮的身影仔细打量书生的同时,看到其手中托着的蛤蟆,下一秒,猩红的眸子陡然睁大,猛地向后挪出一步。
“走……走……是他……”
挨个儿偏头:“谁?”
那细长后退的青面妖不知是吓得叫喊,还是怒吼,声音都在此时有些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