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ptn52引人入胜的都市言情小說 玩家超正義 愛下-第一百六十八章 短視者與特別進修熱推-d9k8r

玩家超正義
小說推薦玩家超正義
“……咒能?”
安南眉头一皱,意识到问题开始变得严重了起来。
他的表情也随之变得严肃。
“你说的是哪个咒能?”
以防万一,安南追问道。
他心中还抱着一丝侥幸。
如果真的是那个咒能,那么这就不是地方贵族叛乱这么简单的事了……
但瓦西卡的回答,却完全抹消了安南的侥幸:“就是你知道的那个咒能。传说中的‘圣杯’、‘青春之泉’、‘不老泉’,来自精灵族的禁忌技术——使用咒窖泵出的‘世界之血’。几乎能够做到心想事成的创世之力……”
听到咒窖这个词,安南终于能够确认了。
“可他们怎么敢……”
“他们怎么不敢?”
瓦西卡·拉斯普廷嗤笑道,打断了安南的话:“目光短浅、自私自利。对他们来说,保护自家的财富与权力是最高的目的、是一切行为的根本动机……
“别说使用世界之血,会导致灰雾被进一步强化……他们巴不得大结界被进一步压制,最好能离他们远远的。这样他们能够独立支撑起来大结界,就有资格成为和凛冬公国同等级别的存在了。
“如果能榨取到足够多的咒能,就算是对抗正神也不是不可能做到的事……就算世界变得千疮百孔、几百年后支离破碎也与他们没有关系。”
说到这里,瓦西卡的目光变得阴沉了起来:“说到这个。我甚至怀疑,灰雾浓度最近异常提升,恐怕……”
“你是说,有人再度开始使用咒能了?”
“不是没有这个可能。一般来说,大结界的收缩速度不会超过每年五米。但从去年开始,这个数字突然大幅提升了。”
给人以强烈不对称感的褐色发猫娘沉重的点了点头:“我认为,最大的可能是联合王国。年老体衰的丹尼索亚王,与菲尔德群岛的那些‘旧王室’,都有这个动机。”
的确。
先人的警告,对于现今的人来说太过遥远。与咒能可以做到的诸多奇迹般的伟业相比,它的副作用对个人来说,几乎是可以无视的。
而对于短命种来说,代价比精灵们还要少得多。
在精灵与马人们抵达雅瑟兰之前,雅瑟兰的科技大致只相当于地球上中世纪早期的程度。他们没有神明庇护,没有承载物技术的超凡者幸存率极低,对法术更是完全没有理解……只有极少数的上古仪式师,使用着残缺、野蛮、效率极低的仪式之力。
在那个时候,灰雾对雅瑟兰人来说,仅仅只是“点亮灯、拍拍手”这种最简单的仪式,就能够驱散的浅淡诅咒。
正是因为精灵们滥用咒能的行为,才导致了灰雾浓度极速提升。直到它对精灵们的身体造成了明显的破坏,才以二十四座巫师塔为基准,建立起了大结界。
而禁用咒能,已经是第三纪末尾的事情了。
从第二纪的末尾、到第三纪的末尾……不到一千年的时光,直接导致了外界充满了超凡者绝对无法穿行的浓雾。
“假如是能推动凛冬大结界向内收缩的诅咒……咒能的萃取规模,绝对不可能小到哪里去。”
安南立刻答道。
这就决定了,就算有人偷用咒能,也绝对不可能是个人行为。
而考虑到这几个月,没有谁突然拍出来个咒能差分机、咒能航天器之类的东西,它又不像是被哪个国家偷偷拿来研发科技了。
……不太对劲。
安南很快意识到了问题。
“你想说,效率不对……是吧。”
只是看着安南目光一闪,瓦西卡就猜到了他要说什么话。
“没错,”安南轻轻点了点头,“如果咒窖真的被重新启动,几个月的时间……应该无论要做什么事,都已经萃取到了足够的咒能才对。”
咒能最浅显的利用,就能支持一个繁荣城市的消耗。
秒速收取庄稼、动物快速繁殖、大幅延长寿命……如此种种仿佛突然氪了金一样的奇迹,都是能够利用咒能轻松完成的。
而咒能只能储存于咒窖中。
——因为咒能是世界之血。
如果咒窖泄露且没有引发剧烈爆炸,那么咒能哪怕只是接触到空气,也会立刻返还到世界本身。
因为“空气”也是这个世界的一部分。
只有在环境如同异界的咒窖中,咒能才能稳定储存。
但现实是,谁都没有掏出来什么跨时代的大炸炸。
仿佛只有咒窖在空转。
这是为什么呢……
安南思索了一会。
他转过头来,发问道:“那些北地联的家伙们……他们是从哪得到的咒能技术?”
“严格意义上,他们还没有得到。所以我们才能在这里聊天。”
瓦西卡纠正道。
“可你之前说……”
“他们内部暂时还没有达成统一意见。但迟早会有人忍不住的。因为在弗兰格尔省内,就有一座【标本封存库】。
“虽然原则上,精灵们应该销毁了全部的咒能技术……但如同这些目光短浅的贵族们一样,精灵之中也有蠢货。”
瓦西卡眉头紧皱:“弗兰格尔省内的那座【标本封存库】中,就有制造咒窖的技术。而且被一位霜语者直接带了出来。
“我甚至怀疑,他们之中已经有人开始在自家领土中偷偷制造咒窖了。”
这确实是他们能办出来的事。
安南点了点头。
也因此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今天我们的会面恐怕得至此终止了。”
安南扭头瞥了一眼一楼地上的三个人,又看向瓦西卡:“我得联系冬之手,把他们几个带走拷问。”
拷问这种苦活脏活累活,自然是轮不到安南的。
同样的,他也不需要把这些人想办法弄走——那是冬之手需要考虑的问题。
若不是考虑到玩家们对这方面没有什么经验,再考虑到玩家中还有一些未成年人,需要注意影响,其实安南还想找几个玩家过来练练手……
不过安南还记得伊凡的提醒。
虽然不知为何……但伊凡提醒他,在与拉斯普廷家谈话时,尽可尝试掌握绝对的主动权。
根据安南的推测,这似乎与凛冬大公掌握的那个伟大级咒物有关。
因为瓦西卡并没有试图给安南下马威、或是想要动什么歪心思,所以伊凡的警告暂时没用上。
不过似乎可以反过来,稍微利用一些……
瓦西卡不知道安南在想什么。
她只是瞥了一眼那三个人:“我会帮你看着他们的。虽然我觉得你大概问不出来什么东西……不过也行吧。”
“——另外,瓦西卡阁下。”
安南突然开口打断道。
“不用和我这么疏远,陛下。有事直说即可。”
猫女只是轻笑一声:“等您继位之后,我就是您的宫廷仪式师。”
“我的确有事想要麻烦你一下。”
安南笑眯眯的看向瓦西卡:“我这边有一批非常忠实且值得信赖的……我是说,绝对忠诚于我个人的年轻人。
“他们受到特殊的咒缚限制,即使在仪式中失败也不会死亡,而且脑子也都很好用。”
“您的意思是说……”
瓦西卡试探性的发问道。
“拉斯普廷家族这边,方不方便让他们来……稍微进修一下?具体的报偿我们可以事后详谈。”
轻笑着的安南,看上去如同狡猾的白色幼狐一般。
瓦西卡却是不知为何,嘴角微微上扬。
“好啊。我也不需要任何报酬,甚至可以送给您一件礼物。”
她轻而易举的应下了安南的请求:“唯一的要求是,凡是学习我们家仪式的人,名字中都必须加上【拉斯普廷】这个词。
“当然,他们可能得下个月才能来。因为我马上就要变成猫了……说话你们是听不懂的。”
变成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