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小說

b7uan优美都市异能小說 醫品至尊-2576 憤怒看書-j1yaz

醫品至尊
小說推薦醫品至尊
“特么的,谁偷袭老子?”
丁宁怒骂一声,这才发现密密麻麻的身影正向他飞来,距离老远,就释放出如同烟花般的术法向他席卷而来。
那恐怖的威势惊天动地,充满着毁天灭地般的气息,即便是在高空之上,也引得下方海面震荡,卷起滔天的巨浪,仿佛怒海在咆哮。
“卧槽。”
丁宁惊的亡魂大冒,忍不住爆了句粗口,毫不犹豫的强行改变坠落方向,瞬间幻化出道道残影远离本来的轨道。
别说他只是个半神了,就算是化神巅峰在这里,在这上千道术法一轮集火也得灰灰了。
轰!
一击虽然落空,但被击中的空间如同破碎的镜面般的出现密密麻麻的蛛网般裂缝,无数道空间反裂缝散发着令人心悸的气息。
丁宁暗自出了声冷汗,幸亏自己跑的快,不然在这一击下必然是粉身碎骨,毫无生机可言。
这让他感慨万千,蚁多咬死象绝不是一句虚言啊。
上千名圣武乃至半神毫无配合的出手,一轮集火都能有着击杀化神巅峰的恐怖威力。
若是训练有素的修士配合默契的出手,提前封锁住空间让他无法瞬移,他在毫无提防的情况下恐怕也是必死无疑。
不能怪他失去了警惕,他是真没想到这些仇敌来的这么快,而且之前为了应付天劫根本无法分心他顾,在雷池中又被天道隔绝了所有气息,才导致他根本没有任何察觉。
当然,最大的可能是天道是在个小心眼的家伙,被敲诈勒索后感觉不爽,所以才不给他任何警示,趁机报复他一下。
不过,这都不重要了,丁宁看着那密密麻麻的人群疯狂的向他涌来,第二波术法又再开始酝酿,二话不说转身就逃。
特么的上千名圣武以上强者围杀,就算是他也不敢轻捋其锋啊,再说,鬼知道这么多人手里有没有什么稀奇古怪的秘宝之类的,万一封锁住空间,那可就完蛋了。
可怕什么来什么,他刚瞬移出现在百米之外,就听到一声大喝:“各位还不出手,封锁住空间,防止这恶贼逃走。”
“空间沼泽。”
一名须发皆白的老者手持一尊残破小塔,散发着点点灵光,一股无形的力量从天而降,让丁宁感觉如陷泥沼,就连空气都变的黏稠起来。
瞬移,瞬间被限制。
不过他也不慌,虽然瞬移被限制,但他还有天鹏极速,哪怕速度已经下降了一半,也不是这些人的速度可比的,等这些人追上来,他早就冲出空间沼泽的范围了。
可他还是小看了这群人想要杀他的决心,一名手持金钟的长袍男子疾飞而至,口中念念有词,手中掐诀,大袖一挥祭出手中金钟:“空间震荡。”
噹!
金钟蓦然升空,无风自鸣,一声震耳欲聋的钟声在丁宁脑海中炸响,让他浑身颤栗,头疼欲裂,整个神魂都险些被那钟声震出体外。
这还不算,一名身穿和服的扶桑女子脸上带着仇恨之色,发出尖声厉喝:“式神,鬼哭。”
话音未落,女子就被滔天而起的黑烟笼罩住身影,浓郁的黑气瞬间凝聚出一尊巨大的鬼头,猩红的双眼死死的盯着丁宁,露出一抹贪婪之色。
张开巨口发出一声滔天的咆哮,无数道黑烟弥漫,遮蔽住天空,凄厉的鬼哭狼嚎声不绝于耳,让人毛骨悚然。
丁宁脸色煞白,心里生出强烈的生死危机,这鬼哭之声竟然能够穿透他的心神,直接压制住他的神魂,让他的力量和生机快速流逝,短时间虽然无碍,但时间一长,必然会让他极度虚弱。
不行,必须要尽快冲出去干掉这些能够封锁空间的家伙,不然,等所有人都赶过来一轮集火,自己就会沦为活靶子。
丁宁脸色凝重,燃金之血瞬间沸腾,身躯疯狂的膨胀,转眼间化为一个身高百丈的参天巨人,骤然一拳轰出,发出一声怒吼:“给我破。”
咔嚓!
如同玻璃破碎般的声音响起,鬼哭声戛然而止,巨大的鬼头都变的虚幻了几分,那扶桑女子遭到反噬,一口鲜血喷出,脸色惨白的毫无人色。
小塔和金钟光芒黯淡,仿佛失去了灵力般从高空坠落,而那老者和长袍男子也不好过,齐齐吐出一口鲜血,气息萎靡不振。
“好东西啊,落在你们手上简直是暴殄天物。”
丁宁只觉浑身一畅,身周压力全无,巨大的身躯一步跨出,大笑着说道,伸出巨手抓向那小塔和金钟。
虽然他打造出过不少灵器,即便连神器都炼制出来过,但像小塔和金钟这样的空间类灵器,他还真没有见过,若是能研究一番,以他的空间造诣,或者也能仿造出空间类灵器。
“想要我开门至宝,做梦去吧。”
那老者见丁宁竟然想要夺宝,顿时脸色一变,眸中闪过决绝之色,大喝一声:“爆。”
轰!
小塔毫无征兆的轰然炸裂,可怕的威势惊天动地,饶是丁宁已经化身巨人,又有着堪比不朽的肉身,但整条右臂却依然被炸的血肉模糊,连白森森的骨茬都看的清清楚楚,疼的他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就连燃金之血状态也无法维持,转瞬间恢复正常人大小。
这一切说来话长,实则却全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长袍男子本就有些犹豫不舍得自爆那金钟,此刻见丁宁右手已经被炸的支离破碎,顿时心中一喜,手中掐诀大喝一声:“镇魔荡妖。”
暗淡的金钟瞬间绽放万丈光芒,发出一声震耳发聋的钟声。
那钟声竟隐含丝丝道韵,化为肉眼可见的涟漪般声波,向丁宁席卷而去。
丁宁五行之体运转,断掉的手掌抓瞬间恢复如初,目中露出奇芒,心中砰然而动,没想到这金钟竟然是残破的道器,虽然阶位跌落,但却依然有着不下于神器的威力,这可是实实在在的好东西啊。
只是神器之威,也不是他现阶段能够轻易抵挡的,毫不犹豫的祭出一面古镜,赫然正是当初从灰十八手中得到的那面古镜。
能让灰十八那样的不朽帝君级强者随身携带的古镜,又岂是一般的宝物,丁宁虽然因为实力不足,还没有彻底炼化这面古镜,但却能勉强动用它的一个基本能力。
那就是反射,反射任何不超过古镜承受上限的力量,层级绝对达到了神器级别。
一道幽幽的青光闪耀,那波浪般肉眼可见的声波涟漪瞬间倒卷而回,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轰在了那长袍男子的身上。
啊!
长袍男子只来得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整个人就如同被风化了似血肉层层剥离,瞬间化为会飞灰湮灭。
咕嘟!
老者惊悚的咽了口口水,看着丁宁的眼神里已经充满了惊惧之色,但随即就被浓浓的贪婪占据,身形如电般一把向无主的金钟抓去。 “我的东西你也敢抢,真是活腻歪了。”
丁宁冷笑一声,论速度,这天下他还没服过谁,这老者哪怕距离金钟极近,甚至连吃奶的劲儿都用出来了,但在他眼里却依然慢如蜗牛。
脚下一步迈出,身影闪动间已经抢先一步把金钟抓在手中,随后一掌拍向老者的脑袋。
“救我。”
感受着丁宁这一掌所氤氲的恐怖力量,老者吓的魂飞魄散,大声求救道。
此刻,那扶桑女人已经缓过劲儿来,尽管和老者毫无交情,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闻言毫不犹豫的伸手一指:“式神——鬼葬。”
那巨大的鬼头蓦然发出一声巨吼,浓浓的黑气弥漫,瞬间化为无数个小号的鬼头,发出凄厉的尖叫声,呼啸着直奔丁宁而来。
丁宁不敢小视,无奈下只能放过那老者,突发奇想,往古镜中灌入灵力,对着那漫天的小鬼头一照。
幽幽的青光闪烁,那无数鬼头被青光笼罩,眸中的猩红竟然快速消褪,恢复了一线清明,发出愤怒的嘶吼声,在丁宁的瞠目结舌中,怨气滔天,纷纷倒扑而回,转入扶桑女人的体内疯狂的撕咬着她的灵魂。
“啊!”
扶桑女人发出惊天地泣鬼神的凄厉惨叫声,整个人如同缩水般快速干瘪枯萎,本还是半老徐娘的美妇,眨眼间竟然化为皮包骨头的老妪。
这是?遭受反噬了?
丁宁没想到古镜竟然还有这样的功效,有些不敢置信的嘀咕着。
可随即他就知道错了,那些小鬼头瞬间将扶桑女人的神魂吞噬一空,等她气绝身亡后,才化为一道道黑烟钻了出来,随即黑烟散去,出现一个个清晰的五六岁儿童模样的虚影,粗略一数,竟然是男女各半。
这些孩子冲着丁宁盈盈一拜,目中带着感激和解脱之意,随风消散在半空当中。
丁宁的心如同被什么东西堵住了似的,难受的要命,上百个天真无邪的孩子啊,却被那扶桑女人活活炼化成式神,真是罪该万死。
尽管他一向信奉人死为大,从不提倡鞭尸泄愤,但此刻,他是真的被这恶毒的扶桑女人刺激到了,红着眼伸手虚抓,正在向海面跌落的扶桑女人尸体就飘到了他的手中。
“雷噬!”
雷蛇电弧狂舞,瞬间把那扶桑女人的尸体挫骨扬灰。
丁宁随手将骨灰抛在海中,看向正在夺命狂奔的老者背影,胸中压抑的愤怒再也无法抑制,伸手一指轻声喝道:“无声处听惊雷!”
轰!
老者的身影一顿,整个人突然炸开,瞬间血肉四溅,死无全尸。
嘶!
正在气势汹汹赶来的各大敌对势力之人齐齐倒吸了一口凉气,这诡异的手段让所有人都生出了畏惧之心,下意识的放慢了脚步。
“他只有一个人,再厉害又能如何,大家一起上干掉他。”